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與責任

中階傳訊圈  

2022年四月28

 

團體問題:今天我們想要討論在臣服與責任之間的張力。我們已經了解到,在某些情況中,我們感到一種巨大的責任要行動 並嘗試以某種資格去服務,卻發現自己無法這樣做,或者被挑戰要這樣做。我們知道,有些時候,某些靈性系統已經鼓勵我們臣服,你們在過去已經鼓勵我們單純地愛它 而不嘗試去修復它。我們想要探索在這種感到責任與臣服於此刻之間的這股張力。

 

 

Jim傳訊)[1]

 

Q’uo

我是Q’uo,此刻與這個器皿在一起。我們在愛與光中向你們每個人致意,再一次榮幸地在今晚加入你們的團體,並回答你們今晚向我們提出的這個十分突出的問題。在我們開始前,我們請求你們給予那個持久的恩惠:那就是你們使用我們給予你們的話語與想法中 感到對於你們在此刻是重要的部分,對於那些並未對你們的心說話的內容,就把它們丟到後面。我們,感激你們的分辨力禮物,它允許我們對你們的問題給出範圍更廣的回應。

 

今晚,你問了一個問題,每個有意識的真理追求者在自己的投生 和靈性化其意識的人生道路上 都必須認真考慮的。因為在你們現在生活和呼吸的世界中,被稱為第三密度的地方,在你們的幻象中,有一種喧鬧的經驗在各個方向快速移動,因為各種觀點以這種和那種方式被提出來,而且有許多方式是任何有意識的真理尋求者所無法理解的。這是一種分裂、愛、恨、分離和混亂的混合體,我們對你們每個人都抱有最大的同情,因為你們試圖穿過這片使人難以理解概況的森林,而這正是你們第三密度經驗的基礎。

 

作為有意識的真理尋求者,你們看著這個世界,有一種願望,甚至如你們所說,有一種似乎是責任的願望,要使它有意義,以便創造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上,你們的真理尋求者同伴,你們遍佈全球的其他自我,可以感到賓至如歸,能夠感知到合一,可以互相服務,可以看見全體之中的造物者。當有如此多的東西是無法領會的,超出你的能力範圍,超出從任何方向改變的可能性,以致於意識上的混亂感染了大地上的所有人口,你怎麼能做到這點?

 

所以,希望為他人服務的有意識的真理尋求者似乎會發現自己有些亂糟糟,我們可以說,在這種情況下無法制定服務路線,可能會發現這種情況的更大概述是你所說的接納∼ 改變你自己看見周圍世界的感知能力。事實上,在許多情況下,在你內心的世界中也是如此。在這種情況下,你可能提供的服務,正如你在這次會議開始前的談話中所猜測的,當它是接受不可接受的、愛那不可愛的、為看似無法服務的人服務,這是最有幫助的。

 

這是你與太一無限造物主[在宇宙造物全體和你們之中]的連結∼ 你可以無條件地打開那顆愛之心 於是那創造這個偉大宇宙的愛也是你允許的愛 作為一條無限的愛之河流,通過你,流向你所感知的一切。在你的日常經歷中,你看見每個實體似乎與你自己分開,有明顯不同於你的想法和意見。你看著這些想法、實體、意見,看見造物主以一種方式來認識自己 那對於造物中的每個實體都是獨特的。這種對自我的認識是偉大的基礎原則,宇宙造物全體和其中的每個實體都是在此基礎上形成的。它是造物藉此成為一個生機勃勃的、變化萬千的實體的手段 可以在所有其他自我中找到它自己。這就是偉大的尋求旅程。於內在尋求在萬物之中的太一之愛,這就是你的挑戰。這是你的喜悅、你的旅程。

 

在此刻,我們把這個通訊轉移給Kathy實體。我們是Q’uo群體。

 

Kathy傳訊)

 

我們是Q’uo群體,我們與這個器皿在一起,接著我們理解該詢問,我們可以談論該詢問的特定措辭的部分,以便於闡述在詞語之內的概念。

 

在你們星球上的這些時間中,需要很多感知、思考、決定,也許還需要行動、反思,然後是更多的感知,很可能比許多人在這個時候習慣的速度更快,脈絡更深,因為這是一個改變巨大的時代,而且改變的速度也許比許多人經歷的更快。所以,我們將談論臣服和責任的觀念,因為在兩者之間 似乎形成一種連續體,臣服的內涵是被動的、接納的、與外部改變一起流動的。而責任在連續體的另一端,可以有決定和行動的內涵,向前進入時間,進入新的存在,新的理解,以及新的生命基礎。

 

我們想要指出,在連續體上的這兩個概念之間 也有一些點是有效的,因為這些存在狀態是有時機的。例如,行動有個時機,保持被動有個時機,何時做這些是對的。產生最高和最好的結果是保持靜止,例如,在臣服的狀態下,讓各種事件流動,也許從內心知道,採取行動的時機,承擔責任的時機,幫助變化以富有成效或積極的方式發生,現在還不是時候,可能會在以後。因此,這些存在狀態的決定性特徵是覺察。覺察到在此刻什麼是對的,一個人要臣服,也可以單純地意味著不抵抗。它也可以意味著一個積極的決定,隨著能量或事件的變化而流動。它似乎是一種不作為的狀態,但也可以是一種決定流動的狀態,這本身就是一種行動。

 

同樣地,責任可以被視為在一個人肩上擔負起的行動 好產生一個預期的結果。責任能以另一種形式出現,也許可以更被動地看成是簡單地保持空間。一個人在等待一些重要的事情發生或到來時,承擔起保持空間的責任,而這些事情還沒有發生。再一次,重要的存在狀態是覺察,覺察到哪一個被認為是最好的選擇,以產生最高和最佳的預期結果。

 

所以,我們會說,在考慮這些存在狀態時,也許沿著一個連續體 從臣服到責任,就一個人在回應自己個人生活中的事件 以及當今人類生活更大範圍內的事件時 可能做出的選擇而言,重要的出發點會是,在自我內部,盡可能最高程度地覺察到 什麼對任何人和特定個體是最好的,可能是在這個連續體的某處。當以這種方式感知時,對於哪個是最好的 臣服或責任 或介於兩者之間 或先前提到的任何內涵,並沒有對的 或錯的答案。

 

該覺察是關於每個人或一組人在特定時間內 根據他們對於臣服或責任的感知,什麼是對的。那些具體應用於這種情況的意義,人們只能從自己的內在知道,但如果從內在達到這種覺察,各種步驟、感知、決定將總是對那個人是洽當的。這的確是一個認識自己的問題。我們知道,在你們星球上正在經歷的這種時代,要清楚地認識自己是非常困難的,但我們清楚地看到,每個人都是由光和愛組成的,從每個自我和其他自我發出的光和愛,空間和這個連續體充滿愛和光的巨大可能性,幫助照亮自己的感知、決定、行動。要知道,你是 而且你全時間活在這種存在狀態中,(無論)臣服的時候,承擔責任的時候;該狀態就是光和愛。

 

我們是Q’uo群體,我們為這個詢問而感謝你。我們現在把這個通訊轉移給Austin實體。

 

(Austin傳訊)

 

我們是Q’uo,我們現在與這個器皿在一起。我們理解,在你們第三密度的幻象中,尤其此刻在你們的星球上,以如此深入和親密的方式認識自己,從而理解一個人的責任與臣服的能力特質 這看起來是一個難以置信的困難且複雜的任務。確實,當我們見證複雜影響的颶風作用在你們幻象中的每個實體身上時,我們自己也感到困惑,並對每個尋求者感到非常欽佩,他們甚至可以在自己裡內找到認識自己的嘗試。但最重要的是,在解決一個人的責任和對任何時刻的臣服之間的詢問時 做出這種嘗試。

 

責任這個詞語與觀念攜帶大量的這個器皿會稱為文化性包袱。所以,在這種脈絡中,認識自己的過程涉及檢查一個人的成長過程,一個人的各種影響的匯合,這些影響從很小的時候就給尋求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一個人在任何特定的情況下必須如何行動;一個人應該如何對待別人,如何看待自己與他人的關係。這些都是非常複雜的影響,需要有毅力和意志力,在經歷每天的催化過程中,在自我內部檢驗。但是,當我們運用這個過程來理解一個人在任何特定時刻的個人責任的概念時,我們發現,慢慢地,在這個旅程中努力的尋求者將開始擺脫對自己的概念,一個人必須做什麼,以及在任何情況下有義務做什麼。

 

我們還發現,在某些情況下,存在著對所謂的自我的影響,當一個人感到責任的牽引時,它可能來自於一個渴望,即建立自己的責任感,被認為是處理某種情況或環境,為其他自我展示某種衣缽。讓人認識自己並與責任的概念建立更有意義和親密關係的反省過程,必然涉及到擺脫許多這樣的概念。

 

我們無意要求尋求者完全摒棄責任的概念,因為當一個人擺脫了這些概念,就會發現這種責任的呼喚確實來自於內心;對於正面的尋求者來說,伸出手來影響一種情況以帶來更多的愛、更多的和平、更多的安慰、幫助和救助的動力,這是如此自然的衝動,甚至在尋求者體內如此多的文化包袱中開始紮根,這種文化包袱只是成為一種更重的負擔或扭曲的影響,而非必要的。

 

這就是我們鼓勵不要努力去修復它,而要去愛它的來源。在這種情況下,臣服可能成為靈性尋求者的一個適用概念。因為有這麼多影響自我的因素,以致於各種期望成為一種阻礙而非一種協助,非但不能激勵自己,反而成為一種負擔,對尋求者的服務渴望造成反效果。

 

正如我們所說的,接受責任和接受臣服之間的這種動態可能會在某種光譜上發揮出來;在任一特定方向上走得太遠,都會給一些尋求者造成反效果。我們發現,一個人必須愛而不對自己的環境承擔任何責任的概念,可能成為一種舒適的毯子,就像這個器皿可能會說的;在一個人感到被呼喚的情況下,但涉及不適的感覺 避免採取行動的藉口。有時,發自內心地服務他人確實可以促使一個人去行動,當他們除此之外就不會說話,當他們除此之外就不會接受不舒服的情況,於是造物主的愛就可以照耀在 除此之外不會照耀的地方。我們不想要鼓勵尋求者去避免不適,以及在感到被呼喚時 避免基於責任去行動。

 

在光譜的另一端,我們發現有些人可能感到責任重大,有強烈的行動衝動,而他們的努力幾乎是徒勞的,因為他們最終就像你可能說的,空轉著輪子 卻沒有真正的進展。他們對實現特定結果的強烈渴望阻撓他們純正地產生這種結果。儘管表面上看到很多努力,但在看不見的形而上領域,無論是對尋求者 還是對尋求者渴望服務的人來說,都沒有什麼作為和成就。

 

我們發現這兩種動力以及這兩種光譜之間的許多動力 都在正面道途上的許多尋求者當中發揮著作用。要開始認識自己,認識自己在任何時刻的真實責任,需要檢驗自我,檢驗自己在這兩個概念之間感受到的張力,深入這種張力的感覺中;把服務的強烈渴望帶入冥想,在你的領域內閃耀愛,並允許這種張力關係在一個人的內在破裂,從某種意義上說,讓一個人擯棄,或許甚至從以前對責任的依戀中 找到死亡、重生;允許自己重生進入一個新的理解,即如何與任何特定情況下的責任感關聯。

 

在正面道途上的尋求者,如果能在臣服和接受責任之間取得平衡,就可以自信地在這種張力關係中行走,知道在任何特定的時刻,一個人可能被呼喚去簡單地分享他們的愛,用柔軟的手悄悄地、輕輕地閃耀他們的光,或者一個人可能發現確實有一個可以採取的行動和尋求者可以努力實現的目標。不過 這種自信可能表現為尋求者內心的信念,於是為實現這個目標做出努力,為照耀造物主的愛和光做出的努力,無論它在此刻如何被喚起,在你們第三密度的幻象的表面上,可能不會出現巨大的效果,但它同樣值得努力;儘管在被遮蔽的感知中,很少有證據表明這個工作獲得成功,但仍有許多工作正在完成。

 

我們可以在這個課題上提供最後的想法,先澄清在這詢問中提到某些話語 來自你們以前的一個傳訊圈,主要是為了給那些認定自己是流浪者的人一個訊息。確實,我們發現那些從更高的密度投生到你們星球上的實體,在醒覺他們的本性並理解他們帶著特定使命來到這個地方之後,感到一份巨大的責任。

 

你們星球上的複雜影響導致了這種帶著目的和任務來到這裡的點子,給流浪者灌輸一個比人們通常從投生外部所預期的更大負擔。說這些話的目的是要允許流浪者釋放期望,即他們必須實現某個目標,他們必須在尋求實現其使命時找到結果。因為如果這種期望被放在自我身上,就會有很多扭曲,甚至可能造成傷害,需要對該流浪者和自我進行進一步治療。

 

如我們說過的,流浪者來到這裡不是為了修復它,而是要愛它。我們的意思並非暗示:無論要愛的是什麼環境、情況或實體,都必須從遠處、被動地去愛。愛某個東西需要對它有親密的瞭解和感知,以及跟它的關係。這可以從遠處悄悄地進行,但在許多情況下,為了讓一個正面的實體,特別是一個流浪者去愛任何特定的環境,在其中發現有必要提供造物主的愛和光,他必須與該事物接觸。在許多情況下,這確實需要流浪者採取行動,以便於服務。

 

要找到平衡,走這條平衡的自信之路,就意味著對每個人和每個情況如何開展的答案將從心裡顯現出來。對於想望體現其最高服務的追求者來說,加深與自己的心和直覺的關係是絕對必要的。因為正是通過這些領域,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和光將流經該實體,並告知該實體在任何情況中的行動。這是一項艱難而高貴的任務,我們對你們星球上 任何在此時努力這樣做的尋求者 表示最深的欽佩和讚賞。

 

我們將離開這個器皿,把這個通訊轉移給Jim實體,好為這個圈子提供我們的結尾辭。我們是Q’uo

 

(Jim傳訊)

 

我是Q’uo,再一次和這個器皿在一起。我們對於每個管道已經在今晚展現的能力感到十分高興,你們就如何平衡責任與臣服的課題上傳遞我們的想法。這是偉大的旅程,這是你們的選擇,這就是它應該是的樣子。你們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以及與造物者的連結可以調用,(協助) 你們此刻在這個星球上 穿越你們靈性旅程的各個步驟。

 

我們感謝每一位今晚的認真負責,感知和表達我們所使用的言語和概念 談論這個十分突出的詢問。我們被你們認識的Q’uo群體,我們現在離開你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和光中歡欣鼓舞。

Adonai vasu borragus

 

 

原註

 

[1]這個來自Q’uo的段落在本集會之前被朗讀,並鼓舞了團體問題:

那些你在較高層面知道的東西, 不管是依稀記得或清楚記得, 將它們帶入妳的心, 讓它祝福妳眼前的環境。你在這裡並不是要把它清理乾淨, 不是要使一切變正確, 你不是來這裡修理它。因為所有的外在世界都是一個幻象。你在此的目的是愛這個世界。將這個世界帶到你的雙臂之間 然後緊緊擁抱它。這是你如何服務的方式, 這是你的光榮與冠冕. 好好地戴上它 為了在這裡而歡慶-- Q’uo2007/7/31

 

 

Translated by T.S.   

(V) 2022 Reviewed by cT., assisted by Dee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