L/L研究中心簡史

來源: http://www.bring4th.org/about/

(注意:譯者根據以上來源節譯,想要閱讀完整全文的讀者可點選上面的連結;另外,L/L為 愛/光的縮寫)

 

1964 - 1980

卡拉(Carla): 讓我開始敘述我們的起點!很久很久以前...

唐·艾爾金斯(Don Elkins)*創造了一個獨特的ET傳訊實驗,這個實驗出自於他對超自然現象的研究。

(*譯註: 有心人請參考L/L選集四, 唐·艾爾金斯簡傳)

與我在1969年寫了一本小說,書名為愛斯米蘭達的十字架苦刑*。引人注目地,該小說準確地描述我們與普哈里契(Andrija Puharich)的關係,那段時期從1974持續到1978年。這是個寓言式的小說,關於極性ET接觸,即使到今日都值得閱讀它。

(*譯註: 請參考L/L選集四, 愛斯米蘭達的十字架之書摘)

開啟的心智去舉辦一個傳訊實驗的起因是一份資料,由華特·羅傑斯丹·福萊提供;這兩個人都在與UFO接觸之後 各自開始接收心電感應式的訊息。

依據的具體資料來自華特·羅傑斯[Walter Rogers, 來自密西根州, 底特律]所編集的冊子。這本冊子叫做棕皮書,如果妳有興趣,可以到我們的資料庫網站閱讀:

http://www.llresearch.org/origins/origins_toc.aspx

其中一段話促使開始傳訊的實驗,棕皮書18頁,接收時間是19581026日:我的朋友,你們談到創立一個小組,那是好的。服務天父的事工怎麼樣都不算多。這些小組是必須的。當時間來到 我們將協助。盡快開始去服務這個星球的人群,再怎麼樣都不算快。

於是,決定成立一個小組來測試這個假說。他詢問12位最好的物理系學生,問他們是否有興趣參加一個實驗,每週舉行一次。我是其中一位學生的朋友,我就問他可不可以加入。接著 我就跟著路易維耳(Louisville)小組,開始加入該實驗。

一開始,該實驗維持科學上的純淨性,但沒有任何成果。六個月以後,羅傑斯造訪路易維耳小組,他傳達星際邦聯的訊息給我們,大意是:你們為什麼不講出來?你們接收到訊息,但沒有把它們說出來

羅傑斯的傳訊汙染了該實驗的科學特質,卻又打破路易維耳小組的僵局。除了我,所有成員開始傳訊,接著產出標準的ET訊息。

我避免學習傳訊,因為我不喜歡。我享受聆聽宇宙性的講道,但我就是沒有傳訊的渴望。直到1974年,整整過了十二年,開始要求我學習傳訊為止。當時,起初的管道都從學校畢業了,分散到四處從事不同的工作。為了延續這個實驗 需要新的管道。我同意他去學習傳訊,開始錄下我傳訊的內容。從而開始了L/L研究中心的資料庫。除了Ra通訊,我所有的傳訊都是有意識地傳訊。

與我在1969年形成一種創意的合夥關係,我在1971年全職為他工作。我在求學階段被訓練為圖書館管理員,具備英語文學和圖書館服務的學位;他僱用我以創造一個特別的圖書館,容納他收集的各種資料,同時跟著他研究UFO領域,以及撰寫我們的研究報告。

遍及1970年代,與我完成大量的UFO田野研究,我們的實地報告獲得當代許多期刊的收錄,包括:Flying Saucer ReviewAPRO NewsletterMUFON Newsletter。當傳訊實驗顯現為一種遠為豐富的資料源頭,我們就放掉物理類型的UFO研究。如同1984年所寫的:

在我看來, 目前公認的科學典範已經不能滿足需求, 我的看法是 目前自然哲學只是一個更廣泛的模型的特殊情況, 而這個模型尚未被揭露。我希望我們的研究朝這個方向發展。在消化過數百萬字關於疑似外星通訊的報導之後, 我個人認為這本Ra資料 以及隨後的續集包含我所發現的文獻中最有用的資訊。

1983年,他寫了以下的文字:

"所有這些碎片組合起來,組成一個可理解的圖像,說明事物運作的方式,接著浮現一個自然哲學之新典範。許多領域的實際應用變得明顯,但ET通訊有個最突出的目標,那就是如何加速我們個人的心智發展,如何成為我們的進化過程的主動參與者。或許,唯有在我們接受並使用這些無價的資訊之後,我們才會欣賞它們。”

三十年前,與就在談論新典範,現在才開始成為一種老生常談,人們研究宇宙和意識的本質之際 經常使用的術語。他的思考令人驚奇地超過他的時代。

1976年,與我寫了一本書,標題為UFO的秘密(Secrets of the UFO),它是一份總結我們的UFO研究的報告。我推薦這本書給所有UFO研究者,它完全沒有過時!現在,才開始有比較多觀眾準備好傾聽想說的東西。

UFO的秘密一書中,他描述UFO學者為:

"一個偵探,正在探索我們時代中單一最大的神秘現象;當他緩慢地走過精巧的迷宮,裡頭有古怪的分心物、錯誤消息、掩蓋手段、狂熱者、懷疑者、信與不信的人,在搜尋的路上,他很可能發現最有價值的同盟就是良好的幽默感。或者,如格勞喬·馬克斯(Groucho Marx)所說:不是他死了,就是我的手錶停了*

(*譯註:關於這句話背後的典故 請看 http://www.italki.com/question/88945 )

1983年,在他未完成的手稿中 寫著:

我使用一個謹慎調頻的大腦取代無線電收發機;雙耳取代麥克風;發聲機制取代喇叭。透過精準的方法,原先棲息的心智暫時被移除,接著與一個外在的共鳴系統的通訊變得可能。調頻的過程相當複雜,花費大約十二年達到完美。自從1981年一月15日以來,我們的研究小組就一直使用這種通訊形式對一個第六密度的社會記憶複合體提問。

請記住,我們並非從一頂帽子把這些技巧拉出來,獲致瞬間的成功;而是,透過多年的研究 和錯誤嘗試的過程;達成必須的品質以產出我們目前所在水平的通訊。

關於這些資料的可靠性,他說:

“1962年起,我已經和100位以上的志願者一起工作,他們成功地在心理上接受我相信的UFO訊息。透過心電感應方式收集的資料在評估上有麻煩;以科學方式探究心電感應本身是極度困難的;不消說,如果我們能夠直接碰觸UFO上的傳送者,我們可以達成實驗的目標。

不過,有可能產出源源不絕的資料。所以 我單純地選擇產出大量的資料。在執行這類實驗超過13年之後,我現在感覺可以做出以下的聲明:眾多UFO接觸者宣稱已接收的那些資訊 可以在受管控的情況下被複製。*

(*譯註: 以上兩段引文摘自UFO的秘密第二章 )

附帶說明,我剛剛結束在L/L研究中心舉行的密集傳訊聚會;從大約1985年起,我們就持續舉行這樣的聚會,因為我是僅存的管道,隨著時間的進展,我將嘗試創造更多的器皿。

1976年,寫下這些話:

這種(外星)接觸資訊的明顯弱點是無法取得有力的證據。它的力道取決於龐大的資料,以及分散世界各地的管道產出相似的訊息。過去25年來,各地已經產出百萬千萬字的資料,疑似源自UFO的訊息。

我說話的當下是2008年,我可以強調上述的重點:這個實驗現在已經45歲,我們的資料庫現在擁有超過1500份的傳訊集會,感謝一小群志願的抄寫者,所有這些資料都可以從我們的L/L線上資料庫取得。

1976年,著手對付這個議題所有的傳訊資料都一致地擁有形而上的特性,他說:

在我探查的最初階段,我個人的偏好完全倒向科學訓練這一邊。然而,隨著探查繼續下去,我持續在UFO接觸現象中找到似乎是宗教或靈性的因子。我堅決朝向開放心胸與無偏見的觀察,這種傾向引領我最終認可這個因子為UFO學的一個純正的部份。目前,我不再把這個因子與科學理解分開來。這些通訊看起來有宗教的內容,這是因為我們文化上的制約,我們把這些訊息詮釋為宗教的東西。我相信,關於自然現象 一個更近乎絕對與真實的哲學正透過UFO接觸者 逐漸傳佈開來。

ET傳達的訊息本質上是非常簡單的:一切萬物為一,那個一就是愛。以下是棕皮書的一段引言:

你們聽過無數次,為什麼這些人接觸我們?我兒,原因非常簡單:愛。愛就是我們在這裡的原因;愛就是我們曾經在此的原因。如果有需要 愛也是我們將再次來臨的原因。可以從天父那兒期待愛、理解、智慧。你們知道可以從人類那兒期待什麼。地球的人群啊,做出你的選擇。決定的時間近了。

最後,在我前往第二階段之前,我想要分享一段的話語,它捕捉到的性格,那種冷靜超然與科學的客觀態度。1978年,比爾(Bill Tush)訪問和我[1],當時我們剛從墨西哥回來。比爾問

如果有人走過來對你說,我不相信那些東西;你的第一句答辯是什麼?

笑著說:那也行,我不會爭辯什麼。如果你不想要相信UFO,好啊。如果你對UFO有興趣,我將會告訴妳 所有我知道的東西。

 

1980 - 1984

1980年的夏天,與我邀請吉姆*加入我們 一起工作。吉姆,我叫他麥克(Mick),一個生意人、社會學家、老師。他擁有社會學的學士學位,以及幼兒教育的碩士學位。當他面臨職業的選擇時,他偏好跳出框框的選擇,退隱離開世間。

(*Jim, 全名為James Allen McCarty。譯註: 有心人請參閱L/L選集10體驗停工期#2, #3)

獨自在原野與山林間生活多年之後,某個東西改變了。當他以為自己會畢生住在蜂鳥山上時,1980年,他開始有股內在的催促,必須離開山上,進入社會好更有效地服務。

十二月23日,他抵達路易維爾,所有家當放在他的卡車上,肩上有隻小貓叫做巧克力棒。麥克抵達我們這裡之後,輕便地營造了他的空間,好讓他有自己的辦公室和臥室,與主要的寓所完全分隔。這是必須的,因為他慣於絕對的獨處,需要私人的空間。的確,他現在也是這樣!我們三人決定他的第一份工作:進行必要的研究好更新與我先前寫的一本書,UFO的秘密

三週以後,當我在教導一個學生傳訊之際,我們首次接收到來自Ra群體的通訊。

1974年以來,我一直慣於接收各式各樣來自服務無限造物主之眾星球邦聯的實體的訊息。無論如何,迄今 Ra之聲是我們曾接收的通訊中 最有興味的訊息。我過去曾傳導第四和第五密度的源頭,好比HatonnLatwiiRa群體是第六密度的源頭,改變了所有的規則。過去到現在,我能夠有意識地傳導其他(星際)源頭,但當我傳導Ra 就立刻進入無意識狀態,類似深沉的睡眠,只不過跟深度睡眠不同的是,當我返回有意識狀態,我累翻了!

Ra通訊是窄頻的,每一場集會的所有狀況都需要靈敏的看護。你可以觀看一的法則書中的照片*,就會看見我們為了支持Ra通訊 真是竭盡全力了。

(*譯註: 參閱 http://soultw.com/TLOO/loo_05.pdf , 照片說明 )

Ra(主要)訊息和所有星際邦聯的來源是相同的,不過,由於Ra的清晰度和精準度,以及無懈可擊的詢問方式,Ra通訊的五本書突顯為L/L研究中心成立以來 可以提供的最佳資訊。一的法則系列是我們奉獻給這個世界的核心。

1981年一月15日到1984 年三月15*期間,這106Ra集會構成我們小組的黃金年代。

(*譯註: 原文標示的日期為1983 610, 103場集會舉行的時間, 應該是筆誤。)

在我前往第三階段之前,我想要分享一段Ra的話語,也是認為 Ra群體最中心的訊息:

事實上, 沒有對或錯. 沒有極性, 因為一切終將在你們舞蹈過程的某一點達成和解, 這舞蹈穿越心/身/靈複合體, 你們此刻以各式各樣的方式進行扭曲, 藉此娛樂自己. 這個扭曲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是必須的, 而是由你們每一位所選擇 做為另一種方式, 去理解那連結所有事物的完整合一之思維。

你不是在說一個類似有點像的實體東西.你是每一個東西、每一個存有、每一個情感、每一個事件、每一個處境. 你是合一, 你是無限. 你是 愛/光、光/愛. 你是. 這就是 一的法則

 

1984 ~ 今日

1984年十一月,由於病情逐漸惡化,去世。留下ET傳訊實驗的遺產給吉姆和我。藉由每週的冥想會議,我們繼續收集有意識傳訊的資料。確實,我們比照學年制,每年從九月到五月,每個月提供兩次傳訊的冥想會議。

經過三年傳導Ra群體的歲月,我變成一個被寵壞的管道。在去世之後,我知道不能和Ra群體通訊;但我飢渴地企求最高與最佳的通訊,前提是在一種穩定、有意識的狀態下承載基督意識。我開始請求最高與最佳的通訊,在那一點,Q’uo群體出現了*

(*譯註:確切的日期是1986年一月12)

當我們詢問Q’uo到底是誰,他們說Q’uo是一個原則,由三個社會記憶複合體組成,也就是三個行星意識:HatonnLatwiiRa

Q’uo收到一個問題,所有三個群體都會涉入構成答案的過程。一般而言,Latwii負責把他們的答案傳達給我,雖然 偶爾在某些時機,HatonnQ’uo原則的發言人。從此,我專門與Q’uo一起工作,至今已超過二十年了。

L/L研究中心及其創辦者隨著歲月一起成熟和成長。這個團體已經吸引大量的志願者,他們允許我們提供更多服務,遠遠超過我們原先所期望的程度。伊安(Ian)90年代中期執掌我們的資料庫網站,www.llresearch.org。妳可以在這個網站自由地下載我們的書籍和傳訊記錄;也可以在那兒找到我的演講、文章、訪談紀錄。截至2008年,我書寫的當下,傳訊記錄的數量已累積超過1500份。

我們的活動社群網站,www.bring4th.org,已歷經數代的管理者,AdeonBruceJeremy全都貢獻他們的時間,有特色地,懷著愛服務該網站。最近這兩年,Steve已經重新開張這個網站,並且帶來許多全新的資源,例如:聊天室、部落格、論壇、線上商店,還有許多東西等待妳前往瀏覽。請來試試看,不管你在哪裡,隨時都可以跳進來,參與我們的社群。

2006年,蓋瑞(Gary)成為L/L研究中心的行政管理人。當你遞交訊息給L/L研究中心,就會碰到他!若你有任何問題和需求,務必email給他。如果你想要參加我們的集會,找他要相關資訊就對了。他就像是情報交換所,各種訂單、問題、請求、牢騷、(甚至)情書都透過他交流!

透過我們的季刊,光/線路(Light/Lines),你們可以即時掌握我們最新的活動消息;還有不定期出版的聚會電子報(Gatherings Newsletter),它聚焦在一年中 研究學習的機會和(特別)聚會。

對於囚犯,我們提供免費書籍計畫,同時,感謝志願者Lorena, 提供一份監獄裡的定期通訊,簡稱LOOP通訊(Law of One Prisoners' Newsletter)

在這條路上,誰知道下一個轉角將是什麼,誰知道我們未來將會提供什麼!透過以上兩個網站,跟上我們的腳步,讓我們一起來迎接第四密度!

謹代表吉姆,蓋瑞,蒙莉莎(Melissa),羅米(Romi),以及L/L中心的所有家人,獻上許多的愛/光∼

Carla

 

原註

[1] 這是一場1978年,位於亞特蘭大的電視訪談,由於這段影片翻錄自老舊的VHS錄影帶,畫質不是很好,該影片分為五個部份,請前往以下連結觀賞:

http://tinyurl.com/pmgyqww

* 這篇文章有部分借用卡拉(Carla)2008年發表的演說,完整的文字記錄在以下的連結:

http://www.llresearch.org/speeches/speech_2008_0228.aspx

(V)2014 Digested, edited & translat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