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百樂餐

Copyright © 2002 L/L Research

週日冥想

2002年一月6

團體問題:關於今天的團體問題,我們將要點個百樂餐(碰運氣)、看看Q’uo可能要對我們說些什麼。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原則,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在的服務中、我們存在。我們感謝你們、在這個冬日形成一個圈子。大雪和困難的道路、已使得你們的很多朋友都無法(外出)活動。祝賀你們、堅守於這些寶貴的相處時間,我們十分感激你們在今天下午作為一個團體來尋求真理

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我們一時記不起上次百樂餐是在甚麼時候舉行,這事對我們是新穎的。因為我們需要用自己的分辨力,來決定通常由你們決定的東西。

我們想望給你們講甚麼呢?我們想望提供甚麼給你們呢?如果完全由我們自己來定,我們說話只有一個腔調、只講一個故事。我們講述愛。不過、我們發覺,即使在這小小的三人團體中,我們都可以在每個人的大腦歇息,探索各個大腦之間的連結中蘊含的天資,在你們請求百樂餐時,隨時找到完全獨特的主題。因為任意兩個人之間的能量都是複雜且多層次的,更不用說三個人了。

這些連結的方式很多,以任何線性的方式都是難以理解的;你們的互相連結取決於你們的共同工作,你們共享的服務和外在天賦,還有跟每個人有共鳴的共同渴望。

所以、即使在那些人當中、其路徑相當平靜,尋求變得沉默,只是偶爾關注新書、新磁帶、新傳聞、新消息。你們每個人不斷地為自己創造未來的分叉道,選擇未來的路徑。你在注視的那一刻不光選擇了你走的路,因為事實上你選擇的不僅僅是你現在走的路,還有路上的岔路口。你尋求的深度、注意力的質量、詢問時懷著真誠的謙遜[知道自己不懂,但卻真的想望搞懂],都必然包含了這些岔路口。這種渴望,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是永久的、或固定不變的;毋寧說,那是一個承諾,你也許每天都在重溫它,但肯定會不定期地重溫它。

所以,與其說你的生命是一聲嘹亮的號角,一旦開始了,就單純地繼續下去,我們寧可建議你們每個人都擁有一種聲音、一股能量,有潛力去唱出一首肯定美麗又複雜的曲調,但是,你們每個人,在當下此刻都是一首創作中的奏鳴曲,一部尚未被完成的音樂作品。所以,就會有對自我的音調、那些生命的主旋律的彩排和播放。

T實體先前說,他上周錯過了大好的機會,到這裡來跟大家同聚,在靜默與真理中尋求。我們要談談這條思路,因為裡面有一點非常有價值,不僅對這個小組,還對所有尋求增加行星地球上的光的團隊都有價值。建立一個團隊很好,開始靈性尋求的練習也很好,為了尋求真理、找到自我、或者為發現一己的服務而形成計畫,這是優秀的。所有這些做法都是可敬的,它們全都擺在你們每個人的面前;

當你們作為一個團隊、堅持定期聚集在一起時,由於長期一同進入靜默的旅伴的能量,無須你的顯意識察覺,這些絲線就開始自己編織成更原為連貫、光線柔和的圖案,這些圖案存積在光中、沉浸在光中。

打開這三個特定實體二十多年來共享的集體靜默,就是打開坐在圈裡的這三個人組成的小小社會記憶複合體,再加上這個小組裡聯繫密切的每兩個成員之間的社會記憶複合體;再加上第四密度的社會記憶複合體、第五密度和第六密度的社會記憶複合體,形成(Q’uo)原則、即是我們的聲音。與其說你們將一個實體帶入靜默中,不如說你們正在開始為自己編織一個堅固可信賴的資源、包含了你們的能量,該資源通過那些愛你的、想望幫助你的人們的鏡子,而被真實地表達與反映出來。

在信任中集會、謙遜地聚在一起尋求,是增強你內在尋求的動機和能量,它們讓尋求變得高貴,讓你可以得到恩典繼續尋求。因為我們確實不會宣揚有簡單的答案。事實上我們並不宣揚有答案。我們鼓勵提問,我們鼓勵飢渴。我們這裡說的不是智力的飢渴,雖然它肯定有其位置;各種書籍、觀念、外部影響,都打算進來對你說話、打動你,但是超越所有這些事物的是靜默,該尋求超越問題、於此、整個自我都變成該問題,而唯一被渴望的答案由靜默包住,托在天使的翅膀上,於是你、你自己也被天使包在翅膀裡;那些翅膀在你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把你托起,在痛苦的日光太強的時候把你藏起來,把你高舉超越在你眼前來到的:別人的小氣、貪婪、懶惰、懈怠;超越心中的秘密:那些不值得的、容易出錯、給你打上人類標記的東西,它們是最難超脫、最難飛越、最難從自我評判中釋放的東西。

我們很高興你們已經體會到,單純、容易犯錯的第三密度人類,共同奉獻給光與愛和服務的團隊,所具有的力量。你們中間誰有甚麼好主意,可以瞬間改變這個星球嗎?我們不知道。我們不知道你的外在天賦在哪裡,我們不知道你的心之腳步會把你帶到哪裡,不是明天甚至不是明年,也不是在下一個十年。我們不知道你的生活最後會是甚麼樣子,只知道這三個人會在時間與空間中的某個瞬間聚集在一起,在靜默中以這個器皿請求的、以靈性方式活出的聲音來尋求。你不知道的東西是你的巨大寶藏,是你實踐中的巨大資源,而我們非常、非常高興你們感覺到它的價值;不管是否可能有意識地領悟到這種價值或品質的深度,它就在那兒。在投生的層次上、履行一些合同;合作繼續著,全體的共同工作繼續前進、朝向一次更飽滿的生命,因為無論天氣好壞、感覺好壞、無論生活中有甚麼艱難險阻,每個人都仍堅持不懈。

這是你們的星球深深地扎根和沉睡的時節。這是多次小雪造訪地球、非常緩慢地沉入地球的時節,雪水澆灌地球的方式,要比令人目眩的氾濫春雨有益得多,大地正在為這成長季節做準備,餵養地下深泉。慢慢地,如此緩慢地,隨著白天每一天變長幾分鐘,光的能量也開始增強。這個小組的每個成員現在都得面對困難,處理好像被冷冰劈面摔來的不方便、不舒服和痛苦。不過、我們對你們說,在溫暖的家庭壁爐裡、在你的心中蘊含著沉睡的基列香膏,正等著拿出來使用;所有在風中的治癒、和平、新生命的能量,預示著春天與綻放的時節即將到來。要知道:一切都好,知道所有的季節都有各自的美;在信心和希望中歇息,它們在你心向著太一起初造物者的閃耀臉龐開放時、告知你的心。

如果名為Jim的器皿願意,我們要短暫地操練他,既然現在沒有訊息,這是一個好機會,以比較一般且有創意的方式和該器皿一起工作;如果該器皿喜歡,不說話也完全沒問題。我們現在把該通訊轉給Jim實體。我們是Q’uo原則,在愛和光中離開這個器皿。

Jim傳訊)

我是Q’uo,通過這個器皿、我們再一次向各位致意。我們在此刻已經談到每個實體,既作為個體、也作為團體的成員、正在進行的演化過程。尋求一個人道途的方向、不僅僅是每個尋求者在顯意識層面上的選擇,也是你體內每個細胞的編碼過程,你可以這麼說。因為所有被創造的生命,都是由相同的造物者構成的;

我們全體的造物,尋求知曉一切有可能了解的、關於自己的知識,並且尋求返回存在的狀態,在其中僅僅有一小段時間的完全停滯、屆時存在所獲得的知識被完全消化吸收了。由於這是一股動態的能量,實際上沒有真的停滯,因為從知識中搜集的東西幾乎立刻就被作為某種燃料,供存在的發動機使用。知識的燃料總是在被使用或燃燒;這個過程可以用個體的方式聚焦,所以造物者那些能夠個體化的部分,就有無限的可能性去實現個體化。

因此,你們每個人以及所有的知覺生命、都是太一造物的孩子,都配備了某種回家的裝置。太一造物者的某些部分似乎在流浪遠行、離開合一性,而實際上是在合一性的某個區域中旅行,那裡還是未知的、或者尚未被探索過,直到尋求中的造物者的某個部分進到裡面去;這非常類似於、我們在這個器皿的頭腦中搜索生物體的各種表現,按花樣舞的規則蓬勃發展,逐漸演變成更複雜的生命形態模式,再去表達太一造物者的另一個面向,透過自由意志探索的面向。

我們是Q’uo群體,我們覺得、已經在這個特別的表達中把這個器皿帶到很遠的地方,要在此刻問:是否有任何我們可以嘗試的詢問嗎?現在有一個詢問嗎?

Carla:我沒有問題,但是我想請求你們:在我和Jim經歷一月和二月的兩個程序時,跟我們在一起。我會感激你們的幫助。

我是Q’uo,我們感覺到你渴望得到幫助。在妳努力康復時,這當然是我們十分高興加入的領域,因為我們可以提供的能量,屬於很基本的振動水平,符合第三密度所要求的表達。我們跟妳在一起,我的姐妹,在有助於放鬆與治療過程的任何冥想活動中,我們都樂於加入你們。

現在有任何詢問嗎?

Carla:沒有,非常感謝你們。

T:沒。我這邊沒有。謝謝。

我是Q’uo,我們再一次感謝各位邀請我們今天出席。再次地,我們願表達自己對於在這個團體的尋求中、加入這個團體的每次機會的極大喜悅。此刻,我們要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

Adonai,我的朋友們。Adonai

Translated by T.S.

(V) 2020 Reviewed by Sunny &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