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電影的劇本創作

Copyright © 2005 L/L Research

特別冥想

2002年十­一月8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這個尋求圈子今天的會面形式很新鮮,我們向大家問好;我們感謝你們,承蒙邀請加入你們的冥想,暢所欲言地探索你們提出的問題,不勝榮幸;我們知道各位會十分審慎地傾聽我們簡陋的想法。因為我們不是權威人士,毋寧是和你們同行的朝聖者。廣義地講,同類相吸:光呼喚光,生命原力呼喚熱愛生命的人,呼喚他們自我的某些方面,讓它們從自我未來所處的位置向自我提供指引,提供這個器皿所稱的智慧。

你們的能量交換和調頻的共同屬性,造就了今天這個小組,我們為此非常感激。我們只請求你們以挑剔的眼光來考慮我們的想法,如果聽起來不是絕對真實的東西,那就毫不猶豫地拒絕它們、向前走,知道珍貴的載重是有共鳴、有幫助的東西,至於權威,既不在未來、也不在過去,毋寧是在於當下此刻的無限中。

在此刻,帶著這種保證:即我們不會藉由那些我們分享的意見而刪減自由意志。現在請求這次特殊工作的中心詢問。

Carla:(B打電話參加這次集會、故Carla重複B說的問題)「從我接觸到的情況來看,

我認為收割量會是小的,我想知道是否一部談論收割的電影可能有助於增加收割的規模,至少潛在地有幫助。如果確實如此的話,寫一個直接處理收割主題的劇本會更有幫助嗎,或者間接地通過角色的成長與學習、以及他們講述的故事來處理這個主題、會更有幫助呢?那就是最初的詢問了。」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我們再次跟這個器皿在一起。我們感謝這個器皿、重新調音和精煉、好重新創造出初始的振動,因為那個振動的確就是對於這個特定三人團體的舒適振動。我們想要順帶指出,如此小心謹慎地安排這次會面是非常有幫助的,因為這個團體的調音是非常優秀的,我們感謝各位付出努力,從共識性實相的體驗中抽出這段時間,來分享內心領域中的東西,不僅在潛意識的察覺範圍內分享,還在某種程度上、以語言文字來分享。

首先我們要帶著單純的清晰度陳述,在所有的情況中,服務的性質完全由那個服務的創造者來決定,而方方面面的選擇,不是基於世俗標準、而是基於感覺的形而上價值、或藝術作品的完整性,也就是基於塑造出這個藝術形式的真誠與坦率的努力;這個藝術形式結合才智和靈感創造出超越表相的東西,然後作為跨學科的精心傑作或練習、為觀眾提供類似的創作環境和體驗。

這些選擇由你、這個器皿、和這個書記員來作出,這就是創意服務的特性。由於一個共同造物主在內心知道、自己對什麼東西會覺得、如這個器皿會說的、有共鳴或合適,我們最一般的建議是:尋求那種共鳴感。這個小組有累積的經驗、視角、誠實意圖的穩定成果、容我們說;你們還有一個共同的線頭,那就是小組的每個成員都很習慣於輕鬆地看待自己,但對超越自我的東西卻很認真。一個團隊具有這樣的共同特徵確實會改善觀點,讓我們在討論你們提出的問題時,雙方可以輕鬆地分享這種觀點。我們樂於討論你們提到的幾種進行方法。

該問題的第一部分是說,關於我們討論時正在出現的收割時間,公開地重複基本信息,會不會是奏效的服務。可以說這幾乎完全取決於回應者的觀點;依我們的偏見會說:它會產生影響,因為我們發現自己對人類的巨大苦痛,感到十分同情。我們很想看到地球人燃起愛的火焰,再次變得有自主的能力,成為光的戰士、而非跟黑暗鬥爭。使用直截了當的方式非常誘人,或許確實有效,於是問題變成了:如何在這種脈絡中,用它創造出有許多切面的寶石。

同樣地,在寫作上的、這個器皿稱為的浮華魅力,的確,美學上的高級路線就是充分地利用故事天生具有的無窮藝術:為你熟悉的那些靈魂光流,發展出極為自然而且引人入勝的種種版本,讓故事的靈魂與迷人的情節相結合,靠優雅長劍、而非狼牙棒來傳遞信息,也許在一步步逼近真相的核心的同時,進入觀眾的心,從而創作更有說服力的作品。在你們的眼裡,這個作品基本上被認為是一種宣傳或令人信服的信息。

容我們說,當你意識到任何行業的廉價把戲時,很容易變得忿忿不平。例如這個器皿,她第一次唱路德維希創作的莊嚴彌撒時,變得極度消沉、失望,因為(音樂)素材對人聲部分毫不領情,完成得很倉促,充滿琳琅滿目的、玩弄聽眾情緒的花樣。如這個器皿所感知的,這首作品令人作嘔地有效果。這個器皿花了很長時間,才原諒了路德維希實體的慣性創作;又花了更長的時間,才能夠重新欣賞路德維希實體的音樂,因為後來她聽的是音樂的印象,而非其骨架。

要了解到,處理一個特定類型的藝術家,就會面臨該藝術類型的各種局限,它們不能就形而上的意義去激發人的情緒,而是成為用以描繪考慮對象的手段,餵養造物的潛意識過程中的顯意識部分;不過為了以整個自我去塑造並表達自我,自我的黑暗部分和光明部分會攜手一同工作。就我們自己的評斷系統,看不到有任何理由去偏愛鈍器或優雅長劍的風格。我們單純地感覺到完整的信心:即那些懷著愛心勞動這個項目的人,會從和自我形影不離的指導()那裡找到幫助。有時候指導不會很快出現,不過,它肯定會出現,而且在適當的時刻出現。

在此刻、我們相信現在要暫停、好重新聚焦提問的過程。我們是Q'uo

B在電話上提出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Q’uo原則,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就冒犯自由意志的立場來看,我們發現這的確是個棘手的問題。你假設這是一個要點,精準地正確。那麼你是應當進入看重數量的信仰系統、進而假設所有電影觀眾都需要看到這個資訊呢,還是想用質樸的方式,努力做個喜愛小影片的獨立製片人,從而潛在性地為更大的藝術自由、敏感度創造氣氛呢?我們把這個選擇留給你,並自嘲地承認,如這個器皿會說的,這是一個棘手的困境。

請問、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B在電話上提出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Q’uo原則,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你描述的角色所依據的腳本也許不大合適,或者容我們說,沒有提供真實的配額好來表現角色的人性;女英雄在這一點上的問題,比她的兄弟更突出。觀眾在感受劇中人的風味時,不大會感激或同情沒有痛苦的人物。

我們可否進一步地回答,我的兄弟?

B在電話上提出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Q’uo原則,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在我們看來,這個建議的基本結構不錯,因為它激發了同情心和共同屬性,或者容我們說,激發了跟這故事中人物的認同感。容我們說,如何處理故事的較難部分,相對容易界定,因為你的選擇所圍繞的軸心,是在故事開始時製造出這個器皿所稱的威脅或對抗,首先激發出觀眾的同情心;然後隨著故事的發展,讓觀眾由於感到角色處於威脅,變得明顯擔心、或者說自發地深陷於故事情節。

由於遭遇新體驗、新實體等等而搖撼了生活,這當然可以視為一個威脅,我們能夠理解這個特殊情節的智性的誘惑面向。我們在這兒看到的,基本上是在兩者之間選一個:是用這個器皿感興趣的體裁創作一個神話人物呢,還是選一個更受尊敬的神話系統,比如基督教猶太教、甚至伊斯蘭教的神話系統? 在神話和神話之間、文化和文化之間、系統和系統之間,神話的具體細節變化無窮,但神話所涉及的問題,事實上很多關於收割的預言,卻保持不變。所以選擇寫小說的人,有豐富的調色盤可用;如果他想更多地遵從愛與光(L and L)研究中心這個實體的故事,他的調色盤範圍就不那麼寬廣了。

我的兄弟,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

B在電話上提出了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Q’uo,我的兄弟,答案是:不會。你想要進一步發問嗎?

B在電話上提出了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對於「有沒有辦法在講這個故事時,不提供出自恐懼的信息」這個問題,答案是沒有。以恐懼為基礎的東西當然沒人想要,老是強調這個恐懼基礎,會讓故事本身變得失頻。雖然如此,這個特別小組的全部渴望是:創作一份資訊,起到這個器皿所稱的催醒鬧鐘的作用,因為它會發警報或敲鐘說:「沒有任何人是孤島,沒有任何國家是與世隔絕的」。當然,這份資訊不可能在顯示真相時不激發恐懼。

一方面,由於描述了自從上次地極轉換時的亞特蘭蒂斯時代開始,地球人就一直在經受一個被奴役的週期,這故事製造了恐懼;另一方面,這個關於奴役人類的信息,其剩餘部分是同樣扣人心弦的真相:即(人類)有辦法平衡這種情況,有辦法從這種奴役中解放自己的頭腦、心、魂、氣力。人類可以授權給自己,它可以從各種信仰系統與感知,移入真實DNA、移入地球人身體本身的創造性單元。你們人類的,容我們說,心態極其需要改變,因為很多實體已經非常靠近第三與第四密度之間的阻力區、或容我們說彎液面,很少一點努力就有可能產生巨大的潛力、越過那個阻力區、進入第四密度的觀點,這會大大地協助地球本身在此刻的生產(過程),也協助地球上的人群。

我們相信我們、需要在這個點上、重新聚焦該詢問。是否有另一個問題?

(B在電話上提出另一個問題)

我們要求:重述這個問題。

(B在電話上重述了該詢問)

我們是Q’uo原則,掌握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當然,我們會贊成,愛有很多方面,需要聚焦的是無條件的方面。這無條件的愛,或者如這個器皿喜歡說的,開放的心,使得實體傾向於安住在第四密度振動的意識狀態中;這項具體藝術工作的首要、主要的目標當然是:直接地牽引觀眾的心,在影片中為觀眾打開並創造出對無條件之愛的直接體驗。

分享無條件之愛最直接的方式,是對觀眾投射無條件之愛。我們無法選擇,透過歷史背景的吸睛事件之眼來看無條件之愛,或者從小人物的故事這個較小的畫布來看無條件之愛,哪個更有效。我們願鼓勵這個器皿分享她最近參觀藝術展覽的記憶。這個器皿去看這個藝術展,花了些時間觀賞在十九世紀晚期及二十世紀早期,法國境內的各種油畫。她把一幅名為「小屋風景」的油畫,與歷史吸睛事件的問題關聯起來看;而一幅名為「粉紅桌布」的較小油畫的魅力,或者叫做「收割者」的畫中人物關係和明顯情緒的魅力,則在一個完全不同的層次上激發了這個器皿的鑑賞力。在這兩者之間,身為審美家,這個特殊器皿更喜歡那幅「小屋風景[保羅·米歇爾?實體的作品],後兩幅那種非常人性化、充滿平凡生活細節的構圖,則更隨意或更親切(但她沒那麼喜歡);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人的鑑賞力,我們會使用舒服這個詞彙。

希望我們用的警示或催醒鬧鐘的比喻,溫和易懂、充滿了愛,不生硬刺耳或令人驚慌。那麼這挑戰就是:如何創造一個真實的故事來講述關於收割的英雄事蹟,而講述的方法既讓人意識到存在著威脅、也提供可實現的解決方案;由於大家正處於影片所描述的世界,他們可以實際上運用這個解決方案。換句話說,希望的作用極為強大,而我們的希望是:現在居住在你們密度裡的人賦權給自己。潛藏的基本問題是:「數量重要嗎?」這又是一個棘手的道德問題。就第六密度、第五密度或者某個程度的第四密度觀點來看,數量不重要;就第三密度和某個程度的第四密度觀點來看,數量是重要的。哪個真理使你熱情燃燒呢? 這兩種真理之間有一座橋嗎?我們不知道,但我們推薦:跟那個動力關係玩耍一下。

有沒有進一步的問題,我的兄弟?

(B在電話上提出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Q’uo。容我們說,DonCarla實體選的時機有些過早。這兩個實體之間的能量具有這樣一種特性:出現一個開口、進入這個器皿及其團體一般會稱為的未來,所以他們大致清楚整個海上航線,因為要行旅的航線被暫時照亮,雖然看得不完全,但遠方的未來大致看得到。在所有情況中,愛的力量創造了奇跡,這個例子也是如此。可是,合適的時機總是出現在路徑上,而且從來都不構成困難,因為很多有形與無形的實體、為了這個項目和其他相關項目、跟支持這個器皿稱為的神性原則有關、已經作為共同創造者而聯手工作。每個人都有基督的能量。正如耶穌實體之所以是基督,藉由擁抱大於自身的東西,接著成為受膏者。每個人都有能力去擁抱、進入那個角色,於是自己變成共同造物者,經由易受傷、不完美的人類體驗和選擇,從創造性原則中開放愛,用著不完美的雙手和猶疑的軟弱意志,把愛打造成可見的。不知怎的,他們就自行躍入了信心與靈感的半空中。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我的兄弟?

(B在電話上提出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Q’uo,掌握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不確定哪一個更具威脅性:我們感覺,返回一個七萬五千年的轉世周期來學習愛,這個簡單任務的威脅,跟千秋萬世奴役人類的威脅相比,是同等的。從長遠來看,後者更有威脅;但是在下一萬年的背景中,兩者幾乎沒有差別,因為今天生活在空間/時間裡的實體,不大可能會看到他們的一萬歲生日,所以兩種威脅有同樣的約束力,只不過一種威脅涉及較大的問題,另一種威脅涉及較小的問題。我們在討論你的提問時、一次又一次看到,你的心智中對這個特殊造物的規模之尋求,敢於考慮各種不同的途徑,我們很欽佩你的勇氣,因為條條大路通羅馬,難道不是嗎?

有進一步的問題嗎,我的兄弟。

(B在電話上提出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Q’uo原則。不,我的兄弟,情況依然沒變。那些會出現在你們天空中的實體,大部分帶有服務自我的議程,或者是那些沒甚麼極性、只是像觀光客或旁觀者、隨機經過機會之窗罷了。我們的位置依舊在你們內在層面中、如同思想形態。雖然在特定的靈魂光流家庭之內、第五密度的實體們有更大的能力來創造一些現象,我們會建議,就這樣一個計劃的正面性的品質或完整性的意義上,這不是一個良好極化的概念,如這個團體良好預想的希望。

我們可以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B在電話上提出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Q’uo,能夠確認,的確有很多人已經在此刻取得畢業(資格)。陳述此事是

我們謙卑的快樂:這些實體的大部分,一旦它們通過療癒的過程,就選擇了停留在這個星球的內在層面、以便於幫助覺察到它們的臨在、並且能夠請求它們的支持和幫助的那些人。因為這些實體,任何內在層面的實體或天使或提婆或內在層面的老師都能夠將它的愛和熱情借給它對其感到同情的那些具肉身存有們的能量。例如,作為在這次與B實體的談話的開始之前的一個調音的部分,這個實體花了大概十分鐘來跟那些在內在層面中的實體接觸、並請求它們的幫助,因為這個實體了解到意見的力量、而提供意見的實體是不是處於投生中則無關緊要。

請問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B在電話上提出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Q’uo,我們發現這個特定問題超出了混淆法則的界線。我們覺得,如果我們說,有些人在第四密度中、可能以某種方式讓人聯想到,某些團體或個體可以代表這種配置,那我們就侵犯了自由意志。無論如何,我們會說,很多現在出生的實體,由於有這個器皿所稱的不尋常的連接線路,同時在第四和第三密度中運行。這些實體如同開闢路徑的探險家,他們的工作為後來的人創造了輔助輪(training wheels)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我的兄弟?

 (B在電話上提出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Q’uo,我的兄弟,在雙重激活的實體方面,從你們時間的三十年到四十年前開始,它一直呈指數性增長,隨著時間繼續前進,它肯定還會以基本的黃金比例(phi ratio)進展。

B在電話上提出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Q’uo原則,我的兄弟,他們的長相看起來不會不一樣,只不過很多流浪者會顯得不同,因為他們也許顯得更聰明、或者就是與眾不同。然而,這並不是說他們有外星人的品質,只是說,由於不是這個星球第二密度(演進)的本地人,他們傾向於用不同的原型模式來表達;雖然(差別)極其微妙,會響起一些細微聲音,使得(其他)實體們注意到有個差異。

我們可以進一步談論嗎,我的兄弟?

(B在電話上提出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Q’uo,這是正確的,我的兄弟。相比於同樣進入這個不斷增強複雜度的幻象的實體,那些雙重激活的孩子在幼年時期可以很好地憶起遠遠更多的真理。第四密度本身有一種魅力或幻象,在第三密度中會被認為是情緒或心理的自我。結果是,即使在第四密度的思維中,也容納一定類型的陰影。在你們的人群當中、稱一段時間為青春期、在這期間、情緒的力量會使得同時激活第四密度與第三密度的實體付出很大的代價,而對於激活任一密度的實體,一旦它在第三密度的成年議題上生存下來,它就是一個傑出的、非凡的、你們知曉為地球的行星公民了。

我們可以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B在電話上發表一個陳述。)

我們是Q’uo,我們會贊成,我的兄弟。

B在電話上結束所有的詢問)

我們是Q’uo,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這個器皿及其團體。我們感謝你們、為著這次集會之美、和這次參與的能量,接著我們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同時感謝每一位。

Adonai。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

Translated by T.S.

(V) 2019 Reviewed by Sunny &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