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

Copyright © 2020 L/L Research

週六冥想

2020年二月8

(譯註:由於該問答關係到大眾此刻的高度關切,故優先翻譯出來,傳訊全文將在日後發布)

(Jim傳訊)

 

奧斯汀:我們的朋友S、來自中國,最近寫信提到:有一個朋友請S向我們轉達一個問題,內容是:「現在,在中國爆發了新型冠狀病毒,並引起了許多擔憂、謠言、以及和人與人之間的隔閡,因為這種冠狀病毒的爆發過程類似於2002~ 2003年在中國爆發的SARSQ’uo,在不會冒犯自由意志的前提下、提供您的觀點,您能否指出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如Q’uo曾指出SARS的起源,該冠狀病毒是人為製造的嗎?無論它是不是人為的,這次冠狀病毒爆發的形而上意義是什麼?這樣的集體催化劑是否也反映出:我們當前的社會系統功能失調、不健康、和病理等面向,正如同個人的肉體扭曲反映出心理複合體未使用的催化劑?」

 

Q’uo:我是Q’uo,覺察了該詢問,我的弟兄。這是我們先前確實涵蓋的主題。關於這種性質的各種爆發、它們是[你可以稱為]隱藏勢力的一些嘗試、要控制該星球的人口。因為在此時、你們的星球人口眾多。對於那些尋求控制的實體來說,控制更少的實體是更容易的。因此,在過去的幾十年間、已經達成各種疾病的生產、其目標是減少該星球的人口。

涉入這種冠狀病毒體驗的實體們、是在投胎前就獻出自己以服務行星心智,為了可以解決或完成某些振動週期,也就是說,體現他們為人類同胞服務的能力、藉由以某種方式遭到感染;反映出需要找到針對這種特定病毒的治療方法。這是每個實體採取的一種存在方式,為了變得更能夠打開自己的心、流露愛和悲憫給他人。因為當他們發現自己受到這種特定病毒的困擾時,他們對於人類同伴也有這種病毒、並且必須承受後果,就變得越來越悲憫。是故,容我們說,這是在此生開始之前就預見的、(這些人)以正面的方式來利用一個負面的倡議。

此時,在你們的第三密度幻象之內、已經存在並可能存在許多此類可能性/或然率的漩渦。因為收割時期具有巨大的動盪變化。許多國家之間以及國家內部的個人和團體之間、都存在很大的動盪,因此有必要以一種不會帶來恐懼的方式來評估現在被感覺到的經驗類型。無論如何,大多數實體都承受這種病毒爆發的恐懼影響。在這樣的體驗中,有機會看見造物主正在認識自己、透過發生在一個人的周圍與內在的所有事物。

當採取這種態度時,對於負面(勢力)努力以這一種或另一種方式控制人口,就可以個別地、以煉金術質變它;因為每個實體都能夠看待該行星遊戲為世界舞台上上演的一齣戲,於是提供該實體許多種回應。

如果該實體能夠選擇造物者體驗自己的正面視野,那麼它就把合一真理的力量的基本特性吸引到自己身上,那就是,萬物為一,雖然一個人可能從這次的人生中逝去,卻沒有損失。太一仍然停留於每個實體和每項努力之中,所以總是知曉存在於萬物之中的太一總是在那兒、以一種方式經歷這些事件、越來越多地告知造物者自身的本質。

我的弟兄,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

 

奧斯汀:是的,S本人對該問題有一個跟進,我想您剛剛觸及了這點。但我想要讀一下,說不準您還能說更多。S寫道:

Ra34.7中提到:「這些所謂的傳染病是第二密度的實體、提供這類催化劑的機會。如果這個催化劑是不需要的,那麼這些第二密度的()生物、以你們的稱呼、並不會產生作用。在每一個歸納法中、請你們注意會有異常情況、所以我們不能說到每一種情境、但只能提事物的一般運作或方式,如你們所經驗的。」

S繼續說:所以看起來,在異常情況下,即使不需要催化劑,這些第二密度的生物仍然可以起作用。我只是想知道SARS是不是一種異常情況,因為根據Q’uo的說法,SARS可以被視為一種生物武器。如果是這樣,那些感染任何人造病毒[例如SARS]的人是否總是有可能消除其作用並治癒自己?我提出這個問題只是為了在這些異常情況下、激發希望和信心。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弟兄。我們會同意,對於有意識地真理尋求者來說,找到通向太一的靈性道途是唯一值得行旅的路,可以把這種病毒視為僅僅是路上的一顆石頭、通過看見在全體中的太一、鍾愛在全體中的太一、即可避開它。無論任何人對一個人採取什麼行動,試圖控制一個人;如果一個人能給予愛、而不期望得到回報,並且不抵抗邪惡,那麼一個人就擁有戰勝邪惡的力量,那是無法被打破的力量。它是愛的力量,治癒所有不適情況的力量,使所有破碎的事物變得完整,並且把所有隱藏的事物都帶到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