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密度的戰爭

Copyright © 2001 L/L Research

週日冥想

2001年十一月18

團體問題:今天的問題是跟第三密度中的人類有關,尤其是在地球上、(人類)似乎是如此好戰。在這個特殊的系統中、我們已經有過火星的經驗,它明顯地是如此好戰、以致於破壞了它們的大氣層。馬爾戴克(文明)炸掉了它的行星。地球也經歷了千年、萬年的戰爭。我們不禁想知道,第三密度有什麼東西、導致身在其中的實體們朝著好戰行為的方向前進。這是我們在社會團體互動中的意識特性嗎?還是我們的自由意志選擇?是我們的可相抵的拇指嗎?於是我們有能力去製造和使用工具、以及由此產生的武器?我們會感激Q’uo跟我們講講,是甚麼給了我們這種戰爭習性,作為個體、群體、國家,我們怎麼朝合作的方向前進,一同工作、而非彼此對抗?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我們向你們致意,在的服務中、我們來到你們這裡。我們感謝你們,為了你們聚集起來尋求真理,也為了你們加入這個尋求圈。我們感謝你們的呼喚、因為我們極其感激與你們分享一些想法的機會。我們只請求你們在聆聽我們的言語時、使用你們的分辨力,丟開任何困擾你們的言語,因為我們不願成為一塊絆腳石,而要成為你們尋求中的資源。我們請求你們信賴你們的分辨力,而非外在的權威。因為你們知道什麼事情是舒適的,什麼事情對於你的內在是善的,你們可以相信內在的那種直覺。

你們在今天提出的問題是有意思的,裡面確實有大量可說的內容,但它不像有些事情那樣,有著簡潔清澈的模式。第三密度的戰爭起因,一方面可以統合為一個起因,另一方面是有著多條線的原因,完全取決於你希望在哪個水平處理這個問題。我們會從多條線索開始談,因為這也許更接近你們每個人眼下的心態。

其中一條與第三密度戰爭有關的線索,涉及你們這個物種所享用的肉體載具本性。其他星球上別的物種的載具,跟你們的多少有些近似,也就是說他們身體的基本結構,也有一雙手臂、兩條腿、一個頭、一個軀幹。當你們凝視發展出你們物種的動物本能、你就可以看到你的本能:那些回應特定情況的根深蒂固的偏好就是那些具有領地意識的動物的本能。你們的類人猿佔據了一定的區域,這是牠們在裡面打獵、保護水源的家園。這個物種的天性,大致來說就是實體待在各式各樣的小群體內,每個群體有自己的領地,每個領地有各有特色的、自由放任的結構[這個器皿會這麼稱呼],每個群體獨立於別的群體,不會嘗試聯合成更大的群體一起工作。

這就是進入大腦運作的本能基礎。由於大腦有個部分專門處理身體送出的:「緊急」標籤的信息,所以雖然這些本能不會思考,它們還是呈現出重大的偏向,讓第三密度的人偏執於自己眼裡的領地或財產。如果你願注視導致好戰行為的、紛亂的種種原因,你會發現,領地的考慮幾乎總是扮演了顯著的角色,這是紅色光芒的能量、關於生存的能量正在被表達。領地受到威脅時必須保衛它;如果別的領地被視為必需的、就必定要取得它,那麼侵略就被認為是合理的。這點依舊是第三密度戰爭起因的實質部分。

關於第三密度的情況和衝突區域、這幅織錦的另一條線索是第三密度大腦的特性。這個第三密度的大腦是一個做選擇的心智,不具備你是永恆存有的意識的益處。第三密度的心智被設計來作出一個接著一個的選擇。它的工作方式是假定一個對的選擇總是存在,從而把生活過程看成序列的選擇。面對一個情況,第三密度的大腦會努力解決問題,不一定是去欣賞它、理解它、分析它,或者探測其微妙性;大腦的第一反射是解決問題,讓它消失。這種只看黑白、是非的傾向,餵養了好戰的能力;該能力的確是你們密度的正字標記。大腦本身的性質很容易向最理性的思考者建議:必須作出決定,必須制定計劃,一切都必須經過挑選,然後強迫被選的人按照己選好的路線依序行事。

另一條線索進入(地球)人類和第三密度一般的製造戰爭的能力,那是如Jim實體所建議的:與不同團體一起工作的挑戰。在任何團體中的大哉問是:「那個團體的性格是什麼?」一個團體會將它的性格顯示為它所選擇的領導者。那些嘗試在大型團體中成為領導者的人傾向於擁有這些人格結構:對攻擊性的使用看起來似乎是美好的,使用影響力是公正的,使用所有的優勢是必須的。因此領導的傾向就不像他們所暢談的理想哲學[在上流社會中受到尊重]那樣理想;與此同時,就像Jim實體指出的,在有某種好處的時候就不理睬這方面的理想。

所有這些線索都促使實體們在感受到威脅時,用侵略來回應自己的不安全感。你可以看到領土之爭,你可以看見對於優勢、影響力、權力的貪婪;你可以看到人們傾向於做某件事而不是休息或長時間聚在一起;你可以看到領導階層的不耐煩和衝動。我們要提到的最後一條線索是這個傾向:比較強壯的一方欺負比較弱小的一方。我們指的不是國家對抗國家,而是像C實體指出的,男性對抗女性,一種能量對抗它的動態對立面,而非彼此合作。我們發現,在第三密度的人口中,選擇追求具有女性面容的造物主文化,跟造物主被視為強力男性人物、由所主導的文化相比,其文化價值包含的衝動少很多、仁慈多很多。男性實體追逐權力的傾向、法律運作方式本身的傾向,肯定還有你們地球上現存的傳統文化基礎,都支持氣力、權力、武力這些價值觀:強健男性形象的長處。

你們思考的真實根部,容我們說,從童年開始就浸透了富含睾丸激素的英雄行為。這個實體喜歡閱讀,我們在該實體的腦海裡、看見很多很多涉及舞劍弄槍的故事,這些故事都假定:武器和軍備是政策的自然共生物。確實、我們不會貶損戰爭本身,戰爭是第三密度幾乎無可避免的混亂。我們不建議以嚴苛的方式思考衝突,因為你可以有理由把戰爭看成一場遊戲、精彩的遊戲,富含著光榮和榮譽。就像很多其他事情、從更大視野看來好像很荒唐的,打仗屬於第三密度的表現形式;大多數第三密度行星在經歷該密度時,都有這一個(戰爭)部分。

超越所有這些原因,在第三密度中、戰爭的核心及其起因的核心,是愛的特性。你經歷的一切都來自愛的扭曲。除了愛以外,沒有別的實質可以用來汲取生命,所以生活中的一切,包括謀殺、偷竊、強奸,都是一個又一個的愛之行動:愛受扭曲、愛被阻礙、愛被強迫前往它不願去的地方。雖然如此,無論血緣多少次看似乎被雜交、和敗壞,所有體驗的基本血緣都是愛。第三密度是一個很聚焦、很強烈的密度,選擇的密度;不是愛與恨之間的選擇。該選擇位於尋求愛的兩種方式之間:一種愛的選擇是去愛別人,另一種愛的選擇是愛自己。

不用說,服務他人不是一條好戰的路徑;據稱是服務自我的實體,才會對抗自己的同類。不過,要在自己的內在清晰看見愛的根源,需要做出可觀的努力。Jim實體說過,不是說誰都不知道怎麼愛,無條件之愛的例子很多,表示原諒、同情、愛之類特性的話也很簡單。無論如何,所有這些話語都只存在於你的腦子裡,直到你精力充沛地嘗試把這些理想轉譯成在物質生活中可以顯化的東西。所以問題變成了:「對於愛的呼喚,每個尋求者的回應是什麼?」而這回應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我們很容易請求每個人,每天進入冥想、尋求靜默,那些答案就在靜默中,而不在我們的話語裡。然而,當重點來到穿上你們的鞋子、做為第三密度實體,我們發覺自己單純地歡喜於你們每個人有能量和意願從事這項偉大的工作:在混亂當中看見真理。愛強烈地呼喚、拉著每個實體向前。第三密度被精心設計以拉動每個實體、根據他們的渴望和渴求。自我身份的挑戰就是找出你真正渴望的東西。你將渴望甚麼呢?真理?愛?平安?這些文字的實質在何處呢?你雙腳底下的實相在何處?你怎麼理解自己的旅程?如果你知道自己在這裡是為了追求靈性的進化、回應愛的呼喚,那麼你就會以某種方式形塑你向無限造物主提出的問題,該方式表明你正在尋找自己的菁華、愛本身的菁華。

有些人認為,如果人們停止開槍對射,我們就會有和平;不過、我們對你們說,事情沒這麼簡單。因為就像C實體說的,如果一個人停止開槍對射,那麼他會另外幹甚麼呢?至少,侵犯某個明確的國家或一群人,是一場有限的、可達成的戰鬥;當它結束時、人們可以說取得了某個成果,現在有和平了。不過我們對你們說,和平就像愛本身,是超越所有條件的。和平不會從各種條件裡產生。和平是一種品質,等著每個人拿起它,宣告和平屬於他自己,是他蒙福擁有的真實美好的財富,可是有多少人真的在自己心裡追求和平,停止奮鬥、鼓勵自己安歇於本來如是而帶來的和平?如果和平需要釋放(一個人)珍愛的許多其他東西,有多少人會真正擁抱和平?

以前有個人說:「我遵從所有誡命。我還要做甚麼好進入天堂王國?」耶穌實體回答他:建議這個人賣掉所有財產,把得到的錢發給窮人。接著這個年輕人很不高興地走了,因為他不想望這樣做,即使這意味著進入天堂王國。驕傲、虛榮、需要比別人更好:所有這些都是人類內心的能量,天然屬於本能的、第二密度肉體和第三密度大腦。不過、你作為意識、永恆的存有,安歇於所有這些偏見裡面,為的是一次投生的體驗,在此生中努力跟隨不可阻擋的、尋求真理的壓力。你每天向自己提出的問題總是相同的:「此刻愛在哪裡?此刻造物主在哪裡?」

所以我們不認為戰爭本身是邪惡的,我們確實認為的是:在靈性尋求上、戰爭的方式不會比和平方式更有成效;不過、你們的第三密度會以很多方式表現衝突,因為那就是人群的基本特性:把自己看成跟他人分離、高於他人、對抗他人。這是第三密度催化劑的一部分,是愛的艱難課程的一部分。事實上,這不僅發生在整個第三密度階段,也在某個程度上、發生於第四密度。因為在第四密度中、有些實體選擇繼續做光明的孩子、或做暗黑的孩子,繼續(兩種)極性的碰撞衝突。

隨?第四密度緩緩地前進,對於成為戰士的大量熱愛開始蒸發,因為人們更為精通愛了。

每個人在生活中都有過水晶般的閃亮時刻,在那時,愛變得真實了,不只是一個字,不只是概念,而是令人驚歎地、生動地、強大地真實。想想那些時刻,想想那些時刻帶給你的禮物;允許當時充滿你的意識回到你身上,只為了記住那是怎樣的感覺。

我們鼓勵每個人深思自己的菁華和心的本質。一個實體的心和你們生活其上的世界的心,是相同事物的微觀和宏觀世界。實際上、你們每個人所屬的次序,要高於這個世界本身的次序。當你選擇去尋求、思考、行動的時候,你們地球這個宏觀世界就會顯現其映射。工作自我的菁華,找出辦法選擇不去促進衝突,找到方式去真理表達、卻不會傷害想法不同的人,但最重要的是:於內在尋找造物主的臨在,祂如同從更圓滿的光、祝福黑暗的光、不懼怕的光發出的一道光芒。敞開自己、迎向這溫和輕柔的火焰、也就是無限造物主的臨在,讓這光在你的內心安家,並擴大這個家。隨著你在自己裡面尋求和平之路,隨著你找到辦法解決自己內在的衝突,你也在為全球心智多學了一點。

有一種團體正在相當快速地增長,他們不是通過公共政策的方式,而是通過在內在工作以成為和平生靈的方式。我們看見你們星球上的這股能量逐漸地擴大,我們感到非常有希望,因為跟你們地球世界所有表面新聞顯示的情況相反,人們正在越來越多地看到愛的課程,有時是首次看到。人們正在覺醒,開始在內心選擇我們建議的菁華。隨著更多的個體生命獲得蛻變,於是我們相信你們的行星也會獲得蛻變。

我們願鼓勵每個人不要把事情的表面太當真。你們的神聖著作說:將會出現各種戰爭及其流言。將會有這樣的事情、那樣的事情,但時候還沒到。接著我們對你們說,我們相信的確是這樣。你們每個人真正的戰爭,是Jim實體稱為聖戰(jihad)的奮鬥,這是一場朝聖者的內在奮鬥,朝聖者鍛鍊塵世的自我,把它變成內在聖靈的容器。在這場聖戰中,在這場神聖衝突中,你的各種選項並不清晰,不過你的內心始終有光從內在閃耀。所以我們請求你們單純地尋找那道光,尋找愛的面容,一旦你看到了銘亮閃耀的愛之太陽,就向它學習,對它獻上自己。因為你也可以在這場混亂中做愛的代理人,你也可以是行星地球上的最終和平的一部份,這始於每個尋求者在自己的裡面、尋求她希望在這世界上看見的理想。

我們會在此時把這個通訊轉移給Jim實體,懷著感謝、愛與光離開這個器皿。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我們現在轉移(通訊)

(Jim傳訊)

我是Q’uo,再一次、我們在太一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各位致意。我們在此時有幸談論任何進一步的詢問。現在有另一個詢問嗎?

S:我們的電子郵件組出現了一個主題:有個傢伙名為B、在地球上錨定了一些類似愛的頻率,我就問有沒有我可以做的、好提供這類的幫助。人們贊同這是一個意圖的問題,但是許多人好像有某些特定能力,而我沒有覺察到自己有這種能力。你們能夠給我指點一下:關於這類的服務,以及我該如何有所服務?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可以談談任何尋求者都可以進入的領域。我們的作用不是為另一個實體發現他有潛力的可能(領域),因為這是每個尋求者最重要的學習。然而,任何尋求者都可以單純地分享存在的品質,每個人都有一種基本振動,它跟一個人的指紋或聲紋一樣獨特。因為一個人的共鳴和振動的特定方式、依據他如何尋求、尋求甚麼。當你能夠向另一個人交流你的努力具有的基本品質,你就在心與心之間分享最重要的東西了。你們每個人都以特定的方式振動出愛的和聲,因為每個人都是由愛締造的。如果一個人在尋求過程中可以發現愛的這種基本振動,那麼這就是他可以跟另一個人分享的最大禮物了。

清楚地溝通你的意圖和渴望,這是所有尋求者都可用的另一種分享方式。清楚的溝通聽起來簡單,不過每個人在第三密度中都很難達成,因為困惑太多,不僅人與人之間有困惑,人的內在也有困惑。花時間尋找自我之心、這一個過程使你有能夠對別人清楚地揭示或分享自我之心。

提供別人要求的、並且自己覺得能夠提供的服務,這是第三種服務方式,任何尋求者都可以奉獻自己於服務他人。這要求尋求者仔細檢查自己接觸中的人有甚麼需要,這種觀看還需要尋求者去聽,聽別人在請求甚麼,請求的方式也許很清楚,也許只是暗示。也許尋求者有一個辦法、透過各種問題來引出他人的需要。

這些只是任何尋求者都可以在其中服務的幾種方式;不過雖然所有的人都可以採用它們,這些基本的服務方法對於任何尋求者都十分有價值。我的兄弟,有另一個詢問嗎?

S:有的。我們還討論過,怎麼連接各個冥想團體和光的圈子;我就建議,嘗試聯繫位於中東中國非洲、西方世界以外的這類團體;開始播撒全球意識的種子。你們能在那個主題上分享一些想法嗎?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要開啟與那些在地理上、也許同樣在文化上、相距很遠的人們之間的交流途徑,這是我們會全心全意地鼓勵的努力,因為此刻在你們星球表面上、這樣的實體之間的真實分享實在太少了。當觀點、背景、文化、宗教、社經地位分歧的人可以互相交流,他們就會找到我們可以稱為的共同屬性,它將用任何別的辦法都不可能做到的方式打開許多扇門[容我們說],開闊人的心智、打開心門。對於外地文化經驗很少的人,讓他們閱讀、收聽關於外地文化的消息,特別增長見識。因此這種努力現在可能最為有幫助。我們鼓勵你們在這方面的努力。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我的兄弟?

S:只有一個。當亞特蘭蒂斯消失在海浪底下的時候,靈性中心格言石(Maxim Stone)發生了什麼事?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這個信息進入了侵犯他人的自由意志的區域,而我們不想望侵犯他人的自由意志。我們道歉、在此缺乏資訊。有另一個詢問嗎,我的兄弟?

S:那是有意思的。我沒有更多的詢問了。謝謝。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沒有進一步的詢問)

我是Q’uo,看起來我們已經耗盡這次的工作集會的所有詢問了,我們願利用這個機會、再一次感謝各位邀請我們在今天加入你們。請拿走那些我們已經講述的言語、並照妳的意願使用它們,同時拋棄任何沒有響起真理鈴聲的部分。在這些集會中加入你們是我們極大的榮耀,而且我們不想望成為任何人的絆腳石。

在此時、我們將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一如既往,我們離開各位、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無可言喻的光中。

Adonai,我的朋友們。Adonai

Translated by T.S.

(V) 2020 Reviewed by Sunny &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