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的沉睡

Copyright © 2018 L/L Research

週六冥想

2018年二月3

團體問題:對於在第三密度中、那些靈性上沉睡的實體,Ra描述它們的指導即是提供被打算用於睡眠的安慰物。[1]雖然並不嘗試去單純地模仿Ra的例子,這看起來就好像是一種在第三密度中、一般合適的服務他人態度。然而,我們現在發現我們自己在地球上處於這樣一種情況中,那些沉睡的人在其中能夠對這星球造成巨大的傷害,潛在地導引我們全都向下到達一條毀滅的途徑。Q’uo能否提供一些建議:和那些似乎處於如此毀滅性的沉睡中的實體、建立關係,並且服務他們?

Jim傳訊)

我是Q’uo,此刻與這個器皿在一起。我們在愛與光中向你們各位致意。我們在愛與光中向你們各位致意。在這個下午被呼喚到你們的團體,一如既往,這是我們巨大的榮耀,因為當我們來到你們的團體的時候,我們知道將會發現那些真誠的真理尋求者,它們已經在心智、身體、靈性中開放它們自己,以在服務他人的道路上被派上用場。你們今天詢問的問題肯定是那類型的詢問。在我們開始講述它之前,我們會,一如既往,請求你們的一個恩惠,那就是請如你們諺語形容的,容我們說,斟酌謹慎地檢視我們提供給你們的話語,拿走那些對你們有意義的話語,將任何沒有意義的部分都丟棄掉。在你們自己尋求的道路上、我們並不想望提供任何類型的阻礙與彎路。我們是作為那些兄弟姐妹、和你們在相同的道路上行旅。在我們被授予了那種恩惠的情況下,我們就在談及你們的詢問方面感到自由了。

因為你們全都是有意識的真理尋求者,並且對在你們的星球的各種各樣的哲學以及各種各樣的文化擁有相對清晰的觀念,你們是清楚地知曉,你們的星球的人群是散亂的、遍佈於整個較低的能量中心群,並且在開始去感覺到成為一個統合的、能夠將它們自己呈現第四密度的畢業人群的可能性方面,已經遇到一種巨大的困難,第四密度目前正出現在你們的星球上,因為在你們的星球上、在很多個千年中,如你們對時間的衡量一樣,已經有大量的不協調。這種不協調已是源自於一種對實相特性的基本誤解。

在第三密度的體驗的開始,實體會在認出所有造物的合一方面遇到某種困難,這並不令人吃驚,然而,這種困難已經在貫穿整個第三密度的體驗後繼續存在,並且已經使得思量這事幾乎是不可能的:作為一個行星地球的人群、掌握羅盤的指針並、接著把它指向一個方向。

因此,當你們穿越日常的活動時,如果你們利用你們各種新聞源頭的分享,你們清楚地覺察到:你們星球上的不和諧幾乎不曾抵達現在的破裂程度、正在被各種各樣的團體、文化、黨派、以及個體所表達,因為有些個體的利益涉入的事物跟你們會稱為「尋求真理」的靈性道理沒什麼關係。經常被尋求的東西更多屬於世俗的題材,以及你們第三密度幻象的獎賞。而這個幻象有一個目的,就是最終提供一條途徑:讓每個在你們星球上的實體、藉由能夠從這世界的小飾品轉到內在的尋求—— 尋求結合所有人群的、太一造物者之愛與光。

然而,如你們清楚知曉的一樣,各種各樣的派系為了這眾所周知的大餅、要爭奪越來越大的部分。這不僅僅導向、助長無能力掌握統合(靈性)原則的程度,無能力在無條件愛中開放心(),而無條件的愛對於畢業進入第四密度是必須的,這就強化了較低能量中心朝向與他人,團體、文化的分離傾向,這樣就會有一種持續不斷促進(人們)拒絕任何調解的可能性。因此,不僅僅你們的人群會遭受到它們自己的心智、情緒和靈性的能力上的破裂,這些不和諧的振動也會在這樣一個程度上被滲出,以致於你們星球自身開始將它們吸收進入星球的地殼中,這樣在各種各樣的時間和位置上、就會有地殼的破裂,作為一種你們星球的一種手段:嘗試去將屬於第四密度的宇宙的流入、好跟它自己的第四密度核心振動協調一致。

在此刻,我們將這個通訊轉移給Steve實體。我們是Q’uo

Steve傳訊)

我是Q’uo,我們與這個器皿在一起。我們會繼續思考:關於你們的星球在此刻,正在滲透出來的、被破壞的氛圍,我們會邀請你們考慮,你們以及所有同行的心//靈的尋求者,在此刻都正在汲取這些煙霧。你們正沐浴在這個氛圍之中。現在,如果你們是屬於一個環境的,在關於你們自己的情況的方面,你們能夠開始認出包圍著你們的、各種各樣的催化劑絞線、將正面的與負面的絞線分清楚,將個人的絞線與比較非個人的絞線分清楚;你們就可以有一個更好的機會在,容我們說,圍繞著你們的沼澤中找到你們的道路。

然而,返回沉睡的比喻,我們會建議:那些處於該情況的人找到我們談及的這些能量,這些破壞的能量,這些錯位、不和諧、分離的能量,並且能夠讓它們自己巧妙滲入意識的內在結構,到了這個地步:它們幾乎成為日常生活的十足材料。

所以,你的詢問會發現它自己處於一種窘境之中,我的朋友們,我們必得說,我們跟你們共享了那種窘境,因為我們確實間接地,肯定地,分擔了這個星球的能量,在它尋求去讓自己(重新)出生進入一個更高的顯化物[屬於它自己]之際。

接著,我們會請求你們開始思索什麼是沉睡,因為確實在一些環境中、沉睡似乎是一種多少有些無害的活動。它會建議,一個人也許並未充分地在一個積極的層次上、參與在投生體驗中可用的完整光譜,因此時間可以在一種相對極樂的狀態中流逝,而大部分不會被那些把人從嗜睡症中拉出來的催化劑類型所打擾。正是這種沉睡、Ra在它的演化進程、特定的()點上、在它特定的成員當中所體驗的。現在,我們會請你們進一步考慮沉睡的特性,在我們繼續思考:和你們感到擔憂的那些種類的負面性打交道、這意味著什麼。

我的朋友們,沒有一直完美的沉睡。沉睡時偶爾會做夢,而做夢就會參與接收靈感與直覺性輸入的要素,它們打算要撥動你去進一步尋求,有時候,一個人[//靈複合體]已經良好進行的沉睡,如果那個人遭受了嚴苛的催化劑,或者該催化劑已經把該尋求者從它的中心扔出去;都會影響(沉睡)

沉睡是被很好地進行了的嗎?因為沉睡提供機會去重新發現那個中心,當機會在時間的充分性之中、變得可用時恢復能量,以供進一步的活動使用。但是,如我們說的,在這個沉睡的過程中,有一種持續的催化劑流入,就催化劑不會將它自己強加在沉睡者身上的意義上,催化劑是溫和的,毋寧說,它溫和地起作用,以用一種建議可能性的方式來刺激那個羽毛未豐的自我。當該星球的環境是大部分和諧的,或者至少開始顯著地傾向於那個方向時,沉睡的自我將能夠用這樣一種方式依賴於那些從星球中心散發出來的能量,在這種方式中,用一種個體的方式被提供的催化劑將會擁有潛在的、具協調性的音調或,容我們說,主旨,這會在沉睡開始從一個人的眼前消散的時候、起到一種秘密推動器的作用、前往一個人可以採行的方向。

然而,在這巨大的宇宙中、具有許多形形色色的體驗,同時在個人的層次上與星球的層次上,會有其他的環境會在取向上是跟協調一致的體驗相當不同的,這種協調一致的體驗已經是我們的好運了,如我們已經常想到的一樣,但當我們在經歷過自己的發展過程之後回顧它、它也許並不是如此的好運。一種過度的和諧能導致某種類型的、能量不足,一個人可以說:一種張力的缺少,因為張力能夠被視為:對於更進一步發展的創造性源泉。所以,我們已經發現,相當頻繁發生的情況是:已經用一種更為協調的方式演化的社會記憶複合體、在它們的發展中的一個更遠的點上才發現,它們需要返回並用各種各樣你們可能認為涉及不和諧的方式、來使它們自己恢復生氣。

現在,一般的情況是:就更高密度體驗的立場上、這些不和諧僅僅能夠以替代性的方式被體驗到,我們會告訴你們,我們觀察你們的星球上正在發生的各種不協調,確實發現有特定的刺激物,如果你們願意這樣說,給我們反思,讓我們沉思,並且刺激我們內在的靈性工作,那刺激物允許我們在讚美造物者中成為更加生動的,如果我們可以那樣描述它的話。還有其他的實體,如我們說的,作為觀察者與幫助者,以一種非常類似的方式、並且為了類似的原因,在你們的星球表面上,並在其大氣層之內發揮作用。

所以,如果我們進一步地說,在一個不和諧的星球體驗中,你們的沉睡可能偶爾被激怒成為了噩夢,我們會趕緊補充,是有那種能量,也有造物者的愛,甚至會使得噩夢的體驗成為有生氣的。

所以,我們接下來就來到該問題上,一個以愛之名尋求的實體,一個以服務他人之名尋求,在一種謙遜的狀態中、作為對尋求的內在最深處的呼喚而尋求的實體,當他遭遇到那些實體:看起來在其行為舉止中是如此愚昧,以致於黑暗被構建在黑暗上,苦悶被構建在苦悶上,仇恨將它自己構建在仇恨上;它可以做什麼事情呢?當正面的尋求者面對著這種(負面)表達的時候,它要做什麼事情呢?我的朋友們,答案並不容易被找到,我們不會假裝能夠給予你們一種清晰的方向感:能夠讓你順利通過每一個陰暗的山谷。

然而,我們會請求你們記住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們必須帶來的簡單訊息:萬事萬物是一體的。所以,當你們從一個非常實際的觀點來沉思那個簡單的真理之際,就會得出結論:你就是那個行為舉止正在給予你困難的實體。你們不是兩個實體,而是和那個惡棍一體。你們不是兩個人,而是和那個罪犯一體;你們不是兩個實體,而是和對方一體、而他不只想望沉睡,還要在那沉睡中、伸出手去造成傷害。

在宇宙造物中,很可能沒有(比這)更困難的問題了,因為我們能夠說,在某種意義上,我們將會說,就你們能夠吸收的程度上、吸收你們一個同伴公民所提供給你的敵意,那都是好的,也就是說,事實上:這即是流浪者此刻投生在這個星球上的原因之一。它不單純是一個讓你的光閃耀的問題,這是你可以做的事;它不單純是一個跟他人分享你要去發現的智慧,但是,在一個更為內在的層次上,重點是吸收那提供給你的負面催化劑,並將那種負面性的能量轉變成為單純的,沒有前提的愛。我們可以說,那肯定是真實的,但是,如我們也必須要補充的,它並不總是於你是有可能的,因為可能出現一些場合,在其中、已經被呈現給你的負面催化劑是如此勢不可擋,以致於它會超出你將它質變為愛的能力,對於你會有巨大的危險,萬一你允許它進入,它會擁有一種傾向去扭曲你的發展,這樣,你、你自己、就會戲劇性地從你的中心被拋出去了。

因此,當你恆常地度量自己的能力、尋求學會什麼機會在其精要的可能性中是富成效的,一點點的判斷是必備的。有些時候,沒有前進的途徑,而只有後退,並允許那些實體[其沉睡遭遇煩惱而轉為噩夢]不受打擾地將它們的戲劇表演出來。

現在,甚至在這些環境中、都有些事情是你能夠做以協助該星球的,我們會認為那就是已經被良好完成的工作。你們在那個時候能夠做的事情,就是進入一種冥想的狀態中,處於你能夠用一種穩定方式保持的、盡可能平衡的配置中,並邀請一點點你們星球散發的混亂能量感進入,一開始、一點點地去掉就會是足夠的。你可能會發現,隨著你對於協助這個星球的方式變得更有經驗,你們就能夠吸收多一點點,多一點點,多一點點這種你們星球正在滲出的負面性,或不和諧的、或混亂的能量,並動工以療癒它,單純地藉由在你的心中握住它,允許你的心輪的摯愛感覺滲入全球混亂的碎片,並用那種你從造物者產出的愛來灌注它,造物者能夠發現它遇到造物者,並能夠藉由讓你自己保持在一種絕對的、清澈的、謙遜的方式來返回那種已經破裂的整體性,這種整體性是可以一點點被攪亂的生命能量所使用。我的朋友,你們正在以一種比你們能夠想像的、遠遠更有用處的方式來服務。

現在,你們冥想結束的時刻將會出現,你們現在將這些療癒的能量釋放、進入大氣層中,接著出發、逍遙地進入這個世界中。在那裡,你們將會遇到其他自我並與他們互動,我們會建議你們,這個你們剛剛已經進行的練習[實際上、它比一個簡單的練習要遠遠更大] 能夠給予你們在於其他自我建立關聯的過程中一種類型的力量與穩定性,因為他們,也許,將會發現需要把屬於他們自己的、那些不和諧催化劑給你們。

我們會告誡你們,你們在這個過程中變得越有經驗,在吸收負面能量並將其轉換成為正面能量的過程中、已經變得更加熟練,你們就將會變得更為閃耀,你們就將會開始真正吸收所有類型的能量,但是我們會值得注意地談及這種負面性或破壞性類型的能量,因為實際上,這種破壞性的能量真正是需要療癒的,儘管它並不知道那就是它真正想要的事物,因此,它將會無意識地被吸引到你們身上,我們發現,你越發有能力去承擔,它就會更多地被提供給你們來承擔,能夠積累到抵達你們限度的位置。你們會吃下太多那些正在哭喊著要被療癒的能量,超出了你的能力上限:將它們全部吸收並在內部對它們工作以取得一種平衡狀態。我的朋友,這就是一個信號了,對你們來說,一次良好睡眠即將到來,我們忠告你去知曉,你無法,憑藉你自己,療癒所有此刻在這個星球上、大量存在的迷失能量,這是個好的忠告。你無法做到那一點,你的團體無法做到那一點,我們RaLatwiiHatonn都無法做到這點。無論如何,我們可以盡我們所能,接下來,對於剩下的部分,重點就是謙遜地轉向造物者,接著在沉思中問,我們要學會什麼:我們無法做到甚麼,那似乎是不可彌補的負面性、悲傷的事物,一種在宇宙造物自身之中的不幸遭遇。

我們活在該希望中,活在這樣一種確信中:在宇宙造物中、每一個表面的不幸遭遇都僅僅是造物者認識造物者的機會的原材料。在那個希望中,我們找到營養品,在那個希望中,我們找到勇氣。就是在那種希望中,我們可以在睡眠中後退、好使自己恢復活力。我們找到巨大的氣力、巨大的安慰、巨大的愛,帶著那個想法,那愛單純地就是我們能夠為一個實體能問的、最困難的問題所提供的最佳回答了。

我們會在此刻結束我們與這個器皿的通訊,接著把該通訊還給名為Jim的實體。我是Q’uo

(Jim傳訊)

我是Q’uo,再一次和這個器皿同在。在此時、我們會問,是否可能有任何較為簡短的詢問是我們可以談論的。

FoxQ’uo,我很感激對於Ra一的法則中陳述內容之澄清,即服務僅僅在它被請求的程度上才是可能的。如果我們使用相同的方式、如同星際邦聯用來確定一個對服務的請求的做法,好比我們自己對一種未被講述的需要、憂傷、或痛苦的察覺,以及我們在其中能夠有所協助的位置,這對於我們是許可的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這確實是一個其中有,容我們說,意見空間的區域。這裡有混淆法則,也被認識為自由意志的法則,服務於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星際邦聯在對你們幻象中的實體們發言之際、在任何服務他人的嘗試中,該法則都是具有最大重要性的事物。有些時候我們已經接近了那個邊界,同樣有些時候,在我們察覺到有一種需要或呼喚我們的服務的時候,我們也許在服務他人的嘗試中、稍稍跨越了那個邊界。舉個例子,Ra群體時常會提供對該器皿的照料建議,那原本已能被感覺為對自由意志的侵犯,但是,Ra知道這個特定器皿或實體無論如何都會在它的服務中繼續、於是給予該建議,於是,做出一個決定以幫助這個實體帶著也許多一點點舒適去繼續(服務)

當你們、第三密度中的真理尋求者、環視四周來評估你們的服務被給予他人的可能需要時,你會發現你自己處於一種多少有些不同的情況中,因為你可以對另一個實體發言、感覺到他需要去聽到你所要說的事情,那個實體可能會輕易地接受、忽略、或拒絕你要說的事情,因為你和他們是一樣的:你不是來自,容我們說,這個幻象的一個外部領域,而是來自這個幻象,因此,你們在能夠評估服務的需要、以及能夠提供那種服務的方面、擁有更多的自由。

我的姐妹,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Fox:我猜想我理解到:我們有時候能夠為自己判斷某人的需要,在他們沒有實際對我們的服務發出請求的時候,接著服務他們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的第一部分。當你說出第二部分的時候,這個器皿正在準備回答那個部分。你可願重複第二部分嗎?

Fox:我猜想我只想要澄清:我們察覺到一種需要、並為那種需要提供服務,即使該請求尚未用言語的方式對我們說出來,這是可允許的?

Q’uo:我是Q’uo,這是正確的,我的姐妹,因為妳在觀看任何其他第三密度實體的方面[他們可能在你的體驗所及範圍或領域中]、並未攜帶有特殊的重量。你的建議可能會落到聾子的耳朵上,可能落到並不在意去聆聽你所說的事情的耳朵上,並且將不會於轉身離你而去之際遇到困難。我的姐妹,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

Fox:我們有時會因為另一個自我的想法或對我們尚未覺察的事物的祈禱、而得到啟發去服務,那也構成了一種請求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有很多、很多的服務特色或面向、同時對於尋求服務的實體以及可能需要服務的實體都是未知的。你們很多實體,容我們說,是在它們自己的團體中、和其他人協調一致,無論那個團體是家庭、工作、學校,還是無論什麼可以將你們吸引到一起的情況,這樣就有機會與能力去感知到那些未言說的需要了。時常,這會在兩個分享了你們稱為對相互彼此的愛或關注的情緒的實體之間發生。然而,我們感知到,對於大多數的情況,你們在請求的信息是:關於那些可能不以這樣親密的方式和你們來往的實體。

當你觀察那些著手進行日常活動的實體,你可能會看見似乎相當危險的的行為舉止,不負責任地、或有意識地傷害另一個人的行為。這些實體並未請求你們的幫助,而去提供你的建議,不過,這能夠很好地成為在你這邊的一種服務:如果被打算好的事就是去進行服務的話。在這個情況中以及在所有服務的情況中,意圖是決定性的因素。

去進行服務的渴望,在你們的幻象中,使得你們的活動真正成為一種服務。如果實體渴望服務並有意識地請求它了,這是很好的且有幫助的,因為這類型的接受性就是歡迎自我外部的幫助事物,在我們星際邦聯從一個在你們幻象外部的領域中來運作的過程中,就是這類型的接受性是我們尋求服務的時候所尋求的事物了。然而,在你們嘗試去服務的過程中,你們會尋求去服務的對象並不總是以這種接受性的配置祝福你。

我的姐妹,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

Fox:是的,最後一個部分。有時候我感覺到我是不夠格的,我並不擁有資源,或者一個被請求的服務、對於那個請求我的幫助的人不會有幫助。如果我們在這些情況中、拒絕了一個服務的請求,我們是否犯了一個錯誤?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姐妹。你自己對於你去服務的能力的評估、在一個你想望在其中服務的情況中是不相關的,因為在你們的幻象中,沒有任何實體擁有能力去理解是否已經提供服務了。理解不屬於你們的幻象。意圖才是重要的事物。你們不知道、藉由簡單地想望去服務、提供你所必得提供的服務、如何可以影響另一個人,儘管那個服務在你自己的評估中、可能看起來是微薄的。

我的姐妹,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

Fox:所以,雖然,因為你並不擁有資源或感到無法幫助,或者感覺到被請求的幫助會對那個人是有傷害,從而拒絕幫助,如果你確實擁有一種意願對那個人有所服務,那是OK的。我沒有很好地講述。我是否理解了你們剛才說的事情?

Q’uo:我是Q’uo。相信你掌握了我們的回應的基本要旨了。我們願補充:如果你因為感覺到不夠格提供這種服務、而拒絕服務另一個人,你就是在以一種將會阻塞自己的能量中心的方式、來評判你自己,並可能讓另一個實體無法接收到某個能夠對它有幫助的事物,因為你並不真的知曉,什麼事情將會真正幫助另一個人。你無法知道那點,你只能夠渴望去幫助、並且打算要幫助。

我的姐妹,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

Fox:沒有了,那內容是有幫助的。感謝你們,非常感謝你們。

Q’uo:我是Q’uo。我們感謝妳,我的姐妹。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Fox:我有再多一個簡短的問題,你們有一個問題嗎?

Gary:如果我有點空間,我確實有一個問題。Q’uo,這個圈子的一個朋友,我會稱為J,正在體驗到一種恆常的、非自願的超心靈信息流入。因為某種原因,這正在損傷他的身體與心靈。他說對於靈性的幫助沒興趣,或者任何在自己外部的幫助都不感興趣,目前想要結束他的人生。除了祈禱以及在冥想握住他之外,有任何潛在有幫助、而且不會侵犯他的自由意志的事、能夠由其他人提供給他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對於任何體驗這個情況的實體、都是極其困難的情況,因為似乎正在接收的東西對於一個人的存有造成傷害、其程度到了渴望結束此生並結束對(肉體)載具的損傷。我們只能夠對這樣的實體建議:確實在任何投生體驗中、都是沒有錯誤的。如果你擁有渴望去從你體驗到的事情成長,並藉由你體驗成長的果實來服務他人,任何情況都可以提供給你這個機會。

再次地,我們重複:這不是理解的密度。大量的事情必須憑藉信心來承擔:有信心在你的投生中發生的事情、即是在那個時刻對於你是合適的。所有的事情都將會在某個點結束,接下來,也許將會有一種對於原因的模糊感覺,拼圖將會看起來是更可以理解的。如果一個人能夠維持意志以堅持不懈,在有意識的意義上、極化的能力就會大大地被增強。很多實體已經為自己規劃好了那些會將該生命推動到其能力邊界的情況,以特定的方式、在一定的情況中發揮作用,因為他們想望以那種方式成長。這經常包括了一種創傷性的體驗。

我的朋友,在你們的幻象中、在學習之道中發生的大量事物都是將創傷、困難、誤解作為其基礎的。這些就提供了探索自我更深入的部分的品質了,如果能夠對於這些困難有個解決方案,相比如果體驗是以一種較不創傷的特性能夠發生的成長,(前者)成長是呈指數等級擴大的。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是快樂的、統合的、愉快且易於感知,這會像是在偉大的遺忘罩紗被設置[在顯意識心智與潛意識心智之間]之前的情況。進展會是相當緩慢的。然而,藉由這種遺忘的罩紗[帶來了真實的遺忘:忘記造物全部的一體性、以及形成了那個造物的每一部分的愛與光],也會出現這能力:遠遠更快速地學習她渴望去學習的事物。

我們推薦每個實體:將那些創傷的、困難的、混淆的、心碎的、憂傷的,失去的時刻視為提供了學習機會的幻象。所有你們幻象的顯化都擁有該目的與功能:

幫助每個實體從外形與陰影轉向太一

我的兄弟,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

Gary:感謝你們的流暢言語,Q’uo,有一個小小的後續問題。該問題是:他的伴侶要如何處理這痛苦的知識:她自己的想法、渴望、生命旅程全都被這個男人在心靈上感知到,並且造成他深入的憂傷與失望。有沒有任何事情、你們可以提供給他的伴侶?

Q’uo:我是Q’uo,覺察了該詢問,我的兄弟。我們發現在回應這個伴侶的體驗當中、會有大量重複的內容,因為,在這兩個實體之間、會有你們可能稱之為一種合同或投生前的選擇的事物,它擁有巨大的困難、壓力、不和諧的特色,它們是為了在雙方的核心存有之中、產出一種氣力與耐力、而被構建於其中。這是一個極其反常且不常見的情況,因為這兩個實體正在展現、在你們第三密度的大多數人群當中、並不常見的品質。因此,有個可能性:過多的重點可能會被放在體驗心靈的特性。如果雙方都能夠,容我們說,從那個情況後退並嘗試去掌握一種總體概觀:在關於為什麼這個情況會如其所是地被感覺到、在這方面嘗試以雙眼去尋求理由與可能性;這會是很好的。如果這種遠景能夠被取得,就可能會有更多信息、具有一種和諧的特性、能夠開始同時讓雙方將拼圖(謎題)的碎片組合起來。

每個實體都包含有掌握那個總體圖像所需的事物,於是任何一個實體都不會在,容我們說,森林中迷失了,卻是能夠從超越數目繁多的山谷移動到山頂,並回顧那一直是困難體驗的事物了。

在此刻有一個最後的詢問嗎?

Gary:我這裡沒有,謝謝你們,Q’uo

Fox:我要保留我的問題。

GaryQ’uo,一個簡短的問題。通過與地球建立連接、而讓自己接地的價值是什麼呢?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你談及的接地,我們感知是類似於將雙腳扎根到土壤之中、好接收你們地球母親的振動,該振動的意義是轉換進入愛與理解的第四密度的過程。用比喻性與形而上學的方式,如果你能夠以這樣一種方式:扎根的雙腳甚至延伸到地球的核心,接著對著在那裡被感知到的振動開放心、意、靈,你有可能,在你去幫助星球自身的渴望中,向著你的地球母親送出你由衷的愛與關切,因為她一直都對於這樣充滿愛的發送是很接納的,並且會富有生命力地回應、因她有能力去接收並增強這些充滿愛的振動。

這是一種方法:藉此、療癒你們的地球母親是有可能的,對於以無論什麼方式、只要對他們有意義、來觀想的實體,把你們的星球包裹在愛的振動之內。這就是在你們的存有之中被創造的事物:藉由你的渴望被你們的地球母親接收到,作為它自己的核心存有的一個自然機能。是故,這樣的接地能夠同時對於你、和地球母親、及其人群都是有益的;而她的人群大部分並未察覺到她的需要、或者去滿足她的需要的能力。

在此時,為了你們邀請我們出席你們的尋求圈、我們要感謝各位。我的朋友,我們對於和你們在一起感到如此的榮耀。你們相互彼此分享的愛對於我們是明顯的。從你們的核心存有中散發出來的光正是一樣明顯的,因為它照耀到高天。對於很多人、它起到一個燈塔的作用。我們是你們知曉為Q’uo的群體。我們現在離開你們,我的朋友們,在愛與光中、如我們發現你們的時候一樣。

Adonaivasu barragus

原註

[1] 發問者:就在收割之前,Ra(群體)中可收割的實體對於那些明顯無法收割的實體有怎樣的態度?

Ra:我是Ra。我們當中那些擁有極性禮物的實體對於那些似乎居住在黑暗中的實體有著深刻的憐憫。這個描述是最為貼切的、因為就物理的意義而言、我們的星球是顆明亮到刺眼的行星。我們曾盡一切努力、帶著不管什麼、似乎會被需要的東西、伸出援手。無論如何,那些在正面途徑上的實體們擁有夥伴的安慰,我們Ra(群體)透過與其他自我的關係,花費我們大量的注意力,提高獲致靈性或形而上的行家資格的可能性、或在靛藍色光芒中工作。結果是,對於那些在黑暗中實體的憐憫,被鑑賞光所平衡。《一法89.29

發問者:在這個鏈結點,Ra現在對於那些同樣無法收割的實體的態度,與(Ra)第三密度的收割期相較,會不會有不同?

Ra:我是Ra。沒有實質上(的不同)。對於那些想要睡眠的實體、我們只能提供為睡眠設計的安慰。只有在被要求的時候、才有可能服務。我們準備好以不管什麼、能做到的方式去服務。就與第三密度中的其他自我應對方面、這似乎仍是一個滿意的方式。我們的感覺是成為一個人嘗試去服務的各個實體可以簡化這個領會:什麼服務是必須的或可能的。《一法89.30

Translated by T.S.

(V) 2018 Review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