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實相

Copyright © 2002 L/L Research

週日冥想

2002年一月20

團體問題:今天的問題是關於一個概念:我們如何藉由思考的方式來創造我們的體驗與實相。我們想請Q’uo給我們一點明示,說說那個概念對不對;如果它是對的,它是怎麼運作的。我們想得到更多的資訊,了解如何才能創造更和諧的實相。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原則,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我們和你們共享的服務。感謝你們在這個下雪天形成一個尋求圈。可以回應你們的請求,談談該想法、即信念能改變你們的未來,這是我們的福氣。我們覺察到,從世俗的眼光來看,這也許非常難以掌握。無論如何,我們相信它是正確的,我們會很樂於分享一些有關的想法。

首先我們必須記住,你們所經歷的造物(幻象)和作為實相的造物[它的作品是幻象]是非常非常靠近的,容我們說,但它們不是相同的東西。

該幻象與實相之間只有一個心跳的距離,但是它被授予物質性、所以你實際上是同時在兩個世界中的旅行者:你的外在體驗世界和內在的體驗世界。(我們)暗示內在體驗影響著外在經歷,這並非在暗示甚麼很不尋常的事。因為這個圈子中的所有人都清楚,一個人的態度對於他面對的大部分情況、能締造多大的不同。

當然、你很容易看到:愉快的微笑或輕鬆看待已感知的某個困難,總是會營造出一種氣氛:讓周圍的人、如果不是自己的話、對現存的情況感覺好一些。

無論什麼地方,只要涉及自己或別人,()說出的話不但營造氣氛,還引出感覺。那種感覺會以世俗眼睛難以看到的方式,影響內在的自我。實際上,甚至你感測到的實相、跟該幻象只有一個心跳的距離、都不是尋找實相的終點,因為你們每個人都屬於一個群體超靈[容我們說]或更大的自我、包含很多似乎不是自己的個體,但這些個體實際上都是自我的部分。而這些更大的實體又屬於甚至還要大的實體,直到你達到行星、恆星的層次,還有比你現在經歷的亮度高出許多量級的實體。

實相的所有這些等級都是相似的實相和幻象,然而,你在哪一級工作,卻很難用文字來明確定義,因為它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跟外部實相[就是幻象]一致。結果是:尋找真相之路,就像R實體曾說,大部分都是在探索真理的深度,而一個人不可能控制所有事物來讓自己感到舒適,因為自我永遠都不會感到舒適。因為所有的事物無法被控制,大多數的事物甚至並不不該被控制。也就是說,我們向你們提議,日常生活中明顯的機會和變化在你每天的經歷前、陳列貢品,所有這些貢品都包含卓越的元素,不光是表面上幸運的機遇,還有意外和不幸,它們好像跟幸運完全相反,似乎是時運不濟、運氣不佳,甚至是悲慘的。

該幻象的設置幾乎確保這件事不可能:你能夠控制內在的宇宙。在這情況中、

外部人格外殼試圖指揮各種事物,好讓自己可以感到舒適。這就是實體們通常的選擇。他們企圖控制環境以獲得舒適,以及跟安全和保護有關的可感知目標。

這個實體先前談到的影片是一位科學家提供的,這位科學家提議,肉體的物質組成[即體內的基因結構]所扮演的角色,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樣,是控制性和選擇性的,因為人的基因結構裡的東西、比如遺傳的長相、不一定是他必須經歷的。

這個(科學家)實體解釋說,這些基因結構有一件衣服覆蓋在它們上面;只要這件衣服保持覆蓋的作用,基因結構就不會顯露出來或者在生活經歷中被激活。這層覆蓋物是由蛋白質組成的;輸入的信號讓這些蛋白質活躍起來,導致這些蛋白質表現自己:首先是電子脈衝出現,然後是受到電子信號刺激的特定蛋白質變得活躍,接下來由另一個電子脈衝完成這個由蛋白質肇始的任務,這個電子脈衝要嘛暴露基因結構、導致它被觸發,要嘛保持原樣。

這個實體只是在說,人的信念有確切的實質力量來改變會激活蛋白質的輸入信號,信念變了,肉體的反應就會變;所以,如果家族傾向易患癌症,那麼搞清楚哪些正面事物可以讓套筒繼續覆蓋在癌症基因上,哪些事情應該避免,以防脫下基因套筒,癌症基因就永遠不必激活,永遠不必暴露出來,人就永遠不必體驗癌症。這就是該做法後面的基本觀念:試圖把外部世界和內在世界合為為一,接著創造我們喜歡的實相,而不是我們在自己的基因結構和父母的遺傳中所看到的實相。

這些就是該器皿先前提到的錄影帶的大要。就你們自己的世界的科學而言,這是合理的;就我們相信的東西而言,它也是合理的。我們很難細細談論,你該如何跟自己說話,而不是別人該如何跟他自己或她自己說話。每人都有些心智的習慣,容我們說、不是最樂觀或最正面的觀點。而每個人的領域都不同;這個器皿會說,某些領域很古怪。你在跟自己談話時進入的是什麼思考領域,你在當天犯的是什麼錯誤,基本上取決於每一天、每一刻,取決於你當時的心情,還有你當天在生活中遇到的催化劑。它們真的是錯誤嗎?因為如果你對自己說了令人喪氣的話,比如「我不認為我幹得了這事兒」,也許你在告訴自己,好讓你能停下來,好好查看一下這件事,真誠地問自己:「這是我想做的工作嗎?」或者在人際關係中問自己:「這是我想要的立足點嗎?或者有別的立足點,不僅更巧妙,實際上還會讓我對自己的處境更滿意,成為更快樂、更有成效的人」,於是更有能力做一切我希望做的事,比如學習、付出愛、服務?所以我假定:我們說的是,你心裡的想法和你對周圍人說的話,在某種程度上、跟你對自己所說的話信或不信的程度相當,是一股影響你未來的力量,這點是真的,但要去證明它則超越我們的能力。

時間的問題是十分令人困惑的,但是跟這個討論很有關聯,因為時間是如何流動的、該特性是關鍵:有助於掌握想法[無形的東西]如何可能去影響物質。所以我們首先的聲明是:如果你有信心,就單單憑靠信心,這件事就是如此,然後帶著一種意願去探索,在自己跟周圍人對話時,如何表達你最真誠地認為是真實的東西,表達你最深刻感覺的確如此的情況。因此我們不是在建議房子?火時,有可能看?它說這是完美的。這不會阻止房子被燒毀。我們完全贊同,關於一個貌似不幸的情境、思想不會改變該情況的格局,至少不會在物質上改變。

然而,想想上一次你聽說的、某個安然度過火災的人,他是怎麼說的?他很可能說:「感謝上帝,我的妻子和孩子都很安全。我們失去的只是房子。」不知怎的,壞運氣的功能不是在人們的生活中製造悲劇,而是開啟感恩和正面變化的可能性。看見一己的房子被燒毀或其它災禍的打擊,對於取得正面變化來說、可能是很糟的機會;不過、在同時,後見之明的禮物讓你可以回顧這些難捱的經歷,準確指出該經驗的真實品質和你所感激的細微之處。該經驗在當時好像很可怕,但後來回過頭去看卻幾乎相反:差不多是福氣,差不多是幸運,因為你從經驗中學到了東西,變得成熟。

所以在你面對自己覺得困難的某件事時,我們不會建議你帶上玫瑰色*眼鏡,說這個困難不難。相反地,我們鼓勵深思的態度,願意接受所有表面經歷的雙重特質。經驗有外部的特質,也就是你看見的、感覺、品嘗、觸摸到的東西。還有內在的特質。內部特質是很微妙的,並不簡單;它是由你當時在表面人格外殼的層次上的存在,加上那些更深的自我層次所組成的;在更深的層次中,你讓自我更深的部分透進一些陽光,你在那裡注意到自己心情和情感的某些佈局,它們把自己塑造成了你內在生命的種種結構。也許你自在地處於那個內在結構中,扮演你享受的角色;也許你所處的結構,你還沒有完全探索過,你依然是個尋求者,屬於自我的探險家。也許在你所處的層次上,很多東西對你都是未知的,你可能感到相對不自在。不過、你覺得你正處於自我的一個很真實的部分,只不過你還沒有完全熟悉它罷了。

(*譯註:rosy, 隱含過度樂觀的意思)

這些熟悉的、和不熟悉的角色,舊事物和新事物的結構,所創造的內在生命的三維性,幾乎不可能用語言來描述,但是我們覺得你們掌握道我們嘗試說的:當下此刻在自我之中出現的東西,要比眼睛看到的要多得多,不光有面對日常生活的人格,還有在漫長旅途的某一點出現的人格;在這個長途旅程的前面有很多能量、在其背後也有很多能量。而你只是在該幻象中選了一點,進入察知,擁有這次的人生,獲得這些經驗。所以,你只是在某種程度上,帶著肉體載具、這個人格,以及巨大的重量:包含多生累世、許許多多的經驗、很多已經實現和尚未實現的渴望,伸進了外在實相。當覺醒出現時、這就是每個尋求者所處的情況了。一次又一次地,()察覺到:這情況遠比簡單的當下此刻要複雜得多;

而對當下的充分反應、源於自我內部或遠或近的位置,所以面對當下此刻的你,從來都是獨特的個體:對於那一天、那一刻、那種心情、那個催化劑來說都是獨特的。

我們看待時間和你們看待時間(的方式)不一樣。我們把時間更多地看成圓形,我們把你們的經歷看成是圓中之圓,我們在看待這一切時,更有能力為真實情況的複雜性留出餘地,而無需限定它,結果是:我們發覺擁有愉快的生活方式[容我們說]變得容易許多。就內在的意義來說,我們不像你們那樣處於厚重的肉體中,它遮住你許多的視野。它特意遮住你的視野,因為你應該被該幻象摔得失去平衡、受到它的干擾。你應該捲入其中,失去客觀性,犯好些錯誤;在這時候、你覺得自己失敗了,而在同時、你正在實現心裡的每個渴望,只是沒有按照你也許計劃過的順序,或者沒有你想像的那種自在。不過,所有好像突然發生在眼前的事件,都是外部世界中毫無規律或理由發生的事:比如天氣、汽車壞了等等,是跟大量內在原因而發生的事混合而成;比如,如果天氣不好或汽車壞了,是因為你豐富的內在體驗把你帶入當下此刻,這件事導致你的車出了毛病,這就會是否完全不同的體驗了。

現在,你在當下此刻播撒未來的種子,從我們的觀點來看,這就是它變得有意思的地方,因為事實上,這就是眾多已覺醒的人此刻專門來這裡做的事,即在短期內為你們星球的未來締造不同;該不同是指:各個尋求者如何看待當下、看待未來。這裡就是自我實現的預言派上用場的地方。

很容易看到,如果名叫Carla的實體在痛苦時微笑,她就會影響周圍人的生活,甚至到了這種地步,他們就像在這次冥想之前一樣、問這個器皿:「你怎麼會感到痛,而不作反應呢?」這個器皿覺得這個問題不容易回答,因為據她所知,她對痛苦有反應。很明顯地、她只是比自己以為的更內向、更內斂。

這一點對你們每個人也是真實的。每個人都有些領域會讓別人心想「啊,這人做得真棒」。但是對於你、你自己而言,就你當時反應的質量,就你的心對意識本身的反映質量而言,你覺察到一個差距:介於期望做到的和實際做到的程度之間。但是我們對你們說,你們每個人都是一個極為強大的支點,而當下就是樞紐;你在當下一刻所做的事、跟你對人類未來的信念有關,要嘛歸結到幫助行星地球在第四正面密度安全出生,保存星球上的所有居民大體安全,要嘛歸結到全球大災難、目前所有不穩定的磁性流動都將變得穩定。就我們所能見的範圍內,這兩種未來此時都是完全有可能的。未來就在你、你和你,你們每個人的手裡,就在你們每個人的信仰系統之內。

想想一個人如果選擇把信心帶入當下此刻、把心中的愛帶入當下此刻,會如何影響那地當下、影響他[該表達愛與光的人]周圍實體們的心情。想想你自己生活中的那些時刻、當你找到了恩典,贏得了好態度、你覺得多麼充滿力量啊,它真的改變了外在的實相,只因為你懷著快樂的心情、站起來迎接挑戰。想想有時候你怎樣用負面的看法,說服自己越來越深地進入悲傷、憂傷、絕望,從而毀壞了自己的人生。

用大膽的筆觸創造未來,這不總是有可能的。不總是有可能把你在甚至一瞬間能欣賞到的美,用一天、一周、一月或一年的時間表達出來。好像如果你從一千個不同的水平來看,生活中的珍寶與美麗、其消失速度要比生活中的困難和艱辛的消失遠遠快得多。我們對信實者提議,你的道途在於繼續玩著發給你的牌,享受當天的氣候,盡可能好好處理似乎需要處理的雜務;接著超越所有這些事物的是:盡可能保持一種憶起,它跟發生了什麼事情無關,它頑固地反抗表面的實相,憶起你的內部實相;該實相對你來說,比物質世界的蒼白顏色要鮮豔許多,那就是你自己的心、魂、靈的內在世界。

當那些時刻來臨的時候、開始變的如此的寶貴,當你在那些時刻中安靜下來,你會感覺到自我的真理,你的甜心之美,以及靈魂的氣力,還有在你裡面的力量。

盡可能歇息在你對那些寶貴時刻的記憶中,那時你真的感覺到跟造物主的連結,真的感覺到你是愛[一切萬有]的一部分,而你擁有的那些連結使你成為統合的、正面的、並且充滿希望。

處於信心中的一生不一定總是在表現信心;相反地,這一生充滿錯誤,但自我一旦感知到這些錯誤,就會盡最佳能力去更正它們。如果你願意在一切都不順利的時候保持這個自我感,在所有的困難和情緒都表達之後,成功地記起這個自我,那麼你就在過著良好的靈性生活。因為豐盛的靈性生命之標誌並不是活得安安穩穩、一切都是平坦的,相反地,它的標誌是自我經常受到挑戰,在得到安慰後要承擔責任,在承擔責任後又得到安慰。那就是技巧的所在之處了:在於不放棄自我,不因為已感知的錯誤而放棄,而是看見:一己不可能隨時看見藏在當天的表面混亂底下的樣式。那種憶起足以讓你保持信心、或者在關於未來的方面充滿信心。彷彿那個自我的憶起超越一切的心智和情緒模式,靈性自我的憶起,憶起那些與造物者連接在一起的時刻,使得自我能夠扶起自己,撣去身上的灰塵,接著再次嘗試了。還有一種技巧可以把未來變成正面的、越來越閃亮的東西,那就是僅僅記住你是誰,記住這個過程是怎麼回事。重點不是創造美好時光,雖然創造美好時光是美妙的。重點是保持真實,盡自我所能地真實;而那過程常常會把人引入歧途,通往自我感知的錯誤判斷,通往自我感知的錯誤決定。

你思考得越多,進行合理化與分析所使用的腦力越多,自我就越連結不到內部結構裡、更深的階層,這些階層實際上在用你生活裡的大筆觸,展現出你投生中更深的模式:關係、職業,一年接一年的各種情況構成給自我的持續課程。

你不是固體,你是一個振動、一個能量場,你跟宇宙中所有其他能量場都有絕對的連結。你跟它們的連結透過一系列不同量級的秩序和,容我們說,實相,只有從更大的視野才可以理解它們。在你的生活經歷中有很多時候,你看不出某個情況怎麼可能有愛,但總是可以轉向一個問題、由Ra群體提供的:「此刻愛在哪裡?」。這一個問題總是富有成效,你可以在目前的癥結處問問自己這個問題。只要你找到此刻的愛在哪裡,並把自己放在那兒,那就是你影響未來的方式。

你是因為渴望一個東西而選取它。那是好懂的,但是說到怎麼回應你收到的東西,你有個技巧、有個機會,在每次收到獻禮時問自己:「這一刻的形而上結構在哪裡?就更大的觀點真正告知我情況而言,什麼東西在對我說話?」

R實體建議,汽車出了故障必須修理、這種事造成恐懼緊縮;即使財務不再緊張,這事其實不會造成實際的緊急情況,甚至有錢修車,只需送去車庫修理而已,事件的周圍還是有緊縮,這純粹是由於過去的衝動和情緒所設置的信念模式所造成的。那麼,你可以繼續使用那個模式,感到害怕,在維修完後感到高興;或者你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像R實體那樣問自己:「這真的是我走過這個體驗的最佳模式嗎?或者、既然我的幻象已確切改變了,我或許應該採用不同的模式?」當然,我們會贊同。我們會建議R實體創造新的模式,這一個模式讓他在必得對任何物件做必要的維護時,覺得舒服;因為你們幻象中的那些東西,本質上就是壽命有限的,不過人們預先就知道,所有的機器和引擎都會出毛病,必須維修,只要你生活在這個幻象中,你就免不了要付這個代價。你的時間有限,你用來考慮未來的真心渴望的時間有限;現在正是時候:所有想望服務光的實體可以確信,自己的服務都會算數(有價值)。你們每個人在地球上生活,還有我們來到你們地球內在層面的影響圈內,都是因為你們生活的時代令人激動、很有意思。每個人都察覺到強勁的改變之風,每個人都察覺到未來的潛力,不管是好是壞。你對當下此刻會作出甚麼反應呢?你的信念將如何創造你的未來呢?

我們向你們保證、你們每個人都有很多的力量。它是一種寶貴的力量,對於在此刻在你們星球上的很多、很多人而言,這是一次加冕式的投生。這是一個模式的終結,或者有潛力成為一個新模式的開端。這一個非常令人激動的時刻,也是一個困難的時刻。為了此刻在地球上盡你所能來服務光,你們每個人都作出了很多犧牲、容我們說,所以我們只是鼓勵你要鼓起勇氣。你們處於正確的航向上。你感測到會有幫助努力,就是你應該聚焦的努力;一直向新的途徑開放心智,但信賴你自己內在的感覺、預感、直覺,它們告訴你:「是的,這就是我應該在的地方,這就是我應該做的事情。一切都好。」

你的心智真的裝著一個世界。願你在自己的心智中誕生那種自我感:面對一切你都很平靜,只尋求太一無限造物主的臨在,並尋求向你自己,向你周圍的世界為那無限造物者做見證,因為你獲得光來如此行動。你們每個人都有很多可給出的東西,每個人都有要分享的靈感;有些人以一種方式分享,有些人以另一種方式分享:有些人藉由敲釘子,有些人藉由在街上走路,有些人藉由自己說的話,有些人藉由自己所做的事來服務。每一個人都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豐富模式的一部分,你在這個模式中涉入整個人類、和你們密度內的所有生命、以及創世以來所有密度中的生命、所有世界以外的生命。允許你自己在一切萬有的一體性中歇息。允許你自己喘息與慰藉(的時間),不過同時又要求自己在擁有光看見責任時、負起責任。單純地注意到這份責任:成為你之所是、和保持真實。

我們會操練Jim實體,懷著對這個器皿的感激,在愛與光中離開這個器皿。我們是Q’uo。我們在此刻轉移。

Jim 傳訊)

我是Q’uo,通過這個器皿、再次於愛與光中向各位致意。我們很榮幸在此刻提供自己來嘗試去談論在場者的腦海中、仍可能留有的任何進一步的詢問。現在有另一個詢問嗎?

S:我就是有點好奇,想知道Q’uo在什麼地方度過第三密度的經驗。你們可以跟我們講點什麼?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如你也許察覺到的,我們Q’uo是一個原則,因為我們屬於多於一個源頭或起源。Latwii群體屬於光的密度,它們跟愛的密度的Hatonn群體會合在一起,接著跟合一密度的Ra群體會合。Ra群體,如你們所知,是在你們稱為金星的行星上體驗它們的第三密度,它們感到光榮、

金星的第三密度中擁有一個十分有效率的經驗。這許多實體最終形成金星的社會記憶複合體、在那個星球上經歷了一次十分和諧的第三密度並非常迅速地通過了那個體驗、容我們說,它們的一個顯著的部分在第一個25,000年的週期中就達成畢業,一個更大的部分在第二週期中達成畢業,而在第三個週期、那個星球上的所有人口都加入該社會記憶複合體*Hatonn群體和Latwii群體在它們的行星上經歷了多少有些類似(Ra)的第三密度體驗,它們的行星離這個太陽系很遠、尚未被你們的天文學家發現。因此,行星的名字或者位置是無意義的,不過、各個社會記憶複合體都已經發現第三密度的體驗造就了對尋求的淬鍊,而考驗之火強烈又真實。為了在此刻的這些傳訊之目的、我們形成了你們稱為的Q'uo原則,我們為此感到榮幸。有另一個詢問嗎,我的兄弟?

(*譯註:這裡的敘述明顯和Ra自己的描述不同,請參看一法#89場集會)

S:有著這些不同的起源點、你們是如何相遇的、或者如何來到一起形成一個原則?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當一個行星上的全部居民從第三密度[選擇的密度]移動進入悲憐、愛、理解的密度時,該社會記憶復合體中的每個實體之間會有明顯的調合。而這種調合獲得許多協助:包括天使臨在、或老師、指導():它們代表服務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星際邦聯。於是,當有機會向新的社會記憶複合體提供,容我們說,會員資格時,邦聯就會送出光的大使,幫助潛在的會員熟悉這個機會:加入眾星球邦聯可以擴展對他人和太一造物者的服務,有機會把自己的能量、努力、服務,跟許多其他的社會記憶複合體調和。由於以前曾用某種方式服務過這個團隊的實體,想維持跟你們的聯繫,祂們的努力就形成了你們稱為的Q’uo原則:Hatonn多年來曾向你們團隊、也向這個星球上很多別的團體、提供過初級信息;Latwii也是這樣,雖然祂們的參與程度要少一些,因為Latwii,容我們說,更為沉默,因為祂們是以你們稱為的安慰者的身分,來這個星球上[還有其他星球]、服務許多個別的尋求者。Ra群體以前接觸過這個團隊,祂們渴望維持聯繫,無論如何、為了讓二十多年前開始的服務得以繼續下去,(聯繫的)強度要比當時減少一些。

有另一個詢問嗎,我的兄弟?

S:你們覺得在什麼時候、各種條件會適合進行一種更直接的接觸?快了嗎?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相比我們現在被榮耀、正在尋求的接觸,我們並沒有看到要跟這個行星上的人群、或者其任何部分進行更直接的接觸。有另一個詢問嗎,我的兄弟?

S:目前沒有了。我這邊沒有。謝謝。

現在有另一個詢問嗎?

S:我可能說謊了。我還有一個。我的理解是:金星並非起源於這個太陽系。它是來自19光年遠的地方。Ra當時的體驗是在金星成為一個漫遊的行星之前、還是之後呢?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覺察到:關於這個太陽系中的每顆星球的起源都有很多種理論。有很多尋求服務的實體、給出這種或那種資訊。在很多的情況中,傳訊是貧乏脆弱的,並且不時會被錯誤地詮釋。我們並未覺察到你們稱為金星的星球、除了太陽系[它正在其中運行、擁有一席之地]之外、有其他任何的起源。有另一個詢問嗎,我的兄弟?

S:沒有了,僅僅是好奇。我對於來自另一個管道的資訊感到好奇。謝謝。

我是Q’uo,我們再次感謝你,我的兄弟。我們確實感激這個團體[在這些尋求圈中]提供給我們的每個詢問,因為我們覺察到:每個實體確實在其內在擁有巨大的渴望、要去尋求那些奧秘和未知的領域,因為每個尋求者的內部和外部都充滿了奧秘。而大腦的目標與焦點就是為心提出的問題尋求答案,無論如何,當大腦和心同時在和諧中開放時,機會常常更多。

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群體。在此刻、我們會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和難以言喻的光中、我們離開各位。

Adonai,我的朋友們。Adonai

Translated by T.S.

(V) 2020 Reviewed by Sunny &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