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與懷疑

Copyright © 2002 L/L Research

週日冥想

2002年二月4

小組提問:Q’uo,今天的問題涉及:我們在面對改變、面對更快的振動時,產生自我懷疑這個概念;每個人似乎都體會到了這些振動:在人生模式中有更大的壓力、更多的選擇、更大的焦慮。保持穩定在某種程度上似乎是舒適許多的事情,我們如何才能與自我懷疑打交道,在靈性的道途上作出選擇的時候,我們如何才能與改變打交道,在這些方面,我們想要請你們給我們一個觀念。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在祂的服務中、我們今天來到你們這兒。我們想要感謝你們形成了這個尋求圈,感謝你們服務的渴望,感謝你們渴望越來越好地、純粹地去知曉。我們可以感到你們今天承受的擔憂之重力。第三密度的體驗越來越尖銳、越來越突出,對於尋求者、充滿了情緒和挑戰,因為覺醒的尋求者真的陷入了兩個世界之間;不一定是陷入困境或掉進陷阱,但肯定察覺到:(自己)需要跟似乎很分離的世界聯繫。回應肉體投生的需求、補給的需求、保暖、住房、食物、衣服,以及人生所有的生活必需品,這本身就不是一個容易或簡單的任務。

價值的問題始終存在:自由的時間或更多的錢,哪個更有價值?強烈的努力或努力帶來的物質成功,哪個更有價值?這類問題不容易回答。在日常生活的背景下,滿足生活需求、想辦法解決每天的難題這類事情,好像為新事物、新試驗、新路子、和新方向創造了綽綽有餘的機會。在水平世界佔據了你的生活三維空間的同時,你的內在又有個垂直的生命、始終設法向下走得更深、在意識的根部找到靈感的源泉,向上走得更高、找到從上天來的引導;它尋找時憑藉的是:熱切的渴望和堅持不懈的發問。

R實體談到在作出決定的時候的觀望態度,我們發覺這麼做經常是有技巧的。就我們所知,就靈性而言,沒有跡象表明,迅速地移動會比緩慢地移動更好。

也許今天我們想採取的方向,是談談這個器皿近來一直在思量的問題,那就是怎麼修建一條路來連結這兩個世界。你們每個人在這個特殊的時間和空間所體驗的特殊能量,現在非比尋常地強大又慷慨,原因很簡單,因為你們整個星球所處的時間/空間的區域,是地球的第四密度誕生的地方。我們說不上這個分娩要持續多長時間,但是在這期間、你們的人群和星球有很多需求,有要求改變的巨大壓力,這是行星分娩這個特殊階段的產物。這些事情不僅微妙地影響著你們每個人,而且還影響著時間和空間的性質、以及光的性質。換句話說,你們周圍的世界在變化。所以,毫不奇怪你們每個人會覺得,這是改變的時刻,需要有些緊迫地表達自我的真理;為了更好地表現這個真理,現在和,容我們說,今後十年就是黃金時間,讓你找到新辦法,用心和魂更充分地表達自我。不必然是壯觀或動人的表現,而是在自我的裡面、創造出逐漸完成各種模式的感覺,這些模式有助於你在越來越深的層次上,更充分地表達自我。

改變發生的時候,有很多東西會消失。這個器皿試圖把她舊書桌上的所有物件放到新書桌上,卻發現很多很多東西都放不下。日常生活裡的這些七零八碎,這些不再有地方安置的小箱子、成堆的物品,她該拿它們怎麼辦呢?當地理位置發生改變時,內在自我也要經歷這過程。S實體的新家,JimR實體可能得到的新工作,當然還有此時擺在這個器皿面前的所有可能性,這些事情令人興奮,可以變得比創造了它們、給了它們實質的那些根本原則更大。我們會鼓勵你們每個人,不要分心了,以為外部細節以及物質世界裡必要的轉變和改變是過程中最困難的部分。因為自我內在有許多類似舊書桌的東西,上面有很多小空間,裝滿了許多細節,你認為它們是你人格外殼的重要部分、有意義的部分。你該把甚麼裝箱帶在身邊,把甚麼丟掉呢?有哪些東西仍然適合放進自我的抽屜,必須拋棄哪些呢?

這些問題比起怎麼為新的物質情況作出安排,要遠遠更有挑戰性。在文化母體環境中、關係網絡對於這些內在變化的支持,要比對外在變化[所有人都理解且共有的]的支持少很多;如果改變是換新工作、換新房子、新的志向、新的關系、新近的悲劇或疾病,很多很多人都會同情並掌握改變的性質。不管外在感覺是好是壞,所有這些變化都可能被大多數人看成是很考驗人的;不過,內在的改變更難找到支持。內在改變沒有真實的社交模式。那些足夠幸運找到了靈性導向社區的實體,也許處於最有利的位置,可以對別人的需要表示關心,對自己接觸到的人表達支持和鼓勵。

在正常生活中,在公司裡分享,談話很膚淺,想要咀嚼細節、反覆琢磨情況、尋找把拼圖中所有的碎片、顏色、新奇拼成新圖案的關鍵碎片,真實的支持和鼓勵實在太少。而要看出一個新圖案(模式),有時候真是令人迷亂和感到困難呀,確實,有時這對於第三密度中、最優秀的人類都是不可能的;我們不會鼓勵你在絆倒時對自己太嚴厲,因為改變的外在部分已經夠難了,而新的改變所丟開的、自我中尚未探索的角落,其難度幾乎不可能去表達;不過,你們每個聽到這話的人都可以回想自己的人生,一次次看到那些孤單寂寞的時刻,當時外部生活很平靜,而內在生命卻是充滿騷動。

對那些在經歷改變時心痛的人,並不是沒有慰藉他們的香膏,因為有的。有著無盡的香膏、悲憫、協助。挑戰是在於變得足夠平靜來接收它們。因為自我是習慣於奮鬥、呼吸、推進血液、準備食物、把所有東西都安排得井井有條、向前進。

第三密度的訓練是去做事、行動,面對並解決所有正在進來的問題。所以,不要害怕那些改變的時間,而是知道,這時應該轉向靜默,尤其要理解讓靈魂歇息的重要性。

在一天中、需要不時地完全停下來。好擺脫細節,擺脫你在努力時所遇到的困境、關係與利益的糾結。能夠單純地停下來歇息,這有多寶貴啊,敲敲你的心之門,期望著、等待著鑰匙轉動的瞬間、因為大腦終於安靜下來了、接著通往聖地的門突然打開,造物主就在那裡等著你!有一座永恆的神殿,它用靜默製成,用美搭成拱門,用希望砌成尖頂,基座是相信一切都好的單純信心。這個內在的至聖地是極其寬敞的空間,是天堂的美好一角,是伊甸園裡的一小塊地方,這裡沒有任何無禮、任何不圓滿,這裡永遠沒有任何改變,因為一切真的都是

在考慮改變的問題時,也許我們會跟你們分享的一個關鍵是,不要把改變看成一種邏輯辯證,因為那只會讓二元性延續下去。雖然你們的密度是選擇的密度,不過、也有著萬物為一的層面。每次選擇前先在自己的心裡,花時間在單一的、統合的靜默中準備,會很好地幫助你作出更好的選擇,因為你在練習無限造物者的臨在,允許心中的問題單純地存在,讓你、造物者、和帶來的問題全都在一起歇息,彼此相愛,受造物認識造物者,而造物者認識受造物。每次你進入這個空間時要空手進去,因為你不知道靜默會給你帶來甚麼禮物。你不知道也許甚麼野獸、鳥、風、天氣會作出反應,為你帶來消息,把雄辯給予靜默,把提示給予智者。

如果你沒有機會正式地打坐,我們鼓勵你尋求大自然之道,一有機會就進入大自然環境;因為在那個世界裡,你是萬物的一個和諧且被珍愛的組成部分,在那個世界裡,光受到信任,同等地擁抱生與死,所有的花朵都向著風、天氣、季節鞠躬。在人格外殼中,在那人格外殼[位於肉身中]經歷的人生中,這樣的季節也有好幾個層次。

確實,回顧並看看先前的學習螺旋是有幫助的,因為過去可以為你告知關於自己的事。記憶可以告訴你,你過去的優點和缺點在哪裡。那個記憶當然不會為過去的問題找到新的解答,或者為你覺得不正確的過去模式找出有創意的方向。很難把事物的表面魅力,跟細節底下的單純、混亂底下的模式區分開來。Jim實體說,有幾次事情完全一團亂,好些東西也搞丟了,表面上、模式變得鬆散,而結果卻找到某些找了很久的東西,模式也幾乎不由自主地恢復了。這種奇怪又反覆無常的事件序列,常常會產出新禮物、新模式、新的開始,幾乎像是意外或不由自主地發生。

真希望我們可以從自己的位置達到你們的世界,安排你的投生細節,讓你腦子裡的憂慮無需存在,因為我們深深地同情你們在生活模式中、在關鍵決定上要面對有時多得可怕的困難。不過、我們沒辦法進入你的模式,理順你學習和成長的螺旋。我們只能對你說,你越是安住於信任和信心中,你就給巧合越多的空間來為你工作;你越強烈地相信一切都好,各種模式就越快變得平順,接著向你揭示:確實,一切是好的。反過來,你越是聚焦在恐懼上,恐懼就變得越真實,

以致於到了這種程度,如同像你們每個人過去看到的:這個自我實現的預言真的發生了,你最害怕的事情來臨了,因為它一直是自我內在的能量焦點,它已經創造出自己的漩渦,開始把爪子伸進你的人生。

當你感覺到、在已計劃的改變周圍有恐懼的緊縮時,我們請求你榮耀這些感覺,不要回避它們或用肯定語來替代它們,但是要擁抱它們,跟它們一起休息,允許平衡工作的過程在你裡面自行解決問題,讓它的張力變得甜美且真實,允許你的所有催化劑經過你的心願、情緒、過程之薄膜,容我們說。

不要壓下它們,不要把它們推到()意識的層次之下,而是為它們找時間。找些時間跟它們坐下來,彷彿它們是你擔心關切的孩子一樣。也許大聲對它們談話有幫助。有一件事很肯定,那就是恐懼不會因為你壓抑它或有意把它推到一邊而走開,因為你推的時候用的信心,不是發自內心感覺的,而是從外面抓進來的。你的內在有信心。你不須假裝擁有它;但是,信心始於榮耀和尊重你的自我懷疑和不相信的感覺。

懷疑的療癒在於(取得)平衡;平衡有時候來得慢,所以我們請求你要對自己要有耐心。允許時間經過。允許命運滾動。允許狼的嚎叫、鵝的鳴叫、風兒的慟哭、以及暴風雨把那些只有時間能帶來的那些元素帶給你,允許那些能量前進經過你,在該前進中只靠時間來成就。

一個新的時代已經誕生了,這是真的;你們的星球現在正處於分娩新世界的過程。所以你也處於自己的分娩期,生出一個新的、希望是更有靈性導向的實體,

在你作各種選擇時、找到方法變得更真切。在每日謀生與第四密度[無條件愛的施與受]之間,你如何打造一條路呢?對於那個問題,你們每個人都有部分的答案,因為每個人現在都在用自己的想法、信心、懷疑來鋪設那條路。

一如既往,我們和你們同在;我們和很多其他實體樂於在你們的冥想中、加入你們好強化這些冥想。我們很榮幸也很樂於找到各種方式把夢境、零星想法、巧合帶給你們,而這不僅僅是我們的實踐,在你們的星球的內在層面之中、很多想望幫助你們的實體都將找到方式來與你們交流、特別是關於那些你們正在擔憂的事情。持續打開耳目,注視每天帶來的的小小美麗與祝福。

我們在此刻要問:在場的任何人是否有任何想要提出的問題,關於這個問題的後續提問或任何其他問題。現在有一個問題嗎?

(沒有詢問)

我們發覺,當Jim實體停止為我們回答問題時,問題就枯竭了[1]。因此,我們通過這個器皿把這個演說收尾,如這個器皿會說的,即我們的「宇宙的佈道」[2];我們想說,能跟你們每個人談話,是多大的榮幸和福分啊;一如既往,我們會請你們每一位帶著主觀審慎的眼睛或耳朵、聆聽我們所說的內容,拿走那些你們似乎是好的東西,並將其他的都留在後面。

我們多麼希望我們能夠向你們表達:你們所經歷的苦難和改變的過程有寶石一般的特性,我們如何能看見通過在你們的密度中、通過上好催化劑的過程和體驗、而在內心完成鍛造和退火的工作!真的,一切都好,你們每個人都在正確的方向上。願你們進展順利,願你們是勇敢的。願你們是歡樂的。

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我們為在此刻發言的榮幸而感謝你們。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原則。

Adonai Vasu Borragus[3]

原註

[1] CarlaJim是一個謙遜的男人,他擔心自己的傳訊是無價值的,今天避免去傳訊Q&A的部分。在Q’uo團體作出這個評論之後,他決定:也許他這個管道也是被需要的!感謝造物者

[2] 一個來自 Brad Steiger的書《神聖火焰》的措辭。

[3] 這個問候語經常吸引讀者提問。我相信它同時是一個問候語和告別語,它的意思大致如是:在造物者中致意,親愛的兄弟/姐妹。

喬治(George Hunt Williamson)認為這是來自馬爾戴克的語言,又被稱為 Solex Mal

Translated by T.S.

(V) 2020 Reviewed by Sunny &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