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的生活

Copyright © 2002 L/L Research

週日冥想

2002年九月29

團體問題:今天我們的問題跟平衡的概念有關。我們從很多不同的來源都聽說:平衡是重要的,我們應該尋找一些方法以平衡我們的生活,既然每個人都活出了獨特的存在,我們想知道Q’uo是否可以給我們一些信息,關於我們作為個體如何能決定,需要去做什麼以平衡我們的生活。可否推薦一種普遍適用的冥想或沉思的技巧、或研讀,好讓我們在回應人們或新情況時,做出最高、最佳的回應?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在祂的服務中、我們今天下午來到你們這裡。能夠體驗你們每個人的美,我們感到如此的榮幸和蒙福。真的,你們每個人對我們都是一份祝福,就像寶石,就像珍珠,就是使得宇宙變得完整的:美麗、獨特、全然必要的元素。我們敬重你們,感謝你們心中的渴望、把你們帶進類似這個小組的尋求圈。感謝你們,因為我們一直希望分享形而上性質的資訊、給那些覺得有幫助的人們。

一如既往,我們的故事是相當簡單的,卻有無限多種討論合一的方式。我們發現這多少有些諷刺,但這僅僅是語言本身的緣故。在和你們分享一些意見時,我們只請求一件事:請你們理解,跟你們一樣,我們也是尋求者,是和你們走在同一條道途上的實體。我們也許有更多的經驗,然而,我們沒有更多的第三密度體驗;事實上,我們當時的體驗並不多,因為我們的第三密度體驗是簡短的。

我們把你們每個人都看成大師。我們知道,你們每個人的最大能力都是:在這次肉體投生結束時,從這個經驗的教室、進入下一個經驗的教室;我們希望用我們提供的東西,做為資源給你們這些尋求的人,如這個器皿早些時候說過的,開闢一條通道,允許來自更高密度的光進入地球層面,此刻、這裡極度需要這種光。

藉由呼氣與吸氣,你們每個人早已在做這項工作,不管你覺得自己是處於平衡還是處於混亂的頂峰!事實上,你分享的每次呼吸,如果是懷著開放之心在分享,都在向你此刻居住的這顆星球、及其人群,提供根本的協助;地球人是一個整體,你們每個人都是其必要的一個部分。因此,不存在錯誤,這話說得很對。我們只想請你們了解到,在這個語境下,我們下面要說的是主觀性真理。那個真理的概念對你們的人群來說,是一個危險的概念;我們鼓勵你們,只有當我們的想法吸引了你、和你有共鳴、幫助你聚焦在手頭的工作時,才考慮它們。你們不要把我們看成權威;如果沒有共鳴的話,就不要保留我們的任何想法。由於你們每個人都保護自己的自由意志,我們就可以自由地跟你們分享意見,不管這些意見重不重要。每個人都會從我們說的話裡保留不同的東西,也會丟開不同的東西;我們會鼓勵這一點,因為你個人的分辨感,真的是自己可觀的、強大又有效的資源。你會知道對你起共鳴的事物,它將向你走來,彷彿你忘了很長時間之後,剛剛記起來一樣;你不會覺得它是新的,而會覺得它是熟悉的、正面的。如果你對我們的想法沒有感覺到這種,容我們說,化學反應,那就毫不猶豫地丟開它們,因為這宇宙、和所有層級的造物、都充滿了訊息。如果你錯過一條訊息,沒關係,因為另一條訊息將替補它的位置。宇宙造物難以置信地充滿了無限的機會;每個人越多地認識到該造物是可塑的、甚至是流動的,就越有可能去開採經驗的富饒礦區,獲取裡面的寶石。

你們今天問到了平衡。這是另一個相對簡單的概念,容易領會;但無論是描繪它或實際去取得平衡,都是無比地困難。我們今天可以講一些關於平衡的事,但是絕不會指望能夠窮盡這個主題,所以如果在這次集會結束時,你們還有別的問題,我們鼓勵你們每個人記得提出剩下的問題。在集會的結尾會有提問時間;如果這個小組對這個主題有足夠的興趣,在下次通靈會上提出進一步的問題,也是相當有可能的。

關於平衡,也許我們會討論的第一件事,是構建出平衡這個概念的模型。這個器皿按照一個特定禱詞、也就是聖方濟各禱詞、來調頻。完整的(聲音)振動方式如是:

上主,使我成為禰和平的工具。

在有憎恨的地方,讓我播種愛;

在有傷害的地方,寬恕;在不和的地方,團結;

在有疑慮的地方,信心;

在有絕望的地方,希望;

在有悲傷的地方,(播種)喜悅。

哦,神聖的大師,

教我們不要過多地尋求得到愛,而是去愛;

不是尋求被人理解,而是理解人;

不是得到安慰,而是給人安慰。

因為正是在赦免中、我們得著赦免,

正是在給予中、我們領受,

正是在垂死中、我們升入永恆的生命。

對於這個特殊的器皿,這是一個優秀的調頻祈禱詞。無論如何,我們在這裡用它來指出,這個模型在辯證上的局限。平衡不是指自我的某一邊和另一邊之間的精確平衡;沒有一條線把你的身體一分為二:一半為正面向、另一半為負面向。雖然對著光調頻是一種有技巧的資源,可以用來促成觀點上的短暫鎮靜與穩定,但它沒有構成一個真正的模型,闡釋怎樣成為平衡的。這個禱詞模型有種平面性,可以用X軸和Y軸來描述:X軸右側的東西是正面的,X軸左邊的東西是負面的,如此等等。

採取這個器皿已描述的、這個圓形的模型,接著允許它成為一個球體,一個環繞事物的能量場。這個模式會指出一個人處於平衡狀態,何時呢?一個圓形在什麼時候是處於平衡狀態的呢?對我們而言,一個圓形在所有時間都處於平衡狀態。他的球形面向創造出一種情境,在其中、一個人沒有失去其平衡的可能性,沒有跌倒可能性。只有滾動的可能性,以及,如果它被神明性踢到不同的環境中、彈跳的能力。

所以,讓我們更靠近一點來查看這個模型。實體們在它們感覺失去平衡的時候、傾向去做的:就是嘗試去更正。當一個實體在汽車裡,而汽車發生打滑時,就是這種情況了。一個實體擺脫車子打滑的訓練越少,在注意到自己感覺中的打滑時,就越不可能採取行動、有效地影響駕駛方向。駕駛技巧越高、開車的經驗越多,實體就可以越快地更正行車方向;秘密當然是:在汽車失控時不要試圖操縱方向盤。

這過程跟該器皿稱為AA禱詞*的內容,有強健的關係。該禱詞如是:

(*編註:AAAlcoholics Anonymous的縮寫,中文為:戒酒無名會)

賜給我勇氣去改變我能改變的事物;

賜給我平安,放下我無法改變的事物;

並且賜給我智慧去分辨(兩者的)不同。

如果要應用這點,把肉體載具、情緒載具、能量載具、能量場作為一個整體,安全地度過人生體驗中的一次打滑,首先需要處理的就是失去控制的恐懼。這個物質體驗的實際情況是,除了給該實體提供不同的內在感覺以外,打滑和更正之間沒甚麼不同。就形而上而言,真實情況是:全時間都有一個完全失控的因素。

這是因為你們星球的整個大氣層和環境,以及許多支持性的子密度,或者如這個器皿稱為的內在密度,全都完全聚焦於創造一種失控的體驗;它周期性地一會兒比較好控制,一會兒又比較不好控制,(從而)允許每個尋求的實體,都有適當的、及時的周期,來搞清楚要面對的課程,並處理這些課程,不管是學會或沒學會。這個周期來回運轉,要嘛為特定的實體在學習特定的主題之際、再次帶來相同的情況;要嘛螺旋上升,因為先前的學習結果開啟了下一個層次的學習。所以,形而上而言,你們每一位都處於無窮變化的過程中。

改變的真實本性就是令人不舒服、令人迷惑;似乎有個十分風趣的神明把一些新樣式拋入人生的體驗中,在外行人的眼裡、祂特別擅長顯得是純粹的、完整的混淆與混亂。只有在處理過大量的新催化劑之後,該樣式才可能變得清晰;然後,只有借助後見之明、我們大多數人才看到,高我給我們的大多數課程有甚麼真正的價值和益處;這些課程是祂在(我們)投生前極為仔細又慈愛地選取的課程。投生前和投生中的唯一不同是:在投生前,你完全清楚為何做了這些選擇;在投生中,你對於作為整體模型的所有感知、都必須保持在迷惑和幻象的面紗底下,好讓第三密度課程的根本特性,可以讓每個實體以自己的獨特方式,緩慢地對該實體變得主觀清晰了。我們說過許多次,這門課程圍繞的觀念與一個原則有關,這個原則具有一個(起初)思維理則的特性;在你們的語言中,對這個原則的最佳描述,沒有甚麼可以比得過愛這個字。理則或愛是一種能量,祂創造了你們每個人、創造了我們每一個、創造了所有的行星與恆星體,為理則自己創建了一棟住宅。

這棟住宅的創造者在聽,祂著迷了;祂希望你們每個人帶著極好的胃口與樂趣、專攻那名為行星地球的學年。在投生前,地球被看成一個不可能不快樂的地方。如F實體曾說的:「在這樣美麗的地方,一個人怎麼能心情不好呢?」的確,你們的含羞草豆莢垂掛在秋天的陽光裡,盡顯美麗的風情,它們在金色秋光裡輝映出的特殊色澤,不光在你們的空間裡十分美麗,在我們此刻休息的內在層間中也是如此。

它美得難以形容。唯一損壞這個嘉年華氣氛的、就是變化:你來到這裡的原因!因為只有在幻象中,才有可能感知到真正的改變。這不是說在無限裡的每一刻,不會有不同的想法;不是說事物不會改變,因為真的沒有任何兩個實體,可以同時呼吸到相同的空氣,沒有任何單一個體可以兩次呼吸到相同的氣息。人們談論很久的、無法兩次踏入的哲學之河,依舊向前奔流,依舊在變,依舊每天帶來新鮮的收穫、把實體放在感覺失去平衡的位置上。在這個結構裡,愛位於何處呢?這個結構之內的愛,位於無形的事物中,超越困惑、超越具體的環境;祂存在於開始覺察到自我為一個單元、包含了一切萬有,無論是平衡的、或是失衡的。所有的原料都存在於內部、沒有被整齊地分成正面標記與負面標記的東西,而是完全徹底地混合在一起,並且與文化適應(同化)過程的無數層次再次混合;藉由每個人在整個投生中所聽到的東西,你們每個人都體驗過這種同化過程。這個小組的許多人,在這個星球的早期體驗非常艱難;由於他們有某些假設:比如「我沒價值」,「我不快樂」,「我不受祝福」,「我運氣不好」,「我不夠好」,把它們接受為事實,這些人靈的成長遭受種種的扭曲。我們還可以繼續列舉,但基本上就是覺得(自己)不夠好、被人遺棄,或困在不安全的地方;這種感覺會推動人們設置防守。

這就把我們帶回到自我的圓形或球形特性的觀念。一顆球需要防守嗎?的確不必。事實上,在土木工程這一行,要想建造橋梁,有時必須在該結構的各個平衡點、放置球形軸承才行;因為跟任何別的形狀、任何帶角的形狀相比,圓形能夠承載的壓力、重量以及載重變化,遠遠高出一籌。這就意味?,人們可以使用圓形來讓較大的結構變得穩定;如果我們把能量場的屬性看成圓形或球形,那麼也許就更容易看到,要變成平衡的實體,不是用辯證法說:「哦,我看見黑暗,必須用光明來代替它,」而是像J實體說的:「哦,我看見黑暗,就用我的光來愛它。讓一切在心中成為一體吧。」你們每個人的內心是一個早已在平衡中的避風港。在走完整個一生的航程中,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修改投生前的設定:你希望能夠調整自己接收資訊的方式,讓你收到的資訊,扭曲越來越少。變得平衡的目標之一就是減少扭曲,並且如這個器皿在這次對話的稍早時候說的:變得完整,成為不僅去愛、而且也被愛的實體,從而開始感覺到自我的完整性,感覺到一個人的內在具備一切萬有是合理的。藉由從輸入的感知中移除盡可能多的扭曲、平衡過程的這一方面可以把(能量)場域清理乾淨。

所以,讓我們從球形或不畏懼困難體驗的概念,移動到平衡體驗的另一個面向。極為重要的是:不僅允許自己跌倒,還允許自己在自我感知的混亂時刻中,跟混亂一起移動;的確,去感覺自己彷彿正在跌倒又止不住,還要開始允許自我為此發笑,輕鬆地看待它。我們透過這個器皿說過很多次,我們鼓勵你們熱愛超越自己的東西、非常嚴肅地對待它,但我們也鼓勵你們別把輕鬆地看待自己。因為你內在那些最高最佳的事物,只等你於內在找到它們、允許它們表達自己;它們早已存在,就藏在好比防守、恐懼之類的東西背後,藏在所有那些如佛教徒會說的不太有技巧的反應背後。對於這個有技巧的觀點,有很多可說的;無論如何,它與技巧背後的思維、也就是屬愛的,並不一致。無限造物者的愛,不受任何束縛;無時不流經你們每個人的種種能量的威力,也不受任何束縛。你用耳朵、眼睛,通過閱讀和傾聽別人的觀點等等而收到的資料,都是有扭曲的:它們很粗糙、未經加工就進來了;有些資料是真實的,有些不是;有些是好的報導,有些純粹是八卦,有些真、有些假。你自己應該如何判斷呢?你應該如何看待一天短暫的體驗,說:「這個想法好,那個想法無技巧」呢?

有許多講述該主題的方式。就我們所知的、可向你們講述的最佳方式:情緒是關鍵。你們是觀念的產物,因為你們有一個叫做大腦的生物電腦,你在這裡是為了更好地思考;事實上,由於靈性進步在這個構造中的副作用,思考本身也有各種形式的改進。然而,行星地球的收割不是一個想法,不在構想的層面上;相反地,它是純粹的感情,它是一個創造性的思維。該思維自身有一個原則的特性:那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多、或者產生出更多的後代,讓你的每一個想法,讓每天的任何時刻,如果某個事物讓你在情緒上結晶化,接著你有了特定的反應,無論似乎是正面或是負面的情緒,都提供.....

(暫停)

我們確實必須說明,除了講一個故事以外,我們無法描述它所提供的事物。

早些時候有個人跟這個器皿通信,講到了方便午餐盒(Lunchables),如果你熟悉這個產品,它包括奶酪、肉、餅乾。她(寫信的人)考慮的是,在一個結構裡感覺某個事物,與在另一個結構裡來感覺它,有甚麼不同;她在吃這些小餅乾和奶酪時發現,如果她按照先餅乾、火雞肉、然後奶酪這種順序把它們疊起來,它們嚐起來是一種味道;如果她改變一下順序,她的體驗又不同,儘管食材都是相同的。

這個人對該器皿說:「這個方便午餐盒,怎麼會給我上了一堂靈性課程?」我們對你們說,這就是平衡的性質。如果該實體的能量在資訊流過時、它結晶化了,那麼任何事物都有帶給該實體的資訊。每個尋求的人靈都不斷地收到訊息;不用擔心你是不是全部收到了,五分鐘或半個小時後又會有另一條訊息,在靈性學習的方面、是無需等待的。

的確,你唯一必須決定的,是你可以改變得多快;在保持穩定、多產,以及你自己和所屬文化所重視的所有其他屬性的同時,你可以轉變多少。阻止每個實體飛快地進步的,只有這個限制。我們確實會建議,進展不要太快,改變不要太快。我們會向每個人建議,一旦出現了有害的緊張,就想辦法消除它。換句話說,如果一個人學會了某件事,興奮地想要學得更多,其反應常常會是做越來越多的冥想、越來越多的平衡練習、越來越多的視覺觀想,等等,這只會促成更快的改變速率,直到穩定的每日自我面臨危機;危機的出現是為了向實體表明他的局限性,也就是他的變化不能超出一定的加速度。自我需要注意的是這個器皿稱為的耗竭,屆時由於在「靈性超市」[T實體的稱呼]中、大量應用原則、真理、各種資源

,導致電路燒斷,因此在一段時間內,你必須在自我和靈性尋求之間設置距離。

那些不能夠取笑自我、好讓自己的努力降溫的實體,最容易受到靈性耗竭的傷害。對於為了領悟自我,希望持久地作出嚴肅努力的實體,我們鼓勵笑聲,鼓勵好朋友之間互相支持,鼓勵每個人想辦法真正地放鬆,讓自己真正快活起來。

放鬆的方式各人不一樣:有人可以用做針線活來完全放鬆自己,有人靠閱讀,有人在林中散步。有人可能需要在全時間都保持活躍。不管甚麼模式,模式本身以及它所喚起的情緒是值得真正關心的東西。我怎麼感知這個結構、這個向我呈現出來的事物、這個完形?我該怎麼全力應付這個情況、跟它玩游戲、跟它跳舞,同時在看待這個有固定結構的情況所包含的內容時,改變我固有的思考習慣,以增強我的適應能力,在不平衡時依然保持舒適?這些都是出色的自我詢問,因為實相真的是可塑的幻象,非常可以藉由信念與感知去穿透。你所感知的,在主觀上就是真實的;如果感知或信念變了,身體本身將相信感知,而不相信實際情況。因此,如果你們每個人碰巧被催眠,然後放入讓身體難受的環境,但你被告知不是那麼回事,你的身體就不會感到痛苦;反過來說,如果你被告知:你被火燙了,雖然實際上沒有起火,你身上卻很可能起泡燒傷:信念變成了身體的反應。

這就意味?,你相信自己正在體驗甚麼、就能在寬廣的範圍內、創造出實際的事件,因為信念系統觸發對該情況的回應。所謂的人類體驗的運作之道並不是特別客觀的;確實,它是極度主觀的;極有滲透性,所以你對於自己的宇宙有很大的力量、要比你知道的大許多。所以,平衡工作的另一個水平,是看到你有創造力去重建改組,不是重建情況本身,而是重建看待它的方式和採用的觀點。容我們問,在戲劇、或甚至肥皂劇與情景喜劇之間,有甚麼不同嗎?在情節劇與客廳鬧劇之間,除了人們好像發現自己無疑陷入了困境時,採用的回應方式不同以外,有別的不同嗎?為了可以上演任何戲劇,無論是喜劇、正劇、或悲劇,必須要有這種困境。人生體驗無可避免地包含了行星地球上發生的一切瘋狂之事、一切表面上的不公平、一切老是猛拽你的事、一切創造情緒的事;沒有這些、你怎麼來創作一齣情景喜劇,好讓這人生體驗有笑聲和可取之處呢?

因為你看,你們每個人,處於平衡或不平衡(狀態),都在恆常地發出一個訊號。每個人也收到相同的訊號:每個人全時間都在接收無限供應的愛與光;它們從存有的根部、從身體的根部流入,螺旋向上流過自我,然後流出、再次進入宇宙。這裡的魔法涉及你的本性,涉及你如何折射螺旋向上的光,好讓你可以創造出自己的色彩、自己的亮度,以你自己的獨特方式獻上光、迴向給無限造物者。所以,你在這裡真正要負責的是:更多地成為你之所是,因為你是一個靈性的、能量的生命,被關在肉體裡,常常深陷於物質幻象和物質世界提供的雄辯誘惑:比如填飽自己肚子的需要,在嚴寒中為自己找到溫暖的需要,以不同的方式出現在別人眼裡的需要;所有這些需要,都是為了誘惑感官、誘惑情緒。這就彷彿每個人都在過魔法嘉年華,你可以把時間花在一遍又一遍地乘坐遊樂車上,或者把自己的?品獻給嘉年華,讓它得到「最佳巧克力蛋糕」或者「最佳番茄」的封號。這個選擇關乎你選擇把心智放在哪裡、把能量放在哪裡、把愛放在哪裡。如果你充滿愛、處於平衡狀態,那麼你在這幻象中可以倒立、側臥、平躺;不過,如果你有開放的心,我們請求你感到全然的高興和滿意,進入當下此刻,注意到此刻的某些美妙的、天然可得的氣息與靈,以及那難以描述的東西;那個空間/時間和時間/空間的交匯處,在其中、這完美時刻成為可能的。

每一次吸氣、每一次呼氣,都是如此珍貴。居住在我們目前的密度裡,跟你們的(密度)相比、遠為廣闊的時間框架中,我們看見,吸氣與呼氣只持續七萬五千年的珍貴性;此刻我們尤其看到,在第三密度之內或許是最後一系列的投生中,吸氣與呼氣有多珍貴。這真是一個蛻變的、魔法的時刻,主觀的感覺失去平衡是無可避免的;而真相總是蘊含在該知識中:一切都好,一切將是好的。你把自己的能量放到哪裡,那裡就是你應該放置它的地方,即使從主觀或分析的角度來看、或者根據他人的意見,這樣是不正確的。要知道,當你感覺它來自內在、你總會找到新的航向;要知道,除非你從內在感覺到它,最好繼續搜集資料、吸收並感受它們,然後觀察(你的)各種感覺,從那些失控的、似乎不平衡的情緒中,了解頭腦在何處,心在何處,催化劑在何處,要學的功課是甚麼。

這功課通常跟給出愛與接受愛有關。V實體說過,給出要比接受容易得多。這個小組裡、有很多人在工作自己接受愛的能力;因此,永遠都不要假設,這個情況或那個情況有幫助,而另一個情況沒有幫助。要知道,在很多時候,實際情況跟它表面上的樣子,常常是相反的。

這個器皿告知我們:我們過於囉嗦,該繼續前進了。我們非常感謝你們、問了這樣有趣的問題,我們想要把這次通訊轉給Jim實體,好讓他的能量可被用來回答進一步的問題。我們感謝這個器皿提供的服務、在愛與光中離開這個器皿。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原則。

Jim傳訊)

我是Q’uo,通過這個器皿再次於愛與光中向各位致意。在此刻,我們榮幸地提供自己、嘗試回答在在場者的頭腦中、任何可能存留的、較為簡短的進一步詢問。那麼,是否有一個我們可以談論的詢問?

J:有的,哈囉,Q’uo。我是J,我想要知道你們是否可以和我簡要地談談,關於我如何才能對病人使用這些黃金比例(phi-ratio)螺旋的治療工具、好服務他人,你們是否有任何的建議呢,你們是否可以和我簡要地談談,關於它們的順時針與逆時針的運動、以及它們如何可以從身體發出或進入身體?非常感謝你們。

我是Q’uo,覺察了妳的問題,我的姐妹。當你和那些出現在面前、尋求你的治療能量和努力的人一同工作時,為了讓潛意識心智的能量、試圖在顯意識心智上產生印象,在每次會面開始時花點時間一起冥想,可能有幫助;因為這話說得真:所有的療癒都來自這個要被治療的實體的內在,它只需要一條,容我們說,可以走的大路;而你們每個尋求潛意識心智資源的人,都可以提供這條大路。

至於說這些治療工具的順時針和逆時針的螺旋效果,我們會推薦:要想把能量送入身體或身體的某個部分,最有效用的是使用按順時針方向運動的能量;因此,藉由使用順時針螺旋,並在使用這個工具時觀想這種能量進入螺旋、進入身體。從而,你可以把太一造物者的普拉那(prana)或無限的愛與光,更快更精確地送到特定的位置。而逆時針螺旋,則對於從肉體或某個部位去除能量十分有幫助;再次地,尋求潛意識的忠告,在按照其直覺回應行動時,以觀想協助對逆時針螺旋的使用。

有進一步的詢問嗎,我的姐妹?

J:沒有了,非常感謝你。

我是Q’uo。我們感謝妳,我的姐妹。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Carla:讓我跟進J的問題,接著問:你們正在提供的形象是否就是從針尖進入身體的能量場、然後螺旋向上的形象嗎,所以,它不只是單向的能量流動,而是螺旋針把無限和無限在自我內在的部分連結起來,正如能量來自上面一樣,能量也受到上面的渴望之拉動。這樣說對嗎?該動態是接收能量的身體、和流經的能量之間的夥伴關係,是嗎?

我是Q’uo。這是正確的,我的姐妹。

Carla:謝謝。

再一次,我們為你的努力而感謝你,我的姐妹。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S:我有一兩個問題。某種有趣的問題,我一直在閱讀的材料是關於迷宮以及類似東西的靈性價值,我這裡有一個麥田圈,我猜想它是一個螺旋迷宮的完美候選者,我想知道你們能否告訴我:這個特殊的麥田圈代表了什麼、以及你們對於這樣一個迷宮的看法是什麼?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你所指的螺旋迷宮是一種能量進展的模式,它可以被一種特定的方式、根據正在使用它的實體的意圖、而投射出來。也就是說,這種模型是一個工具,其功能取決於你怎麼用它。它也許可以改善麥田圈建構的周圍環境,如果那就是你的渴望;它可以改善那些進入其中的實體的健康和幸福,如果那是你的渴望。它也許可以改善你所居住的星球的福祉,如果那就是你的渴望。是故,你可以看見,是那個使用該治癒和調動能量的工具的實體之意圖,容我們說,即魔法師的意圖,決定了效果、後果或結果。

有進一步的詢問嗎,我的兄弟?

Steve:它可以包含所有那些效果嗎?它必須是單一的效果,或者它可以是所有三種(效果)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這也是有可能的。在決定如何使用任何這樣的工具上頭,重要的是渴望、意圖、方向。

有另一個詢問嗎,我的兄弟?

S:我還有最後一個.... 有個和我一起工作的女士,最近剛剛結婚了,她的丈夫有非常嚴重的背部問題,顯然他一生中都有這問題,我想要知道,你有沒有任何的機智或智慧的言語、是我們可以提供的、好幫助她協助其丈夫?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在觀察肉體載具、以及它在投生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各種扭曲時,背部區域代表對該實體的支持。如果該實體內心覺得,他無法支持周圍的某個人或自己,或者感覺得不到這些人的支持,肉體的這個部位就經常會出現困難。因此,為了確定具體的原因,體驗這種扭曲的人首先必須具有解開這個謎的渴望,並使用某種解謎的方法。無論是沉思、冥想、祈禱、對於該體驗的智力分析,或是對這一個實體有用的任何方式,他需要選取某種方法,設法解開該謎題。

我的兄弟,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S:我這邊沒有了,謝謝。

我是Q’uo,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Carla:我有個問題,是關於這次集會開始時的音樂。問題分兩個部分。第一,它是不是,容我們說,某些無形勢力的預謀?如果是這樣,使用一首沒有主調的歌曲,其和聲與調性又不斷變化,僅僅是為了引起我們注意嗎?

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在這個實例中,對於你、這是正確的詮釋。對於在場的其他人,可能有不同的詮釋。對於Jim實體,嘗試去安排音樂,這是一種接收事物原貌的練習。

有另一個詢問嗎,我的姐妹?

Carla:沒有了,謝謝你,Q’uo

我是Q’uo,我們再次感謝你。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D:我是D。在我們討論逆時針和順時針的螺旋時,我想起該觀察,那就是:如果你把愛看成一個螺旋,從某個方向觸及某個人,它會像在鏡子中一樣反射,以逆時針的方向反射;然後它又觸及另一個人、另一面鏡子,又逆轉為順時針方向反射,不斷繼續下去,順時針、逆時針,愛在應用之際反射著。這只是一個觀察,在我聆聽討論時、出現在我腦子裡。

我是Q’uo,我們欣賞你的觀察,並且願指出:關於螺旋效應、這的確是一個非常有根據的詮釋。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D:又是D了,正在思考收割的過程,將其放在我們理解的時間框架中,你們能夠告訴我們,在涉及收割過程的方面,我們正在進入的時間是什麼種類的時間?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收割的時間就是現在。很多靈魂穿過你們稱為死亡的大門,進入光中,盡可能長久地留在光中、享受光,直到光變得太耀眼、太強勁、太劇烈為止;然後,形成光之階梯。對於此刻的很多人,該階梯就是進入慈憫與理解的第四密度。以你們的年或月為單位,不能準確估算該過程,因為它真的是一個流動易變的過程,響應此刻居住在你們星球上、所有心//靈複合體的群體,響應那些尋求分享光、尋求成為光的個體與群體作出的選擇。由於此刻發生在你們地球世界上的許多體驗和事件的創傷特性,大量的工作有可能在你們很短的時間中完成。所以我們無法確切地給你們哪怕是一般的臆測,只能說多於十年或二十年;我們了解,根據你們對時間與體驗的度量,該答案不是非常地具體。

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Don:沒有了,謝謝你,Q’uo

我是Q’uo,我們再次感謝你們,我的兄弟。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沒有進一步的詢問。)

我是Q’uo,我們要藉這個機會、再一次感謝各位加入我們、並邀請我們加入這個尋求圈。我們了解到,已經講了太久,我們為自己的囉嗦抱歉,但是、能加入你們的尋求圈是怎樣喜悅呀,我們為每個機會和每次的邀請而歡慶。我們願提醒各位:如果你想望我們加入你的冥想、幫助深化你的冥想,我們隨時待命。只要簡單地在心裡發出一個請求,我們就會加入你了。

此時,我們將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各位。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

Adonai,我的朋友們。Adonai

Translated by T.S.

(V) 2019 Reviewed by Sunny &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