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卡拉老師

卡拉離世五周年:紀念悼詞

2015年四月17

原文出處:https://tinyurl.com/vdsxso2 by Bring4th_Jim

 

 

1943716卡拉·魯科特-麥克卡提(Carla Lisbeth Rueckert-McCarty)出生於伊利諾州的萊克福奡粟S卡拉是個神童,3歲時就能讀報紙、說法語和識譜。當時,她本可以在教堂唱詩班開始唱歌了,但她太小了、力氣不够,沒法在演唱聖歌時一直拿著讚美詩集,直到第二年、她4歲的時候才開始參與。她也是卡拉的媽媽見過的最友善小女孩。當他們坐公車去市中心購物時,小卡拉會在過道堥茼^走動,和車上的每個人講話。沒有人在她眼堿O陌生人,她媽媽因此感到尷尬。

她出生時,左眼指向額頭,大約一年後進行了手術修復,從此她就開始佩戴眼鏡了。正因她這麽小就不得不戴眼鏡,一次迷人的經歷發生了。她兩歲時,有一天到了她睡午覺的時候,媽媽把她放在靠窗的嬰兒床上,關上了百葉窗。睡覺之前,卡拉摘下眼鏡,把眼鏡放在幫助她睡覺而拉下的百葉窗的葉片間。然後,她躺下來,看見有光從百葉窗的縫隙間射進來,當光照在眼鏡上時,産生了一絲光束,卡拉成功地利用這束光而滑出了身體,來到一個像是魔法森林的地方。各種動物可以和她交談,顔色特別鮮活,當她來到魔法森林的中央時,她看見耶穌。他看起來不像人們經常在畫像中看到的那個樣子。他的頭髮又長又亂,沾滿灰塵。他的長袍上也滿是灰塵,他自始至終都沒說過一句話。但是,當他握著卡拉的手、看著她的眼睛時,她立刻就知道了,什麼是無條件的愛。這樣的經歷在接下來的幾年間,發生了許多次。5歲時、卡拉向爸爸媽媽講述了這次經歷,他們告訴她,那不是真的。那只是在她的腦海堙A是她編出來的。於是這個經歷就再也沒有發生過了。但她對耶穌作爲她的救主的虔誠從那時起就開始了,終其一生都未動搖過;從那時起,愛就成了她看待這個世界的方式。這段經歷的兩個部分對她來說從未改變過。

由於卡拉的聰明才智,父母親在她小時候、就給了她比大多數孩子都要多的責任。她在只有7歲的時候,就要照看她的弟弟,吉米10歲時、她就要爲全家做飯,儘管她只能站在椅子上才够得到灶。她的父母覺得,由於她很聰明,應該通過建設性的批評,而非通過表揚來促使她變得更加出色。於是在13歲時,她認爲自己是個失敗者,祈禱死去,因爲她覺得自己沒能有所服務。自從遇見耶穌開始,她就認爲服務他人是她所能表達愛的方式,這份愛是她從耶穌那媟P覺到的。如果她不能像耶穌激勵她那樣去服務,那麽她就想去死。六個月以後,她的腎臟衰竭了,有了一次瀕死體驗。她再次來到那個可以跟動物交談的地方。她可以看見空中的音樂。一朵玫瑰纏繞在她的手臂上,越過山頭,她看見一座神殿的屋頂。她知道,她的靈性家人和朋友們正在神殿媯市搧萓o。但當她開始爬山時,一個清晰的、天堂般的聲音告訴她,現在還不是時候。那聲音說,她在此生選擇了太多要學習的課程,也許她可以再制定一個計劃,利用另一個童年,把任務分成兩輩子去完成。卡拉不能忍受還得經歷另一個童年的想法,於是她說,她想要回去、完成此生。突然間,她回到那飽受痛苦折磨的身體裡面,一群醫護人員正圍繞著她。選擇歸來人間,她就選擇了一條艱難的路,因爲這條路提供了更多服務他人的機會,而她做到了。

她從馬薩諸塞春田麥克杜菲女子高中畢業時,考試成績非常高,以致於拿到了所有常春藤盟校和七姊妹學院的獎學金。但是,當她去了韋爾斯利(Wellesley)學院參觀時,她不敢相信那些用來招募優秀學生的派對是多麽骯髒和古板。於是,她回到家鄉就讀路易斯維爾大學,這讓她父母很懊惱。

再一次,由於她考試成績很高,基於一個只實行幾年的政策,她被錄取爲大三學生。在大學,她的摯愛是哲學。她是一位天生的哲學家,所以她第一批選修的課程之一就是研究生水平的倫理學課程。老師用大約兩周時間講述了不同的哲學家,然後布置了第一份作業。他說,他們在前兩周談了一些哲學體系,但現在他想讓學生們就自己選擇的話題寫出原創的哲學來。他不想聽到任何對其他哲學家的引用,就想要他們的原創作品。

於是卡拉回到家,拿出了她的8.5×11英寸的橫綫簿和鉛筆,開始寫關於自由意志的主題。她寫完了一張紙的正面,然後翻過來,在背面寫了一半。下一節課交論文時,她有些震驚,因爲她看到同班同學,都是研究生,交上了20頁、30頁、40頁的打印稿。她想,也許她自己犯了個錯。再下一節課,學生們回到教室,老師走進來繞著教室給每個同學發論文,同時給出得分。DFCD,等等。直到所有的論文都發完了,只剩卡拉的沒發。接著他說:“這次作業我給了一個A,我要給你們讀一下這篇論文。然後他讀了卡拉這一頁半的、關於自由意志的論文。他接著說:這才是原創哲學。這就是我要找的。

就在她從路易斯維爾大學拿到學位之前,她開始與一個男生約會,那個男生說,她是一個那麽可愛的小女孩,他想要照顧她,因爲她真的不知道這個世界是什麽樣子的。他告訴她,這是個艱難和殘酷的地方,爲了她的安全,她需要保護。這個想法讓卡拉很不高興。卡拉確信,如果你用愛來對待別人,別人也會用愛來對待你。於是,爲了驗證這一信念,她從大學退學了,在路易斯維爾市中心的一家叫棚屋(Shack)的骯髒夜總會找了一份工作。這裡是賭徒們、賭博掮客、皮條客、和妓女的熱門聚集地。卡拉的爸爸白天是工程師,晚上是爵士樂鼓手,他說服老闆給了卡拉一份工作,儘管卡拉不會像一起工作的其他女生、去成爲妓女。當有人約她的時候,她會禮貌地告訴他們、她不是妓女,但她可以介紹其他某個女孩給他們。或者,她可能只會傾聽他們的問題,給他們安慰和建議。這家夜總會有現場演奏,當樂隊休息的時候,卡拉會走上台,開始演唱阿卡貝拉民謠。她變得很受喜愛,有一天這點以潛在危險的方式表現出來了。一個陌生人來到了酒吧,邀請她約會卡拉告訴他,她不是妓女,但她可以幫他找其他女孩去約會。然而那個人不放卡拉走,開始難爲卡拉。這時,整個場子都安靜了,甚至可以聽到一根針掉落在地上的聲音。接著,她聽到:一個啤酒瓶穿過房間被打碎的聲音,然後,另一個,接著,另一個。她的朋友們正打算保護她,但入侵者明智地决定到此爲止,快速離開了。對於卡拉來說,這證實了她的信念,那就是如果你付出愛,那麽你就會得到愛,即使愛是以破碎的啤酒瓶的方式出現的。

她的第一任丈夫,也就是(Dee),當時是一位教授的學生,而這位教授後來成爲了卡拉此生的中心人物。·埃爾金斯路易斯維爾大學的物理學教授,當時正在跟隨他學習物理學入門課程。唐在課餘時間正開始組建冥想小組,邀請了和他的11個同班同學參與。問能不能帶上他的女朋友,說:當然可以四年以後,經歷了七個情婦,四次離開卡拉後,他終於向卡拉提出離婚,卡拉很高興地答應了。于是,當她回到冥想小組,開始與唐共度時光後,他們最終搬到了一起。當告訴卡拉,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就知道他們將會在一起時,卡拉問他爲什麽不在她結婚之前就告訴她,說:我知道你會得到很多很不錯的催化劑,並且從中成長。卡拉回應:謝謝啦!

從那時起,她就開始爲工作,因只在白天擔任物理學教授。在他自己支配的時間堙A他對UFO和超自然的一般領域很感興趣,他需要像卡拉這樣的人,可以閱讀這個領域的現有文獻,做筆記,然後與唐從50年代中葉開始收集的資料做比較。也是一名飛行員,他會飛往全國各地去調查近距離接觸和綁架事件報告。卡拉則會跟著唐飛往各地、接著做筆記。他們最終完成了一本書,名爲《UFO解密》(Secrets of the UFO),於1977年出版,如今仍被認爲是這個領域的最佳著作之一。

我在1979年的秋天遇見卡拉,當時我在肯塔基州中部的森林堜~住,是食品採購合作社的一員,這個合作社有每月一次的會面以便下訂單。我當時聽到卡拉肯塔基列克星敦WKQQ電臺接受採訪,主題是UFO,我便對見到這兩個人很感興趣。不久之後,在一次食品合作社的會面中,我發現有一群人住在縣的另一邊,他們認識卡拉。他們邀請我參加卡拉的一次周日冥想聚會,就在這裡,路易斯維爾道格拉斯大道上他們的公寓舉辦。卡拉熱情地歡迎了我,之後我們聊了幾句,我問他們、我能否參加他們的定期冥想。於是,在接下來的一年堙A我每周日都從馬堮縣開車到路易斯維爾卡拉一起冥想。

最後,我幫助他們從道格拉斯大道的公寓,搬到傑佛遜沃特森路的一幢房子,在這裡,很快地、我們一起生活,共同努力,追尋他們在冥想、哲學、形而上學、和通靈方面的工作。

卡拉有一項天賦,有時被稱爲通靈(mediumship)或傳訊(channeling)。她可以聯通到愛與靈感的智慧源頭,有些人稱它們爲外星人,其他人稱它們爲天使。然而,卡拉的真正天賦是對魂靈們的洞察力。每當我們冥想時,都有一個看不見的魂靈希望通過她講話,她總會挑戰這個魂靈,挑戰它們是否以耶穌基督、她的上主和救主的名義到來,如果這個不可見的魂靈不能說出耶穌卡拉就不會允許這個實體通過她講話。

在她的一生中,作爲一名擁有洞察魂靈之能力的基督教神秘主義者,她總是請本堂牧師看看她的作品,好讓她知道、他是否認爲這些作品是可接受的。她第一個詢問的對象是馬米安主教。他意識到,卡拉正在服務那些不去教堂的人,於是他對卡拉說:你的工作之基礎是給予和接受愛,不管這是不是在教堂中完成。你對這些人來說就是基督。你是他們與愛之間的連絡人。把他們當作的羊群吧。

在接下來四年多的時間堙A我們參與到了名為一的法則Ra接觸的工作當中。我們完成了106場傳訊集會,這是卡拉爲全世界所熟知的工作。1984年、去世之後,卡拉和我繼續著/光研究中心(L/L Research)的工作,涉及每周的周日冥想、更多的通靈、在全國各地的演講,卡拉還奉獻自己作爲諮詢師,給那些對自己的生命道路有疑問的人、以及不知怎的從我們有幸提供的信息中獲得幫助的人們提供諮詢建議。

卡拉一生中共創作或傳訊了十幾本書,爲成百上千的真理尋求者提供諮詢,在靈性聚會上對成千上萬的人們發表演講,在她所做的每一件事中,她都快樂且自然地分享著她對生命的愛以及她對人的愛。1987年,她與我在加略山聖公會結婚。我們結婚28年,在一起度過34年。

她最後五年的大部分時光、是在家中病床上度過的,她試圖從背部手術中恢復過來。雖然經歷了大量的痛苦與限制,她却從未抱怨過、一次也沒有。她用愛和一顆樂觀的心面對人生中的一切,她自由地和來到她人生中的所有人分享一切。她把所有人都看作是這樣的靈魂:無論他們外在的行爲如何,在他們的真正自我中都充滿了愛;她毫無保留、毫無限制,全心全意地去愛他們,因爲愛是她所能够通過她大大敞開的心、而傳導的最偉大品質。

她生命中最偉大的摯愛是耶穌基督和她的靈性家族,他們遍布世界各地,特別是在這堙A聖路加教堂。十多年來,她一直是這座美妙教堂的一部分。在她生命的最後五年,她無法親自前來,但她總是感覺,她的靈就在這堙A分享著她對這個家庭教堂牆內、每個人的愛。她特別感謝卡羅琳·埃德爾曼給她帶來每周一次的聖餐,滋養了她的靈魂。她選擇了這場追悼會的每一個部分,作爲她在塵世生命的逝去中、榮耀上帝的一種方式,並以此再次肯定耶穌基督作爲上帝之子和她個人的救主之信仰。

 

 

 

Translated by April

(V) 2020 Review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