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與業力

Copyright © 2020 L/L Research

週六冥想

2020年一月25

Jim傳訊)

我是Q’uo,此刻和這個器皿同在。我們在愛與光中、向你們各位致意。因為我們和你們一樣、都是通過愛的力量、由光構成。對於已經被呼喚到你們的尋求圈、我們再一次感到榮耀,因為這一個圈子充滿了大量的經驗、奉獻、以及尋求真理的渴望,該真理是關於一個人在無限造物中的經驗特性。而我們希望在今天能夠協助你們,在那條和你們共享的尋求旅程上、以用某種方式協助。我們請求你們拿起那些跟你們分享的話語與想法,以不管什麼對你有意義的方式來使用它。如果我們分享的任何話語或想法沒有意義,請毫不猶疑地將它們放在一旁。以此方式,我們就可以自由地與你們分享,並且有希望提供你們更多服務。因此,在此時,我們會問,是否有一個我們可以開講的詢問。

Lynn:我有一個問題,Q’uo。在團體業力的情況中,一個團體已經涉入一個特殊的事件中,如果那個團體的一個成員尋求去減輕那種業力,但該團體的其他成員對於付出那種努力完全沒有興趣,對於那個尋求者、如果她要減輕那種業力,什麼會是最佳或最有用的途徑呢?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在這個例子中,我們感覺到,你相當覺察到:從你決定嘗試去減輕你提及的情況、將會展開的局面。在你這邊、要去走那條復原道路的渴望,在你的顯意識和潛意識的心智中、那種渴望將會燒出一條小徑,容我們說;於是它就會跟這些實體有一種連接,於是,在你自己努力去彌補的過程中,就有可能分享這條道途給其他行旅的人。

你可以看待自己為一種指路人,這樣同時在你的顯意識和無意識心智中,你就會建構一種模式、分享在你的存有內生長的愛之潛能。於是,你、你自己,就成為你想望在這因果世界上看到的改變了。你,藉由做出這個決定,就踏出千里旅程的第一步,容我們說。這個第一步是十分重要的,因為它是所有更遠腳步的基礎。當你繼續在這條補償的道途上前進,你開始建造一種動能,它會被每個更遠的腳步所增強。你開始找到一種自己先前並未有過的內在氣力。這樣,當你走出每一步的時候,這種氣力就會被加倍、接著再加倍。於是,隨著你在這條補償的旅程上繼續,你就比自己過去之所是要大許多倍了。我們察覺到,你有一種業力的感覺,容我們說,那是與一個更大的團體關聯的,他們自己也會有一種(業力的)感覺。在你要去停止業力之輪的渴望中,你是不同尋常的,甚至在這個團體中是獨特的。看到那點,即使它是一項龐大的任務,現在就是開始那場旅程的時刻了。

我的姐妹,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Lynn:我只想要問,是否平方法則會在你們剛才說的內容中起作用呢?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這確實是我們正在表達的一個概念:即我們提及每一個後續的腳步都將加倍、並再加倍你向著愛與修復打開門的決定性力量,容我們說。

我的姐妹,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Lynn:沒了,謝謝你們,Q’uo

Q’uo:我是Q’uo,我們感謝妳,我的姐妹。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GaryQ’uo,我將要讀一些Ra說的句子。在這個引文中、最後一句甚至使得Ra接觸的最偉大學者都感到困惑了,Ra說:「數量最多的流浪者,如你們的稱呼,屬於第六密度。服務的渴望必須扭轉朝向心智的極大純粹度、以及你們可能會稱為的蠻勇或英勇,取決於你的判斷複合體變貌。流浪者的挑戰/危險是它將會忘掉它的使命,變得與業力牽連,(Gary:接下來就是棘手的部分)由此被捲入大漩渦中,(雖然)他原本投生的目的就是要協助該毀滅?」你們能夠對「被捲入大漩渦中,而它投生來協助該毀滅」這句話給予任何澄清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在這個引文中提及的大漩渦,就是存在於每個第三密度幻象中的混淆,流浪者通過投生、奉獻自己進入這個該幻象中,以減輕在第三密度幻象中、混淆大漩渦的效應;渴望協助降低混淆和負面性原力、它們已經很長時間圍繞著這個星球上的很多人群,以及其他第三密度的星球,他們在取得收割的過程中遭受相同的困難;於是(流浪者)跟隨這些實體來到你們的地球層面,容我們說。[1]

每一個重修的第三密度群體已經捲入其中的大漩渦,它是一種災難性的、沒有愛的體驗,容我們說,它有一種傳染的、或傳染病的品質,隨著每次為了足夠極化以畢業到第四密度、而增添的努力失敗,該品質似乎對很多人就變得更強力了。

因此,那些流浪者、奉獻自己好服務這個星球、以及它各式各樣的重修人群,會了解到,他們正在投生進入一場暴風雨、一場失敗的意識暴風雨、一場報應的暴風雨,一場渴望暴風雨:(許多人) 渴望離開他們發現自己身處其中的污水溝,卻發現移動幾乎是不可能的。

這個大漩渦擁有將這些實體拉入其中的污水溝的品質的原因,容我們說,乃是持續的失敗、無法推動必須的努力在靈性道途上進展。這創造出一種內在的混亂,它為每個實體向外反射出來,這樣就有一種累積性的增加、而且是指數級的增加混淆、懷疑、憤怒、恐懼等等,為這樣的實體形成情緒的架構。

流浪者們相當覺察這類負面的磁吸,容我們說,對於那些已經在該第三密度的體驗或其他第三密度體驗中、如此多次體驗它的實體,就會被牽引到這種暴風雨的情況。因此,流浪者了解到,在他們尋求服務那些特殊動量的受害者,這種動量就會和他們對抗;這個大漩渦長久以來都是他們靈性旅程的一部分。

我的兄弟,可有進一步的詢問?

Gary:謝謝你們。過去的假設是:Ra的句法在傳遞那個回答的過程中有一點點偏差,你們的回答很可以澄清。另一個問題,也是來自Ra接觸。發問者問:「這些實體之一能做什麼事跟業力發生牽連?」Ra回答:如果一個實體有意識地以沒愛心的方式與他人互動、就能跟業力發生牽連。

你們能夠闡述「有意識地沒愛心」是什麼意思嗎?

Q’uo:我是Q’uo,我的兄弟,覺察了你的詢問。負面導向實體的通常行為模式,就是沒有愛或分離地對待周圍的實體,以用某種方式控制這些實體,這樣他們的力量就可以歸於那些帶有更大力量的負面導向的實體了。對於負面導向的實體,有意識地成為沒愛心的、即是其旅程的真實本性。

無論如何,我們發現,有很多實體,他們十分尋常地被視為正面導向的,而在某些情況中,為了某種原因,可能會對其生活圈中的其他實體表達這類的負面性。在很多情況中,流浪者會對其服務的道途感到困惑,已經受制於許多令人癱瘓的效應,這些效應的起因是流浪者活在第三密度的幻象中。這些令人癱瘓的效應可能會對這樣一個流浪者造成扭曲的特色,於是他就可能混淆地感覺到,自己正在藉由一種負面的方式來行動、達成一種正面的任務,他感覺到,最終結果會合理化其手段,容我們說。

這樣一個流浪者,對於其服務有了混淆的領會,接下來,就可能對另一個實體施加這樣的控制性行為,而該實體感覺到(自己)需要這種控制性行為、好從流浪者[被假定有]的智慧中受益。這一種情況會迴向到該流浪者的真實存有,這個流浪者初始渴望投生好有所服務,卻發現自己,如我們先前說過的,受制於那種困難與創傷性體驗,以致於流浪者很可能在其感知中造成了一種扭曲。

在流浪者從這個幻象移動進入死後世界之際,容我們說,在它開始評價剛剛完成的人生,它將會發現,它的感知造成自己這樣的行為,這些行為(的後果)要求它重新學習那些在先前的投生中似乎遺忘的課程。這種課程的重新學習,也就是開放心輪對準無條件之愛,可能需要該實體重複第三密度的整個大師週期(75000)。因此,流浪者將有希望開始在它自己的存在狀態中、打造一個更為堅實的基礎,以便於能夠更加清晰地領會它在先前的投生中、曾想望提供的各種服務的特性。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Gary:兩個超級簡短的後續問題。所以Q’uo,你們正在說的是:會累積業力的是有意識地沒愛心的活動,該活動實質上尋求通過控制或操縱、有意侵犯另一個人的自由意志?無論理由是不是混淆的。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會說:你已經正確地總結了[我們遇到我們更正這個器皿]我們剛才正在嘗試表達的東西。

Gary:那樣的話,好比說…. 你們也用了負面性這個詞語,那就是我正在嘗試去探索的地方,因為很多正面的存有都有著各種各樣的、負面性的體驗,有時候是被傳達的負面性,因此,有些實體可能會對憤怒、或挫折、或其他形式的負面性有一種本能反應(膝跳反應),那樣會落入累積業力的[沒愛心]活動範圍內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一般而言,我們會說,並不是這種情況。因為必定要有一種樣式、屬於這類的負面表達:即凌駕另一個自我的控制,於是展示了這種控制性的行為,而需要重複第三密度體驗的大師週期。你提及的本能反應,是一種催化劑體驗,對於勤勉認真的真理尋求者就會成為一個機會:在它的存在狀態之整體意義上進行平衡。於是當催化劑被體驗之際、該憤怒就可以被[在憤怒表達中缺少的]愛所平衡了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Gary:在那條路線上沒有了,非常感謝你們,Q’uo

Jim:我是Q’uo,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LynnQ’uoRa說過,耶穌因為意外地摧毀了另一個自我的身體而累積了業力,那種業力在他死前一刻,在他寬恕了那些摧毀他身體的人的時刻被減輕了[2]。我的問題是,對於覺察的個體,業力能夠通過寬恕在一瞬間被減輕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確實,我們會建議,如果一個實體已經體驗到那種業力或責任的累積,想要減輕該實體要為之負責的那些困難,如果在這樣一個實體的存有的心中,有了對這一種責任的純粹與受啟發的認出,這樣,該實體就有可能減輕業債。那麼,在該存有的深處、會在其內在帶出業力責任的減輕,也就是說,該存有的深處無限地與太一無限造物者以及太一無限造物連接起來,然後通過可被視為魔法的方式善用之,於是,就有機會在該真理尋求者[想望緩解業債]的意識中創造出一種改變。當這種補償的感覺在實體的內在中、逐漸成長到這樣一個音高,然後呼喚宇宙造物與太一造物者的寰宇能力去消融所有的(業力)債務,接著在該尋求者[想望去改善或減輕業債]的意識之內成就此事。

我的姐妹,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Lynn:我只想要問,我猜我會說最近在冥想中、一直在進行的那種魔法觀想,那是否沿著你們正在說的路線呢,是否我和你們正在說的東西的軌道有點接近?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確實,我們發覺,你談到的練習,就是對這種渴望的跡象的形成之開端,隨著這種觀想以每日的方式,或者甚至比每日更頻繁的週期繼續,它能夠以一種越來越更大的量級被反映出來。然後,該渴望會導致該週期性也被利用,也許是以一種更頻繁的方式,也許是以一種更強烈的方式,也許是以一種更複雜的方式,這是由你自己的顯意識決定所判定的。這一類型的觀想能以各種各樣的方式被增強,如我們已經提到的。接著,這種觀想就能夠在增強你減輕業力的渴望上、成為相當有建設性的能力。

我的姐妹,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Lynn:我不知道你們是否將能夠回答這題,但是,那種觀想[我假定你們能夠讀取我對此的想法] 藉由我正在思考的金字塔觀想,那樣會用任何方式增強這個過程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我們發覺在回應該詢問上、有一條特定的線是我們不可以跨越的。因為我們並不想望冒犯你的自由意志,但是,我們願建議,妳正在正確的思考路線上。你正在使用的那種觀想是一個好的開始。如我們已經說過的,在這方面還有附加的東西,那是你早已覺察、並且可以整合的。

我的姐妹,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Lynn:沒了,感謝你們,Q’uo

Q’uo:我是Q’uo,我們感謝妳,我的姐妹。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Gary:是的。我很高興Lynn提出耶穌的例子。因為根據Ra的報告,耶穌對一個玩伴感到憤怒、接著結束了那個玩伴的生命。在這樣做之後,他發現自己內在擁有一種可怕的力量,這刺激他糾正錯誤,並且學會它的正面用途用。所以,看起來耶穌毀滅他的玩伴是某種具有一種本能反應(膝跳反應)的事情。他帶著憤怒反應,殺死了他的朋友。在那個情況中,名為耶穌的實體如何累積業力了?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在你們第三密度的幻象中、

大多數實體的通常類型的本能反應要比結束一次人生的行為小很多。要將耶穌在結束玩伴的生命中利用的力量的可怕效應描述為一種本能反應,這在本能反應的定義中、會是缺少清晰度或純粹度。

因為在任何幻象中,尤其是第三密度的幻象,遺忘的罩紗在每個實體的投生中、扮演了這樣一個重要的角色,而該行為把一個實體移除、離開一次完整的人生[可能是很多很多年],也就是殺害、容我們說;以可怕的方式使用該力量、那是過去未被如此使用的方式。[3]

耶穌實體內在的力量即是接觸智能無限的能力,就其自身是沒有用任何特定的途徑或方式被染色的、容我們說。利用這樣一股力量可以被描述為可怕的、或有益的,或受啟發的,如此等等。因此,定義這些術語就在這裡包含了觀念化能力的關鍵了。

本能反應是有參與這件事:將一個巨大(時間)跨度的體驗從該玩伴身上移除。然而,我們會建議,在這個特殊情況中,該玩伴也是這個過程的一部分、就投生前的意義而言;所以,曾有過協議,這個體驗會以一種正面方式同時被兩個實體所利用。到最後,容我們說,耶穌實體被驅策去用他此生的剩下部分、探索這種力量的正面用途,確實,這力量能夠以很多激勵人心的方式被利用,療癒瞎眼的人,治好病患,復活死者,如此等等。由於耶穌實體,該年幼的實體而離開了肉身,為了耶穌實體的這個體驗而獻出它的生命,所以,就終極的意義,它是能夠從這個體驗受益的。然而,在第三密度的投生中,耶穌實體或那個年幼的實體都不會知道這情況,於是,該年幼實體的生命被剝奪,就是潛在地能夠移除多年有幫助的體驗的事物了。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Gary:奪取另一人生命的行為是第三密度體驗中、最嚴重的行為之一。在那個層次上,我能理解為什麼它會累積業力。但我猜自己在本能反應和有意識地尋求去控制與操縱之間感到模糊不清。

當我想到膝跳(反應)的時候,我想到一種反應的模式,它被觸發並引起該實體的無意識回應。你知道的,一個實體可能會脫口而出某件事,說某個東西,或者在耶穌的情況中,使用可怕的力量來殺死他的朋友。反之、有意識的意圖是一種在自我之內被明確制定的意圖,接下來會被執行、被行使,而非成為一個反應點。

我不認為耶穌會有意識地打算對他的玩伴做出沒愛心的行動,但毋寧遇到了被觸發的膝跳、無意識的反應。你們能澄清這兩者之間的區別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發覺,由於在個體詮釋上、以負面的方式詮釋本能反應Vs.有意識的行為決定,(我們)在澄清上有些困難。本能反應可能確實是對於持續的無意識思考模式的一種反映,這種無意識的思考模式傾向於時不時地自我重複。因此,如果該實體如此體驗到負面行為的無意識重複,它會發現自己在某個點上、能夠在其人生中識別出該模式,並尋求去平衡這種行為模式。

負面導向實體的行為確實是有意識地渴望去控制周圍的其他人或造成負面效應。有意識的決定控制他人屬於負面極性。因此,我們會認為,耶穌實體不是在回應在自己存有內的負面樣式、進而需要經過一段更長的時間去平衡該行為。耶穌實體更能夠看見他在玩伴身上造成的效應,以致於他讓自己擔負起一種業力的責任、以平衡奪取生命(這件事)。在十字架上說出這些話語:「,寬恕他們,因為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是耶穌實體促成或渴望尋求對其業債的補償或平衡、在此達到頂峰。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Gary:一個快速的問題。在耶穌解除他的業債的方面,是他的……毋寧,樂意獻出他的生命以及隨後在十字架上失去生命,那是顯著重要的要素嗎?或者,一個顯著重要的因素是對於那些已經把他釘上十字架的人、他表達寬恕?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顯著重要的因素,如我們在這個情況中能夠確定的,是耶穌實體渴望在十字架上說出這些話語,於是他就可以藉由說出這些話而為那些見證十字架受難的人們,容我們說,帶來更多益處;這些話語是他畢生渴望的頂峰,渴望平衡那奪取該玩伴的業債。與此同時,藉由說出這些話,讓那些觀察十字架受難的人知道,寬恕就是療癒的道途。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Gary:在那條路線上沒有了。非常感謝你們,Q’uo

Q’uo:我是Q’uo。我們再次感謝你,我的兄弟。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GaryRa的另一段話。Ra說:「在你們的幻象中、沒有外在的避難所可免於強風、驟雨、暴風雪等快速與殘酷的催化劑。然而,對於純粹者,所有的遭遇都述說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最殘酷的打擊被視為提供一種挑戰的氛圍、即將到來的機會。於是,光之偉大帳頂被高舉在這樣一個實體頭上、以致於所有詮釋都被視為受到光的保護。」

Q’uo,你們可否闡述「光之帳頂被高舉在這樣一個實體頭上」的意思?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一個實體若能夠清晰地看到第三密度的幻象的目標,就能夠看到,無論遭遇到什麼體驗,每一個體驗的潛能都是啟蒙。在這樣或那樣一個程度上,所有的體驗、所有的催化劑然後可以在這道光中被觀察到,看見各種機會去成長、服務,愛、超越。這些機會然後就會成為很類似於胸中的寶石、為第三密度的幻象展現一種巨大的價值。

這樣一個帶有清晰視野的實體、然後就擁有一種指路人的品質。該品質就會以智慧之光灌注該實體、從而看見第三密度幻象的目標。這道光會成長得越來越更加明亮,因為這個實體或這類的實體能夠繼續在正面的意義上極化、藉由利用其他人可能視為極其創傷性且悲劇的催化劑。

然而,當這樣一個實體可以看穿催化劑,看穿創傷、到達內含的機會時,那麼這光之帳頂就開始越來越明亮地、照耀在該實體的周圍,並且被那些有眼去看的人看見該高於實體的光之帳頂,以相同的方式,當某個人能看見被稱為光暈、靈光,指出這一個人穿過各個能量中心、向上移動抵達靛藍色與紫羅蘭光芒的運動,於是所有的催化劑都能夠從紅色一直到紫羅蘭光芒,以一種會產出愛之光、存有之光,以及合一之光的方式,獲得處理,並且向一切有眼去看的人指出:這個實體已經看到它的全部、使用它的全部,並從它之中全然成長,現在和萬物是一體的。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Gary:那(回答)是美麗的。在那個相同的句子中,Ra說:「光之偉大帳頂被高舉,以致於所有詮釋都被視為受到光的保護」。這裡有一種保護正面道途的概念,而該保護在負面的道途上是無法取得的。我一直在和這句話搏鬥:在正面的道途上受保護是什麼意思。那個意思是,舉例來說,如果你錯誤地走到一輛巴士前面,一股無形的原力可以給你一個輕推、離開那條路嗎? 或者,某個其他的負面情況,你可能必須取消你的房屋抵押權,而某個事物干預了、好幫助拯救你?或者說保存,或以用某種方式協助?你們能不能詳述:在正面的道途上接收保護是什麼意思?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發現:給予這種保護(的程度)是跟尋求正面道途的純粹度成正比。因為有著各種類型的渴望、各種信心的表達、各種意志的表達,不同程度的服務他人之純度。剛才談及的保護,即那個引文的內容,是一種以可變程度給予的保護,如你已經提到的這些程度中的一些。真理的尋求者如此熱烈地尋求執行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意志,他首先尋求天堂王國,容我們說,他最終將會發覺,所有其他的東西都添加在其上了,於是,在這樣純粹尋求服務他人的終極意義上,他就可以發現,比喻地說,造物主的手臂帶著一件光之長袍包裹著它,以保護它隔絕所有負面導向的影響。

無論如何,任何真理的尋求者都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參與到該真正相同的保護,於是,根據它的渴望,以及它的意志要尋求服務在全體之中的太一,它就能夠接收或實現在其尋求的旅程中、不同種類的保護。

在今天這個尋求圈中、每個實體都覺察到,在他自己於不同的時間的個人體驗中,似乎有一種突然壓倒一個人的困難,不過在最後一刻,以某種方式,會有無原力的插手、導致即將發生的困難得以解決。每個實體都將繼續走在尋求真理的道途上,體驗這樣無形之手協助尋求的旅程,因為每一個人都在無形的領域中擁有好些指導靈、朋友、老師,它們會細心看顧你,容我們說。當時間是對的,並且心是純淨的,就會發覺保護被提供了。

在此刻,有最後一個詢問嗎?

Gary:為那個回應而感謝你們。你們會不會說,雖然有著各種層次的保護是跟環境情況連結在一起,並且向具肉身的實體提供能量與支援,而最深的保護是投生的實體如何構建此刻並理解此刻?如Ra所說的:「光之偉大帳頂被高舉在這樣一個實體頭上、以致於所有詮釋都被視為受到光的保護。」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確實,一個人塑造對任何種類的催化劑的詮釋、憑藉的手段就是該要素、它會反映在無條件愛中、內心的開放。因為,正是一個人在其存有內在對在周圍的所有實體與體驗所感受到無條件愛、悲憫,於是允許一個人以正面的方式詮釋這些實體與體驗。這樣的詮釋,然後,藉由該純淨地開放心()的實體,就會把所有其他實體都視為自我、造物者,向自我顯現通往太一之道途,無條件之愛給這條道途添加了燃料,於是就不會有阻礙在這樣一條道途上,因為一切萬物都被視為太一,祂在所有生命之內、在自我之內,在宇宙造物之內、在所有其他實體之內。因此,一個能帶著開放之心、純粹地去看的人就看見太一

在此時,我們將離開這個器皿與團體。我們在愛與光中找到你們、也在愛與光中離開你們各位,因為那就是一切萬有,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在我們尋求的道途上、指引我們每一位。我們感到榮耀、和你們一起走在那條道途上。我們感謝你們、今天邀請我們在這裡加入你們。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群體。

AdonaiVasu borragus

原註

[1] 諷刺地,或者至少是幽默地,這是和Ra原初的敘述一樣混亂的回答。我們邀請你們在應用文法時、盡你們最大的努力。

[2] 一法17.19, 17.20

[3] 另一個並未良好傳輸的段落。

***

編注-延伸閱讀:第五福音

https://soultw.com/TLOO/gospel5th.pdf

Translated by T.S.

(V) 2020 Review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