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光的生命

Copyright © 2003 L/L Research

特別冥想

2002年十­二月16

團體問題:我能夠做什麼來成為一個更加完整且療癒的存有呢?該存有充滿活力,是拓展的、發光的,更多地被造物者的喜悅與創造之光充滿,使我成為一個更加透明與謙卑的光之僕人。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在祂的服務中、我們今天來到你們人群當中,來到你們的尋求圈。我們感謝你們每一位留出時間、能量、關注來尋求真理,我們樂於分享一些意見:關於如何活出一種更為光耀、以服務為導向的生命的問題,這是B實體提出的問題;附帶一個單純的請求,即我們的每個想法都被視為一個意見、而非一個事實,並且讓自我中的分辨者詳細審查這些意見。允許內在那個知道甚麼有用、甚麼沒用的能量,發表其感覺;當共鳴出現時、我們很高興提供了一份資源;如果沒有共鳴,那就請你忘掉(我們)剛才說的話,因為對於那些有眼去看、有耳去聽、有心去理解的人,在每一刻的周圍總會有真理。附帶了這個告誡之後,我們就可以從容地站在適當的一邊,靠近保存全體的自由意志之變貌,不做任何人的絆腳石。

B實體、Carla實體、Jim實體,以及一般說來在地球上正在享受第三密度的所有實體,確實都偏向於自己擋自己路,彷彿自我有個部分、喜歡擋住流進身體複合體的自然光,最明顯的是陽光,但還有隨時流入身體的能量之光。物質和非物質載具兩者,都潛在性地有無限額度的光從它們中間流過。能量體像是電流一樣,不但輸送大幅度的能量,還輸送高強度或高電阻的能量,所以你可以強化你體內的水晶: 如果你對流經水晶的能量和承載並分享能量的水晶,進行聚焦、結晶化、編製神話,水晶不僅可以獲得更多的功率,還可以放大自己的功率。你的渴望越高、更多的光流經你的機會或容量就越大;你的意志越是集中地跳出創意的生活之舞,加寬的光之管道的特性就越強烈且有穿透力。一個要成為光之管道的實體、其能力是無限的。一顆無瑕的水晶可以治好一顆星球。做磁化第四密度網格的工作,或者從更具神話意義的角度來說,幫助蓋婭的第四密度自我出生的工作,其秘密在於用有益的方式鼓勵自我,讓自我保持某種心理狀態,它有助於創造出更廣闊、更集中、更純淨的流動,讓造物主無限的愛與光流入行星網格。我們可以換個方式說,讓從你生命湧出的浪潮、流入所有人[身處其中]的心中。

名為新約的神聖著作說,把人的光藏在蓋子下沒有好處;相反地,最好把它放在大家看得見的山丘上、為光做見證。這個器皿、B實體、Jim實體和地球上大多數的人,都傾向於擋住自己的光(或喜歡跟自己過不去)。真相是:每個實體都恰恰是B實體詢問的、如何去成為的存有。每一個人都如同大師,穿著閃亮盔甲的騎士,男英雄或女豪傑。每一個人都面對著人生的嚴峻考驗、個人關係與維持生計的嚴峻考驗,真實溝通的嚴峻考驗,還有在鍛鍊人格的工作中、面對自我的嚴峻考驗。你所詢問的問題的答案早已活在你的內在:目標,早已是完美的、值得的共同造物者,以及這個器皿的老師稱為的神性原則的一部分。

你們是行星地球原則的一部分。這個社會記憶複合體的絕大部分是尚未激活的,因為第四密度的群體心智僅僅只踏出它的最初實驗性的腳步。在這個時分,每位大師都種下了一次收割的種子,前來協助收割的這個特殊團隊所做的工作、為後來的人提供了工作基礎,而這些種子將餵養這些人。當然,如名為Philip弟兄的實體說過的:「..... [共同造物者身分的]皇冠戴在頭上很沉重,不過,你將戴著它,你將戴著它服務。"

如果每一個人都是一位大師,是什麼東西阻止一個人自我實踐大師身份呢?這個器皿習慣於稱之為「世俗意見」。所有在共識實相中的事物都是世俗意見。它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反映實相。那反映了超越幻象的事物是內在的意識,如同一切潛在的事物,它被關在籠子裡,一直到準備收割的手解鎖籠門為止。在這個器皿的讚美詩集中,有一首她習慣去唱的詩歌,它描述了耶穌·基督實體的形象:耶穌站在一個人的心門外面,非常溫柔地敲門,請求進入。懷疑、恐懼、以及那種的收縮的情感使得信心的耳朵聾了,使得知曉的眼睛瞎了。它們堵住希望的嘴巴,使得一個人的盔甲成為可穿透的。

在極端情況中感到懷疑是可接受的,如這個器皿會說的:在無限造物者的道路上「犯錯與偏離了」[1],不過,嘗試去溫和地返回心智的平衡與集中的狀態,也就是開放的心,總是創造出一種新的體驗或全新時刻的潛能。這個實體充分地覺察到、從新開始的心理益處、以致於她將在明天下午、向其所屬教區的牧師告解罪過,儘管這些罪過可能是輕微的。這個實體並不相信原罪,只相信犯錯,不過,這個實體在完全清空未告解的陰影、並寬恕每一個錯誤之際,就會感到更加輕鬆。接下來就有一個新天與新地了,具備無限多的嶄新可能性與新開始。這在此刻是有效的,並不需要一個牧師,除非一個實體喜歡儀式並發現、尋求如這個器皿一樣喜歡儀式是有幫助的。這種告解和寬恕的角色可以同時由自我來承擔。一個人站在自己的光中,因為他既有的印象是:這是要做的適當事情。

很多時候,以某種方式表達恐懼,甚至感覺起來並非不正確或是錯的,因為去擔心似乎是實用的、體貼的、負責的。無論如何,當這樣做的可能性出現時,最好抓住機會向一個人的牧師或者向自己詳細列舉一己的錯誤、並藉由一顆真正悲憫的心而被赦免。增添了外在牧師會創造該幻象:即有一個造物者通過牧師中間人、接著接觸到低下的懺悔者。真相是:該器皿因恐懼而從自己身上創造或投射出牧師,這跟直接會面造物者的觀念相違背。這個器皿察覺到這點、並接受為她世俗人格外殼的一部分,直到諸如這樣的宗教儀式時間不再為她提供安慰或在她追尋其渴望之際、無法提供資源為止。

無論如何,天性比較孤獨的人、最好去祈請內在的牧師;我們會建議你創造這個自我的部分為女性的、滋養的、有愛的,它是自我中、那個真正以完全且流動的心去愛的部分,在你無可避免的錯誤之塵垢中、看見你靈魂的那個部分。如這個器皿在冥想前談話時指出的,錯誤不僅是必要的,而且是冒險性的。它們是必須的,因為學習的本質就是嘗試錯誤、再嘗試錯誤。每次試錯的努力,都創造出新的知識。最終,一個實體增長其知識到了足以抵達目標的程度,屆時,他又涉入進一步的探尋了。

所以,該週期是一個螺旋、它將以一種週期性的方式、可預期地表達一個人生層次上的生命議題。每次該主題出現時,主旋律就以一種新的樂器演奏,每次都會有需要學習的微妙差別。沒有理由因為該實體看見自己滑入麻木或過度反應之中而覺得氣餒。這是另一種犯錯的方式,它代表提供學習機會的事物。因此,它可以被視為「在失敗中的冒險之旅」,每次失敗都將無可避免地導向達成其靈魂光流渴望深處的目標,如果可以看到這點,那麼你就更容易悲憫這個陷入人格與偏好之夢的自我。

Carla:(唱歌)

喔,耶穌,你正站在緊閉的門外,

在低微的耐心中、等待著跨過門檻

那麼,來吧,喔基督徒弟兄,

承載著他的名字和標誌的人

可恥,三倍可恥呀,

就是我們將他留在那裡站著![2]

心是自我真相的寶座與入口。各種情緒是果實:通過將催化劑轉變為經驗、將潛能轉變為實際的過程,經歷混亂與困難而大量精煉的成果。終其一生來做這樣一件事,此生是短暫的。(人的)骨肉身軀裝不下這場如此偉大的冒險。在人類胸膛之內的實體、其想像力是星光燦爛的,如星辰一般,無限的、永恆的,並且要比人生大幾個維度。不過,它在裡面發光,就彷彿在一個洞穴中,直到進入心中的那扇門被解鎖為止,自我才能完全地進入太一無限造物者的至聖所。進入靜默之中就像是打開那扇門。甚至停止思考也像是撬開鎖一般。

返回中心是一場從恐懼到愛的旅程。當太陽照耀著,口袋裝滿錢,心與手充滿了對一個漂亮女孩或英俊男士的愛之際,當清新的微風溢滿了春天的花香之際,[這個器皿會描繪為]集中與喜悅的心智狀態是容易取得的。不過,這就彷彿該實體在波浪的表面玩耍一樣,享受著陽光、在輕拍波浪的優美而不停歇的搖晃中、感到舒適。當暴風雨和狂暴天氣的巨浪將海面攪動成紛飛的泡沫與破壞時,自我的身體必須離開深海、再一次成為陸上的生靈,尋求庇護來躲避那太過狂暴、以致於無法享受的天氣。那個帶著裝備深潛下去,深深潛入暴風雨底下,潛入那平靜的、水晶般的水域泳者,他是蒙福的;該水域處於巨大的壓力之下,即使在海面上最狂野的暴風雨的情況下、也只是緩緩地移動。

這個圈子正談到觀點。以及在海洋的深處、一直運動的大海的平靜中,歇息的感覺、情緒、觀點,這是一種有益的、在處於中心的(電腦)桌面上創造一個圖標的方式,這樣你就可以點擊那個圖標、以及你直覺性地發現的其他的圖像、來創造一種拓展、平靜、平安的感覺。藉由向太一無限造物者開放自我的意圖,藉由輻射出更多的造物者光以及越來越多地作為一個光的代理人而服務的意圖,而產生的每一份努力,在其自身都是實現渴望的目標的過程之心。你將在這一輩子中完美地實現它嗎?我們並不願否認可能性,雖然我們可以說它是一種可能性/或然率的漩渦、而非一個事實。

行走一條道途、活出一個神聖生命的能量如同海水深處的能量,它很少移動卻有巨大的原力。和平的靈魂是安住於愛中的靈魂。沒有波浪會衝擊它,因為它被所在的位置保護著,正如同心臟在一個沉重且非常堅固的肋骨和脊椎的籠子中、受到保護。珍貴身體的內部受到良好的保護,能量體的寶貴之心也相似地被愛著。允許一己感覺其存有的喜悅、熱情、生動就是敢做偉大的事情。帶著文雅和幽默,帶著優雅、風格這麼做、就是擦亮生命的盔甲。不從任何種類的痛苦中退縮,我們不是說要去安住於痛苦,毋寧是:看待它為一個有幫助的朋友、姐妹或弟兄。你並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朋友是有幫助的,他可能看起來非常、非常沒有幫助。然而,對石頭噴砂可以除去其塵垢和粗砂,讓石頭重現其全然水晶般的美;同樣地,對靈魂噴沙,可以除去生活、學習、失敗過程的塵垢。暴風雨來臨,對於所有看著水面的眼睛而言,小船在岩石上撞毀了,身體被拋入狂暴又洶湧的水中,生命被澆滅了。而那些在開放之心中的人、單純地帶著記憶、信心、帶著喜悅,深深潛入該水域:它將頭腦與心分開、將風暴與平靜分開、將幻象與真理分開。

我們願在此時把該通訊轉移給Jim實體。我們感謝這個器皿的服務。我們在愛與光中離開這個器皿、並轉移到Jim實體那兒。我們是Q’uo

Jim傳訊)

我是Q’uo,我們通過這個器皿、再次於愛與光中向各位致意。在此刻,我們請問B實體:是否有任何我們可以談論的、任何進一步的較簡短詢問。

BS是我的孿生靈魂嗎?她和我,我們是孿生靈魂嗎?我如何才能服務到她最高的益處?在當前的世界中,愛將來可能把我們帶到一起嗎?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弟兄。這個詢問有些方面、我們只能說非常少的內容,因為我們不想望侵犯自由意志。關於這個愛的概念:把兩個靈魂帶到一起、唱出一首共同服務的歌曲,它暗示已經開始的事物將會繼續,的確,在某種意義上,它將會繼續。無論如何,這種關係的精確配置甚至現在都正在被轉變,我們不會想望干涉那個具有完美性的事物。

關於該詢問的前一個部分,我們必須暫停、好讓這個器皿被允許進入深沉(的境界)

(為了調音而簡短暫停)

我是Q’uo,我們感謝B實體的幫助。B實體願意重新發聲該詢問嗎?

BS是一個孿生靈魂嗎,她和我,我們是孿生靈魂嗎?

我是Q’uo,我們很感激你重述該詢問,因為我們已經回應的部分是:具體與這個幻象打交道的部分。這個涉及孿生靈魂的概念的詢問是:超出了這個幻象並抵達無時性的狀態,在無時性狀態中,存在就是一切、而服務是容易的。我們會建議:這兩個靈魂的確已經發現自己在彼此的心裡,就這方面,他們是心能量的孿生火焰,每個人都以一種獨特的方式、表達了本是一的事物、以及通過他們共同的表達、成為二。

有任何進一步的詢問嗎,我的兄弟?

(磁帶第一面結束。)

B在某些更高意識的時刻、我認為自己正在穿透面紗,我想要知道,這些時刻比較是禮物呢,或者它們是可被達到的意識狀態呢?我如何才能最佳地使用這些時刻,我能從中帶出任何種類的、外在服務的禮物嗎?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會建議這些與太一造物者合一的體驗,以及一個人感到極大的靈感等等的事物的過程中的體驗,可以比擬為一個旅程的各個階段,在其中有一個自我給自我在道路上留下來的標誌,在旅程期間的特定時間、會有一個機會擁有增強的服務層次。一些人可能稱之為入門;一些人可能稱之為再確認或奉獻。的確,有一種連接合一的品質,它在其自身將可以通過生命的模式以及隨著這樣的體驗的能量交換而變得明顯。因為,感到如此受啟發並且覺察、卻又不被改變到某個程度,這是不可能的,而該改變將被注意到並在其自身成為一種服務的方式,因為靈魂的內在之光、會以一種滋養的方式照耀出來。

為了最有效地利用這樣的體驗,單純地開放心與頭腦、作為日常活動的一個自然部分,這是必須的,以這樣一種方式說:「我在這裡,想要我去做什麼?」當一個人願意按照任何要求去服務,那麼一個人就已經提供一個通道,讓那些具有開悟品質的能量得以通過它流動。因此,渴望、意願去服務,就是所有必須的事物了,因為當一個人清理了通向心與腦的道路時,你該怎樣去服務,就自然會明示於你。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B:謝謝Q’uo,為了這次的通靈,你知道,我幾乎每天都仔細研讀你們的話語。為了實現我最高的已知渴望,是否必須改變飲食或淨化我的飲食,如果是的,要到怎樣的程度呢?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對於一個人的飲食、一個人的想法,或對一個人行為的淨化程度,完全是一個人的自由意志的一個機能。當一個人想望去增強和知識同在的層次、好讓這種品質可以告知所有的服務之際,接下來,去採取你已建議的一個行動,這是好的,將改進一個人的飲食作為一種訓練的協助來服務,容我們說,將其作為在物質世界中的一項機能或行動,這是好的,它會使得在特質上是靈性的渴望紮根,這樣日常生活的行為就會被這樣的啟發、渴望、以及這樣的堅持不懈所鼓舞。信賴你自己的心、你自己對於合適事物的知曉。如經文真實撰寫的:「尋求,你將找到。」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B:當我在俄亥俄州的工作完成之後,我可能搬家或留在路易斯維爾或待在維吉尼亞州一段時間,以無論什麼我可行的方式幫忙、這是否很有可能?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再次地,我們碰觸到那個我們不想望踩過的點,因為在談論這種未來行為的時候、有可能造成侵犯。容我們簡單地說:對於一個渴望去服務的人,一切事情都是可能的。

有進一步的詢問嗎,我的兄弟?

B:你能否告訴我,當我吸食大麻時、在我身上發生了什麼?1998年十二月,我從高中畢業那一年,在我花費很多時間吸食該物質之後,我發現身體和心智對大麻起嚴重反應。我變得神經質和自我懷疑。我的想法變得參差不齊且相互衝突。我無法分辨什麼事情是真實的,什麼不是真的。我的身體劇烈地起反應,有時候會發抖、呼吸困難、心臟顫動,無法與任何外在的事物互動、無法思考、無法(正常)運轉。自那次以後,每次我嘗試去吸大麻都是相同的體驗,有時候幾乎要為我神智的清醒和生存奮戰。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察覺到:有特定的,容我們說,參數,是被你的高我在你投生前的各種選擇中、為這次投生而選取的,在你的服務和學習中、你可用的靈性能量很可觀,必須以這些參數聚焦能量。你的渴望是:幾乎完全靠你的天然能力存取這份資訊、而不用到任何輔助或拐杖,好比你提到的大麻之類的東西。因此,我們發現,在回應你已描述的體驗時、你的顯意識和潛意識表現了投生前選擇的那些品質。

有更進一步的詢問嗎,我的兄弟?

B:我覺得心智/身體的能量非常地散亂。我要嘛在我頭腦的一邊,要嘛就在另一邊,或者在不同的焦點上、纏繞並轉動著,我想要知道,在我的大腦中、身體中、在脈輪系統中,存在著不平衡嗎?我如何才能帶出更大的平衡呢?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要達到你講的平衡,最好每日一次進入冥想狀態,於是這些形形色色的想法與能量的方向、就可以找到其真實的家。也就是說,當[我們在先前的詢問談到的]靈性特質的能量開始流經你的肉體載具之際,就會有各種各樣的扭曲、可能在這股能量上產生影響,於是粉碎或分裂這種可供你使用的能量和信息的完整性。如果一個人能夠讓顯意識的心智安靜下來,如果一個人能對協調一致或處於中心,對於返回一個人的靈性自我的基礎、展現出一種呼喊或懇求,接下來,這些形形色色的想法模式就可以如同在一灘渾水中的泥巴、開始沉澱,這樣水就會變乾淨,視力就會恢復,景象就變得完整了。

有進一步的詢問嗎,我的兄弟?

B:你們講得太有道理了,Q’uo。我最近被一個醫者告知,我已經在身體和靈性兩方面、損傷自己的紅色光芒,接著想知道,我可以採取什麼步驟來再次療癒並開啟那個脈輪呢?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剛剛談到冥想的練習,再次地,是在這相同的[容我們說]扭曲上工作的練習,這種扭曲會在思想的過程中產生隨機分佈的效果。當你能夠在身體中、和在這個幻象中感覺到一種在家的(自在)感覺,足以表達可供你使用的能量,那麼你就會發現,你可以輕易地辨認自己的想法,那麼你將發現,各種想法和紅色光芒能量中心對於你、都將是可輕易辨別的。從任何能量中心表達任何能量,都將變得遠遠更加容易。因此,若你有目標地虔誠冥想,它就可以治療你,在你整個心//靈複合體中產生療效。冥想狀態很像是對電池再次充電,重組其能量的潛力,讓你的渴望在輕叩這種潛力時,產生形而上有用的功。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B:你知道的,我差不多結束了。關於我即將到來的工作、即我要在俄亥俄州治病,以及跟家人互動方面,你們有任何建議嗎?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會建議這位可敬的尋求者在信心中前行。一切真的都是好的,造物者等待著你懷著愛、在家庭架構中(和家人)互動,如你表達的方式。這很像是為即將到來的事物建造一個堅實的基礎。那兒有大量的潛能、有正面的方向。了解還剩下幾塊石頭需要打入地基,這個工作開始飛快地進展。我們祝你興高采烈,在愛中前行,安住於信心。一切將是好的。你的雙足堅定地站立在尋求的道途上。帶著一顆快樂的心、樂意去接受一切等待著你的事物,在這場旅程中繼續走下去。

此刻有最後一個詢問嗎?

B:以許多的愛與光包圍JimCarla,那是我最後的請求。

我是Q’uo,我們向每位在場的人保證,當每個人尋求光的時候,光會找到尋求者,這道光會灌注到該尋求者身上,可以跟其他人分享光。於是,每個人都如同一根蠟燭、可以帶著服務太一造物者的愛之光照亮地球,在這滿是灰塵的旅途上的朝聖者面前、照亮出現的每一張臉。

此刻,我們願再次感謝在場的各位、在今晚邀請我們加入你們的尋求圈。這一直都是一種我們歡喜接受的、令人喜悅的邀請。我們提醒各位,當我們受到請求來幫助深化你們的個人冥想時,我們是可用的。在冥想中加入你們每一位、把我們的調節性振動借給你們、好讓該冥想可以更穩定,這是我們的榮幸和歡樂。

此刻,我們將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我們是Q’uo。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和難以言喻的光中,我們離開各位了。

Adonai,我的朋友。Adonai

原註

[1] 來自聖公會祈禱書的一個短語。

[2] 1867年、由 J. H. Knecht W. W. Howe合著的一首歌曲。

Translated by T.S.

(V) 2019 Reviewed by Sunny &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