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性與第四密度

Copyright © 2019 L/L Research

週六冥想

2019年五月25

 

(Jim傳訊)

我是Q’uo,跟這個器皿及其團體在一起,在愛與光中、我們來到你們身邊。一如既往、我們感到榮耀、能夠根據你們的請求加入,接著提供那些具有愛、啟發、保證、安慰的話語,那些話可能在你們的尋求旅程上幫助你們。我們知道,你們行走的道途是困難的,對於你們在這一周、這一天已經走過,接著走入你們稱為未來的那條道途,這樣的集會是十分有幫助的,協助你們在那條道途上探索、並且跟那些具有相似心與意的實體分享(成果)

一如既往、我們會請求你們幫一個忙:撿起我們今天可能跟你們分享的、無論什麼言語與想法,當你們感覺到它們是合適的時候,使用它們,把任何你們感覺到在此刻不適合你的內容都丟掉。如果你們願意給予我們這個恩惠,我們就將會感到擁有自由、如我們所願地發言,無須害怕我們會在你們的道途上、放了任何絆腳石。

所以,在此刻,我們想要問,是否有一個我們可用來開始的詢問。

FoxQ’uo,就你們的觀點、星際邦聯的成員有時候會使用也許在靈性上較不演化的詞語或概念、以適應我們文化上的期待、信仰,或者由於混淆法則?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當我們回應你們的詢問,或他人任何詢問的時候,我們都嘗試去找到最適合的詞語與觀念,用於那個時刻、那個詢問,給予為了尋求太一而聚集在一起的團體。因此,有很多的事情是我們嘗試要、容我們說、斟酌的,因為有些話語十分適合於每一個情況、每一個概念。會有一些詞語可能是多少有些深奧或難以理解的,這些詞語可能對於另一個團體或實體更有啟發性。

無論如何,一般而言,我們發覺你們的語言有足夠寬廣的字彙與概念的多樣性、可滿足我們在大多數情況中的需要。因此,我們在選取適當詞語的方面遇到非常小的困難,因為在好比這個團體中的每一個實體,都在尋求的過程中擁有足夠的經驗了,以致於有很多潛在的觀念與話語對於任何詢問都是足夠的。因此,我們不會尋求利用較少靈性的詞語,但是,我們尋求去利用一些詞語、為每個問題與發問者帶來更多有用的信息。

我的姐妹,有另一個詢問嗎?

Fox:我猜想我想要弄明白的部分是:我想要知道,是否你們有時候不得不降級到我們的層次來講述我們的問題。這問題有意義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我們完全不會以那種方式來描述它,因為我們並不覺得,那是談及愛的觀念,也就是你們每一個人在分享以及尋求更多相關資訊時、十分經常會參與的觀念,毋寧,在談及智慧、或合一、永恆之際,每一個觀念都是每一個尋求者的旅程的一個關鍵的部分[1]。在任何經驗之密度中、沒有任何真理的尋求者會感覺:描述意識、自我意識、寰宇之愛,等等的觀念會是一種降級或是一種簡化的解釋,它們解釋了這樣一個字彙或概念如何是一個根本的部分,屬於無限造物、無限造物者,屬於走在通往與太一造物者合一的道途上、每一個尋求者。

所以,我們盡其所能地發言,好對我們被請求去評論的、無論什麼詞語或概念給予最高等級的闡釋。

我的姐妹,有另一個詢問嗎?

Fox:沒了,感謝你們,非常感謝你們。

Q’uo:我是Q’uo,我們感謝妳,我的姐妹。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AQ’uo,各種巧合,最近在我的人生中、我一直都觀察到很多的巧合,有任何方式是你們能夠闡明的,這是不是一個指示.… 我想要確認我相信的,這意味著、我走在對的道途上。你們能夠為我說明那點嗎,請?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在你經歷日常生活的活動,並且考慮你的旅程的特性、旅程的目標、旅程之目的地,以及如何發現你的旅程的圓滿性之際,你可能觀察到的任何巧合,都是一種手段、你的潛意識心智藉此給你一個指示,關於你的想法、行動、方向的正確性。

這些巧合是一種手段、你的顯意識心智藉此可以,容我們說,被祝賀、被給予一個指示,那個指示即,你行旅的道途就是此時對你最合適的,你可能並不會充分理解,這條你走在其上的旅程是如何適合你,這個含意就是當你繼續做正在做的事情的時候、將會通過更多的巧合與啟發對你揭露,你正在做的事情就是尋求真理,因為它是可以在你的生命體驗的每一個切面中、十分清晰地被你知曉的事情。在你想要知道什麼道途適合你的每一個瞬間,你正在找到那條道途上的另一步。儘管你可能在那時並不理解、它卻是適合你的事物。

你一定要了解,我的姐妹,對於你處於其上的旅程,你一直在你稱之為時間的一個巨大部分上頭,經歷這次投生之前的很多次轉世,當你繼續在這條道途上移動之際,將會有越來越多的指示、關於這條道途如何為你開放機會、讓你學習、讓你服務在萬物之中的太一。你將會繼續發現各種各樣的跡象、同時性、巧合,它們將會、容我們說、留下一條由麵包屑構成的可說是小徑,於是你就可以發現在你的旅程中、每一個你活著的日子,每一個你尋求的日子,每一步都被揭露了,每一天、你將發現那條旅程的越來越多部分、在你面前開放,於是你就更能夠參與那個旅程了。

每一條旅程都是從潛意識心智開始的,潛意識心智會向你展現某種指示,這樣特定的機會就可以被採用,特定的書籍就可以被閱讀,特定的對話就可以展開,特定的巧合就可以被注意到。保持清醒,我的姐妹,開放你的心智、你的心()與靈魂,它們將被你的生命目標所充滿。

我的姐妹,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A:不了,感謝你們。那(回答)是美妙的。

Q’uo:我是Q’uo,我們感謝妳,我的姐妹。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GaryQ’uoRa說:「在你們的空間/時間中,你們和你們的人群都是在子宮內的實體的雙親。地球,如你所稱的,準備好出生,而分娩並非平順進行的。」我對於那個引文的首先簡短的問題;在我們的幻象中、誰是雙親?是在這個星球上的每一個人嗎?是那些在一條正面道途上可收割的人嗎?或者有另一個類別?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每個有意識的真理尋求者、正嘗試在無條件愛中開放心,因此成為你會稱為可收割的實體,都潛在地是雙親,此刻在你們的星球上、在星球之內、在真理尋求者的內心、正在誕生的事物的雙

親。第四密度的振動已經淹沒你們的行星有一段時間了,容我們說、你們會稱為好些年,於是這種照亮、為了該星球實體及其人群、就會餵養每個有意識的真理尋求者的靈魂。確實,當這種第四密度的振動開始跟那些有意識並覺察的靈魂互動時,它會餵養該星球自身的靈魂,那些有意識的靈魂察覺到會有一場轉換,同時為了作為實體的自己、也為了作為一個團體的人群,接著為了作為一個實體的星球自身。

因此,有大量具有統合性體驗的事物正在進行中。第四密度的星球實體就是這個嬰兒,身處在心智、身體、靈性的馬廄中,尋求愛與理解的第四密度經驗。這種互動發生在第四密度星球與居住在該星球上的新第四密度人群之間,就好像是雙向的雙親與孩子的互動、容我們說…. 在靈感上是(電氣化)興奮的,於是就有遠遠更多的能量可以為成長、尋求、利用太一造物者的愛與光之體驗所使用。這種成長與尋求是共享的:屬於正在誕生的星球實體,以及將會居住在該第四密度星球上的人群。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Gary:謝謝你們,有的。在一個母親分娩孩子,而且分娩並非平順進行的情況中,該體驗對於這母親可以是極其痛苦的,可能甚至威脅到生命:巨大的壓力、巨大的脅迫。當這個星球的第四密度(實體)分娩不順利時,同時那些具有一種可收割特性的、帶著開放之心的實體是父母,那個情況會轉移到我們身上嗎?也就是說,在那些將新星球分娩出來的實體身上、那情況會創造出一種巨大的張力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新的第四密度星球的分娩及其人群的困難,既不是來自於該行星,也並非來自潛在的第四密度人群,而是來自那些(特定)實體、他們參與了具有這個或那個特性的不和諧與好戰性,參與製造不和諧、疾病、混淆與騷動。在各種各樣的文化之間,在文化(影響)之內的實體,以及家庭中的實體,都會有大量的分裂,有進一步增強這種不和諧關係的可能性,於是一個團體對抗另一個團體、不同派系彼此交戰,這些潛在地能造成各種困難,不只是具有心理的、精神的、肉體的特性,同樣具有產出全球災難的可能性,這些災難早已在你們星球經驗的歷史中、被詳盡地記載下來。因為數千年以來、一直有著許多人努力戰爭、已經把分離的憤怒根植於該星球的地殼之內,所以,在此刻需要用一種可管控的方式來釋放這股憤怒的熱量,於是就有必要讓有限額度的熱能在任何一個時刻被釋放,從而降低全球性滅絕的可能性。

在此刻、你們現存的文化之內、有著各種各樣的分裂,如你們覺察的,其中有大量的困難,於是這個誕生就在一個具有巨大的苦惱與敵意的環境中發生,這苦惱與敵意必須要被那些體驗到這類不和諧的實體、以這種或那種方式處理。

我們希望:通過你們的行家、流浪者,以及那些正在向你們星球送出愛與光的星際邦聯的努力,這些要減少不和諧的努力確實可以這樣做,並且允許這個星球的誕生,在一種較不困難的情況中、跟它的人群一起發生、容我們說。

我的兄弟,有另一個詢問嗎?

Gary:是的,還有一個,然後我就會把麥克風交回給這圈子,看看是否其他人有問題。這是個人的問題,我想要知道,是否它跟第四密度有連結。我在冥想中遇到這個現象。時不時地、沒有規律或理由,我會感覺到能量體擴展了。有一種沉重與稠密的感覺,就像是我正穿著一件巨大的鉛製衣服、貫穿了我的肉體。它僅僅是這種感覺,沒有進一步的意義,或者在它背後的?述,它就是一種稠密能量的感覺、擁有一種沉重的品質,幾乎就好像它擁有一種質量。你們能否談談,我是否正在感測到第四密度的電場,或者,有其他的解釋?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發現,你的體驗有些面向是我們可以講述的,而其他的面向是我們不可以(講述)的。我們會建議,當你處於冥想狀態中,接著體驗到你自己的能量體在一種越來越大的頻率範圍中移動、體驗到擴展性的品質,而那些頻率的範圍超出你自己的通常範圍時,在你的能量體與該星球的振動模式之間會有相互的連接、容我們說,而該星球正在表達其振動模式,以我們先前描述的方式進行、在回答你關於困難收割的問題中、我們描述過的;因為當你在體驗並欣賞你的能量體、允許你擁有的靈性尋求的龐大狀態之際,你也在體驗在每一處都存在的困難振動,這些振動會衝擊到那種合一性體驗、它正在嘗試通過你的冥想狀態、顯化它自己。

我的兄弟,有另一個詢問嗎?

Gary:沒了,感謝你們,Q’uo

Q’uo:我是Q’uo,我們再一次感謝你,我的兄弟。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Fox:我有一個問題、跟剛剛那個主題相關。當我們完全進入第四密度時,我想要知道,我們的靈光將在地球上成為一個靈光嗎?人群,心//靈的靈光?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對於每一個能夠畢業進入愛與理解的第四密度的尋求者,它的體驗的一部分,就是讓靈光、如你所稱的、以一種方式擴展、跟其他具有相同振動層次的實體結合起來,以形成一種靈光外殼、容我們說、屬於你會稱為的該社會記憶複合體。是故,在該社會記憶複合體中的每個實體都會把自己每一次人生的經驗,包括這次的人生,增添到該整體複合體的振動特性之上,於是就有一種振動性的代表、屬於全體尋求太一無限造物者的努力,當它們以一種協調的方式調和之後,就會允許該社會記憶複合體擁有一個、你們會稱之為資訊的數據庫,可以在任何時候、都在你們的社會記憶複合體的體驗中呼叫資訊,在其中、有渴望以特定的方式去服務那些呼喚服務的其他自我,根據社會記憶複合體的構成,是有可能提供這些服務的。

我的姐妹,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Fox:沒了,感謝你們。

Q’uo:我們感謝妳,我的姐妹。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GaryQ’uo,我有一個來自L的詢問,他寫道:「如果一個人正在追尋行家之路,尋求去找到、並且能夠持守內在的一體性,盡可能花費最多時間、處於一種冥想狀態以察覺造物者,這樣是被推薦的嗎?或者,有意識地經常從這種狀態中斷,以便於跟我們周圍一直存在的催化劑共同工作,這是被推薦的嗎,或者道途單純地會呈現其自身,而不需要瞄準兩者之中的任何一個?」[2]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當一個人沿著尋求的道路行進時,經常會發現:冥想狀態不只提供了方向,同樣也提供機會去增強一個人欣賞各種各樣的切面、屬於行走其上的道途。主要是欣賞(自身)與其他實體之間的關係,他們提供了特定種類的催化劑、可以增強該旅程,因為每一種催化劑都可以被尋求者探索,同時是有意識地、在催化劑首先被體驗的時候,接下來是潛意識地(被體驗),或甚至是超意識地、容我們說、在催化劑被帶入冥想狀態之際,以便於利用學習與成長的各種機會、由催化劑所提供。

關於一個人在日常活動中找到催化劑、接著欣賞與利用催化劑(的過程),這是一種顯意識與潛意識或超意識層次的調合。是故,重點是由每一個真理的尋求者判定的:冥想時間對上沉思時間的比例;冥想時間對上一個人在朋友圈中、跟其他實體有意識的互動,兩者的比例、容我們說。所以,關於在任一特定類型的意識中花費時間的比率,不會有一種方程式或明確的描述。它對於每個實體都是獨特的,於是每一個實體就可以利用它的技巧、能夠去欣賞它的命運體驗、容我們說,即它投生前選擇好的樣式,隨著每個真理的尋求者沿著他尋求的道途前進,這種樣式會開始越來越更加清晰地、越來越深入地呈現出來。

我的兄弟,有另一個詢問嗎?

Gary:對此沒有後續問題了。謝謝你們,Q’uo

Q’uo:我是Q’uo。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Fox:今天這裡的團體若沒有另一個的問題,我確實有一個,它來自肯亞奈洛比,名叫A的尋求者。他問了這個問題,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和我們上次集會在談論的內容有關。「我們如何才能超越這幻象的小我認同,尤其是它跟苦惱與恐懼的感覺關聯的時候。」

Q’uo:我是Q’uo,覺察了該詢問,我的姐妹。在這方面,超越是一個樞紐的術語。我們會建議,有意識的自我、也就是你已稱為小我(egoic self)的事物、即是那個體驗到苦惱、或任何催化劑的自我,可以對真理尋求者呈現出來的自我。這個顯意識自我然後必須要尋求來自自我的一個更大部分,即你們稱為的超越性自我的幫助,如果一個人能夠越過在冥想的開始階段、讓它們自己顯現的各種各樣的聲音,就可以在冥想狀態中找到那個自我了。

當一個人能夠找到在其存有中心之內、那個安靜的,靜定的點之際,那個超越性自我,那個一直為每個真理尋求者臨在的見證者,在這個時候、就能夠為尋求者提供一個更加寬廣的視野或者,容我們說,遠景了,所以那似乎在顯意識自我的體驗中產出苦惱的事物,就可以在尋求者的更大目的或觀點的關係中被看見,這樣一個觀點就能夠利用在冥想狀態中變得明顯的靈性原則,並看到在顯意識的狀態中、已經產出的苦惱事物,不過是一個,容我們說,媒介,它打算要把注意力聚焦在體驗的一定特色上,以便於一個特定的課程可以被學會,而那個課程已經在過去,以某種方式提供了一個挑戰。在冥想狀態中,可以看見該挑戰要用一種更加寬闊的觀點來面對,這種觀點會顯現出,當一個人從這更大的觀點來檢查那個產出苦惱的情況,如何可以汲取一種課程,或者得出結論。更大的觀點來自潛意識心智,它清楚覺察各種投生前的選擇,這些投生前的選擇已經以特定的方式被締造與表達,它已經為顯意識自我產出苦惱,並且為靈魂自身產出成長的潛能。

我的姐妹,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Fox:好的,你們已經回答了他的問題的第二部分,但是我還是朗讀它,而非嘗試把它挑出來。他問道:「也請Q’uo討論一下冥想的用途嗎(那就是你們剛剛在做的事了),還有、討論任何身體與呼吸的練習,可能有助於平衡能量體、並且協助這種超越?」

Q’uo:我是Q’uo,覺察了該詢問,我的姐妹。如我們先前說過的,冥想狀態允許意識移動進入一個拓展性的覺知領域,在這個領域中、有機會與資源能夠處理在外部世界中、顯意識心智可能遭遇的任何情況。這些資源被利用的方式,當然,是由那個尋求與冥想[作為一種利用催化劑的手段]的實體的選擇所決定的。

使用呼吸來找到一種更深入的意識層次,經常可以允許以一種更有效用的方式、

利用這些資源,於是以一種有節奏的方式,深深地呼出與吸入,屏息,吸入,屏息一段時間、在冥想者感覺舒適的範圍內,這樣可以允許各種各樣的外部分心物逐漸消散,這些分心物會使得冥想者無法利用深邃心智的資源。

如此,就有可能通過這樣的深呼吸、找到一個更深入的、體驗與資源的層次,好當天處理催化劑的過程中引用。

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Fox:沒了,我非常感謝你們。

Q’uo:我是Q’uo,我們感謝妳,我的姐妹。

此刻、有最後一個詢問嗎?

GaryQ’uo,那些憂傷與深深擔憂的人,他們憂慮我們的各種機構與社會的不和諧與無秩序、也許對文明自身都感到憂慮,你們有任何鼓勵或激勵或啟發的話語要提供給他們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如我們在這次集會開始的時候提及的,加入你們的尋求圈、對於我們一直是個啟發,因為我們知曉你們日常要面對何種的挑戰,同時作為個別的真理尋求者,以及身為團體的一員,嘗試一同工作來在你們周圍的社會中、產出正面的改變。這裡有如此大量的憤怒、如此大量的混淆、如此大量的妒忌、如此大量的報復、如此大量的破壞,以致於對於任何敏感的靈魂都是壓倒性的(負荷),這些靈魂在冥想狀態中、在清醒的狀態中、在睡眠狀態中,尋求去搞懂周圍的世界,一個人無法逃避在你們星球表面上的、大多數實體日復一日地體驗不和諧的互動。每一個實體都是被這樣或那樣的殺戮、憤怒、挑戰、威脅、限制,這個或那、類型的大規模屠殺報告所轟炸,無論它是心智的、肉體的、心理的、或情緒上的轟炸。有著如此大量的異議,那就是在你們的第三密度幻象中、通常事物(運作)的方式。

我們會鼓勵每個想望搞懂這一切的真理尋求者、都往內心觀察,接著看見每個正在呼喊幫助、在憤怒或挫折中呼喊的實體,都是太一造物者,祂已經為自己提供了可以數算的挑戰、以找到一個理由在愛中對全體開放心。在每個實體旅程中的某個點,這樣的時間會來臨,一個人把所有的智力性防禦、智力性的攻擊,以及情緒上的報復都拋下,並在內心說著:「這情況必定要停止。我現在停止我的憤怒、並且在愛中開放我的心。」

那麼,請知曉,當任何靈魂這樣做的時候,隨著你們星球表面上、越來越多的人正在這樣做,在每個實體的內心、這種對於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的尋求與分享、會有一種回聲與共鳴的效果,它會影響在這星球上、每一個其他的尋求者,

在這星球上、每一個敏感的靈魂、對於愛與接納的振動敏感;於是當你在自己的內心找到任何種類的愛,接著在冥想中、在沉思中,在與他人的有意識互動中分享它,愛就將會被在這星球上的每一個其他靈魂感覺到,因為確實,每個實體都是太一無限造物者的一部分,都是締造我們全體的太一的身體中的細胞,當你的愛對任何其他靈魂表達時,在太一造物者的身體中、每一個細胞都會跟這股愛與光共鳴,至少有一個瞬間,憤怒、報復、具有疑慮與混淆的擾亂獲得一種療癒。

你,作為個別的尋求者,當你在自己的內在找到愛並與他人分享時、就可以在這個世界中締造不同,接著當越來越多的實體能夠這樣做之際,越來越多的愛就會被生成,這樣就會有一種動量被累積起來,可以期待的事情是:那種動量,在某個點找到進入這星球上的每一個靈魂的入口門檻,容我們說,於是在某個點,你們的星球就可以,確實,在一個美好的、強健的靈感瞬間協調一致,如那些Ra實體如此良好措辭的一般。

我們鼓勵你們每一個人都保持信心,繼續前進,繼續做你正在做的事,因為你正走在尋求太一造物者的愛與光的道途上,當你尋求它之際,你將會找到它;當你敲門時,門將向你打開。那麼,歡慶吧,你是太一造物者的一個部分,並且知曉,所有其他實體都屬相同的起源,並且將在某個點,再次地,在合一、平安、愛與理解中統一。

在此時,我們將離開這個團體與每一位,一如既往、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各位。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

Adonai vasu borragus

原註

[1] 有時候,Q’uoQ’uo通過其發言的器皿,並不會結束開始句子的那個想法。

[2] 這個來自L的問題、意外地被問了兩次,先前是在2019年五月11日的集會中被問到。

Translated by T.S.

(V) 2019 Review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