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的能量

Copyright © 2020 L/L Research

週六冥想

2020年一月4

(Jim傳訊)

 

我是Q’uo,和這個器皿和團體在一起了,因為我們被呼喚到你們的團體、來講述那些可能對你們有意義的、具有啟發的話語。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而我們全都是的一部分。

一如既往,我們再次感謝你們、邀請我們在這個團體。這是我們服務的機會、以

你們已經請求的方式、回答在你們的心和腦中的問題,這是一種喜悅的榮耀以及我們今天要承擔的責任。如我們一直在做的,我們感謝你們拿起我們提供給的那些話語與想法,並且照你們的意願使用它們,把那些在此刻對你們沒意義的話語都丟到後頭。這個小小的恩惠允許我們在表達資訊有了更大的迴旋餘地,而這些資訊在今天可能對你們有幫助。

在此刻,我們要問,是否有一個我們可以用來開始的詢問。

凱絲:是的,Q’uo。感謝你們。我有一個問題是關於新時代的能量從磁極北偏東20度進入,這個方向被JimDonCarla選擇作為她必須要對準的方向,因為新時代的能量在那個時候是微弱地進入的,也許是比今日更為微弱。[1]

Ra說過,這是該團體的自由意志選擇,他們選擇了那個方向,而非磁北,因為它會成為窄頻冥想的一種好幫助。它們也提及了這種能量、從這個方向大規模地作為新時代的能量,會很快在地球上成為最重要的(能量),我的問題是:那是什麼意思?那些能量現在是至關重要的嗎?這是某個Jim最近在他的書中暗示的事情,相同的問題。你們能夠在關於這些能量的方面告訴我們什麼呢,我們正在發現它們對我們成為更強健的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確實,當Ra群體通過Carla實體將這份資訊傳遞給支援團體時,這些第四密度的能量,就其起源、以及在它們被行星地球上屬這個振動的實體所感受的方面,是多少有些遙遠的,容我們說。因此,在那個時候,同時定向這個器皿已經在支持團體所居住的院子裡建造的金字塔,以及在通訊期間、Ra的器皿躺在其上的床,這是有幫助的。這同時允許進行Ra接觸的器皿、以及使用金字塔的該小組,增強他們的冥想以感知到那時在這個星球上、正在開始被感覺到的、第四密度振動中的更大振動,或者愛的密度。

在隨後的年份中,這些能量確實變得至關重要,因為它們已經用一種方式吞沒了這個星球,使得任何對它們開放的人都可以利用這些愛與理解的能量。然而,在此刻,說這些能量僅僅來自北偏東20度的方向,這是不合適的,因為它們的存在是如此地至關重要,以致於它們成為無所不在的了,這樣任何嘗試去感知它們的方向的實體,都會感覺到它們是來自360度、包圍著整個星球。這些能量有能力去增強需求,並指引任何意識到它們、對它們敏感的實體。

因此,正面導向的實體的方向就有被增強的機會:同時在感知這些能量的純度和功率兩方面增強,於是靈性的旅程得以強化,就好像一個人將放大鏡放在其上,觀想各種尋求的品質被這些能量淨化並變得更有力。這就允許正面導向的尋求者更穩定地沿著靈性的道途移動,同時能夠以一種更熟練的方式、利用出現在面前的催化劑。

然而,在你們的行星地球上、那些構成絕大多數人口的實體,他們沒有可分辨的靈性道途、也沒鑑識到進入第四密度的蛻變正在發生;他們可能也會發現自己的投生體驗被強化、需要更有意識地利用日常活動中的催化劑。

因為如此多的人都擁有疑慮、混淆、憤怒、分離、如此等等的扭曲作為他們、容我們說、磨坊的穀物,第四密度能量的這種強化作用會使得這樣的實體變得更多地表達、在自己的生命體驗中正在表達的事物,無論它是混淆、疑慮、憤怒、嫉妒,如此等等。這會增強它們走在其上的道路,也會增強正面的道途,同樣的,一個人這樣可以這樣正確地假設:負面導向的實體也能夠以自己的方式利用這些能量,去追尋它們服務自我的道途。

我的姐妹,有另一個詢問嗎?

凱絲:沒了,感謝你們,Q’uo。那是很有啟發性的。謝謝你們。

Q’uo:我是Q’uo,我們感謝妳,我的姐妹。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Austin:我有一個,Q’uo。我想要探索顯化的觀念。在新時代社群中、它是一個很常見的術語,「我們顯化自己的實相」、還有吸引力法則的觀念,都被大量使用了;它說我們以某種方式、吸引了我們所有的體驗和環境。所以,我想要理解星際邦聯對於顯化概念的觀點,以及它如何與正面尋求者的道途有關聯。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確實,對於任何有意識的真理的尋求者,真實體驗的顯化是跟他尋求的純度成正比。在這個過程中,渴望、意志、信心就是允許真理的尋求者開始覺察到投生前的規劃、在此生的學習過程;

同時有意識地在日常經驗的催化劑中、感知到投生前的編程。

愛與理解的品質以某種方式顯化了,無論是就字面上、還是象徵性地顯化,都是對投生前選擇的意志之渴望的果實,以及尋求者在它穿越此生時、持續不斷地面對催化劑的果實。那麼、這類的顯化是許多因素的產物,有意識的尋求者藉由自己的選擇決定、並且在此生期間持續地追尋與處理而增強之。

顯化任何特定類型的品質,無論它是理解、無條件的愛、接納、服務他人,如此等等,也會在其顯化的狀態中獲得強化,於是就有更多要去欣賞的、更多要在其上工作的東西,並從中接收到益處,因為尋求者接下來就能夠看見,容我們說,來自天上的嗎哪、落入尋求者的意識之中。這種嗎哪、生命的麵包、就會滋養靈魂,也會增強餵養身體的心智能力,這樣尋求者就在這個尋求的旅程上、被他所尋求的事物、感知到的事物、以及作為整個能量支出而產出的果實滋養了。因此,該顯化就是真理的尋求者的許多努力的一個產物,同時在投生之前、和在投生體驗期間的努力。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Austin:如果一個尋求者渴望某個東西,想要一組情況或資源好讓他們的服務更進一步,或者即使它只是某個他們想要的東西;對於他們而言、更好的是使用該渴望為催化劑、嘗試去理解,為什麼他們渴望某個目前並不擁有的事物,以及為什麼他們處於那個情況中?或者他們應該嘗試去顯化目前缺少的事物,好讓他們的服務更進一步?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這是一種兩難困境,容我們說,

有意識的尋求者在此生體驗中的各種各樣時期可能面臨的困境。每個尋求者的主要目標是在無條件愛中開放心(),於是所有對於催化劑的回應得以被這股愛的振動灌注,這愛的振動嘗試把自我給予所有其他人:只要他們在真理尋求者的明顯所及範圍之內。

當尋求者渴望自己感覺到、在這尋求的過程中、在靈性道路上前進之際,自己需要特定的顯化面向時,最好把被渴望的東西留在遠景中觀察,這樣那個渴望就不會變得大於整體的渴望、也就是尋求太一無限造物者的光與愛[位於所有生命和所有體驗之內]

是故,如果真理的尋求者可以維持這個遠景,要求特定的補充品、或工具、或者協助尋求者的證明,都不會造成傷害。無論如何,真理的尋求者首先尋求,如你可能說的,天堂王國,所有其他東西都將會添加到上頭[2],這就十分顯著了。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Austin:沒了,感謝你們,那些話語真的很好,謝謝你們。

Q’uo:我是Q’uo,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GaryQ’uo,我對Ra稱為「冷漠的污水坑[3]」的東西感興趣。它們打造了那個術語來描述我們星球上、那些大概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後都未極化的人群。這個群體沒有在服務他人或服務自我之間做出選擇,所以我想要知道,是否冷漠的污水坑會作為一種集體的重力井、把人們留在一種冷漠的狀態中。

我想起一個類比來幫助對觀念化這過程,就是去想像在一個環境中、周圍溫度的效應。在一個房間中、或者在一個更大環境中的物體,將會呈現出那個環境的溫度,除非會有某種輸入允許它們改變溫度,好比說、能讓某個事物加熱高於房間溫度的電流,或者它讓某個事物變冷低於房間溫度。我將那個(電流)比作極化所必須的意志與信心。

不管怎樣,很抱歉,冷漠的污水坑是否像是集體的重力井、需要意志和信心才能離開它?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相信你已經以這個類比相當雄辯地、表述冷漠污水坑的基本原則,即它是那個在其中會有一種,容我們說,一種冷漠的動量;我們了解,這是一種自相矛盾的表述方式。

那些實體在自己的存有之內沒有發覺有可能去生成尋求的渴望,好超越日常活動、超越世俗世界、超越它們一直知道的事物;從而表達了冷漠.…他們僅僅尋求去重現前一個日子,得到工作、賺錢、支持家庭,取得社會地位,如此等等。

這些可能增強旅程的工具尚未被那些實體所利用,他們對於比先前擁有過的體驗更多的東西沒有概念。他們無法在世俗世界之外的任何觀念中產出信心或意志。他們有這種普遍的感覺,這個世界就是一切萬有,超越這個世界的事物是他們完全不知道的,只要他們能夠為自己以及家人提供基本生存所需的要素,超越這世界的東西就是不重要的。

那麼,冷漠的污水坑就開始將所有這種性質的人都拉入其中,他們沒有這樣的概念:超越目前生活中、已存在的和現在存在的事物。所以,這是一種逆向的動能,並不允許在意識中的向前運動。心是堅硬的、頭腦是封閉的,運動是極微小的,因此,就沒有在靈性意義上的進度了。[4]

這種缺少進展的情況導致潛在的進度持續減少,你會稱之為未來的體驗。容我們說,那就是他們對於自己做出的努力欠缺的報償了。

在這一個情況中、實體們難以逃出,因為他們在其他星球上的體驗一直是這樣子,在那裡、它們也無法產生信心與意志、好帶著他們向前進入愛與理解的第四密度,因此就有必要在你們的地球母親上頭重複那個經驗。那麼,這個冷漠的污水坑就成為他們的實相,把他們關在這狹窄的圍牆中。這樣的實體似乎只有很小的機會、有可能超越自己創造的監牢。

然而,我要提醒每個在場者,在某個()點可能出現某種性質的全球性災難,於是該星球上的所有實體都會在那時看見執著於過去一直存在的事物的愚蠢與無用,因為它已經把人們帶到災難與毀滅的邊緣,於是就能夠產生一種回應,那會是正面極化的選擇,全都在一瞬間發生,如此、這顆星球就能夠閃耀、將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灌注給所有實體。儘管這種可能性在其可能性中看似極微小,它從來都是有可能的,我的朋友。

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Gary:我有幾個對那個問題的簡短跟進,非常感謝你們,Q’uo。一個是什麼事物造成或促進了這種冷漠的污水池。似乎你們在說,習慣作用是一個主要的起因;它只是實體們在不知道多少次投生和多個星球之後、已經習慣的事物。我想另一個原因是在地球上、(靈魂的)行星起源的多樣性。為什麼有如此多人都陷入一個冷漠的污水坑,還有任何其他重大的貢獻因素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再次地,我們欣賞你對於該情況的分析,因為很多這些實體都已經擁有在其他星球上、這些類型的體驗,在那兒,在投生期間的任何時間,他們並未以有意識的方式,容我們說,積極地處理催化劑,所以,這樣處理(催化劑)的可能性就會從他們對於可以如何生活、和提供生活的觀念中移除。

那麼,播種冷漠就會作為播種意識而開始了,產出錯誤的結論,即目前此刻的體驗就是所有可得的事物了。因此,超越那個當下此刻體驗的運動、該另類選項就不會被追尋;而在看到生命經驗的更大視野的方面、這些實體幾乎未曾成功過。

因此,這些實體也很少接觸到他們更大的存有、較高自我、或無意識心智,這樣就很少有機會,讓投生前的選擇能夠被這些實體更清晰地觀察到、或感知到。因此,不能夠或不願意超越由自我構建的當前時刻,他們發現自己處於一種束縛之中,在其中、心智無法看見比自我想像的(範圍)更遠的地方,這種想像是被前世的時間與經驗投射而來的,在每一個實例中被帶入當前的人生。是故,任何向前的運動都會減緩,於是實體們就形而上的意義、開始轉圈圈;而非移動到圈子之外,離開先前對自我的觀念,接著開始允許所有種類的感知開始拓展進入越來越大的視野:屬於自我、其他自我、以及包圍一切的世界。

因此,是在每個第三密度的體驗的開始,這些實體已經體驗到一種苦工或能量的拖拽,那是可供所有人取得的(能量)

難以精確地說,這樣的拖拽或苦工是如何在第三密度體驗中發生的,因為,所有人在那一點上,都用有某種前進的渴望。在每個實體之內,都有一種直覺或靈感的火花,每個人在那個點上、藉由那片火花開始第三密度的體驗。

當這片火花沒有被餵養,火焰就開始減弱,然後,就有一種能量的拖拽與浪費,在形而上的意義上,導致進展的延緩,直到彷彿沒有任何進展為止。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Gary:優秀的回答。一個較為簡短的問題。所以我已經把污水坑描述為一種集體的重力井,因為它似乎有自己的重力,並且對於渴望逃避它的實體施加拉力,無論是正面的、或是負面的,彷彿它有一種自我保存的本能。你們會說,這是真的嗎?如果真是這樣,這就是為什麼純粹的正面性和純粹的負面性傾向於在我們的世界中、只有一點點的持久力?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發現,冷漠的重力井是在靈性的層次上運轉的,很像你可能會說的,同儕壓力以社會性的方式、在第三密度環境中的實體們上頭運轉,在此,重現一個人周圍的實體們的行為舉止與想法,似乎就是最佳的行進方式,因為第三密度的實體開始於被周圍的人所欣賞與重視的渴望;而非起始自己的行為,接下來就將重現周圍實體們所展示的行為;他們位於自己感知到的、在其明顯可及範圍、或體驗的領域中。

無論如何,負面導向的實體們有能力創造一種負面的重力井、可以把實體們拉入其中,為了那些處於負面極性頂點的實體之利益,(於是)他們擁有更大的力量、更多地跟他人分離、並且控制他人。這類的重力井是這樣的:被拉入其中的這些實體更類似於負面導向極性的受害者;那是由位於負面團體或負面(重力)井頂點的實體掌握的負面極性。這(情況)確實會使得任何擁有正面極化渴望的實體、要在正面的意義上極化成為困難的,如果這個實體位於這樣的負面導向實體的明顯所及之範圍內。

然而,純粹的正面性,在他人當中、表達與振奮正面性的方面,有一種較差的效果,因為如同負面實體不會允許自由意志的表達,正面導向的實體感覺到,自由意志的表達在所有的(宇宙)造物中,都是至高無上的,並且為它騰出空間;確實地、自由地行使它;於是在一種靈性上是正面的環境中,實體們就會感覺到這樣一個環境的啟發,並且相當有可能加入這樣的環境中,因為它在自己的存在狀態中,感到是自己要去跟隨的道途。

無論如何,如果他們有任何的渴望、要在另一條道途上移動,正面導向的實體不會禁止這樣做,而會祝福(他們)往另一個方向移動的選擇。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Gary:太棒了,謝謝你們。

Q’uo:我是Q’uo,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Austin:我對於那條思考路線有一個後續想法。類似肯·威伯的整合理論家相信,社會如同個體、沿著類似的道途演化,且一般會走往更為正面的方向。馬丁·路德·金恩博士是這樣描述的:「道德宇宙的圓弧緩慢地彎曲,但是它朝向正義彎曲。」[5]

我會把那句詮釋為:似乎冷漠的重力井也會更多地朝向更開明的視野、或者更正面的視野彎曲,因為我們的社會已經實現公民權、給少數族群更大的自由,並且嘗試變得更能接受其他文化和那種性質的事物。

這些嘗試要把社會改變為看似更正面、在社會中有更多接納性,是否使得人們更容易逃離冷漠的重力井,因為他們所處的社會習慣於更多接納性、跟正面思考更加協調?或者,要逃離那個重力井總是一樣困難,因為他們仍舊必須做出有意識的選擇,而非出於習慣來這樣做?這段話有意義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確實,正面導向的實體和團體的努力,好比上面提到的實體,馬丁·路德·金恩博士,以及南方基督徒領袖協會等,提供了改變社會的例子、結果是樂觀的,該結果能夠被社會的更多人群所領會,並提供一個機會給對的感覺、它就在每個存有的靈魂深處、讓自我從自我向外移動的能量層次上、去表達服務其他自我的渴望。因此,這是一種方法,任何實體透過這種方法在更大的文化中、可能發現自己處於冷漠的重力井之內;卻找到一條生命線,容我們說,這條線是由這個實體和很多其他實體的努力而拋出來的;因為所有的實體在其內在都擁有這片認得的火花,認得那即是一切的太一,存在於他們之內、也存在於每一個其他實體之內。

無論如何,這個開始的認得的火花,當它看見好比馬丁·路德·金恩實體被放在社會的舞臺上,容我們說,就更能夠在一個更巨大的燃燒火焰中表達自己,於是,這些行動就被視為可接納的、鼓舞人心的行動,在第三密度的幻象中、任何實體都能在任何層次上模仿這些行動。

然而,很多人寧願留在冷漠的污水坑裡面,或甚至和這樣的努力背道而馳,如果他們自己的心智複合體一直偏向以這樣的方式,以致於看見某種理由,所有的實體都無法自由地受益於社會,確實,所有的實體都不是相同的,所有的實體都不是太一無限造物者

對於很多在冷漠污水坑中的實體,已經有一種感知的染色、透過它去看見這世界,於是看見一種區別:有些人比較偉大、有些人比較次要,而自我是被視為在這劃分中、更偉大的部分;無論如何、無法超越自我感知上的限制,這些限制會把該實體關在有害的形象中,那是自我創造且自我維持的(形象)

我的兄弟,有另一個詢問嗎?

Austin:沒有,非常感謝你們。

Q’uo:我是Q’uo,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Austin:我們有個Luis發來的問題,該問題分兩部分。首先:「請Q’uo對第七密度的課程分享一些洞見?第六密度後期的存有,在它們為畢業做準備之際,要為什麼課程而努力呢?既然Ra確認了:在我們的星球上、有很多第六密度的流浪者,這些課程中的一些部分如何可以在第三密度星球的日常生活中、表現出來?」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如果我們正確地理解該詢問,第七密度的課程是那些在所有先前的密度中、已經學得很好的課程,所以,在第七密度中就有一個精煉(過程),看見第四密度的愛,被第五密度的智慧平衡,產出一股第六密度的力量,那允許該實體進入第七密度,開始返回與太一無限造物者的完整合一,通過一個在本質上、可視為無盡的過程。那麼,這種永恆當下的無盡特性,就會成為一種意識的拓展,為每個第七密度的實體、納入太一無限造物的全部。

在每個第七密度的實體之內、在它自己的社會記憶複合體之內,這種靈性質量的增長,然後,注入所有的意識創造,伴隨著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整體或合一;於是每個單獨的實體、和每個社會記憶複合體都無限地向外拓展,如你會看見的,所以它成為一切萬有。

如你已經在詢問中陳述的,此時、在這個星球上有些第六密度的流浪者。確實,大多數流浪者確實屬於第六密度,因為要進入這個環境中,尤其是在此刻,需要大量的勇氣,然後,這些實體要在自己裡面找到渴望去服務你們星球的第三密度人群。

這類服務就是被你們星球的人群請求與呼喚的,因為這些實體作為流浪者、正在第三密度的幻象中體驗投生。在它們的投生的時候以及作為流浪者而覺醒的時候,被呼喚的事情就是一種存在狀態,該狀態也會允許它們以特定的方式拓展,這樣它們的光之振動就會開始照亮行星地球的振動。地球正在被許多的分離、和缺少知曉萬事萬物的合一所淹沒,因此,在心智、身體、靈性中的分離產生出一種黑暗,這種黑暗會在某個程度上、被每個流浪者的振動所減輕,無論流浪者是第六、第五、還是第四密度。

然後,流浪者就能夠在自己的個人旅程中、更加強有力地極化,因為它不僅僅提供各種能力去照亮該行星的振動,也在自己身上帶來各種各樣的、可以在服務他人當中去實踐的天分,無論是當老師、冥想者,或是參與第三密度的社群組織,好讓窮人接收到食物、住房,受到醫療照顧。

在第三密度的幻象中、第六密度的流浪者能以多種多樣的方式、使用其愛與光的振動,接著在這種表達服務他人的渴望當中,越來越穩定地、向前移動、當它們在這個星球上的投生完成之後,返回家鄉密度,就潛在地能夠進入第七密度。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Austin:他有一個非常簡短的後續問題:「創造了我們銀河系的理則是一個第七密度的存有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這個銀河系、以及任何的星系的理則,都是一個具有完整狀態的存有,它不會參與那些實體[好比你們自己]此時正在參與的演化過程。

每個理則都是具有完整八個密度的存有,有能力以某一種方式閃耀出(宇宙)造物的完整性,於是已創造的作品、每個部分都有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之灌注,藉此、在的造物中,就會有途徑讓每個有意識的實體、或智能都可以追尋自己的尋求旅程、尋求與太一無限造物者合一。

那麼,這條合一的道途就是由每個理則創造的,成為穿越經驗的各個密度之路。然後,這條道途將允許理則與太一無限造物者從每個實體的自由意志選擇而增長:每個理則的完整性質的知識、理則已創造的智能的每個部分的知識;提供各種經驗給理則、和太一無限造物者,這些經驗拓展一切萬有的知識;於是它就會變得比在任何特定時刻[你們稱為的時間]的一切萬有要更多了。

在此刻有最後一個詢問嗎?

Gary:我有一個問題,Q’uo,應該是實在的問題。Ra說過,流浪者在心智/身體複合體中、完全成為第三密度的生物[6]。如果是那樣,在自我之內,流浪者的身體、體驗、極性、記憶的儲存庫在哪裡? 是否位於該實體的靈性複合體之內?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每個流浪者投生進入第三密度的體驗,穿越了每個其他實體都穿越的、相同的遺忘罩紗。然後、這個罩紗就似乎隱藏了所有穿越它的實體的真實本質,所以它們就會在第三密度裡面,看起來是普通的心//靈複合體,帶著簡單的渴望去存在,以某種心智、身體、靈性的成長方式向前移動。

流浪者,如同任何穿越遺忘罩紗的實體,擁有各種投生前的選擇,這些選擇已經被選取好,以便於提供它想望提供的服務,以及提供個人成長的機會。這些選擇會為流浪者顯化出來,如同它們為第三密度幻象中的任何其他實體顯化;隨著人生體驗的進程,任何實體,無論是流浪者或其他實體,都可以檢查在日常生活的活動中出現這些催化劑的場合,並將其視為,容我們說,注定的;命中註定要為成長與服務提供機會。

流浪者擁有一個優勢,容我們說,那就是在進展方面、有一個高階的靈性複合體,所以,如果它渴望,就可以以某種方式,通過直覺,被靈性複合體鼓舞,以發現,它並不是,容我們說,來自於這裡,也就是說,它在一種正面的意義上、是多少有些不同的,不是更好的,而是不一樣。那麼、這種不一樣對於很多的流浪者來說,會成為種子,促使他們有意識地探索這種不同可能是什麼,以及如何利用這種不同去服務他人,流浪者感覺到一種直覺的方向、要去行旅。

因此,在這裡執行使命的感覺成為流浪者的一個焦點,容我們說,因為它擴展了觀點。接下來,該觀點就成為在內部被討論,並且在沉思中、在冥想中,於內在被檢驗的東西。接下來,這觀點告知心智、身體、靈性,它有一個機能要去執行,產生巨大的服務他人,這觀點就成為指引之光,容我們說,照耀著心的內在之光,並且以一種更可靠的方式、打開心(),於是流浪者就得以感覺到一種有愛的接納,不僅僅是接納自我,同樣也是接納在日常活動中、發現的所有其他自我,

因此,這種增長的愛、和個人使命感,接下來就會綜合起來,為流浪者的存有提供一種靈性食物,然後流浪者的存有就會通過心智、身體、靈性來表達自己,從而協助流浪者從事其選擇好的服務、以及個人自身的極化。

此時,我們願再一次感謝各位、邀請我們出席你們今天的尋求圈。一如既往,你們已經為我們提供大量的思想食物,以及我們在每顆心中感到的、愛之喜悅表達,這種表達朝向我們、朝向所有的造物。我們感覺到你們的存在狀態以一種不可避免的方式向外拓展,所以,我們確實全都是真正一體的,每個人彼此互相,和一切萬有中的一切,都是一體的。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群體。

現在、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Adonai vasu borragus

原註

[1] Ra:該器皿此時應該在出神狀態中。適當的對準角度是頭部指向20度北北東。這是較新的或新時代的愛/光變貌的放射方向,其扭曲程度較少,這個器皿將在其中找到舒適。—2.6。(也參見:59.23

[2]參考馬太福音633。如同在新欽定版聖經中顯現的文句:「只要爾等首先尋求上主的王國與公義,所有這些事物都將添加到你們身上。」

[3] Ra:「獲致百分之五十一致力於其他自我之福祉、其困難度與獲致百分之五奉獻給其他自我的成績是相同的。容我們說,漠不關心的污水溝介於這兩者之間。」—17.33

(原註:5%的致力於服務其他自我,相當於95%服務自我的一種倒轉說法。)

[4] Ra:「當那兒沒有進展,原先那些允許進展的條件便逐漸消失。這是維持未極化的困難之一,容我們說,進展的機會穩定地變少。」—20.17

[5] 「道德宇宙的圓弧是很長的,但是它朝向正義彎曲。」馬丁·路德·金恩。

[6] 一法16.59

Translated by T.S.

(V) 2020 Reviewed by cT. ; esp. thanks to 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