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與恐懼

Copyright © 2001 L/L Research

週日冥想

2001年十月21

團體問題:我們今天的問題跟恐懼有關。在九月11號之前,每個人通常恐懼沒

有足夠的金錢、食物、友誼、和諧的工作關係等等。現在,很多人似乎有個一般的趨向:一種不祥的預兆、一種恐懼、可能有更多的攻擊、我們是不安全的,我們正在失去自由、某種事物正在捕獲我們。我們不禁想要知道,Q’uo可否給我們一些資訊,關於我們應該如何處理我們的恐懼。真誠的靈性尋求者如何才能最佳地處理恐懼呢?是否有一種方法改變我們的態度、行為、想法嗎?無論Q’uo要說什麼、我們都會很感激。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原則,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在的服務中、我們存在。我們想要感謝你們今天下午聚集到一起、呼喚我們到你們的圈子。我們想要為感謝你們的尋求之心、和你們對於真理的渴求,感謝你們創造出如此深思的評論背景、以便於我們能夠對恐懼這個有趣的主題提出意見。我們很高興跟你們分享這些想法,同時有一個請求:一如既往,每一位要使用自己的分辨力、選取那些可能對於你有價值的想法,把其餘的都擱在一邊。

這個器皿會說,恐懼是四個字母組成的單字。在這次冥想之前的談話、提起恐懼怎麼可能是愛的問題,或許我們就從這裡開始。有些材料好像很簡單、很明顯,但裡面蘊含著線頭、於是這條線可以變成一團亂,回顧這些材料常常是有幫助的。不過,如果你從初始的線頭去拉,就比較容易解開,比起試圖從此刻打結的位置[恐懼在這裡是活生生的]、去拉恐懼之線要容易得多,所以讓我們回到這條特殊的、屬於理性和概念之線的開端,凝視愛本身、以及我們對愛的思考。

愛也是由四個字母組成的單字。在任何密度中的任何實體,都很難否認這(愛的)知識;不過、在你們的密度中,這個字彙當然有很多弦外之音,因為人們恆常用它來表示好幾種相當不同的情感,以致於難以精準地使用這一個字。

當我們談到愛、我們講的是造物主的菁華,遠比家庭的愛、伴侶的愛、甚至比首要的手足之情、人類之愛更強大、更協調,容我們說,更結晶化。我們所講的愛,不只是一種情感,而是一個全然協調的思維;這一個思想是如此強大、以致於創造了一切萬有。這個理則、我們稱為,這個活生生的實體即是造物者,包含了受造物,一個無限的概念。確實,有一個給的話語是智能無限*:愛的菁華蘊含在無限之中、在造物者的智能之中。

(*編註:這段的描述和一法略有出入,請讀者留意。)

這個創造性的思維,藉由自由意志的行動、藉由內存的可能性,已經選擇去創造光。通過使用這種建築的原料,造物者已經建造出一個宇宙,而光是時間和空間的基本構造。一切萬有都是由光所組成的。一切的光都是由愛創造的。結果是,在造物中、一切被體驗到的都是一個東西,那就是愛。無論那股能量有多扭曲,其實質都是相同的能量,和最輕盈、最明亮的能量有相同的祖先。所有在正面的、和貌似負面的外觀,無論看起來似乎離光和愛有多遠,仍舊是由愛組成的。就像新的事物會很快變舊,完整的東西可以瞬間破損,在你的體驗之中、天父的造物全都有著極大的可塑性。你們每個人都是這個造物主的代理人,帶有一定的靈活度去創造次宇宙、就是你的個人實相。那麼,你們每個人都是一個由愛複合而成的生物,你們每個人都在一個能量場中移動、擁有你的存在,這一個能量場由愛形成、並且藉由你對於愛的各種變貌來塑造。你們每個人都會接觸數量不一的其它能量場,不管這些能量場是個人、人群、還是社會;所有這些能量場都在更大的能量場、即造物主、裡面。不管是從第三密度、或從更高密度的觀點來看,這點都是真的。由於我們有更高密度的體驗,就感覺到和看見的東西而言,我們體驗的宇宙肯定不一樣。不過、我們也看到各個能量場的相互作用,知曉萬事萬物真的是一體。

稍微走近一點、進入恐懼的問題,如果你願意思考一會兒你的能量體,你可以看見,能量體裡面的每個能量中心都容易以特定的方式受到扭曲的侵害;我們用扭曲這個術語來表示恐懼,因為恐懼是一種愛的很常見扭曲。在紅色光芒中,能量傾向於在有生存的恐懼時被阻塞。在橙色光芒中,在下腹部的能量的自然扭曲伴隨著嘗試去與其他的能量場、其他人聯繫在一起的體驗而發生,如果遇到了困難或個人關係好像受到了威脅,下腹的能量就有可能被堵塞或以其他方式被不舒適地扭曲。恐懼可以輕易地堵塞位於上腹太陽神經叢的黃光能量中心,這些恐懼牽涉到家庭、社會、自己在家族或社會中的地位,簡言之,牽涉到個人如何處理那些超出個人關係而進入生命之根的較大團體:家族、伴侶關係等等。在這個特殊的秋季、你們許多人群正在體驗大量的黃色光芒扭曲,這跟今年九月11日顯化的能量有關,這些扭曲基本上是黃色光芒恐懼;在你們文化中、許許多多人的太陽神經叢,容我們說,遭受重擊,人們獲得機會去選擇恐懼,不只是一次,而是很多次。

當恐懼封閉了、或僅僅部分阻塞了正在流經能量體的能量之際,取決於這些阻塞有多麼嚴重,進入到心的能量就變得越來越少。結果是,以任何確切的方式允許恐懼進入到能量體、自然的效應就是封閉心。當心輪中心沒有接收到大量的能量時,然後就沒有足夠的能量來做意識中的工作。可以這麼說,一個人在尖叫的時候、他聽不到(別的聲音),在某種程度上,這就是恐懼所做的事情了:把心之耳變聾了。

不過,這個恐懼也是愛的創造物。看到能量體中、由恐懼產生的阻塞時,有耐心的尋求者確實有資源來幫助自己承受。這些資源通常無法用線性的術語來表達。

一個人看見火的時候,完全有權利怕火。火很熱、它會燃燒、威脅到肉體的生存。沒有線性的方式向誰建議不用怕火,或者在用火時不需要至少小心一點。感到遭人侵擾、遭人闖入、遭人威脅,是一種威力很大的恐懼,它在這兩種十分強大的主要光芒中[紅色和黃色]運行。我們沒有權利向任何人建議,不要害怕恐怖分子的襲擊。不過從非線性的觀點來看,如果你可以在思緒中往回走,把心智能量帶出當下和眼下的催化劑,進入個人的菁華和意識的領域,你就有強大的資源可用,這些資源隨時準備好來幫助你。

「他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在你行走的一切路上給你指引,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聖經,詩篇91:11] 這段話引自這個器皿的神聖著作,這是真的。每個人都有天使全時間嘗試幫助和服務、救助和保護、祝福和滋養。

「看,我給你們報喜來了。」[聖經,路加2:10] 那是聖經中、聖誕節故事的一部份。一個天使向害怕的那些人說:「這是個未知,然而聖靈誕生了,聖靈正在進入這個世界。這是光之靈。所以大大歡慶吧。」

在處理恐懼時,一開始可能需要慢慢地行動、容許恐懼和你在一起,並不舒服。與恐懼坐在一起,感覺那種不適,就會在尋求者內在對於恐懼的本質創造出不斷增強的認識。

R實體說過的,與這種恐懼一起坐在篝火旁分享故事,一起享受今夜,允許內在的情況如其所是,這是一個有幫助的開始。它可能看起來不起眼,但是單純地變得安靜和靜定、接納在心中的感覺,這是非常有幫助的。因為恐懼極為需要的是不嘲笑和真誠的尊重。恐懼是在能量體中緊縮的東西,它用板條把艙口牢牢地釘好,帶上盔甲和防禦。變得能夠懷著接納的心態與恐懼安靜地坐下來,最終會在該尋求者心裡創造出一種感覺,即在某種程度上允許這個收縮狀態逐漸消融,這也許是可接受的。在尋求者感到恐懼時、天使前往提供幫助,尋找各種方法幫助尋求者,驅散和擴散恐懼造成的能量集中或糾結。天使嘗試把愛的輻射能量送給你;根據你們的神聖著作和我們(的意見),這確實會驅散恐懼。

一個人可以注視各種各樣的恐懼元素、好逐漸從緊縮的感覺中掙脫出來。在恐懼中佔主導地位的一股能量當然是渴望去控制那無法被控制的事物。控制的議題是非常困難的。一個人幾乎從來都無法掌控他恐懼的對象。人們可以控制的,一般是不害怕的東西。不管你好像喜不喜歡一件事,正是由於你改變不了它,這種無能為力就產生了恐懼。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原型圖像可能比言語更有幫助,因為圖像不是線性的。

因此、當我們在談信心之躍,明確提到躍入虛空,把自己推入無法控制的情況。但是,確實,從恐懼到愛、最筆直的道路是信心,有能力越過能量流中的糾結,返回源頭;要完成這一點,不需要移動到任何地方,而只要離開恐懼的位置。

對於令人癱瘓的恐懼,佛教的經典描繪是:懸崖邊的尋求者抓住樹上迅速腐朽的樹枝,一隻老虎在上面,一隻老虎在下面,(雙腳)底下是深淵。對於那個圖像的答案是:放開樹枝,向老虎揮手再見,歡迎深淵。

在信心中領悟到,我們無法以任何途徑、形狀、或形式直接知道:一切都好,或一切都將是好的;不過,那就是我們所宣稱的,那就是我們所相信的,在那基座上、放置我們的安全和自信。

那些處於最黑暗時分、最緊迫環境中的人,這股信心的能量似乎會臨到他們身上。正是就這個意義而言,你們的911悲劇既可以看成是光之燈塔,也可以看成是災難之火。因為人們自以為很安全,但這些攻擊擾亂了這種錯覺,讓你們文化中、述說自由詞彙的所有人,立刻鮮明清楚地了解到,自由而無懼的生活方式確實是寶貴又美好的事,它是貴重的、有價值且值得保護。這事件打開了很多人的能量系統,因為對受害者的悲憫,立刻就從你們星球的半數人口中傾瀉而出。

在你們目前經歷的考驗和困難時刻,恐懼可以造成最嚴重的傷害,而信心之躍可以是最強力有效的。今天、哪些想法此刻正在劃過你的腦海?你的想法模式是甚麼?你在思考時把價值放於何處?你會選擇怎麼改變這些想法模式?意識中的工作可以快得令人眼花繚亂,可以有出色的成就,可以產生瞬間的變化和轉型;但投生體驗的大部分時間中,不是花在啟發(照亮)的閃光中,而是在那些中間時刻、在兩次巔峰體驗之間的山谷。但這些山谷可以是你的天堂,或是你的地獄,或者界於兩者之間。你有過的每個想法既是偶然機遇、也是一個創造物。

尋求者的挑戰是:要開始越來越意識到重複出現的想法模式,在查看想法的模式時問自己:「我所重複的這些想法,是發光的或是收縮的?如果我寧願發光、而非收縮,我該怎麼影響這個重複出現的想法過程?」凝視著自己,卻又允許自我充分又自然地運轉,這是件需要耐心的緩慢工作;但是(宇宙)造物的偶然事件和你帶給造物的東西、它會轉變那些事件,這兩者不斷進行著交互作用,所以不管你遇到了甚麼事,你也變成了其中的一部分。你習慣性想法所造成的氛圍繞,讓你在跟別人看待同一件事時,可以看見完全不同的東西:一個情景也許讓別人覺得可怕,但你卻覺得相當可以忍受。這區別在於態度,而你可以在態度上做工作,不是在一個周末就完成了,不是因為一本書、一個老師、一個觀念而完成,而是尋求者持續一段時期、不懈地沉思而完成這工作。

恐懼的中心是一種情況、它既界定你的經歷,又跟你的經歷、物質生命無關。根本的恐懼是有關生存的恐懼、它可以封閉紅色光芒。你在肉體投生中永遠都擺脫不了對死亡的恐懼,因為死亡是無可避免的,身體從塵土而來,又將返回塵土。一旦你在基本層次上清楚地看到,肉體死亡是個幻象,那麼扭曲和收縮出現的可能性就會少很多。但是很少有尋求者獲得對她真實本性的完整知識,很少有人看到他的意識在經歷身體死亡之後,又不可避免地復甦。我們推薦,只要在可能的範圍內,每日沉浸於靜默中,因為正是在自我獨處的區域裡,形而上實相的真理可以流動,可以讓漫遊的想像駐守下來,並強化你的能力:耐心地對待自己,耐心地對待除你不想要的情況。完全如其所是地、看待你個人故事裡的所有這些因素,這是個強大的資源;知道信心可以改變這個故事,也是個強大的資源。

我們在此刻將這個通訊轉移給Jim實體。我們是Q’uo群體,在我們轉移之際、感謝這個器皿。我們是Q’uo群體。

Jim傳訊)

我是Q’uo,通過這個器皿、在愛與光中、我們再次向各位致意。此刻我們會請問是否有任何進一步的詢問是我們可以談論的。

T:我相信我以前問過這題,但是情況變得有點更緊張了。基本上,你在幫助一個人的時候,如果牽涉到其他人,幫助這個人有可能傷害其他人,你該怎麼處理呢?不管你們能夠做出甚麼評論,我都會感激的。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會建議,如果在一個情況中有許多的考慮因素會影響一個人想望提供的服務,盡可能多花時間在冥想中,這經常是有幫助的,不僅僅在冥想中找到自我的中心、建立那總是有幫助的更新連接,而且在冥想中去探索可用的途徑。想像一個行動方案,也許是像你所希望的那樣去幫助(別人),在腦子裡盡可能地按這想像行動,嘗試檢驗自己的協助有甚麼反響。在幾次的冥想時間中,也許長達一周的時間,每天都考慮這條可能的途徑就是你應該跟隨的進程。在每次冥想中都如你所想像的那樣地去執行該服務。想像別人會怎麼接受該服務,繼續用這種方式、直到你感覺到自己覺察這個行動的航向及其衍生物為止。然後,也許在另一周的時間,每天冥想採取相反的行動航向程,也許是不行動。想像各種反響。盡你所能地進行徹底的想像。如你體驗首先的方案那樣,充分體驗這個方案。然後,在你完成了這兩個航向[行動和不行動]的冥想以後,在心裡檢查,你覺得最願意投入哪一個航向。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我的兄弟?

T:沒了。非常感謝你們。

我是Q’uo,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現在有另一個詢問嗎?

Carla:我想要替C.E.博士問兩個問題。第一個是:「是否有一個相當大的小行星,

名為死亡岩石Mynra,位於一條要撞上地球的軌道上呢?」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在這個星球的未來的某個時刻也許將有這樣一個事件。我們目前並未察覺到這樣一個事件。我的姐妹,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Carla:是的。人類或其他實體能夠運用什麼努力或手段,好導致美國政府公開它們與所有非人類的知覺生命之間的秘密協議呢,包括政府已經聆聽的傳訊源頭、團體、或代理人。

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姐妹。我們發現這兩個詢問(發生)的或然率幾乎是相同的。有另一個詢問嗎?

Carla:沒了。我想這種問題足夠了。我不想要使該通訊失去調頻。非常感謝你們。

我是Q’uo,我們感激你代表這個實體作出的努力。我們很抱歉在這些領域中缺少資訊。我們不必然排除對這樣的小價值問題,但是幾乎看不到任何一種可能性會發生。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Carla:我有一個後續問題,你們是否想要評論一下這類的具體問題、以及它會如何影響一個傳訊團體和管道,好比Jim和我是器皿、而你們在另一端。因為E博士的所有問題都是具體特定的,我歡迎你們在那方面有的任何想法。

我是Q’uo,我們感激你的詢問,我的姐妹,因為它給了我們機會:評論那些提供給我們的詢問的特性。

如你們察覺到的,我們樂於在那些專長的領域給出我們的意見,這些主要是那些具有形而上特性的領域、靈性演化速率的過程和進程、以及在愛中開放心()的能力,因為這是每個實體投生的主要原因和活動。當人們以肉體載具在第三密度中運轉時,常常容易對具有片刻吸引力的領域感興趣。我們說的是片刻,卻也了解到,你們人群中很多人花費了多年的時間,來追尋這種特定信息。我們希望從事這樣的活動的實體們將在某個()點了解到尋求這類資訊是徒勞的。因為即使一個人擁有了所有的答案,這對於個人或全體的演化只有一點點的價值。我們為自己尋求的、和我們尋求跟他人分享的資訊是具有持久價值的資訊:即對一個人現在和永遠的靈性旅程是重要的東西。有大量的資訊暫時看起來是重要的,因為它充滿了你們第三密度幻象的戲劇。誰對誰做了什麼、為什麼?怎麼做的?不過,一個人如何在這種或那種情況下都能去愛,難道不是重要得多?我們總是很欣賞那些實體:尋求超越幻象、超越充斥你們日子和大腦的瑣屑事件的表面重要性。因為正是那些能穿透面紗和幻象而超越的人,最終將找到他們旅程的核心。

有進一步的詢問嗎,我的姐妹。

Carla:沒了,謝謝你們,Q'uo

我是Q’uo,我們再一次感謝妳,我的姐妹,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沒有進一步的問題)

我是Q'uo,我們想要利用這個機會、感謝各位邀請我們在今天加入你們尋求的圈子。能夠這樣做始終是極大的榮幸。我們再次提醒各位、我們不想望給任何一個尋求者的靈性旅程帶來任何絆腳石。如果我們所說的任何的內容沒有對你響起真理的鈴聲,請立刻拋開它,只留下那些有特別的真理鈴聲的內容。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群體。我們在此刻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我們在愛與光中、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平安和力量中離開你們。

Adonai,我的朋友們。Adonai

Translated by T.S.

(V) 2020 Reviewed by Sunny &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