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對話(完整版)

Copyright © 2002 L/L Research

特別冥想

2002年十­一月27

團體問題,主題是:在物質性和形而上學的方面、在2003年將會發生什麼事情,為了妥善處理這些事情,靈性導向的人們應該做什麼、怎麼思考呢?

發問者:第一個問題是,我們說話的對象Q’uo究竟是誰,該通訊過程是如何透過Carla運行的呢?

(Carla )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在的服務中、我們存在。

我們是Q’uo,覺察了你的問題。我們透過這個器皿的途徑通訊,這個器皿已經在她的能量體之內、開放了這些途徑以便於它可以用一種更直接的連接

從居住在你的人類大腦之中的內在世界或形而上世界的那些存在於潛意識之外的各種宇宙來接收訊息[潛意識位於人類大腦中的內在或形而上世界]。我們和很多其他的聲音都居住在那個宇宙之內,受到你們星球上的人群吸引,前來相助,因為同類相吸,這些人追求真理,而我們可作為一種資源;你們的人群當中有許多管道,他們收到形形色色的這些聲音,端看該特殊器皿的,容我們說,調頻或能量的靜態平衡而定。

今晚這個器皿呼喚我們到這個小組來。她以耶穌·基督之名,邀請她在穩定、清醒的狀態下可以收到的最高與最佳的通訊,然後這個器皿在心裡呼喚這種性質的通訊,並在我們回應時,用她最親愛、最崇高的名義來讓我們確認,那就是耶穌·基督

我們是那些能夠說耶穌是的實體,因為這個實體、你們自己、以及我們都從無限造物的最開始,就一直保留著單一偉大無限造物主的全息式火花;在演化的進程中、我們最終體驗到了名為耶穌·基督、或受膏者的意識。我們已經發現第四密度的無條件愛之縮影就是該救贖的品質,它將在實體們的內在創造出該振動、使得尋求的靈魂聚焦於畢業:從第三密度進入第四密度的過程。

在這個時候,差不多在你們的十年以後就是畢業日了、容我們說。因此,這個器皿十分敞開地和我們一起工作,因為該器皿也感覺到,容我們說,宇宙指引的聲音對於任何希望體驗它的人是有幫助的,這些聲音對下個十年期肯定有幫助。有些人致力在靈性上工作,想靠近畢業(資格)、就服務他人和無條件之愛的角度而言,嘗試協助這樣的人是好的。

基督意識的品質就是耶穌實體、該人類所穿的事物在他的無私中,為了他人而奉獻全部的過程中成為該品質基督意識等待?那些在尋求靈性答案的路上走得更遠的人。因此,這個器皿能夠成功地接觸,並使她自己確信這個接觸即是它所陳述的(身分)

我們可以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發問者:Q’uo 在穿越宇宙的演化過程中、有些什麼經驗?Q’uo是否也經歷過第三密度?

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Q’uo原則由三種實體所構成:一個屬於第四密度,身分是Hatonn、這個器皿及其團體都認識的;一個來自第五密度,名為Latwii;一個來自第六密度,名為Ra。這三個社會記憶複合體組成了這個聲音。其中一個屬於金星能量;其它兩個在其它的恆星系統經歷第三密度。全體都以獨特的方式經歷第三密度,每個(成員)都以自己的方式精練那經驗。跟你們這個特別的星球的人們的經驗相比、每個(成員)的第三密度經驗都顯著地容易許多。這是因為你們所在的星球居住著那些留級重讀的學生,有些人在七萬五千年週期之前就開始這門課了。這是一群特別困惑的實體,他們漫長的經驗還沒有把他們[從服務他人到服務自我的所有變量當中]帶到一個清晰的選擇,於是他們隨機地、無聚焦地前後搖擺著。在你們人群當中,這種意志上的缺乏可以追溯到許許多多次轉世以前的歷史,在一些轉世中,既沒有為正面意義的畢業(資格)加分,也沒有為負面意義的畢業加分。

我們希望藉由分享這些我們能分享的信息、給那些想要聽到的人們、好增加收割量。在給予你們這些信息的過程中,我們請求你們在文章中清楚地聲明我們不是權威,我們毋寧是那些奉太一無限造物者之名前來的實體。我們作為同一條路上的旅伴、可以分享意見,那條路徑就是(Tao)。我們能一邊前進、一邊分享我們的一些意見,但我們請求每個考慮這些想法的人、只在這些想法中選擇那些有深深共鳴的部分,於是,它感覺起來就好像每個人都在憶起、而非學習。對於那些沒有共鳴的事物,我們會請你們把它們放在一邊然後忘記,因為信息無處不在、無時不在,如果我們所提供的事物暫時不適合你,那麼我們請求你拋開它,因為我們不願成為任何人前方的絆腳石。

我們可以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發問者:你可否解釋你所意指的畢業收割?

我們是Q’uo,覺察了你的問題。(在場)所有人都熟悉收割的概念,這個器皿在她長達五十九年的地球經驗中,她已經把注意力聚焦在你們稱為的聖經的教導上。在這本特別的書中,收割的意象有一種特殊的意義,因為據說耶穌實體在他的教導中、提供了一則關於收割的故事。確實,這個實體提供了很多關於收割的教導。在這些教導的案例中,所有的教導都是通過故事和意象來提供的,因為這位收割的信使到來的時間、要比這個星球的實際轉換(密度)時間、早了大約兩千年;而這個星球即將轉換進入到另一個經驗的密度,進入空間/時間之內的另一個區域、該空間/時間位於圍繞著中心太陽的偉大螺旋銀河。

耶穌實體關於收穫期的比喻之中心動力是:各個田野滿是發白的莊稼,所有的穀物都成熟並準備被收割;但卻沒有足夠的工作者來收割;接著有一種呼喚給那些追隨這位老師的人、呼叫他們承擔起榮耀和責任,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嘗試增加該可能性:喚醒那些正在綻放、已經成熟的靈魂,他們是七萬五千年的學習的成果與驕傲;於是他們得以跨出最後一步,跨過終點線,從以膽怯的意志為愛的志業服務,轉變為一股熱情與火焰,專注又慈愛地為自我周圍的人、這個星球的益處來服務。

確實,在另一則關於收割的故事中,這個實體暗示,工人們進入葡萄園收割葡萄,他們工作了大半天,有一些人在當天非常晚的時候才來上工,然而,到了收工的的時候,所有人都被給予相同的一枚錢幣。這點在收割上同樣也是真實的。在75,000年的學習過程中,對於自我的真實本質的覺醒與覺悟發生在什麼時候並不重要。關於那即將發生的事和部分已發生的事、名為耶穌·基督的實體是第一個信使:那就是,一個無條件愛的時代、第四密度、即將到來,而無條件的愛也是第三密度課程的真實本質。當心()能夠在生命中過半的情況保持開放,關注他人的福祉、幸福、舒適、安全,並且服務他人,畢業就發生了。心需要被喚醒,被那蘊含於開放之心中、要知曉真理的渴望所點燃。藉由保持心的敞開,該尋求者的學習過程變得更有效能許多;藉由嘗試去服務他人,愛的雙眼開始有理由去睜開。

我們可以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發問者:如果一個人需要示現無條件之愛、好達成收割或畢業,他要如何克服自身之中的那些負面樣式[阻礙他做到那點]

我們是Q’uo,覺察了你的問題。我們首先建議該過程不要被想成克服,而毋寧視為平衡、更深入地進入真實自我的本質。自我可以被自我看見,如果自我能夠客觀地(檢驗)正在接收的數據,自我就可以發現自己是有幫助的。

第三密度生活方式的真正核心即是全然困惑的體驗,這個密度的目標是去創造一個氛圍:一個人在其中唯有憑藉信心、才能看到當下此刻的健全與適當性。這個

困惑的目的是讓嬰兒靈魂戒掉生物性的、做出(日常)選擇的大腦、並且進入第四密度的大門,容我們說,也就是人類載具能量系統的第四脈輪,綠色光芒能量中心或心輪。一旦尋求者能夠掌握這種開放之心的價值、以及邏輯智力和人格的種種限制,這個尋求者就遠遠更加有能力保存意識的特定區塊、致力於精煉其準確性並減少其情緒上的偏見,以該區塊接收傳入的信息。

我們會建議,生物性頭腦(mind)的目標是保護有機體的生存、以便於適應其環境,從第二密度王國的類人猿時期就開始了,它就是因為這種適應的特性而興盛的。一旦這種心的開放發生了,一旦內在之耳能夠開始向()意識暗示:一般而言、它都帶著偏見看待收到的信息;然後,它就遠遠更有可能偵測到那創造困惑的觸發物;而該困惑超過必要的傳入信息的程度。

甚至在一個實體出生之前,就開始受到教化作用的影響,甚至在童年時期,這種文化適應的過程、很快創造出了一種誤解的樣式,奠基於這些來自親友的信息:

父母、朋友、老師、以及周圍的其他人[圍繞這個穿過出生的大門進入該幻象的年輕靈魂]。因此,幾乎不可能真的抵銷那些創造扭曲的學習經驗。我們不會推薦實體們嘗試去除扭曲,因為扭曲不是一個貶義詞,毋寧是一個描述性詞語。無限造物者的第一扭曲(變貌)是自由意志、第二是愛,第三是光,在討論太一無限造物主之奧祕的系統中、這些是首先的三個原初價值。

這是否回答你的詢問,我的兄弟?

發問者:看起來,我們的星球正在進入一個非常困難的負面體驗期。一個想望畢業進入第四密度的人、如何才能應付正在發生的、和2003年將要發生的事情呢?

我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首先,我們會說:政治陰謀、動亂、恐怖主義、戰爭的物質界顯化,就如同它們本來的樣子,都是畢業過程的自然外圍現象,在其中,那些選擇服務自我途徑的實體、跟那些嘗試走在服務他人途徑上的實體一樣,懷著相同的熱愛與專注來嘗試畢業。我們會建議,這些情況掌握在所有那些人的手中、他們理解並了悟到自己是永恆的公民,他們來到這裡學習與服務,想望持續地學習與服務;因為那就是每個細胞與原子的渴望了;包括每個實體的向上螺旋之細胞、以及在物質性與形而上的宇宙中、存在的每個原子。

我們會建議自我要留心。開放之心的責任是去無條件地愛它所見的每一個事物、每一個人,把它們都看做是自我或自我的一部分。在不安與衝突的時代,實體們被給予一個銳化的機會、去觀看自身的陰影部分、那隻啃食內心的狼。即將到來的一年或許包含不平靜。我們只能鼓勵每個人打開內在、外在天賦的兵工庫,以處理第三密度的情況,找到各種方式,盡可能得到激勵、盡其所能地,通過服務他人來適宜地回應。

隨著這種關注歸納為其確切的特性,即一切都好有正面影響,而焦慮就帶來負面影響,那麼,該關注就能夠被轉變為在這個小時、這一年、確實即將到來的十年的真正職責了。該職責就是協助這個星球、協助自我和每個其他自我獲得能力,好享受點亮你們星球的光、正逐漸增強其密度。那道光的特性正在改變,第三密度的肉體載具要居住在那種光中將變得越來越不可能,不是因為它對肉體會造成傷害,而是因為該能量會用某種方式硬化為一種典型的第三密度心智狀態、跟自我保護與生存的概念連結在一起。

要享受第四密度的光取決於能夠進入一種意識狀態,在該狀態中、所有其他自我都被視為自我,所有的罪惡與成就都被視為寰宇自我的一部分,並且能夠轉動180度,直到自我被視為所有事物、和造物者。那種意識的統合打開自我以一種方式去愛和被愛,如同身體愛自身,而非分離的實體們彼此相愛。

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我們沒有假定一種高等的心理狀態,我們毋寧建議,在潛意識的層面,在(宇宙)造物之內、所有的實體早已是一體的,因此,從第三密度移動到第四密度的過程,有部分是由該實體接受一體性所構成的,而這個接受進入該實體的信仰與感知的層面。這使得該覺知的實體偶爾感知威脅時、保持無條件愛的態度、保持存有向外放射。據說,聖方濟實體曾經稱呼火焰為火姐妹,稱呼痛苦為痛苦弟兄,看見一切事物與品質都是太一無限造物者的一部分。在每個文化中都有....

磁帶第一面結束

Carla傳訊)

我們是Q’uo,再次和這個器皿在一起。剛才我們從形而上的角度,談到你們對下一年的關切,接著我們指出那些憶起混淆機制的人,能力會提高;因()意識的無限玩耍中發生的混淆機制、覆蓋了意識更深的菁華。

我們會建議,在即將到來的一年中,在那種不斷發展的合一性之中有一種持續發生的、週期性的事件,彷彿你們人群當中有些人、此刻實際體驗到了密度在逐漸增強。這些運動很早以前就開始了,隨著這個星球的順時針運動,螺旋進入第四密度的時間/空間和空間/時間的振動,運動的頻率還在不斷增加。第四密度的空間/時間,與第三密度的、作決定的大腦生活的人之間,振動的不匹配正在逐漸增加,要感覺舒適變得越來越困難。那些確實服務自我的人(製作)的玩具及小玩意兒,又明顯增加了這種不舒服體驗。這些玩具包括你們的大眾媒體以及你們的服務自我的人群的各種陰謀詭計的產物。這兩個因素綜合起來,提供第三密度實體一種顯著增強的匆忙、壓力、焦慮、甚至沮喪的體驗。

對於那些覺醒的實體,這不匹配有種不一樣的效果。在投生中嘗試去保持第三密度的心敞開、肯定會是不完美的嘗試。無論如何,全然渴望保持無限的愛流經能量體、這渴望對於時間/空間的宇宙,而非空間/時間,有一種可觀的衝擊力。在時間/空間宇宙中、意圖與理想是具體的東西。因此,即使該實體在保持心開放的方面一直是徹底不完美的,不知疲倦地、一再重複這意圖、好返回心胸開放的狀態,這就允許這個尋求的實體回應第四密度的振動,在這樣做的過程中,這個實體進入它需要的、下個療癒的緊急關頭。在很多時候,這些緊急關頭是情緒性的,透過情緒表達,該器皿會稱為各種狀況。在很多其他的時候,在身體載具上發生實際的困難,或其他的效應:隨著那個實體對於增強的光密度、和在那個實體的能量系統之內的不平衡的反應而各有不同。

因此,目標並不是完美,毋寧是不屈不撓地返回、記起無條件的愛。無條件的愛就是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本質,那本質瀰漫並充滿整個你所覺察的宇宙、以及所有你尚不能夠量度的宇宙。確實,這個長久以來被認為是一種真空的太空、的確密密塞滿了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比起你感知為物質的原子還要遠遠更加密集。

這是否回答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

發問者:關於實際可能發生的事件、Q’uo可否給出任何的預言,好讓人們可以在心理與靈性上、準備好自己去處理它?

 

(我是Q’uo) 我們會建議,預言式資訊將使得這個通訊失去調音(detune),到了某個程度、我們會不能夠透過這器皿說話。因此在回應之前,我們要指出,我們也不認為有可能具體地在此類的主題發言、而不冒犯自由意志。我們再次單純地請求每一位都覺察到、可能會有服務的機會,這些服務的方式現在並非顯而易見的。藉由聚焦在一切都好、一切將是好的堅定信心上,這情況隨著其發展將遠遠得到更好的服務。

我們要問每個兄弟姐妹,當每個人所關注的事物的本身都會幫助塑造未來的時候,在恐懼中對任何事情都念念不忘,這是好的嗎?那麼,甚至是以做好準備的方式而對危險念念不忘,這是好的嗎?或者居住在一個沒有危險、從而認可你所想望和渴望的事物的宇宙中,這樣是不是更好?實體們如何在內心跟自己對話,加總起來就在你們所稱的共識性實相中,創造出聯合的未來;所以對生存的任何關注,如果超出了類似你們為斷電所做的通常準備,都是以某種方式在表達恐懼。

(宇宙)造物中沒有一個部分可以被貼上安全的標籤;而就意識的持續性、興旺繁茂、發展進程的方面而言,也沒有一個地方可以被貼上不安全的標籤。危險並不存在,物質幻象就是一個幻象。只有在考慮到收割期對你們星球表面的影響時,收割才是物質性的,因為第三密度人群在振動上確實落後了、這對即將到來的密度形成阻力。地球,做為一個星球,作為蓋婭,承受生產陣痛已經很久了,它需要光傾注到這個實體稱為的基督網格,而其他人稱為第四密度網格或揚升網格。

這是真實的緊急時刻。在這個全球的情況中,我們的焦點,也許任何形而上的思考,都在於減輕行星地球在其收割中的陣痛,接著從這個重複許多次的貪婪、掠奪、戰爭的循環中,增加靈魂的收割量。容我們說,這種防禦與擴張的總和方針是恐懼與痛苦的產物。這些情緒就如同給了第五密度、負面實體們食物一般,這些負面實體從第五密度的層面正在激發和激活(人們)朝向極端主義的信仰以及「以眼還眼」的正義觀點的傾向。那些願在此時服務的人們大可嘗試去改善第三密度的共識性實相,我們鼓勵那些嘗試去幫助的人。拯救自我的嘗試是一種源於恐懼的嘗試,我們會建議,這不是一個可從中取得真理的位置。追隨真理會通往自我之心,在自我之心中,一個實體與那為萬物賦予生命的存在合一、而不會過度關切其肉體載具。我們並不建議實體們漫不經心,毋寧是適當地隨著事件的發展作出回應,同時拒絕用以恐懼為基礎的擔憂給心智的途徑造成負擔。

你會從許多信使那裡收到信息:看到的、讀到的、聽到的東西,進入視線的鳥獸、風雨。把真實知曉的過程帶到你身邊的、是你自己的指引系統,它居住的世界,位於你大腦細胞的陰影海洋;它打開一扇通往無限宇宙的大門、那是每個實體生活的真實處所。

如果你願意的話,想像一個看電視的人,他觀察的是一個虛擬的實相。造物主的無限愛與光有種種變貌,第三密度的肉體頻道接收到它們時,就被轉譯到這個特定的生活頻道中;與此同時,每個實體卻居住在對應的形而上宇宙裡。肉體的死亡是從一個厚重的化學性幻象,移動到一個較少扭曲的非物質宇宙;生命不會中止(存在)。無論如何,每個實體在此刻進入投生,不是為了拯救自我,而是為了伸手幫助別人;隨著一隻隻手伸出來,手跟手開始相連,實體們開始希望以專注又和諧的方式,加入變化的韻律和流動,這些非常合適而且必要的變化、正在你們星球上發生。

在此刻收割量真的可以大幅增加,因為在這裡的如此多的實體距離覺醒只有一小步,所以我們感覺,好比你們這個團體、以及所有正面導向的光中心[都在你們星球上],隨著它們工作的不斷增強的協調一致,它們開始看起來較不像是孤立的燈塔,而更像是(閃亮的)大都市。第四密度的網格可以看做是由所有正面人群手牽手、心連心而形成的。在幫助你們的星球的方面,尋求中的實體可以看著全球,看著許多生命原力虛弱的地方,看著那些貧瘠而荒蕪的地方。這個器皿所稱的網格在這些地方,需要得到強化或調整。

單憑打算這麼做、接著進入冥想狀態,實體們就可以在任何時候選擇變成放射器,向這個網格發送無條件之愛。送出這種光的過程,是一個發出意願的過程。

在這個為一些人送出光的過程中,某些觀想是有幫助的,好比觀想紫色的光正在被送出或者觀想這個星球,有光流入網格、接著網格亮起來了。我們願指出,你們科學家已經發現這個網格、還發現其他東西,因此實體們可以找到的有關資料琳琅滿目,這些資料用線性的方式描述具體的網格入口和節點,而這個實體缺乏(科學)語言做更深的討論。不過,當自我在開放的心()之中協助時,並不需要知曉網格的組成。

我們可以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發問者:將一個人的能量中心基督網格對齊的最佳方式是什麼?我們如何觀想它、以便於向它發送能量呢?

我們發覺這個器皿越來越疲倦。我們是Q’uo,我們將這個問題做為此次集會的最後一個完整詢問。

這個器皿熟悉德隆瓦洛.默基瑟德實體的作品,我們會說嘗試去跟隨那本特定的書、跟激活梅爾卡巴有關、那裡面的練習會構建一個系統,一個實體可以憑借其儀式性的心智活動、駕馭並鍛鍊漫遊的心智,這會有助於開啟能量體。有多少種鼓舞人心的體驗,就多少種開啟能量體的方式。好比德隆瓦洛實體的方法,以機械性方式打開心輪;該方法的負擔是其外在形式:必須從頭到尾,循序漸進,一步一步地走程序。

這類開啟心輪的儀式有很多種建議,我們鼓勵感興趣的實體搜尋有關的可得資訊。對於我們自己,我們建議更多地沿著那條路線:即每個人在狂喜時刻體驗過的喜悅和感恩、無可言喻且自發性的表達的。我們給這個器皿的頭腦帶來一個男人和女人在愛中連接起來的體驗,友誼締結的體驗,發現自己熱愛一己的工作的體驗。這些感覺用它們的真實本性開啟了心輪。當美麗用純粹的方式被感知的時候,它完全地開啟心輪。

因此,什麼事物將開啟心輪,這對於每個尋求者而言都是獨特的。對於這個器皿,它是一再一再地返回耶穌·基督的餐桌、好將這個實體視為無條件愛的化身吸收到她自己的內在。當這個實體聽到核心話語:「這樣做以紀念我」,她處於狂喜之中,這個器皿在心裡回答:「,我會記得。」對於另一個人而言,心輪的開放可能涉及一首歌曲的美好,小鳥的飛舞,玫瑰的香味,或者和深思一個抽象觀念有關。每一個實體的平衡位置都是不同的。

無論如何,開放心輪是所有人的共同需要,但不是從一個粗心或毫無準備的位置來開放。在你要求自己的心開放之前,首先我們請每個人要求自己的能量體進入平衡、開放、暢通的狀態。單純地向心智要求讓自我照料這一點會有助於進入那種意識的狀態,進入愛的靈感與正確生活的熱情,堅守自己心目中最高、最佳的原則。這些感覺攸關領悟到自我的本質和周圍大自然的本質,對於打通心輪大大有幫助。當然,任何你覺得令人鼓舞的、有共鳴的東西,都值得你信任。

我們用來結尾的建議是:我們請求各位記得、靈性的演化是一個改變的過程。改變的本質就是把意識推向不舒適的狀態。一個實體在一天中、在意識中做的工作越多,其意識的新陳代謝就攀升得越快。這就好像一個實體鍛煉肌肉一樣。尋求每天定時冥想,這是好的,尤其是,如果這樣的練習是獨自一人完成的話。在團體中冥想更長的時間,這肯定是更為安全的,我們肯定地建議實體們在團體中冥想、這要比自己獨自冥想、在磁力的方面會更加強大。

我們建議溫柔地對待自己,因為要愛人如己,第一個必須被愛的自我就是你自己,而這是所有「自我」中最難愛的,因為你自己的所有秘密想法都是你知道的。

我們請大家儘量保持輕鬆:一方面像戀人一般、充滿熾熱的激情、追尋太一無限造物者的真相、追尋深層自我的真相,同時跟幻象表面保持輕柔的碰觸,並非不尊重或侮辱它的重要性,而是認識到,你在這過程中接收的信息,本身就牽涉到幻象。

我們感謝名為W的實體、以及這個群體的其他成員,在這次多少有些不尋常的集會*、呼喚我們出席。我們享受這次的冥想、以及和你們自己的振動分享我們的振動,我們感謝每個成員犧牲時間與能量、以便於拿出這段沉思與發問的時間。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每一位。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

AdonaiAdonai Vasu

(*編註: 發問者住在巴西, 透過越洋電話提出問題)

Translated by T.S.

(V) 2004, 2019 reviewed by Sunny &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