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在層面的居民

Copyright © 2002 L/L Research

週日冥想

2002年十­一月24

團體問題:我們今天的問題,Q’uo,容我們說,是跟提婆(devas)有關、它們位於星光(astral)世界、提婆領域中。我們想要你們給我們一些信息、關於那裡的居民。我們多少覺察到,有屬於非常高級別的天使,有與大自然世界關聯的一般靈,有火、水、土、風的(元素)靈,我們肯定同樣還有其他的靈。我們想要你們給我們講一講:居住在提婆領域的實體們有哪些種類。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以祂之名、我們服務。我們感謝你們各位在這個休息的日子、創造出這個空間來舉辦這次的工作集會,我們了解到、你們每個人都在時間上需求緊迫、而尤其感謝你們。為了你們致力尋求和你們靈性的慷慨、我們感謝你們。我們感謝你們跟我們分享你們的冥想;和你們同在是一種極大的榮幸。一如既往,我們要求你們在聆聽我們所說的內容時、使用你們的分辨力,同時辨認出那些吸引你們的想法並和這些想法產生共鳴,接著把其他的想法留在後面。

今天,你們的問題是多少有些混雜,因為我們知道,你們問到的各種生靈有五花八門的名字,我們也察覺到,就我們討論的這個領域裡的術語、某些存有的命名和在星光層與提婆層面的一些存有的命名是不一致的,它們只是內在層面的一小部分。無論如何,我們假設該問題打算一般地談論內在層面、而非談論七個內在層面中的兩層。確實,我們的討論在很大程度是相同的。然而,我們不會談到那些非人類的實體、居住在內在層面的寬廣範圍之中,這些內在層面對於你們地球的這個特殊球體而言是本地的。

我們的回答依靠於一種對造物者(宇宙)造物之特性的初始認識。該特性是這樣的:如同大衛實體告知這個器皿的,你們所稱的科學家多年來以為是真空的東西,現在被你們的科學家證明,它所包含的能量,遠比從你們的身體等等的物質中、或從任何可分裂的原子中釋放出來的能量,要更多。

(宇宙)造物中,未賦能的、歇息的能量是如此強有力、以致於相比可以從未扭曲的、未賦能的時間/空間中釋放出來的能量,你們的氫彈釋放出來的能量是非常微小的。當一個受造物產生了[屬於第三密度的生命形態、好比你們自己]()就進入了限制與極性的世界。

然而,在第三密度的內在層面之中,並沒有這種限制,因為這些內在層面與行星本身的能量內部共鳴著,在行星開始的時刻、該能量就創造了所有的層面,在作為一種通過空間/時間幻象的樣式而完成的過程中,它看起來接著開始出現、發展,如此等等。再次地,在可見的世界中、這是你們空間/時間的限制之一。在時間/空間中的情況是相當不同的,因此,那裡沒有東西妨礙你的記憶,你可以完全察覺這個器皿所稱的、深層實相的形而上特性,察覺參與這個生死世界的萬事萬物都是轉瞬即逝的。好比說,在更深層實相的背景下,可以把樹木的能量或一個人的能量,視為未賦能的時間/空間流動中的一個較小變貌(distortion)。你們享受的肉眼看來很突出、顯著的幻象,跟未賦能的時間/空間本身相比、看起來只有非常小的不同,(實際上)是尖銳地不同。

這意味著,每個第三密度的存有都有這能力[在她的能量系統裡,幾乎完全沒發揮出來]:單單藉由意識而真正地移動群山、或作出任何物質界的改變,只要她的想像力與意志足夠專注、渴望足夠純淨目標感足夠強烈。在第三密度之內,信息的吸收有限,該限制影響了顯意識心智。它不會影響潛意識的心智,除非在潛意識心智中、較上面的層次中。因此,很少有實體憑藉肉眼確實看見內在層面的實體。確實,絕大多數在意識清醒的情況下、看見內在層面的實體的人是這個器皿稱為的孩子,那些尚未被教導(訓練)成不可能看見這類事情的人。

再者,有必要保留所有這類生命的不可證明性、好增強第三密度實體的信心。在信心的問題上、在一般的靈性問題上,有一種極大的渴望不去侵犯在第三密度中、任何實體的自由意志,(因為)他們在第三密度的具體目標就是作選擇。現在,看到了第三密度的情況、看到第三密度生物單元[好比你們自己]的情況以後,或許就比較容易看見:太一無限造物者的能量擁有廣大系列的、很真切又實質的智能與靈,幾乎從每個變貌的每個縫隙與角落中迸發出來。

生命呼喚生命,在第三密度空間/時間裡面的生命會呼喚在內在層面的生命,內在層面的生命呼喚第三密度空間/時間的存有並尋求服務他們。天使的特性就品質的方面而言、跟以下這些存有的菁華並無不同:好比小仙子、小妖精、帕克(Puck)、羅賓小綠人等存有、以及所有好心又快活的靈,然後移動到在第二密度中、所有活物中的提婆,還有所有來自第一密度的土、風、火、空*的元素精靈能量。可以把所有這些能量看成聚焦的能量、彷彿被磁鐵吸引一般,由空間/時間中某種心理狀態吸引而來;或者把它們看成各種智能,被相似的興趣或振動吸引、進入一種諧音與關聯。你們每個人都是一個儘管小、卻是顯著的變貌,位於

時間/空間與空間/時間連續體之內;你們天然地、藉由你本身的存在、從內在層面汲取能量與智能。

 (*譯註:原文為 earth, air, wind and fire,沒有水元素)

由於空間/時間的心智或第三密度實體的智能局限,(人們)總是傾向於用自己體驗到的生活情況,來衡量其他生命的生活情況;千百年來,這種傾向為琳琅滿目的各種生命,按某種秩序起好了名字。例如,如V實體已指出的,有一個非常謹慎、非常龐大的、各樣類型的天使存有的階層。在其他的神話與魔法的系統中、有很多給內在層面的指導()的命名、以及對元素靈的命名。它們都是超越命名的菁華,非常類似你們自己、也是超越命名的菁華一樣,因為它們與空間/時間的沒有任何不管怎樣的關係,它們完全是思想的創造物(生物)。它們被思想推動著。做為能量的創造物,它們被能量推動著。第三密度存有內在的渴望的具體細節不會去關注這些想望跟人類互動的內在層面的存有們。如同渴望一個特定事物的背後的能量,重點是意圖、目的、目標吸引類似的能量從事內在層面的工作。

當你想望有幫忙的時候,通往那種幫忙的唯一障礙就是缺乏堅實的知曉,即幫助是可得的。如果人類沒有察覺到或呼喚那種幫助,內在層面的實體們要協助人類就要困難許多了。因此,我們鼓勵每一位絕不要花時間去懷疑是否這樣的幫助是可得。在我們看來,能量和信息實實在在地快要擠爆宇宙了,而且全都渴望人們知道它們、全都渴望人們使用它們。問題在於第三密度生物實體的接受點。大量的幫助浪費掉了,因為人們沒有求助或沒有注意到它們。大量來自更高天使領域的幫助、只有那些請求的人可使用,因為隨著能量變的更加精煉,智能變的更加充滿無限造物者,責任也在不斷增加、好保存脆弱的第三密度人類之自由意志,而這些人類實體正在穿越這個作選擇的密度。

每個實體的指引系統是多麼強烈地想望去幫忙呀!我們給了這個器皿一幅圖像:一打的天使正坐在客廳四周的窗簾桿、窗台板、書櫃的頂端,只希望、只等待著被請求。

自然靈和元素靈從不擔心侵犯自由意志,因為只有知道它們是可能(存在)的人才呼喚它們:要嘛是信心完全沒受過考驗的人,比如小孩兒;要嘛是信心經過烈火考驗的人,他們有一種知曉:即這個智力和能量的面向存在於所有事物中。

此時,我們會把這個通訊從Carla實體轉移給Jim實體,因為我們覺得已經盡可能地討論了這個問題,需要以進一步的詢問來重新聚焦討論。結果是,我們在愛與光中離開這個器皿。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

Jim傳訊)

我是Q’uo,我們再次通過這個器皿、在愛與光中向各位致意。請問在此刻是否有我們可以談論的、任何進一步的詢問呢?

T:如果一個人想要請求一個特定天使或元素靈的幫助,他如何才能開始著手保護自己、並且確認得到正面的、造物者導向的幫助呢?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會推薦在冥想狀態中祈求幫助。在這種狀態中,你可以向那些隨時用耳朵和心傾聽服務呼叫的實體,最清楚地表達你心中的渴望。當你已經把自己置於中心、並且已經請求幫助的時候、讓對方明白你的渴望是什麼,在你發出那個呼喚之後,接下來我們會建議你進行一段時間的靜默冥想,你等待一種接觸或協助,容我們說,它是通過你的感覺、通過圖像、或通過直覺來和你溝通。接下來,當這種接觸被感知之際,你溫和又堅定地問,是否這個接觸是以....之名出現的,這裡你可以用在你心中是神聖的品質、實體或概念來供給(內涵),不管是耶穌·基督、基督基督意識、正面極性,還是在這種情況下可以當媒介的任一聖人。當你收到了一個肯定的回應之際,接下來你就可以知道、你已經跟這一個實體聯繫了、它既樂意又能夠以你渴望的方式協助你。

有進一步的詢問嗎,我的兄弟?

T:沒有,我這邊沒有了,謝謝你們。

我是Q’uo,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Carla:我想要跟進發問。我以前在通靈的時候,正在得到的能量圖像是你能夠想像出來的每一件事物的一部分。我原本認為我們得到了某種講述方式,在內在層面、什麼東西來自第一密度、什麼東西來自第二密度,如此等等,而我目前得到的印象是:所有那些已經被仔細地寫下來的事情,它們都已經被各種僧侶和各種人群在歷經數千年的時間看到的事情、已經被詳盡無遺紀錄的事情,實際上是浸透文化等等偏見的材料。那就是為什麼這些能量想完全擺脫形式,因為這些能量,儘管它們會採用任何你感到舒適的形式,這個形式卻不是它們真正的自我。這是一種準確的感知嗎?這就是你們不想要更加具體的原因嗎?

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妳是相當正確的,因為每一個文化都包含一些偏見,的確在很多的文化中,有各種各樣的老師、古魯、大師等等,它們已經體驗過這些類型的能量菁華、光之存有,而那些被命名的存有、其名字要嘛是在文化上有偏向性的,要嘛是在個人的方面有意義的,而這些名字並沒有很好地被轉譯到另一種文化或體驗中。因此,我們想要保持一般的描述方式,這樣在傳遞信息的方面、就有希望免除那些會令人困惑的不必要扭曲。

Carla:是的,謝謝你們。

有進一步的詢問嗎,我的姐妹?

Carla:沒有,感謝你們。

我是Q’uo,我們再一次感謝你,我的姐妹。現在有另一個詢問嗎?

V:我不太清楚該怎麼措辭,但是我對於天使王國或領域漫無邊際的想法,激發了這個問題。我想知道,Q’uo,你們能不能談談,那些叫做天使長的生命是怎麼來的。我知道,你們很好地、一般性地描述過這些實體;我嘗試知道得更具體,想了解標名為天使長的那些實體,甚至有具體名字的個別天使,比如米迦勒加百列等等。我猜,我想證實或搞懂的是:如何維持、哪怕只是開始、跟這種存有的關係,或甚至對話呢?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姐妹。一個人是從心的中央開始跟這樣一個實體談話。最好進入冥想狀態或進入那種在沉思與祈禱中、處於中心的狀態,以便於用一種開放且,容我們說,多少有些奉獻的方式、提供一個人的關注中心。我們所說的奉獻就是那種不尋求一個特定的結果、但尋求以一種純淨且有幫助的方式來服務。

因此,當你願開始開放自己、迎接這樣的交流時,最好藉由個人的努力準備好自己,這種努力是祈禱、分析一己的需要和能力、並開始考慮你希望在什麼範圍得到渴望的結果,這樣既有請求的重點,又留出餘地來收到適當的回應。

那些你們已經稱為天使長的實體、對於服務的渴望不僅僅是深入且穩固的、也是熟練且富有經驗的。相比於大多數人、這些實體已經對你們的造物(世界)的一個更大部分承擔起責任,成千上萬年以來,祂們一直以這種方式奉獻自己,實現了你們稱為的成功,因為祂們懷著大量的慈悲,以祂們的翅膀[這個器皿笑了]承擔起大量的責任。

在你們的七萬五千年以前,這顆特定的星球被放置在你們稱為的一種隔離之中,因為一直有很多實體需要從其他的第三密度星球被遷移到這顆星球,那些第三密度的星球完成了第三密度的週期,而某些心//靈複合體無法繼續進入第四密度、而需要重複第三密度的課程。通過各種各樣的技術、它們被轉移到這顆特定的星球,在稍後的時間、這些技術中的某幾項被視為:已造成對自由意志的侵犯。

因此,隨著各種各樣的、已回收的第三密度星球的人群被添加到這個特定的第三密度星球,就必須守衛自由意志了。因此,需要仔細監督這個星球第三密度的初始階段,因為起源迥異的諸多靈魂需要受到保護[容我們說],好被放置在一個特定的的情況中、它被設計來允許一種平衡各種扭曲的過程。

因此,有許多雙手、許多顆心參與這個努力過程,有些實體願意承擔大部分的責任,祂們不僅被賦予了這種責任,還被賦予你們視為天使領域的位置,以及,我們更正這個器皿,在一種連續性共識中、祂們指導這個過程,把握能量的花費方向。

有進一步的詢問嗎,我的姐妹?

V:有的,我很抱歉拉長了這個接觸。我有最後一個問題,那就是,你們是否願意談談該理解或信仰,即人類曾經實際上與天使結合起來,我猜想,以一種交配的方式,如果你願意這樣說,以致於曾有一些實例,在其中、產生人類與天使結合的一種後代,曾經有人作出這樣的陳述::「哦,這個人或那個人來自天使領域」,以及「那個人或這個人在它們內在擁有那種特殊的能量。」你們能夠談談那情況嗎?

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服務於太一無限造物者的眾星球邦聯、

有不少成員在跟這個星球的人群接觸的歷史中、採用過各種外形,其中很多被當作或感知為天使,因為祂們的振動確實相似。我們在(回答)前一個詢問當中影射過,有各種其他第三密度的人口尋求重複第三密度,在他們過渡到這個星球之際,有一種(過渡)方式、你們會視為有性生殖的能量結合。這點尤其成了這顆星球被放入隔離狀態的主要原因之一;為了協助(這些人)學習靈性課程,而改變了(這些人的)基因編碼,這在稍後的日子被視為侵犯了那些跟祂們交配的實體的自由意志。

 

有另一個詢問嗎,我的姐妹?

V:沒有,謝謝你們。真的清楚了許多。謝謝你們。

我是Q’uo,我們再一次感謝妳,我的姐妹。

此刻有最後一個詢問嗎?

(磁帶結束)

Translated by T.S.

(V) 2019 Reviewed by Sunny &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