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獻禮(完整版)

Copyright © 2001 L/L Research

週日冥想

2001年十二月23

團體問題:今天的問題來自BSB想要知道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是否擁有一種意識、能夠參與它的成員之間的能量交換,無論是以有意識或無意識的方式進行;或者社會記憶複合體單純就是它的成員的總和?[在這次冥想前的談話中,]我們假設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確實可以跟所有的成員有很親密且持續的對話。如果那是真的,你們能夠詳述那點嗎,你們能讓我們了解嗎?接著S問:當我們開始形成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時,有任何我們能夠做的任何事會促進正面性:在服務他人的行動、心智態度、各種冥想和儀式、以及任何其他事?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在祂的服務中、我們存在。一如既往,能向這個團體發言是一種極大的榮幸,我們感謝你們再一次形成一個尋求圈。能夠分享你們的圈子的振動,這對我們是一種極大的福分,藉由講述我們的想法而能夠服務,這對我們是一種極大的福分。

一如既往,我們請求你運用辨別力來選擇哪些是你想保留的想法,哪些是不適合你的想法。我們並未宣稱自己是真理的承包商。我們僅僅宣稱前來分享我們在旅程中迄今得出的結論。而我們非常樂於這樣做,我們確實相信這是一條服務的有效途徑。

今天的問題非常適合於一年的這個時間,而這次集會就是在此時舉行的,因為誕節接近了,在全世界,在每一個國家,數千萬顆心都在這個季節轉向和平、愛、給予的想法。在你們星球的人群當中、這個巨大的能量峰值而產生的催化劑是光明與黑暗、恐懼與愛的自然週期的衍生物。確實,如我們在稍早曾說過的,基督徒誕節是一層相當古老的覆蓋物,底下是來自於一個舊時代的舊宗教所遵循的更古老儀式。

聖誕節是社會之心對於最大額度黑暗與最小額度光明的一種回應。它回應的是進入人們意識最深處從而無法防禦的東西。它是對進入意識的事物的一種反應,而這個事物是在一個如此深入的層次上、進入意識之中、以致於不會對它防禦。缺少光創造出一種心境,那種心境的傾向是朝向這個器皿稱為的負面想法的模式:靠近痛切且強烈的感受,

原因很簡單:因為第三密度中的生活,除了其他事物以外,經常是痛苦時刻的累積,而特定的場合似乎會將這種痛苦帶到更靠近記憶的表面。

無論如何,對於這種耶誕節能量的表達從未有人和耶穌·基督實體表達的方式完全相同。

這個實體表達它的方式是與形成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的的問有關。現在,這個實體在他的母語中被稱為Jehoshua,但因為這個器皿的變貌和你們所有人生活其中的文化變貌,我們將稱呼他為耶穌。

耶穌以他自己的方式是一個政治家,但他所競選的公職是在另一個世界中的,如他曾說過的:「我的王國不屬於這個世界。」這個實體將他的王國視為天堂國度。我們感覺到這個實體的訊息已經出現了極大數量的扭曲。然而,在他實際上說過的話中所剩下的部分、已足以開始形成一個觀念了,即要形成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所需的東西是什麼。

例如說,當一個人注視這個器皿稱為的八福*,看看誰是蒙福的人很有意思。貧窮的人有福了、溫順的人有福了、饑餓的人有福了、為公義緣故而受苦的人有福了、身處逆境的人有福了。敵人有福了、那些惡意利用你的人有福了。換句話說,不管你做甚麼都將是有福的。當這個實體在十字架上痛苦地頻死之際,一個小偷問耶穌,當他進去自己的王國後、是否會記得他?耶穌實體對他說:「今天你將要和我同在樂園裡。」

(*編註: 天主教稱為真福八端: https://tinyurl.com/yxnfj8wf)

耶穌不是個傻瓜。他並不覺得所有事物都是好的。他感覺到一些事情是罪惡的。然而、他在每一個情況中都將它帶到更高的層次,他說:「過去的已經過去。重新開始、你便完全且徹底地被原諒。」

如果這個實體周圍的聲音也有相同訊息就好了。他的訊息失去了大部分含意,因為別人立刻就誤解了他的話,覺得在這個實體生活的時代,他應該成為政治人物,統治一個國家、由十二個部族組成的實質國家。

耶穌實體斷然拒絕了這個建議。所以,如果耶穌實體提供了關於社會記憶複合體振動的信息,那麼想幫助形成社會記憶複合體的人,就該朝原諒與愛的方向走:原諒敵人、原諒自己,願意從頭開始。這些看似有限的品質,在形而上世界中卻是無限的。一旦靈魂刺穿了遺忘的面紗,就有完全的自由去擴大光、強化光。

現在,社會記憶複合體的一個很微小範例會是極為親近的夫妻或家庭,他們是如此親近、以致於實體們已經開始彼此協調、並且奇異地在不必說出口的情況下知道對方將要說什麼,對方正在感覺到什麼、以及對方的情緒是如何的。當在兩個人之間有了一種完全的信賴,就有一種來自靈魂層面的、不斷增長的覺知。

這是很難達成的,它需要時間,需要兩個人都堅持不懈,哪怕在某個時候他們試圖做的每件事都按步就班地失敗、形而上而言。結果是,在信賴中構建了原諒,人們容許相互完全信任的伙伴有做錯事的空間,在改錯時有對方的支持,而且有機會重新開始。

這些原諒、忘記、向前進的品質,形而上而言,確實是甜美的,因為它們解放了(你的)能量系統,或者說能量體。T實體問到恐懼,問到人有恐懼是不是表示憤怒有了改善,因為憤怒是用來掩蓋恐懼的。我們會說,揭開任何掩蓋都是改善。

T實體所做的練習暴露出他的恐懼,他現在能夠看見、察覺到自己真正的底層情緒是甚麼。實際上我們向你保證,無論該負面情緒是甚麼、它就是一種恐懼;不管是憤怒、悲傷,還是任何其他貌似負面的情緒,它們始終都是愛跟恐懼之間的動態關係。

現在,在提前形成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的方面,第三密度的實體如何達成這樣一個率性又有野心的企圖呢?在尋求者表達自己個人的渴望、去成為行星地球的善與愛的一部分,幾乎任何尋求者能想到的各種方式都有幫助。靈性的演化有如此多的部分是跟全然的渴望、以及跟隨該渴望的不懈意向有關。渴望就是驅動之火。它可以是紅色、橙色、黃色、藍色、靛藍色或紫羅蘭光芒的火焰。這些渴望中的每種渴望或數種渴望的混合物,都具有其自身的特徵。一個實體為了進步並不需要跟隨其他人在一門課或研讀上的觀點,毋寧,每個實體都需要去跟隨自己的心、自己的直覺、自己在書店裡對這本或那本書的預感或他考慮的這樣或那樣的想法。

你們每個人都早已是剛萌芽的社會記憶複合體的一部份,但是在此刻、這個社會記憶複合體正處於一個非常低淺的層次,因為時候還不到。給唧筒灌水就是一種渴望,渴望它(4D)最好在明天或後天就發生,並在每一個渴望出現時都立刻請求的:「向我展現的路,教我如何去服務。」交托那種聰明才智、以便於向更深的指引與更純粹的火焰開放。因為對於那些想望提升的人必有援助。

如該器皿常說的,有大量的天使和存有的陪伴,它們僅僅希望幫助實體們進化,想望在實體們進化的過程中愛護他們、並且就形而上的意義保持他們的安全和舒適。天使們包圍著你們每一位、它們真心渴望有所服務。當你坐在靜默中之際,你可以仰賴那種幫助、請求那無形的伙伴給你一些信號、觀點,帶著指引和線索來幫助你,好讓你可以選擇一條最有共鳴的、屬於你自己的服務道途。

耶穌實體嘗試將第四密度的觀念應用到第三密度的社會,我們了解到這種觀念從那以後並不流行,我們相信我們掌握到原因,了解到耶穌實體能夠敞開他的心並且信賴無限的供給。

在你們各民族中、跟耶穌的觀念最接近的是:共同擁有一切事物,在理論形式上、那已經是各種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的社會,每一個人在其中被視為是完全地平等、同等地應該擁有生存權、居住權,並且有食物可以吃。

而你們文化在這個時候卻能容忍有許許多多人吃不飽的情況;容我們說,這是對地球進化的拖累,更不用說別的後果。因為它反映出社會成員之間的漠不關心,以及缺乏對人性所提供的各種品質的賞識、在這些品質還沒能證明本身有用之前。

我們請你考慮:你是誰。根據名為西琴(Sitchin)的作者以及其他人所言,你們的肉體載具是被創造出來為外星人當黃金礦工的。結果是,很多人都相信(這樣的)外星人、相信外星人與地球人之間的互動過程,(於是)很多人都相信復活是不可能的,因為肉體載具只是塵土、只是被創造出來做奴隸。

但我們對你們說,肉體載具就是肉體載具,你們的肉體載具跟這個宇宙中大多數生命形式一樣,都承受過數次干涉,但這跟意識幾乎沒有或完全沒有關系;意識接受的協議是跟肉體載具共度一生。

 

你們每個人真的都是一個永恆的公民。不管你的身體是由甚麼組成的,不管它是由聖經中的上帝用六天時間創造出來的,還是由外星人創造出來的,事實是,你就位於你現在體驗的幻象裡;有個帶著箭頭的小標誌說:「你在這裡。」不管你年齡是多少,不管你的崗位在哪裡,不管你面對甚麼挑戰,這裡就是你現在玩得很高興的遊樂場。

 

當你正在這個遊樂場玩得很高興時,很容易受到誘惑、開始相信你正在一個遊樂場上玩各種遊戲。無論如何,超越該遊樂場,超越那些燈光、那些閃閃發光的飾品,那個人們在彼此之間演出的公正與不公正的戲劇,這總會是一個有幫助的想法。有可能返回生命之心、在這個世界存在以前、它就在了,當這個世界最終再次變成能量之後、依然存在。身體和意識的結合是不自在的,但是血肉與靈的結合正是第三密度所需的,因為你的載具很適合你想望做的工作。

在尋求加快演化的步伐、和進入第四密度的某種表達方面,我們同時鼓勵強烈的奉獻、以及輕快的步調。現在,隨著你持續地尋求和平,各種觀念將來到你這邊。我們鼓勵你去回應這些想法,因為你們每個人都是造物者。或許你擁有的天份是和另一個實體變得更親近、或生成任何人都沒有的新念頭。我們向你們保證:你們每個人都唱著一支不同振動的旋律,所以你們每個人都有獨特的禮物要送出。而這些禮物早已為地球人類所共有的。在此刻、行星地球上有一個萌芽中的第四正面密度、社會記憶複合體正在形成。它當下正在發生。

B實體正在嘗試開辦一個社群來做這件事。Carla實體、這個器皿、已經以她自己的方式奉獻她的人生、好帶來更多的光,在一個第三密度系統中運轉第四密度的能量。遺憾地,這個實體在她個人的生活中並沒有完全有效率地完成這工作。但是,就形而上的效率而言,B實體和Carla實體都已經做出好的努力。

正是這些持續的努力,也就是信心的延續,將讓大多數人受益。因為愛在教你的時候是毫不明顯的,沒有一塊木板[2x4]來敲(你的)前額。

 

愛的課程常常不是伴隨著喚醒(鈴聲),而是你發現自己的主意移動了一點,發現你看相同事物的眼光不同了;可能只是些微的差異,但它很可能有更多的第四密度(內涵),如果那就是你所肯定或尋求的目標。

當你開始表達這個新生的第四密度能量時,如果你非常覺察,你會感覺到一種能量交換,即使跟你交流的實體與你相距半個地球。在第四密度層級、彼此相愛且一同振動的人之間有能量的交換,這種交換對雙方都是非常令人振奮、非常療癒的;接著我們鼓勵每個人努力在所有的關係中,都從第四密度之愛、接納、寬恕、願意向前走的位置上開始行動。

那就是學習的模式:不在負面情緒中逗留太久,而是當負面情緒升起時尊敬它、跟它坐下來,不管需要坐多久,直到你接納它,榮耀了它。然後,當負面情緒得了榮耀,而和平、平衡、小小的理解也出現了,你就可以說:「阿門。我很抱歉,我重新開始。」錯了就錯了,但犯錯時要停留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每次犯錯后,允許你愛自己而不是審判自己,因為你當然會審判自己並掌握到教訓,但然後就是釋放那錯誤的時間了。

阻止你們各民族共享和平的巨大障礙,跟一家人意見不同又堅持留?問題不解決而造成的障礙是一樣的。Jim實體已經真切地說過許多次,這個世界需要大量的愛。不僅在個人層面如此,在社會層面、種族層面、全球層面也是如此。

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擁有它自己的交流能力嗎?當然有的。甚至在一個婚姻生活中都有個社會記憶複合體。在今天這個僅僅由四個人類(實際在場的)所代表的團體中,就有一個強壯與健康的社會記憶複合體、正在幫助每個成員。

並不是說,每個人變得極有能力在人類的感知方面彼此安慰與支持; 而是坐在這個房間中的四個人的心中,他們對於這樣做的願望是純淨的。在這樣的氣氛中,既然一切事物真是一體的,自然而然地、在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不僅僅這四個靈魂結合起來,這四個靈魂和造物者也結合起來,於是,造物者與自我、乘以造物者與第二個自我、以及在第三個自我之中的造物者、和在第四個自我之中的造物者,其結果是強大的、遠遠大於各個部分的總和。

當實體們以靈性的方式相會、嘗試去彼此相愛時,甚至在他們行為不當時,甚至在他們經歷困難的時刻,都有一個回饋系統開始運作。你們每個人都會遇到許多許多大大小小的機會,把一個實體看成自我或其他人(the other self)的機會。我們不會說忽略物質生活的需要,我們不會說在困難時設下限制、保護自己免於傷害是錯的;你們是第三密度的實體,需要回應你們感受的疼痛與苦難。如果你們不回應,如果你們堅持在任何時候都是愛與光而不處理自己的感覺、不處理自己的陰影,你們永遠無法締造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

所以、為了形成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你首先要愛上的人就是自己。如果你能夠和你自己的360度存有的陰影面相愛,你就已經變得遠遠更容易受到第四密度的嶄新光輝影響了。有如此大量被呼喚的光是被你的渴望與情感的鏈結所創造的,而你就在這個鏈結中尋求光。

所以,光的所有層面都在為第三密度轉變為第四密度的過程供能,因為光的所有層面都可以被愛照亮。愛使得食物更好吃。愛使得花園盛開更多花朵。愛使得孩子成長得更健康。愛使得生意興隆。愛也使得正面的第四密度出現,因為在你們很多人裡面的愛、正逐漸接近那種已畢業的第三密度能量、基督能量。

如果有人說耶穌是個聖人,或者說他是神聖的,或者比旁邊的罪人更好,耶穌會對他笑得用力、並且笑很久。這個實體並未感覺到那些事情。他在尋求變得更溫順、更貧窮、更饑餓,接著尋求獲致更多苦難。為什麼他要這樣做?

這是從第三密度移動到第四密度的奧秘。為什麼這個實體將臉頰轉到另一邊(被打)的時候、找到了如此的喜悅?在擁抱死亡的時候、他所想著的是要藉由那種犧牲、他將會拯救他人免受苦難嗎?為什麼這樣一個選擇死亡、非常不完美的人類行動,卻已經深深吸引你們文化的注意力、長達兩千年之久?

我們覺得、那個問題可能在此時讓你們思量、是最有益的。因為這個實體在此時來到地球。耶穌實體每年都來到黑暗中,那黑暗卻不瞭解耶穌,對於黑暗而言,耶穌只是個錯誤,一個傻子,一個必須被阻止的麻煩傢伙。因為這個實體單純地只想去愛。他不求任何回報,只是想望說出天父的話,行使天父的旨意。

願你們追隨自己的心,願你們追隨這個器皿稱為的十字架,因為第四密度是十字形的,特別是在早期的第四密度、涉及十字架。有一個犧牲的印記需要被掌握,其意義無法用文字描述。靜默本身、心的至聖所與那些無限蒙福的無聲言語、那個安靜細小的聲音、將帶給你所需的東西。我們鼓勵每個人、每天都尋求那靜默,肯定一切都好,一切將是好的,你可以在信心中活出生命。信心所給予的歇息、會再次釋放一個人去愛。它令人無懼。在你們的星球中、沒有一個人真正在所有情況下都是無懼的,但溫和且堅定地工作那種恐懼,工作那些分離的情緒,並了解到:所有以友愛的方式表達的行為、就形而上而言都是正確的,這是好的。

在地球的層面中、要作出一個純粹的選擇經常不是可能的,因為如果你追尋一條完全純淨的光之道途,肉體載具將會無法承受,或者預算無法承受,或者家庭無法承受,或者某個你想望保持在一起的東西會分崩離析。

如我們說過的,有些時候、一個人必須作出看似不特別有愛的決定。但是,如果謹慎地、深思地、由於愛而作出這些決定;那麼我們就會說那是傑出的工作。它可能不是對的,但是,成為對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成為有愛的。因此嘗試去成為對的。嘗試去駕駛你擁有的那艘船。但更多地嘗試開啟你的心、迎向愛。

我們會在此時把這個通訊轉給Jim實體。我們感謝這個小組問了這樣一個好問題。現在、我們於愛與光中要離開這個器皿。我們是Q’uo群體。

Jim傳訊)

我是Q’uo,再一次、我們通過這個器皿在愛與光中向各位致意。在此刻我們會尋求提供自己、回應在場者腦海中可能存留的任何進一步詢問。有任何我們可以談論的、較簡短的詢問嗎?

S:最近出現在我腦海的事情是:由於昨天我們的車從後面被撞,而數天之前我們遇到另一次事故,我想要知道,是不是我錯過了某個課程?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為了這個器皿需要工作其錄音設備而造成延遲、我們表示抱歉。對於你的詢問,總會有意料之外的事物,我們在此無法看到任何特殊的課程;這些意外的出現有時候沒有任何表面上的韻律或理由,

不過、一個人可以用在他的人格結構中、佔優勢的無論什麼方式或態度來詮釋它。

然後這種心智的態度就開始作用於催化劑所接觸到的東西,並做出必要的調整,以便於在建立好的思考方式中、包括新的催化劑。然後真理的尋求者就可以利用任何催化劑來取得他渴望的觀點了,容我們說。

當一個人的靈性雙腳堅定地站立著,就不會有任何催化劑可以動搖其存在的地基。那麼所有的催化劑都是可用的、如同磨坊的穀物,容我們說,催化劑就成為了一個人用來尋求存有之心的手段,如果那是他的偏好的話;或者,對於催化劑、

一個人偏好尋求更容易取得的表面解釋,如果一個人想望,容我們說,在這個議題的表面上快速掠過,或者在他存有的體驗的周圍移動。我的兄弟,有另一個我們可以回應的詢問嗎?

S:我的妻子有好一陣子感覺某種沮喪和低落,我認為它可能是一種超心靈致意,或者它可能是憂悶,但是對於這樣的感覺、她似乎無法找到原因。你們對此有任何的觀點嗎?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向這個器皿顯示了冰塊和腳踝骨折的圖像。我們建議C實體可以在身體複合體的記憶中、想起在大概一年前發生的那件事。身體的記憶比起在第三密度中的大多數人所察覺到或歸因給身體的(部分)、要強健許多。無論如何,我們向你保證,身體確實記得那些創傷的體驗,這種記憶從潛意識滲透出來、接著成為似乎無方向、沒有源頭、帶有一種憂慮或焦慮的感覺。有另一個詢問嗎,我的兄弟?

S:那是十分有幫助的,我相信C也會感激它。我對上次集會所涉及的、偶爾攻擊Carla的第五密度的負面極性朋友感到好奇。這個實體有一個名字嗎?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這是正確的。有另一個詢問嗎?我的兄弟?

S:這個實體的名字是什麼呢?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會建議()仔細考慮、是否渴望這個知識。因為,去知道一己表面上的敵人之名字,就會顯著地往負面方向極化。知道這樣的事情就是開始走上嘗試支配對方的小道。有另一個詢問嗎,我的兄弟?

S:我懂這個案是、就到此為止。最後一個問題是:Q’uo群體以及天軍在此刻有任何想要給我們團體的訊息或東西嗎?

我是Q’uo,我們無法抗拒了。呵!呵!呵!*

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編註-可能的意涵: https://bit.ly/3kit6cc )

S:我這邊沒了。謝謝。

我是Q’uo,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Carla:我注意到耶誕節對於很多人是一段很艱難的時間,以致於他們必得努力熬過耶誕節,去弄一些熟食和錄影帶、把恐懼關在門外直到耶誕節過去為止。這是一種對耶誕節的極為負面的看法,或許因為沒有人分享它、或者有一種糟糕的回憶。我想知道為何會這樣,有什麼能夠做的事情、可以讓人們對耶誕節感覺更好?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姐妹。對於你稱為耶誕節的時期,跟任何日子或事件一樣,可能有無限多種反應或回應。

誰能說明白為何一個實體會感到如此大的喜悅,而另一個實體對於相同的經驗會感到如此悲傷呢?

在全體造物中、你們每個人和我們每個人都是個體,一片來自太一造物者的相同火焰的火花,不過、它是一個映射:基於曾作出的各種選擇,已擁有的體驗,以及採用和沒採用的各種方向,而產生千變萬化的映射。

 

沒有方法去評估一個實體對於催化劑的反應、基於另一個實體對相同催化劑的反應。因為所有的生命都是被一個靈魂藉由許多次的體驗而書寫出來的,一些生命在生命樣式的書頁上留下來深刻的印記,而其他一些生命在相同的表面上環繞著的演員表上、是不被注意的。對大多數人來說,生命是一個巨大的奧秘。要開始,我們強調是開始,解開各種情節和人物的纏繞和轉向,是該實體一生的工作。

簡言之,我的姐妹,我們無法給你一個對治耶誕節憂鬱症的療方。有另一個詢問嗎,我的姐妹?

Carla:沒了。感謝你們,Q’uo

我是Q’uo,我們感謝妳,我的姐妹。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T:當Carla問這問題時,一個想法進入我的腦海。有時候、在我看來:一些人在耶誕節會感受到興高采烈的氣氛,人們度過一段快樂的時光。一些人會看到這情況會說,並非所有時候都是這樣子的,接著他們覺得沮喪。你們能夠對此評論嗎?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確實,很多人確實如此。有些人看見他渴望的東西,但沒有實現、不在一己的經驗中,這似乎是聚焦在短暫易逝的事物,這看起來就是一個騙局,就是虛假的。

 

其他一些人也許看見該節日的商業特性、而幻想破滅。其他一些人更多地回應光的匱乏,白天正在變短。其他一些人也許回應在早些時候、失去的摯愛者,這些人現在無法一起分享喜悅了。其他一些人也許會回應在一年週期中的此時、在世界舞臺上看起來更為顯著的事件。如我們先前提到的,在一年中的這個特殊時間,實體們有很多的原因去以負面的方式回應喜悅或悲傷。我的兄弟,有另一個詢問嗎?

T:沒了。非常感謝你們。

我是Q’uo,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我們願藉此機會感謝在場各位的衷心詢問。在每一個詢問底下潛藏的關注、對我們而言是十分顯著的,我們總是感激那些極為渴望認識真理、分享真理、成為真理的人,我們在那條旅程上和你們同行;很多無形的實體也在和你同行,祂們的心和你一起、為你自己的追求與服務、在喜悅中歌唱。

在此時、我們將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一如既往,我們離開你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難以言喻的光中。我們是你認識的Q’uo

Adonai,我的朋友們。Adonai

Re-translated by T.S.

(V) 2020 Reviewed by Sunny &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