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的故事

作者: Mrs. April @ 2019/7/29

看了華人流浪者的故事後,我深受感動。謝謝大家的愛與光!

我出生於大陸北方的一個縣城,從小到大,我的標簽就是「聽話、懂事、學習好」。媽媽對我的教育是,「只要學習好就行,其他的 你都不要管。」這也許是很多大陸家長的普遍觀點。我自小喜歡讀書,而且看得很雜,從來沒有對外星人、UFO、宗教感興趣過。記得十幾歲時我對我爸說:「他們都說中國人沒有信仰,但我有信仰,我信馬克思!」現在想起來好好笑,除了馬克思三個字,我其實對他一無所知呀。

之後我考上北京的大學,讀法語專業。大學時,有機會去法國讀書一年,見到了法國人的自由、懶散、友善,我心生嚮往,從那時起,我開始琢磨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回國後上了一門叫做東方宗教概論的課,這門課的老師也是馬克思主義哲學課的老師,他很有人格魅力,對佛教有深入研究,于是我對宗教卸下了心防,也糾正了高中時、對馬克思主義留下的刻板印象。

大學畢業後我先到了北非國家阿爾及利亞工作,恰巧辦公室有一個年紀相仿的同鄉,閑聊時他說到晚上睡覺前會打坐,我覺得很新鮮,就詳細詢問。原來他從小就會自發出體,先前以為自己得了癲癇,也是上了大學才有人告訴他這是出體。接著我自己在讀《西藏生死書》的時候,也出體了,克服了最初的恐懼後,我便也經常出體。一日他發了很多電子書給我,說從網上下載但都沒有讀過。從很多書當中我只大略掃了一下,就挑了《一的法則》來讀,讀過一些後,我暗自忖度,「如果是真的就好了,如果世間充滿無條件之愛該多好啊!」隨著閱讀深入,我便覺得非同小可,恰巧他也突然跟我說:「我在讀《一的法則》,我覺得是真的,很厲害。」 我倆後來感嘆,一切都來得太巧合。

還沒有讀完,有一次睡夢中我又出體了。我在一個游樂場盪秋千,有人輕輕推我,接著他帶我飛上天空,我有些害怕,他伸出一隻手,我把手搭在他的手上,感到無比溫暖與安心。他帶我來到一個純白色的、希臘神殿樣式的建築前,建築側面是幾級臺階。我邁上臺階,迎面走來了幾個穿著一襲白衣,金髮飄飄的女子,她們興高采烈地歡迎我,拉著我的手,開心地說:「你終于回來啦!」我與她們一起走上長廊,長廊兩側有圓形柱子,走上神殿后我與她們的衣著一樣了,她們說要帶我去見爸爸(或是長老老師),我走進大殿,爸爸和幾位長老在二樓出現了,我開心地跟他說我回來了,他讓我回到原來的位置上繼續工作。於是我走到大殿門口的一個柱子旁,站在柱子旁邊,其他的姐妹也都每人守護一個柱子,回到了原來的位置,我感到無比踏實、喜悅。最後我又坐回秋千上,但是心堣w經知道我已經和原來的自己不同了。

這次的出體給予了我極大的鼓舞,當時我並不敢相信出體經歷的一切是真實的,但是我對一的法則之疑慮消失了,自此走上了尋求之路。

回到國內工作後,我幾乎沒有對旁人說起過一法,對男朋友也只透露隻言片語。他是理工科男生,又是應試教育的佼佼者,聽我說過一些後,便有些排斥與恐懼。我們按照原計劃結婚了,婚後價值觀差異越來越大,他是個心地善良、孝順的人,但一心創業賺錢,我志不在此,糾結了半年左右,我們倆從假離婚(因買房假離婚)變成真離婚,和平分手。我們倆相戀時,我還沒有接觸一法,分手多多少少和我的信仰有關,但離婚後,他開始對宗教、哲學產生興趣,偶爾和我探討,我想這樣的轉變應是天意。

在離婚後的創傷期內,我又有一次出體,告訴我前世的故事。大概1952年底,我在英國倫敦,人們籠罩在倫敦煙霧事件的陰影中,大家戴著防毒面具,對死亡充滿了恐懼。我大概20幾歲,我對大家說不要害怕死亡,那不是結束,我們還有來生的。我到一家發放救濟糧的慈善機構應聘,工作是做老闆娘的助理。老闆娘雙腿殘疾,但是溫暖友善,我非常喜歡她。她雖殘疾曾經學舞,於是教我跳舞,我在大廳媔}心地像芭蕾舞演員一樣單腿轉圈舞蹈,她欣慰地看著。于是我一直做老闆娘的助理直到她去世。

這次出體同樣讓我感受到了來自靈界的鼓勵,不過我感到疑惑,因身邊並沒有像前世那位老師一樣的人,遇到的人裡面沒有一個像她的,也許她此生沒有來吧,我想。

過了一年後我在Bring4th論壇上認識了現在的靈魂伴侶(soulmate),對於一法的熱愛讓我們相遇,大概靈魂伴侶相見無須多言,我們倆一直在和諧溫暖的關係中給予對方愛與滋養。有次他跟我說,昨晚做了一個夢,夢到他看到我一個人開心地在大廳裡、像芭蕾舞演員一樣單腿轉圈跳舞,我剛想笑說這是我前世呀。猛然想到我根本沒和他說過那次出體,他從來不知道我出體到前世的事情,更別提跳舞的細節,這是多大的巧合呢。我漸漸確定他就是我前世那位雙腿殘疾的老師(老闆娘)

人生真的有好多巧合,但這些既是巧合也是刻意安排。我們能否走出投生前選擇的道路呢?我常想,如果我自己去做投生前的安排,除了成為尋求者、走上追尋靈性之路,我不會選擇其他任何一條道路,也不會想要任何多餘東西。近兩年我認識了越來越多的兄弟姐妹,我們互相啟發,給予彼此溫暖與支持。我自己卸下了年少時的緊繃狀態,更多地鬆弛、和信念與喜悅同行。一法確是我生命中最大的饋贈,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按照自己的力量、按照自己的夢想、按照自己的希望、按照自己的喜悅、按照自我的存在本性,去奏響一曲鮮活、真實的生命之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