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之美

Copyright © 2003 L/L Research

週日冥想

2002年十­二月8

團體問題:Q'uo,今天我們將要碰碰運氣(pot luck)、看看你們想要和我們分享甚麼,它可能在我們的靈性旅程、以及對愛打開心的過程中有些用處。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在的服務中、我們存在。我們感謝你們每一位把對於世界的關注放在一邊、以便於創造出這個一起冥想和尋求真理的時間。感謝你們為了尋求資訊而呼喚我們,這樣我們就可以快樂地和這個尋求圈分享我們的想法和感覺了。一如既往,我們請求你們每一位拿取那些你們覺得有共鳴並且是有幫助的個人性想法或概念,並將任何似乎沒有個人共鳴與幫助的想法與概念、毫不猶豫地留在後面。若所有的聽眾都承擔起這種分辨的責任,我們將不勝感激,因為聽眾方面的審慎會創造出一種自由,讓我們自由地分享意見,而無須擔心會在任何人面前放置絆腳石。靈性真理的本性就是如此:無需製造教條的各種絆腳石。在我們看來,若該真理跟某人及其進程有關,它不光因人而異,而且因時而異,因此,對於同一個實體在不同的時間,兩個似乎迥然不同的真理,也可能顯得同等地有幫助。

你們讓我們選取主題,談談可能對你們有幫助的東西:有助於尋求和開放心去愛。感謝你們給我們絕妙的自由,用任何畫布來描繪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

我們今天將畫一幅甚麼畫呢,我的朋友們?我們將選擇落新婦花為畫筆嗎,隨著絨花在思想的畫布上塗抹,與你們一起回憶夏日的所有色彩嗎?我們該用甚麼顏色來裝扮真理、恩典、美,好讓每個人可以在那些理想中找到兄弟姐妹,在尋求中靈魂所看重的東西裡、找到朋友呢?

尋求真理總有一種神聖感;彷彿朝聖的人在路上表現出的耐力和勇氣,本身就是一種靈性追求,而路上的種種難關和障礙,則像神話時代的龍群。當一個人踏上尋求真理的旅程,就如同騎士開始一次高貴的追求。

非常頻繁地、我們發現、在你們人群當中、實體們並不會在注視著好比美麗和恩典等概念時、看見這相同的優雅姿態,不過,每當人們回想記憶裡心愛的畫面:那些在一瞬間、以某個姿勢、態度,在某個情景中,由只感覺過一次的美所留下的鮮明又深刻的印象;他們的心裡就完全充滿了美和恩典的概念!多少次你們被某個東西的美所驚呆,它藏在平常的目光看不到的地方;這些日常生活的時刻渺小而不起眼,卻承載著如此份量之美?這種美之中沒有真理嗎?這個器皿熟悉的詩人約翰說過:「美難道不是某種真理嗎?」[1]直接領會美難道不是更容易嗎?

這些是真理的禮物,為需求真理的人提供更完整的選項,因為雖然借助文字尋求真理會有許多收穫,但文字總是形成自己的結構,在許多方面限制心智,結果心智就表達不出真理的全部特性。

我們會建議這個器皿,她向內凝視在最近的一次散步中、她評論過的一棵樹。這棵特定的樹有其精確的枝幹角度、及其精確的樹枝的節點,在樹葉已掉落的位置,樹葉會在春天再次發芽。每棵樹都有它獨特的模式,它獨特的祈禱、讚美、感謝的表達。每一棵樹都以這樣或那樣的精確方式、接近無限造物者,當它們通過那種特定的形式投被光照射時,光的影子創造出一個屬於真理、比例、優雅的系統,它從未在之前被看到過,它將永遠不會再次被表達。這就是睜開的眼睛可看見的貴重之美了。

很多時候我們在你們的人群中,看到強烈的、沒有答案的深度迷惑。不少人覺得眼下的情況有點讓人招架不住; 我們會建議,在改變的透明度不斷增強的這些時期,如果你感到這種躁動的話,不妨在日常生活中觀看周圍的自然環境,這會有很好的安定、接地的效果:一棵樹的形狀、鳥兒的翅膀伸展、鳥身的姿勢和飛行的方向;眼睛看到的所有影像。它們全都包含?資訊。你們幻象中的所有元素一起工作,形成一個反應無限靈敏、可自我修正的資訊系統;不管你處於甚麼環境、該系統對人的靈性、心理、情緒、身體的進程,都有幫助。假使一個實體在自己的空間、後院或土地上是獨處的,太一無限天父之造物的每個局部,都很有可能比自我更容易察覺到、它被自我所需要,因為天父之造物的每個元素都住在這種察知之內:所有的能量都是一體的、都在同一個系統中得到滋養。每一株和你共享空間的植物,都了解你、關心你的福祉、甚至知道你的想法。在這個包括第三密度人類自我和第二密度(大自然)環境裡,一切真的都是一:唯一不知道這事的元素就是第三密度的元素,因為這個器皿所稱的「遺忘的面紗」不讓它覺察到,所以第三密度的實體,天生就記不得任何別的環境,只記得局部的環境,所有在其中的實體似乎都是分離的。

探尋真理就像探尋自我一樣,很難說得清楚,我們覺察C實體之前的問題:「我怎麼知道我是否在做最真實的自己?要去哪個方向好讓我找到更深入、更真實的自我表達呢?」我們相信,在這個只告訴你如何表現的世界裡,這個詢問十分合理,因為第三密度實體努力嘗試的特點,就是給自己創造舒服;所以每當他們為自己設置道德和倫理的行為標準,他們追求的是一長串渴望的要素,而非開放式的探索態度。對於這種借助一份外在的屬性清單來找到自我的做法,人們的解釋是,也許因為你們所稱的父母,在小孩成長期間,為了給幼小的靈魂培養美德,確實更重視這個方法;他們把要教導的美德列成一份清單:保持耐心、敞開、有愛心、(跟人)分享一切事物等等,也就是每個孩子成長時,關於好行為的通常建議。

其實探尋自我遠遠更像探尋美,因為精準地說,沒有探尋,而是在開放(自己的)覺知,以前視而不懂的東西,現在終於認識到其本質。容我們說,在我們看來,最深入真實的自我是一個變量,嚴格依照尋求的人在察覺時把頭腦、意志、渴望放在哪裡而定。也許在某一點,這種覺知非常靠近智能無限的大門,因為你在冥想中漂流在平安靜默的圓滿之海;在另一點,你可能完全聚焦在某個困難的任務上,繃緊了每一根神經,只為了好好執行該任務,在表達這種出色的努力時,美的共鳴在緊張努力的那一刻的每個原子中爆發出來。

當自我能感覺到自我存在時,這是一個真實的事件,任何人、不管是自己或是觀察者、都沒有能力描繪或鑑定你領悟到甚麼。當一個實體感覺到美,美就存在,這不一定要被解釋,確實,它是無法被解釋的。

如何看到每個實體所看到的事物,這是一個非常難以檢查的主題。這些技巧會因為感受性的不同而顯著地發生改變。不管你的感受力如何,你的感知都同樣重要,在你對美的直接領悟中可接觸到的菁華,也依然容易影響你的感知,無論這種影響有多令人困惑。所以我們或許會建議,在尋求真理、尋求自我的過程中,不再是從字面上尋找人們對自我和真理有什麼可說,而是反過來在自我察覺的時刻找到光,找到滿足;在那些時刻:你的心感覺得到自己的跳動、流露愛、關懷、憎恨、鄙視、受到吸引,自我可以清晰地感到自己的運動。在那些時刻中,後退一會兒並注視那太一無限造物者剛剛正在表達的美麗、色彩、連貫性與微妙差別,就是如此,僅僅因為你就在你所處的位置上,如你碰巧感覺到的混淆一樣,伴隨著所有的事情都恰好就是它必須是的樣子,讓這一刻的美帶?禮物、迸發進入(你的)覺知中,這禮物是寶石般的真理,這個完整的、未分割時刻的色彩和質地,是其包裝。

我們會在此時將這個通訊轉移到Jim實體,這樣我們就可以回答在這個特定的團體中、人們心中任何剩下的詢問了。我們感謝這個器皿的服務,接著在愛與光中離開它。我們是Q’uo

Jim傳訊)

我是Q’uo,我們通過這個器皿、再次於愛與光中向各位致意。在此時,我們榮幸地請問、是否有任何進一步的詢問、好讓我們在這次的工作集會中處理(回答)

CarlaQ’uo,我這兒有個B的問題。他家後院有隻大角貓頭鷹,在那兒生活了很長時間,他說很有興趣知道:這隻貓頭鷹跟他們母子有沒有甚麼(特殊)關係,接著,該貓頭鷹對他們的靈性追求是否有幫助。

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在這個情況中,關於這些涉入的實體:B實體,他媽媽,還有大角貓頭鷹;我們會建議他們全都發現自己在其中生活的區域是對於滋養其生命的體驗是有幫助的。貓頭鷹以住在這片森林區的小動物為食,而B實體和母親很欣賞這地方的美好,以及人靈在這樣的美好中得到的提升。隨著大家一起共度時光,他們之間發展出一種共享的關係。無論如何,住在這裡完全是B實體及其母親兩人的有意選擇,而大角貓頭鷹發現它也喜歡這裡,所以願意接受,容我們說,人類入侵者。

有另一個我們可以談論的詢問嗎?

Carla:好的,就來跟進剛剛那個問題,那麼,如果他們在心裡請求,如果他們向這隻貓頭鷹投射一個請求、邀請內在型的關係,該第二密度的生物會回應嗎?牠只是在等待請求呢,或只是一隻單純獵食的貓頭鷹?

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你詢問的後半段是更中肯的。有另一個詢問嗎?

Carla:有的,我還想要問一個C的問題,她想要知道你們可否談談星際邦聯的成員,以及他們可能是從哪裡來的;任何你們能告訴她的事情。

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我們隸屬邦聯,即服務於太一無限造物者的眾星球邦聯,都來自於太一造物、每個實體正體驗的造物。無論如何,我們覺察到、妳請求的信息是一個更加具體的位置,我們會建議:我們來自你們稱為的銀河系中的許多點。它們絕大部分位於你們當前科技的感知能力之外。我們加入星際邦聯,渴望為呼喚我們幫助的人服務,所以重要的既不是在時空中的定位,也不是距離,而是這個呼喚;因為在尋求中,我們和你們共享同一旅程上的步伐。在你們的銀河系統之內,有大量生命棲息的行星,數字大到沒有意義了,因此,最好把整個(宇宙)造物看成是活的、智能的,那些從中經過的其他生命形態,能夠得到它的回應。

有另一個詢問嗎,我的姐妹?

Carla:沒了。我代表CB感謝你們。

我是Q’uo,我們也十分感激你和這些實體,我的姐妹。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沒有進一步的詢問)

我是Q’uo,既然看起來我們耗盡了這次工作集會的所有詢問,我們願藉此機會再一次感謝在場的每一位、邀請我們出席你們今天的尋求圈。我們總是非常十分樂於加入你們。在此刻,我們將離開這個器皿及其團體。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和無以言喻的光中離開各位。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

Adonai,我的朋友們。Adonai

原註

[1] 約翰·濟慈,《希臘古甕頌Ode on a Grecian Urn》:

....等暮年使這一世代都凋落,

只有你如舊;在另外的

憂傷當中,你會撫慰我們和朋友說:

「美即是真理,真理即是美,這就包括

你們在地上所知的、和需要知道的一切。」

Translated by T.S.

(V) 2019 Reviewed by Sunny &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