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待地球與其他自我

Copyright © 2018 L/L Research

週六冥想

2018年一月20

團體問題:從愛與接納到控制與操縱,有一個對於催化劑的回應的光譜。我們與行星的關係是怎樣的呢?當前、我們的全球文化位於那個光譜的什麼位置上?對於我們行星的具有愛與接納的關係、看起來像是什麼樣子,我們如何可以更有成效地顯化那種關係呢?

 (Jim傳訊)

我是Q’uo,和這個器皿在一起。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各位致意,我們全都是祂的一部分。在這個下午被呼喚到你們的團體,這是一種巨大的快樂與榮幸。我們環顧四周並看到了屬於真正的靈性尋求者的面孔,心、腦、身體,這些靈性的尋求者在沒有狡猾與偽裝的情況下、前來尋求對於每一個人是真實的事物,尋求居住在每一個人內在的、太一造物者的創造的合一哲學的一部分。在這個下午、對於如何對待你們的地球母親,你們正在如何對待她,這種對待方式的原因以及理由的主題上、我們非常高興地要對你們發言,但是首先我們必須要請求一個恩惠。我們會請求你們每一個人都拿走無論什麼、我們要說的話語中、有幫助的部分,並如你們所願地、在你們尋求和服務的旅程中使用它們。對於我們說的話語中、那些在此刻對於你們沒有意義的部分,請毫不猶豫地丟棄它們,因為我們不願意在你們的道路上放置一塊絆腳石。我們,如同你們一樣,是真理的尋求者,我們在探索太一造物者的宇宙的無限性,並在這個造物的每一個部分中、找到了造物者的一個映射的過程中、得到巨大的喜悅——確實,當我們尋求去揭露內在的造物者並和所有人分享這個造物者的時候,我們在我們自己內在之中找到了越來越多的一個屬於造物者的部分。因此,在這個下午、我們作為你們的兄弟姐妹而發言,我們已經在你們行旅的道路上、已經比你們走得更遠一點了,在你們的旅程中幫助你們,就是讓我們的旅程更進一步的途徑,因為在真理中、我們全是

在你們的星球上的每個實體,七十億或更多的靈魂中、每一位都有一個靈性的旅程,這條旅程在時間中的這個點、可能有或沒有被任何實體發現。很多的實體在有意識地了解自己確實擁有靈性的旅程之後、找到巨大的安慰。為了要跟隨任何特定的靈性道路,有大量的工作是必須的,這條靈性的道路會尋求向那些有志者揭露那些每一個人之所是的、存在的神秘,每個人都擁有的目的,每個人都行旅的方向,以及在這個無盡的旅程上、和協調一致地移動的夥伴與朋友們、共同尋求太一無限造物者、祂在每個實體與每個體驗之中。

有些實體尚未發現他們擁有一條可用的靈性道路,這條道路藉由它們自己在這次投生之前的選擇、就可以為它們所用,在這個星球上、這些實體遇到困難,對朋友,家人,陌生人、周圍的大量實體難以映射太一造物者的任何部分。每個人都是打算要成為其他人的一面鏡子,但是當鏡子並未映射出,或者沒有被看到映射出任何對於那些觀察者是可理解的形象之際,接下來,困難就會升起了,就會有清晰且有幫助的方式、來反映內在的太一造物者任何部分的,容我們說,潛在的阻塞。

因此,今天下午、你們在問題中已經描述了兩條途徑:向所有人、給予並揭露造物者之愛與光的道路;以及控制並拒絕成為萬物一體性的一部分。就是在你們的星球表面上、行動發生於其中的,容我們說,邊界了。不幸的是,在這兩個邊界之間會有大量的混淆,因此,你們的星球的大多數人、無法領會兩個選擇中的任一個,並且會以大部分不和諧的方式與途徑、在兩個選擇之間來回移動,以致於、就會有阻塞存在於智能能量或普拉納中、那是造物者本來每天要給每個人的禮物,接著這些阻塞會反映在每個人對其他人的行為舉止中,也反映在每個人對地球的行為舉止中。

在此刻,我們會將這個接觸轉移到名為Steve的實體。我們是Q’uo

Steve傳訊)

我是Q’uo,我和這個器皿在一起。我們繼續這個阻塞的角色的問題、在內在的構成方面、阻塞了那些我們會說從下方為你們賦予活力的能量,因為就是這些通過紅色光芒中心、進入你們脈輪的能量、用這樣一種對於你們作為一個整體的星球的體驗是典型的方式鼓舞了你們,在這方面、我們會說,你們與所有其他在此刻共同構成你們星球的體驗的實體、分享了一個共同被賦予力量的源頭的位置。現在,這種能量,如你們覺察的,可以通過你們的脈輪系統向上移動,並隨著它的移動享受一個轉變的過程。它在你們的脈輪系統中抵達的位置越高,它的表達就可以越發富於表現力,在你們希望提供給地球,提供給那些居住其上的人的幫助上、起到一個基礎作用,它就可以成為,我們可以說,更有成效的。最好去考慮這顆星球遠比一塊在無限空間中漂流的大石頭更多。它是一個活生生的東西,它由很多其他的活物所構成,這些活物是在和諧中振動著,在某種程度上,我們會說,這些活物在此刻也是不和諧的。因此,如果你理解你自己是一個被浸泡在這個巨大的、兼具和諧與不和諧的振動系統中的存有,你就能夠看到你已經擁有一個空間,它被深深地根植於一個遠遠超出你之外的體驗當中。

所以,關於你如何可以服務一個整體的星球,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體,就它抵達了你自己去體驗和表達的能力、最為內在的層次的意義上,這問題也是非常、非常深入的問題。現在,你發現於內在振動的能量是那些易於受到很多種不同類型的表達所影響的能量,貫穿你發展的整個進程,你已經在確定什麼表達的形式是有用處的,什麼表達的形式會導向一定的結果,以及哪些表達的形式能夠導向困難的方面學會了行使判斷。

因此,你發現它落入了你的責任範圍內、在關於這些能量可以如何被表達的方面、要做出分辨。這超出了一種簡單的識別範圍,這種識別即有時候,你在自己的系統中是足夠和諧的,有時候,在你自己的系統中,你會發現自己處於一種不和諧的狀態中,因為你很有可能在自己的內在是莊嚴協調一致的,但你察覺到對那種和諧的特定表達形式、在特定的情況下不會進展順利,因此,你已經學會,什麼時候去說話是合適的,什麼時候去歌唱,舞蹈,以無數種、會影響其他自我的方式去行動是合適的,同時知曉,其他自我,同樣擁有非常複雜且微妙的、它們正與之打交道的過程,你並不想望成為周圍那些人的絆腳石,你同樣也不想望讓它們成為你的一塊絆腳石。

所以,在你和朋友們的關係方面、和一個整體社會的關係的方面,在你和地球自身的關係方面,去形成一個意圖,這是好的,但是你認識到,大量的分辨力是必定需要的、為了要讓你感覺到的幫助性能被引入到行動中,且那個行動擁有一種可能性或有可能以某種方式來服務、使得他人同樣能夠發現有幫助。現在,當你們經歷了你們的生活之後,你們已經一次又一次地通過困難與容易的催化劑、學會一定的模式會對你很有用處,其他的模式卻傾向於不起作用,作為一條經驗法則,你非常有可能已經產生出了判斷,這些判斷對於你的人格已經成為有結構的。你已經學會去仰賴這些判斷、屬於你的人格結構,在一般的意義上,我們會說,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因為你無法完全靠實力在時間中、在每個單一的瞬間處理所有可以為你所取得的催化劑。你需要能夠通過一定的模式來認出催化劑,這些模式會使得你對催化劑的回應更有成效,並且在你預測回應的可能效果的時候、使得它是更為成功的。所以,我們不會說,你已經形成的判斷應該被恰當地放在一邊,這些判斷已經結晶化、形成你的人格的那些部分,形成你的行為舉止的模式的那些部分。

在說了那點之後,我們現在也要說件其他的事情。那就是能夠發生,實際上,確實非常經常發生的事情是:這些你已經形成的判斷並不會非常好地適合你可能當前正在遭遇到的情況。因此,去認識到,你的人格是一個你透過它工作的器具,這對於你也是有幫助的,儘管它不僅僅是有用處,對於能夠用一種寬闊的方式來參與你遭遇到的體驗,它實際上同樣是相當必須的。去知曉你的人格能夠時不時地被允許去縮窄,這也是很好的。它能夠時不時地被允許改變,你越發有能力去將你的人格視為是某種並不是完全與你真正之所是協調一致的事物,在一個深入的層次上,你將能夠允許那個人格在任何可調整的地方做調整,或甚至時不時地被放在一旁,在一個場合看似乎需要那種將它放在一旁的時候。

現在,在時間中的任何單一點上提醒你自己,你正在將自己的個人偏好放在一旁,這並不是完全可靠的,因為人格的根部會是非常深入的,確實,人格是相當有能力用這樣一種方式安排它的傾向與評判的,容我們說,這種方式會將你正在著手進行的事情用一種扭曲的方式、實際上是對你自己的動機用一種扭曲的方式、返還給你自己。因此,一個人持續不斷地、必須要察覺到不僅僅你已經做出的評判的分析性含義,不僅僅是對你對行動的特定提議在一個結果的方面可能產出的事物之最佳評估,同樣也必須要察覺正在投資該行動提議的能量之屬性,也就是說,投資你對於服務的意志的能量屬性。這是你的存有的一個極其無從捉摸的部分,我的朋友們,它能夠相當快速地,用一種極其料想不到的方式,將其自身從一個模式轉變為另一個模式。舉個例子,你可以著手準備對其他自我成為有幫助的,也許是在具有某種類型的一個團體的努力的背景中,在其中你的意圖是相當清楚地要去幫助團體,並且可能已經很好地檢查其意義:關於該團體的努力對於更大的團體,上至包含整個星球自身,都是潛在有幫助的。

因此,你從一個議程開始,你從一個事業開始了,在那個事業中、你感覺到很好地適合於那些其他自我、與你一起參與這個事業的執行、並且被他們所喜歡,但是,在你發現自己參與其中的活動的進程中,你也許會發現,你對於這個事業將會展開的途徑的感覺,與你的同伴尋求者中、另一個人對那個計劃擁有的感覺並不是相當好地協調一致。簡言之,你們是潛在不和的。現在,當某個屬於這種類型的事情發生的時候,幾乎一直都會被實行的最初活動,是落回到你已經設置好的評判的設置中,同時是作為你的人格結構其自身的一部分,以及作為你在關於當前的計劃已經讓你自己適應於的方式的一部分。當你檢查這些評判的時候,你能夠發現,在一些情況中,它們是如此強有力地被導向移動的方向,而那個方向如此基礎性地、與被其他自我抱有的另一套取向相異,以致於你無法看到任何兩種議程通過、而能夠相互協調一致的途徑。因此,你除了得出結論其他自我是錯誤的之外、是沒有選擇的;除非你發現你不得不得出結論,終究,錯的是你自己。

現在,如果該問題具有相對較小的重要性,解決方案傾向於不是極其困難的。但是,在問題向下延伸到人格的根部的程度上,這是非常經常會發生的,就沒有容易的解決方案、沒有近在手邊的可見方案,因此,妥協的藝術就不會是可以為你可取得的。現在,我們會對你們建議,如你們現在發現這個行星已經如此經常地遭遇到的、就是具有這種屬性的不和,似乎有一套的內部的阻塞,或者非常非常深入地共振的敵意,我們幾乎可以說是,從星球的骨頭中向外散發出來的敵意,幾乎已經被構建在星球的核心能量配置中了。現在,當你們通過紅色光芒吸收該星球的能量之際,你們實際上在吸收一些這種內建的不協調,除非、並且直到它能夠處理那種不和諧,能夠作為你進行的尋求活動的一部分、療癒那種不和諧為止。

因此,我們會對你們建議,當你沉思一個目標、要對這整體的星球有所服務時,第一個要考慮的事情就是:你在自己個人的內在、屬於該星球的不和諧的療癒的方面已經走多遠了。你在這方面越能做出更大的發展,我們發現,就越有可能、當遇到了在你與其他人的關係中、將它們自身顯化出不和與困難,你將會能夠在較不粗糙的評判展現出來的位置、找到一個解決點,更為邊緣柔軟的接納性就是可以為你取得的。那不是個容易從事的工作,我的朋友們。它需要緩慢的努力,並且必須要被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地完成的工作,因為它從來都不會真正地被完成,我們可以告訴你,我們以一種每日慣例的方式、正從事這種類型的工作。

因此,我們不會對你們建議,如果你發現你取得內在和諧的過程是較不完全的,作為一個嘗試去服務你的星球的個體、你就是一個失敗者。我的朋友們,它將會是不完全的,那種不完全將一次又一次地、在和他人之間的不和諧關係中顯化它自己。去跟具有這種特性的關係打交道的關鍵,就是去重新評估你對和諧的承諾,並理解在你的生命中升起的困難,不是作為在你的部分上、某個走錯的步子的一個結果,或者作為在你正在與之進行互動、某人的部分上的一個錯誤步子的結果而升起,而是因為宇宙造物自身在嘗試去找到一個對於造物者的一個更富有表現力的表達途徑而從底部升起的(困難)。如果你拿起了那些你可能已在這次生命中落入其中的不和諧互動,我們對你建議,從個人的失敗感覺上,或者從那些你與之打交道的人的部分失敗的感覺上、將一點點的刀刃取下來。相比從外部去考慮,可以說是,對的行動的正當性,遠遠更加重要的事情是去考慮共同彼此參與的精神。在服務的真正精神已經從根部枯萎的時候,以這樣一種方式、讓一種對於正確行動的正當性的積累感、成為一個人唯一的指引,這完全是太過容易(發生了)

現在,有一些人對於服務他人的根部已經如此之失望,以致於完全將它放在一旁了,對於他們而言,和他人互動的正當性一直都會歸結為這個問題:要求他人與一己在關於宇宙要如何處於正確秩序上、做出的評判必得一致。然而,來自於外部的秩序,我們已經發現,無論如何、幾乎總是比來自內部的秩序較少成效,我們願補充一件事:我們會說,來自內在的秩序幾乎一直都會看起來是完全無效率的,因為一個參與到這種活動中的人、會察覺到它放在自己身上的巨大責任,以發現一個人對於服務的意志、確實是純淨的、確實是完全清淨的,確實是某種一路向下延伸到了人格根部的事情。

所以,總結地說,我們會簡單地說,從一個嘗試去服務他人的立場,服務被最佳執行的立足點是:著眼於賦予活力的聖靈,而不是著眼於在判斷中、被認為可最佳地表達其正當性的協議。

我們是Q’uo,我們會在此刻返回、和名為Jim的實體的接觸,以發現是否有我們自己可以進一步講述的問題。

Adonai,我的朋友們。Adonai

Jim傳訊)

我是Q’uo,再一次和這個器皿在一起。在此刻,我們會問、是否有任何我們可以用較為簡短的方式談論的詢問。

F:如果沒有任何其他人有個問題,我想要問,Q’uo,你們是否能夠談談我們在冥想中,在我們的靈性演化中、移動到更深位置的過程中,那些我們在其中會感覺到阻力,或者甚至可能是某種恐懼的時刻,在關於我們可以如何超越那個階段、你們是否有些建議呢?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這是一個非常深思熟慮的詢問,因為它揭露了每個尋求者旅程的一個階段,這個階段確實可以是,多少有些神秘的、未知的,並且擁有大量的發現潛能,如果尋求者能夠在自己的內在、找到必要的手段、和奧秘面對面地相遇。要考慮有一個清晰的、沒有疑慮的、無可非議的理解,這是每個尋求者存在其中的幻象,因為尋求者在日常生活的活動中,在成為一個真理尋求者的過程中、會對其感覺到舒適的事物,僅僅是可以為每個尋求者所利用的事物的開始,每一個尋求者都會繼續在這個和太一造物者聯合的旅程上行旅。

有很多可以為每一個尋求者所取得的令人著迷的體驗,但是,這些體驗並不總是立刻就被感知為如此。這裡就是每個尋求者都需要去操練信心品質的位置了,那種信心即:無論什麼體驗在你的冥想中、在沉思中、在夢境中,或者在你有意識的清醒體驗中,將它自己呈現,這個體驗都為你提供了一個機會、去深化你對於自己正在著手做什麼事情,正在前往何處的初步掌握或基本理解。冥想狀態的初始階段通常是一種對平安的轉瞬即逝的模糊印象,集中的注意力,被混合著大量的分心想法的混合物。足夠有趣地、且自相矛盾地,這些分心性的想法經常會被感覺到是多少有些是一種安慰,因為它們屬於那個更多被真理尋求者所理解的領域。

不過,當你們追尋冥想體驗的更深入層次之際,時常會有些例子、屬於一己的潛意識心智、帶來一開始可能多少有些令人不安的閃光或圖像。這些是在潛意識心智內部、那些已經開始對冥想者的意識變得明顯的區域。如果冥想者能夠觀察任何這樣的圖像、感覺或具有任何類型感官印象的表達,它們是未知的,也許是稍稍有些令人不安的,並將它視為是自我的一部分,是該冥想中的較小自我,這些表達也許就是那個等待著較小自我去探索的、一個象徵性更大自我的一部分了。

我的朋友,我們基本上在說的事情是:你們的內在擁有你自己的自我,你自己的傾向、渴望、情緒的各式各樣的部分,它們當中的一些事物尚未被完全探索過,並且想望使得它們自己成為你更大自我的一個統合的範例或者你的更大自我就代表著太一造物者。如果你的能量中心有任何的阻塞,這些阻塞經常是這樣的阻塞的實例,這些阻塞能夠成為提示與線索:關於那些要去照亮、要去調查研究的區域;以便於你自己的一個更大部分可以向你揭露,你自己的這個更大部分是能夠和那個冥想著、也在有意識的狀態中穿越日常生活的活動有意識自我、一起被帶入到和諧之中。

因此,如果你能夠行使信心於兩者:既正在對你表達它自己的事物是你的一部分,以及它是潛在地、相當有幫助的事物一部分;以及繼續探索你自己的這個未知部分的意志;接下來就會有好比一扇對你打開的們、邀請你進去,以致於你同時體驗到較小的自我、以及更大的自我也就是太一造物者。簡言之,沒有任何要害怕的東西,有大量要發現的事物。但是,它將需要你這邊付出努力去這樣做。

我的姐妹,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

F:沒有了,那是非常有幫助的。非常感謝你們。

Q’uo:我是Q’uo,我們對於妳也是十分感謝的,我的姐妹。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Gary:我想要朗讀一段來自Ra的引文,接下來問一個問題。

Ra說:「在短期內也將會有一種負面導向或負面極化的實體與社會復合體的尖銳增長,這是由於在第四密度的屬性以及第三密度的服務自我的取向之間的鮮明輪廓的極化狀況。」[1]

[1] 一的法則17.1

***

所以,我的問題是:我們發現、在我們的社會存在著某部分的實體、他們進入到實相的泡泡中,在那兒、事實會根據泡泡的範式而改變;接著在各個泡泡之間的通信是不存在的。這是否跟Ra描述的「鮮明的輪廓」有任何關聯?我會問,因為看起來、在各個世界觀、或各個振動層次之間的界線,似乎是越來越鮮明了。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再次地,我們發現這是一個值得注意的觀察,接著會想要嘗試回應:我們建議,在最為基本的意義上,你是正確的,同時在個體類型以及社會複合體的方面、負面導向實體的短期增加,會以一種可輕易被錯誤詮釋的方式、頻繁地表達它自己;因為負面導向的實體 [同樣在尋求它們可畢業進入第四密度] 並不會清晰地講述它們的渴望,因為它們察覺到大多數實體不想望走入一個,容我們說,監牢中,無論監牢是具有一種物質特還是具有一種心智的特性,或者具有一種情緒的特性,因為你描述的溝通類型是頻繁地被利用、以便於產生出混淆的事物。就好像是在舞台上的魔術師一樣,它會向你們展現一隻正在執行特定過程的手,而實際上,另一隻手正在執行對於變魔術是顯著的事情:即對於心智的操縱,以及使眼睛分心,這樣,被看到的東西就不是實際上為了觀察而被呈現出來的東西。

你談及的溝通的類型是控制的語言、抑制的語言、混淆的語言,因為在這些情況下,負面導向的實體就可能樂意地引誘未極化的實體,甚至或許是正面導向的實體、進入一個情況中,那個情況可以被比作一座監牢,在其中、思想是被束縛的,表達是被壓抑的,自由是一個幻象。因此,我們會推薦,在你日常生活的活動中,花些時間,也許是在一天的開始,或者結束,或同時兩者,讓你自己用一種留心的方式處於中心,這種留心的方式會減少進入你的大腦/心智復合體的各種感官輸入,並且再一次讓你返回Ra群體已稱為的「未進食的顯意識心智」、該品質是新手的心智,僅僅擁有意識作為一個資源,能夠讓喋喋不休的神經安靜下來,並能夠允許混淆消融,心智能夠再一次揭露、每個在正面意義上的真理尋求者的基本目標,那個基本目標就是在心中探尋,找到愛就居住在那裡,並打開通往那扇通往愛的門,並將它帶出來分享、以做為一個人對任何可能遭遇到的情況的回應。

在某些情況中,這將會花費大量的考慮,因為在一個混淆的世界中,愛的表達非常經常地會錯過那些你要送去的對象。因此,一個人無法,容我們說,致力於特定的結果,而必須要開始信心的練習,即相信被送出的愛將會抵達其目的地,並將會對你稱之為「世界的狀況」的事物產生作用,也對那些具有負面特性的實體產出的能量的表面錯誤的導向與錯誤的領會產生作用,那些具有負面特性的實體、此刻正尋求利用你們第三密度中剩下的少量時間、來為自己的畢業而充分地極化。所以,我們的推薦是:冥想,處於中心,留心與愛。

我的兄弟,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

Gary:沒有了,感謝你們,Q’uo

Q’uo:我們是Q’uo,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Q:我有一個問題,Q’uo,我不知道你們是否能夠回答它,但是我感覺到一種時間線的撕裂,我猜想,一種振動頻率的排序、進入不同個(八度)音程。你們可否評論那點?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在我們開始回答之前,容我們說,我們對於今晚的詢問的品質是十分印象深刻的。儘管這個團體在詢問方面一直都是十分有能力的,但今天確實令人十分印象深刻。

對於時間線的感知,如你對它們的描述,是對你已同時在夢境狀態與冥想狀態中參與其中、對於潛在實相的一種感知,在其中、你已經允許一個開口、通往這些潛在的實相,你的高我已經利用它、提供你以及和你類似的其他人機會來體驗具有更廣大多樣性的挑戰,容我們說。這些挑戰就是以象徵的形式被呈現的課程,如同每一個實體在任何投生中、都會對在此生中的自己呈現,並在那個位置上被體驗到的課程一樣。然而,對這樣課程的選擇是在投生前就做出的,因此,在你當前的投生之前,你就已經選擇了特定的實相、在其中去表達這些挑戰、這些象徵性的謎題;當這些謎題被解開的時候、能夠對你揭露在自己的靈性旅程上的一個更大的遠景。

這樣的時間線分解的感覺,是一種殘餘物、屬於在你前方被設置好的學習,這樣就不再會有需要讓它存在於你的存有的任何部分之內了,除了你在這裡、現在就是那個存有之外。因此,容我們說,你正在關閉商店,於是在這次人生結束的時候、就會有進入愛與理解的第四密度的一次畢業了。

我的兄弟,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

Q:不了。

Q’uo:我們是Q’uo,在此刻,我們將尊重這個器皿不斷增加的疲倦、接著離開這個器皿。我們願再一次對你們表達、對於你們邀請我們在這個下午出席的巨大感激。我的朋友,與你們在一起,這已經是一種喜悅。我們希望你們每個人都將從這次尋求的機會、得到無論什麼對你們有意義的言語與概念,並好好思索它們。因為每個概念都如同一顆種子,當它被沉思的時候,就好像對種子澆水,這樣、它甚至會進一步地成長、超過它目前將它自己呈現給你的樣子。在所有的時間中,通過所有的體驗、都有可茲使用的成長。

這是一個非常肥沃的密度,你們的第三密度,我的朋友,儘管它可能是令人混淆的。在該密度的八度音程中、沒有任何其他密度提供這等機會、在這裡是如此輕易地可以感知到——我們說,對於那些第三密度之外的實體、是輕易可以感知到的。我們對你們抱有巨大的同情,因為我們知曉這個第三密度、有如此大量的事物對於你們依舊是一種神秘、一種令人混淆的體驗。然而,這樣的神秘與混淆會吸引你們向前進入、在每一個神秘與混淆中等待著你們的事物,因為事實上,萬物是一體的,萬事萬物都教導合一、愛、光。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Adonai,我的朋友們。

Adonai vasu borragus

Translated by T.S.

(V) 2018 Review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