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的靈性意義 [重校版]

Copyright © 2008 L/L Research

Don Elkins在傑佛遜社區大學所做的演講

1981421

請注意,這是一份文字抄本,關於錄音帶「UFO在靈性上的重要意義」,這份錄音可以在愛/光研究機構訂購。你可以在以下連結閱讀該錄音帶的背景資料: http://tinyurl.com/nb5wbh7 ]

(編註: 英語MP3訂購連結:https://tinyurl.com/y464j9m9 )


前言

卡拉(Carla):這次演講是由唐·艾爾金斯(Donald Tully Elkins)在愛/光研究機構與Ra群體開始接觸後僅僅四個月時所提供的。讀者能夠在他的演講中看到一點點Ra對事物的觀點。然而,Ra團體如此清楚闡述的那些觀念也在很多其他更早時候的星際邦聯的傳訊中被給出了,我們的研究團體自從五十年代中期開始就一直在收集這些傳訊,我們從1962年開始在我們自己的團體中創造這些傳訊。

(Don)詳盡地研究了整個UFO研究的領域,但不包括大量的陰謀理論,他並不覺得那些理論對這個領域有很大的影響,他很快確信這個研究領域的最富饒的礦脈是:以靈性或形而上導向的UFO信息及其含意。

這次演講的對象是七個人組成的聽眾,包括我自己,演講是在一台便宜的磁帶錄音機上錄製的,當Don在龐大的,幾乎沒人的演講劇場演講時,這台錄音機被擺在靠近他的地板上。這個錄音在某些地方被來自於一個電台的干擾所損壞,這個電台從路易斯安娜近鄰與大學相同的商業區的一座高聳的建築物頂端廣播它的信號。閱讀這個文字版本相比只聽錄音的一個優點就是:讀者不必從不時無意地伴隨著他的言語的音樂中將Don的聲音過濾出來!

我時常希望我更經常地錄下唐的演講。他給出大量的演講,我從未厭煩聽他演講,因為他是一個天生的說書人,他是一個具有巨大的魅力、睿智、能言善道的人。然而,唐當時是相對年輕的,生於1930年,在這個時候僅僅只有51歲。沒有人猜得到我們會如此快速地失去他的聲音。唐僅僅在三年後就去世了。

在這個時候,唐有一點擔心他的聽眾如此之少,在Ra的集會中,你可以在第四十八場集會中找到他關於這個議題向Ra團體提出的問題,該集會是在1981422日錄製的。唐問道:(編註: 參閱一法48.5)

我昨天的演講只有幾個人參加,如果這個演講舉辦的時候發生飛碟鼓動事件,應該會有更多人會參加。既然獵戶[1]實體造成這類鼓動事件,他們確實創造更多傳播信息的機會,好比這份信息,那麼,他們製造(UFO)能見度有什麼報酬?

Ra團體回答:

這個假設是不正確的。鼓動事件造成你們人群許多的恐懼;許多種說法、理解都涉及到陰謀、隱藏內幕、肢解、殺戮以及其他負面的印象。甚至那些據推測是正面性報導所取得的大眾認識都涉及末日。由於你們希望去分享的理解[如果我們可以用這個誤稱] [2],你可以將你自己理解為少數派。

我們感知到我們可以進一步提出一個推論: 獵戶-型態之公眾事件所吸引的觀眾有大部分不經由老資格振動播種。 不需要公眾事件刺激就能接收教導/學習的觀眾有更多的可能朝向啟悟。所以,你就忘卻數人頭吧。

在該事件以後,我們已經出售這次演講的成百上千份錄音了,在我們的網站上呈現的這份文字記錄將使它可以實在地為數百萬更多人所取得。數人頭的工作已經自行完成了!


演講開始

Don Elkins:我將要做的的事情是首先告知你們關於UFO方面,已知的東西。

我已經進行這項工作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我是在1948年對UFO感興趣的。也許你們中有一些人記得Tom Mantell*,他在駕駛一架F-51飛行時被殺害,因為一架UFO被目擊在Fort Knox附近飛行。當他被殺害的時候,我是位於Bowman機場[4]Elkins Mantell飛行學校[3]的一名飛行員學員。因此,我從1948年開始就對UFO極感興趣。一直到1955年之前[5],我都沒有真的在那個領域以及相關的領域投入大量時間進行研究。1955年我真的深入其中,從那時起我一直都在研究這個主題。

(*編註: 參閱Wiki百科http://tinyurl.com/nuqm8wt)

這個現象自從五十年代早期就已經被報導了。科學界一般會將大多數的報告[關於一些人被帶上UFO] 視為怪人或瘋子的報告,因為它們對於報告而言僅僅太過於異常了,以致於它們沒有任何地方與現實的科學觀點相符[在當時是每個人的觀點,以及現在大多數人所持的觀點]

對於那些已經對UFO進行深入研究的人,對於現實的科學性觀點已經發生相當大的改變。舉個例子,海尼克(Heynek)博士在1948年被空軍僱傭來研究UFO,他是作為一個完全的懷疑主義者加入的。他認為UFO很可能是氣象氣球,被誤解為金星目擊事件以及類似那樣的事情。當他在1968年完成了他與空軍的工作的時候,他已經在他的觀點上完全轉變了。我知道這一點是因為我和他談過數次。實際上,上一次我與他談話時大概在兩周以前,地點是芝加哥市。

現在他已經對物質性宇宙擁有一種完全不同的觀點了,這是由於他對UFO現象的調查所引起的。絕大多數已經對UFO現象進行深入調查的人,也就是說,真的將一些時間投入到發探索統計數據(硬資料)中,在確鑿的證據中可以取得什麼東西的人,已經改變了他們對於我們生活其中的實相和宇宙的觀點。被劇烈地改變了! 我的意思不僅僅是一點點的改變,好像你們在電視上或電影裡的一些科幻節目會讓你相信的那種改變,而是遠遠比那更為劇烈的改變。

這種改變的原因就是海尼克博士所稱的「高度奇異因素」,在很多情況中,在大多數情況中是這樣的。現在,在UFO現象背後的真相是什麼,我相信有可能在一定限度內去理解,但,不可能很快地理解,因為它不是某種我們習慣的事物。

如果我們要去體驗來自外在空間,來自另一個星球的接觸,我想我們有可能體驗到的最不尋常的事情會是一種我們可以期待的接觸。

你們必須思考一下那個陳述。

如果你們查看科學思想史,你將會發現在科學方面,沒有被意料到的事情已經是常態。如果你們僅僅返回,假設,一百年或兩百年以前並嘗試進入在那個時候的人所體驗的思考模式,接著突然前進到我們生活其中的社會,你將發現,絕大部分都是沒有被意料到的。實際上,在世紀交替之際,人們曾經嘗試關閉專利辦公室,因為他們認為所有東西都已經被發明出來了。

回到六或七年前,UFO研究中心與大氣現象研究機構,以及其他類似的機構,已經有了超過2,000個有效案例,記載非常詳盡的綁架案例,人被帶到飛船上並接著被送回的案例。

我將要告訴你們綁架事件。被廣為人知的最早的綁架事件是在1961年發生的貝蒂·希爾與巴尼·希爾的案件*。那個男人和他的妻子被帶上飛船,但是他們並不知道這件事。實際上,所有他們知道的事情是他們比本來應該回家的時間要晚很多,接著經歷了某種奇怪的症狀。他們在幾個月的時間中都在作一些非常奇怪的夢或噩夢。

(*參閱wiki百科: http://tinyurl.com/n77m7jt)

因為他們兩個同時都在經歷這些問題,他們去找一位精神科醫生並述說了他們的故事。醫生將兩個人分開進行催眠,並沒有讓他們中的任一人知道這些催眠時期所發生的事。他同時從貝蒂和巴尼得到了相同的故事。那個故事就是他們都被帶上飛船檢查過了。他們經歷了你們可以稱之為一次體檢。

關於這個故事我總喜歡講述一件有趣的事:貝蒂和巴尼被帶到飛船裡的不同的房間中,而當它們正在檢查貝蒂的時候,來自於另一個房間中的一些實體變得非常激動並且跟檢查貝蒂的實體開始一場對話。接下來,那些檢查貝蒂的實體伸出手來、開始拔她的牙齒。

她說:「你們在做什麼?」

它們說:「哎呀,他的(牙齒)就出來了!

她說:「嗯,他有假牙。」

它們說:「為什麼?」

順便說一下,這種溝通交流是心靈感應的。大多數的[UFO]溝通都是心靈感應的。

於是貝蒂說:「好吧,當你變老的時候,有時候你的牙齒會變壞,就必須用假牙了。」

它們說:「嗯,你們吃什麼?」

她嘗試去解釋我們吃什麼東西。它們無法相信我們的牙齒能夠爛掉。那只是故事的一小部分。

1975年的夏天,在接近新墨西哥州的阿拉莫戈多沙漠的地區,美國空軍的職員穆迪士官正在觀察一些星星,實際上是一場流星雨,這些星星中的一顆降落到他的面前。它是一艘碟形飛船。他正在汽車中,真的被定住了。他無法移動;努力移動但是無法移動。

一個小小的實體從飛船出來了,走向他並通過打開的窗戶觸碰他的肩膀,在那個時候、穆迪能夠移動了。他被嚇壞了。他和那個實體以心電感應的方式溝通交流。這個實體將他帶上飛船、並告訴了他相當多的一些事情。它們向他展示了引擎。穆迪接著返回他的汽車中並駕駛回家了。他非常不情願告訴任何人。然而,他必須為他的皮膚上的問題和眼睛的一些問題去看醫生。這在與UFO進行密切接觸的人身上是很常見的。

他與大氣現象研究機構的頭頭聯繫,因為他靠近土桑市,發現他們就在那裡。他私下告訴那個機構的頭頭在他身上發生的事情。來自拉樂美(Laramie)Sprinkle博士,我們將會在下個月去拜訪這個人,從拉樂美過來並進行了一次催眠回溯。在催眠狀態下,目擊者被帶回遭遇的時間,於是能夠取得更完整的記憶,穆迪在催眠狀態下講述了他的故事。

因為穆迪是一個職業的空軍士官,他肯定不想讓空軍的任何人知道他的這次接觸,因為他肯定會遇到一些難題,至少肯定被嘲笑。因此這個事件作為一個秘密被保留下來了。

這些都是非常好的案例。他們不是那些尋求出名的人,因為他們不想要任何的宣傳。

通過一些綁架事件的故事,我正在嘗試去說明的要點是,自從大概1960年代早期以來,這類的綁架一直在增加,今天我們擁有了難以置信地、巨大數量的綁架事件。因為我們已知的綁架事件的數量是難以置信地巨大,我們相當確信全部的綁架事件中只有少於10%的事件是已知的。我知道很多案例,我相當確信它們是綁架事件,我們僅僅沒有時間或設備過去調查。

我們得到很多很多報告,關於人群看到一架UFO並且與該UFO有非常接近的接觸。一個調查者會問的首先問題是: 你是在你認為應該到家的時候、到家的嗎?非常頻繁地,答案為:不是的,我晚了兩個小時,或者晚了二十分鐘,我無法解釋它。如果一個人莫名其妙地失去了時間,下一步就是去對他們進行催眠回溯,將他們帶回那場遭遇中,接下來嘗試去通過催眠弄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

通常,催眠的結果是那個人已經被帶上UFO,並在船上有過一次經歷。他們已被給予某種類型的記憶阻礙,因此它們無法有意識地記得發生了什麼事。

這其中有個原因。大多數的機構在今天處於這樣一個位置上,它們確切無疑地知曉真實的綁架事件正在發生,並且你能夠通過使用催眠回溯來取得吻合的信息,在每一個已發生的、個體記得被帶上飛船的情況中,要嘛那個人可以完全回憶起發生在它身上的每件事:好比1973年在Pascagoula的查理(Charlie Hickson);要嘛那個人會記得一部分,好比1975年在鳳凰城(Phoenix)附近的崔維斯(Travis Walton),或者1975年在Alamogordo附近的穆迪中士。

然而,一個非常非常大百分比的綁架事件是那種類型:在其中被帶上飛船的個體僅僅記得近距離接觸而不記得在飛船上的部分。我們僅僅能夠在催眠狀態下得到那部分的內容。

這些機構在今天所處的位置,它是有必要採取某種現代科學的立場。現代科學認為:做一定的事情來進行調查研究。它們正在做這些事情,非常仔細地,因為他們是科學家,這是一件確實有根據要去做的事情。通過行使一種有價值的功能,它們正在告訴我們,UFO是存在的,它們正在綁架人,有一些高度異常的因素涉及其中。它們毫無疑問地告訴我們這一點。

大多數的機構在那一點停下來了。他們正在探究那個現象,但是在特定的點停下來了,單純地因為它們並沒有進一步探索的工具。我相信那些工具不同的我們用來研究自然環境的技術。換句話說,為了要在這種調查研究中更進一步,需要發展一些新的技術。

那就是我們在這裡,在肯德基州的路易維耳市,前往所有地方一直在做的事了。

讓我們現在返回到UFO學的,容我們說,「怪人王國」(kook-dom)的歷史。在五十年代早期,最早的UFO接觸報告甚至比我們現在得到的報告還要更加奇怪。它們是面對面對遭遇的報告,心電感應的交流報告,以及其他類型的來自UFO的交流報告。

一個涉入的人是喬治·杭特·威廉森博士、人類學家,他在五十年代寫了相當多的書籍,這些書籍絕大多數在英國首先出版,關於與UFO的傳訊者的溝通交流。它們只是太過古怪了,以致於任何在科學界的人甚至無法閱讀,更別提對它感興趣了。我讀了它。有些其他人也讀過了。它們是相當不同尋常的,但它們在關於你如何才能嘗試建立一種對這個現象進行調查研究的方法的方面、給出一些特定的線索。

還有一些其他的人也做了一些非常不同尋常的類型的調查研究。在聖地亞哥純理性(Noetics)科學研究機構使用了一種出神的靈媒(medium)來跟一個實體、一個離世的實體進行溝通交流,據說那個實體知道一些關於UFO的事情。

喬治·凡·塔索*在他所生活的莫哈韋沙漠中、被UFO拜訪。一個晚上、他正在外面睡覺,因為天氣很暖和,一架UFO在他小小的機場上著陸了,一個實體走出來並與他談話。他被帶上去,在那之後,過了幾年,他通過心電感應、獲得溝通交流。他將所有這些交流得到的事情寫了下來。UFO離開了,但是他繼續在每一天都獲得這些交流,將它們都寫下來了。我讀了他的交流的全部內容。

(*編註: 一的法則學者版14.12也有提到這個人)

莫哈韋(Mojave)沙漠

類似這樣的事情在全世界範圍內都在被報告出來。慢慢地,科學家們所稱的狂熱教派(cults)開始在世界各地湧現出來。這些教派由得到那些科學界所稱的類-宗教信息的人們所組成,他們就是用這名詞來稱呼與UFO實體進行心電感應的接觸。我讀了所有我能弄到手的這種信息,一種對這個現象進行調查研究的方式開始向我、也向其他的研究者們展現出其自身。這些其他研究者中的一員就是普哈里契(Andrija Puharich)博士。

現在,普哈里契博士在1947年開始了他對超自然現象的調查研究。他是第一個將彼得(Peter Hurkos)*帶到美國的人。萬一你們不知道他是誰的話,彼得是荷蘭的靈媒,他與荷蘭警方一同工作有數年時間了。他能夠對事物進行心靈調查。舉個例子,他們給了一件被留在一個犯罪現場的線索。他能夠將它抓在手裡,閉上眼睛並看到完整的犯罪行為,或者得到關於犯罪行為的一定信息。他為警方破解了很多犯罪行為並在歐洲廣為人知。

(*Wiki百科連結: http://en.wikipedia.org/wiki/Peter_Hurkos)

接下來,普哈里契博士將他帶到美國。他們仔細地對他進行了測試。普哈里契博士對於這種類型的研究以及從1947年開始直到現在的其他類型研究都非常積極。普哈里契博士是個相當聰明的人,他在醫療電子學方面擁有五十六項專利,取得財務上的自由,。他是一個醫生。通過他的專利,主要是允許完全失聰的人聽到聲音的裝置。他名列美國東部的名人錄(Who’s Who)上頭。他在1971年退休。在那個時候、他因為各項發明而成為百萬富翁。他決定將全部時間都投入對超自然現象[即我一直談論的那種類型的現象]的調查研究中。

在那個時候,尤里·蓋勒(Uri Geller)正在變得知名。蓋勒是一個以色列人,他是第一個用心智彎曲金屬的人。蓋勒僅僅通過看著金屬並要求它彎曲來彎曲金屬。

 (唐拿起一把彎曲的湯匙)

就好像這根湯匙一樣。他將它弄彎了。這曾經是一個筆直的湯匙。蓋勒看著它說:「彎曲」,它就變彎了,或者類似這樣子摩擦它、非常輕地摩擦,它就變彎了。

大概在一年以前,我正在駕駛一架小型飛機,陀螺水平儀發生故障、完全失靈了。那就好像在車上、一個輪胎癟了一樣。它是無法自我修復的。你必須替換它或修理它。[6]好的,水平儀失靈了一個半小時,我在雲層中,完全烏雲密佈。我真的需要它來讓飛機返回,因為你在一架飛機中、真的需要一個人造的水平儀來飛越重重雲層。

卡拉:[在聽眾當中評論] 當然,唐(Donald)並不吃驚,但我在那個時候確實嚇壞了。

提問者:你們在同一架飛機上嗎?

卡拉:是的,我是這個事件的一個見證者。

唐:無論如何,恰恰就在我真正需要水平儀的時候,它恢復正常並完美地工作了。它從那時起就完美地工作了。我覺得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但是我接受它。

五天後,我與尤里·蓋勒在一起。我正在與他談論別件事。我幾乎已經忘記這件事,但當我結束我們的談話時我想起了它,我說:「嗯,在另一天有某個有趣的事發生在我身上,它讓我想起了你。」我告訴了他。

他接著說:「你不會相信它的!」他跳起來說「尋找一個馬尼拉紙的文書夾!

好吧,我的手正放在一疊紙上,一個馬尼拉紙的夾子就在底下,因此,我將它抽出來。他說「打開它,看看它!

我打開它,在一頁紙上潦草地寫著這樣的文字:「水平儀失靈!!」帶有兩個感歎號,在它下面是「飛機?」加上問號。

我說:「這是什麼?」他說「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

我說「嗯,它發生在週日。」他說「週日下午?」

我說「是的。」

現在,我在那次事故時、已經在印第安納州的埃文斯維爾市上方。他說:「好吧,我在紐約、我的公寓裡面—大概700英里的距離—帶著我的耳機聽立體聲音樂,突然有個聲音蓋過音樂,它說:水平儀失靈了,非常大聲。我覺得能量通過我,就好像我想要修理某個東西一樣。我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因此,在一個馬尼拉紙的文件夾上寫下了它。」

我說:「好的,看起來好像你修好了我的水平儀。」他說:「是的,我想是我修好的。」

在那個時候,一個瓶子從桌子上飛起來並飛過了那個房間,飛過了一個大概十英尺的距離,相當重地撞在窗戶上。我想瓶子會打破或是窗戶,但是並沒有。他說「耶,我修好了你的水平儀,太好了。它們就是這麼告訴我的。」

我知道蓋勒是正港的原因是:有成千上萬的孩子能夠做相同的事情。因此,如果蓋勒不是正港的,誰會在意呢?我能夠為你找到一些能夠做到它的六、七歲孩子。他們不是受過訓練的魔術師。

約翰·泰勒是倫敦國王學院數學系的頭頭,他已經對相當多的這些孩子進行過測試。他將金屬棒密封在一個玻璃管中。以玻璃罩子密封它們,因此你不可能進入那裡。你必須打破玻璃管才能接觸到金屬。他接著將玻璃管放在一張桌子上。當孩子接近時,孩子無法接觸它。孩子被告知去彎曲或弄斷該金屬。孩子將注意力集中在它上面。它就彎曲或斷裂了。

他在實驗室裡、陪伴許多孩子重複了這個實驗數千次。

普哈里契博士在1971年前往以色列、對蓋勒進行研究。在他發現蓋勒能夠用心智來彎曲金屬之後,最先發生的一件事情是,他也能夠做其他的事,我現在先不講,他被一架UFO接觸。他得到許多、許多來自UFO的訊息。他知道他正在從一架UFO得到訊息因為它們會說:「我們將會在一個特定的時間、在一個特定的地方。抬頭看、你就會看到我們。」他一次又一次地看到它們。事實上,有一次它們降落並將蓋勒帶上了飛船。

他得到信息的方式是非常奇怪的。他已經學會,當某種東西在屋子裡完全靠它自己漂浮起來的時候,他就必須去把一盤磁帶放到磁帶錄音機裡面。某個東西會從桌子上飄起來,飄到房間中央,一個煙灰缸或某種類似的東西。這會是一個信號去將他的錄音機裝上磁帶。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我知道它聽起來是怪異的,但它絕對是真實的。

普哈里契是我的好朋友,我已經與他一起度過了很多時光。我自己看過這些事情發生了。我見過這些東西飛過房間並撞在牆上,完全靠它們自己。

他將錄音機裝好磁帶,將它放下,坐下來等著。按鈕會按下來就好像被正在被

無形的手指按下一樣,那個東西就會開始錄音、接著它會停下來。他將磁帶倒帶,重播它,就會有來自UFO的信息了。

現在將要發生的事情是,我正在嘗試去向你們展示在不同的研究者之間的結果的一種相互關係。研究一個諸如這案例的一個現象,去和先前的知識聯繫起來,這是非常困難的。

1960年代早期,我們在這裡,在路易斯維爾市,開始了一次實驗,這個實驗的目標是訓練人群進入適當的心智配置,這樣,當一定的催化劑被加入時,你可以說,他們就能夠接收來自UFO的操作員的心電感應信息了。

現在,我們用來設計這次實驗的數據是你們稱之為來自於諸如威廉森博士之類的1950年代的怪人的數據,在科學界的每個人現在都因為他的報告[也因為其他一些報告了心電感應接觸的人]而認為他完全失去理智了。

我們做的事情是,使用我所稱的「易受騙的因素」,我們開始了一次實驗。我假設,為了要成功,它將需要成為易受騙的,因為實驗似乎如此天真,以致於沒有一個強烈地以正統的科學途徑為導向的人會進行這樣一種,容我們說,易受騙的嘗試,這個嘗試就是去創造一個通靈的溝通交流。

在那個時候,這種易受騙性是必不可少的,因為我們必須要做的事情是在不嘗試去分析數據或將它塞到任何預設觀念的情況下產生數據。我們必須根除所有對於事物應該是什麼的預設觀念。

現在,這個根除預設觀念的主意來自於這樣一種觀察,如果我們返回我們星球的歷史中的任何時期並嘗試去在那時和現在之間的缺口上架起一座橋樑的話將會發生的事情。讓我們假設,你將某個來自五百年前的人帶入目前這個環境中間,並嘗試去向他們解釋你的生命哲學。他們不會理解它的。

現在,在UFO現象中有這樣一種高度異常因素,我們必須假設任何來自於那個現象的溝通交流都比我剛剛談到的五百年時期更為錯位。因此,我們所做的事情是,無論我們從中所得到的信息可能聽起來怎樣的荒謬,我們都會前進並執行它。我們前進並累積盡可能足夠多的信息。我們已經累積到一座山的信息了。

所以我們繼續實驗,直到今天還在繼續。實際上,上一次實驗在週日完成了。[7]

在世界各地的其他團體正在進行相同的事情。這不是個孤立的實驗。我能夠告訴你們在大多數主要的城市中正在做相同的事情的團體。他們正在得到高度異常的信息。這些信息對於一般而言的科學界不是非常可口的,這單純地因為它並不是用可接受的術語進行溝通。很多信息與你可能會稱之為宗教導向的事情聯繫在一起。

在回顧了所有這些我已經知曉的材料之後,似乎有很多的混淆。在我們當前的哲學中,在關於你們可能稱之為自然哲學的事物的方面,有很多混淆。我們已經將我們的自然的哲學分割為兩個基本的部分。一個部分我們稱之為科學性的部分,另一個部分我們稱之為宗教信仰的部分。從宣稱來自外星的溝通交流中所產生出來的內容是一種統合的理解,它將我們對宗教信仰的理解和我們對科學的理解混合、成為關於每個事物是如何工作的一般性理解,它並沒有將兩者分開。

這就是如此多科學家拒絕宣稱來自UFO接觸信息的原因了。很多人立刻拒絕任何聽起來是宗教的東西,尤其是如果那個東西跟他們的宗教信仰並不吻合的話。

直到最近,在地球人的理解範圍之中的這幅綜合性圖畫中還有一些失落的拼圖碎片。最近,我們在通訊交流的方面、已經取得我們可以稱為一種突破。[8]

我們現在能夠用一種比起我們過去用過的、遠遠更好的方法來溝通了。我們已經建立了一種溝通的方法,它和我們在這個房間裡面正在進行的溝通一樣準確。

它侷限於一種問題/答案類型的格式。基本上,我們正在說的東西是,現在我有可能向UFO的操作者發問,並得到一個精準的英語答案。

我得到的答案是與我們三十年來的研究相吻合的答案,這些研究已經為我構建了一幅UFO現象與哲學的圖像了。它們不僅僅是相吻合的答案,這些答案把那些我已擁有的材料中仍舊混亂的部分變得不混亂了。

現在,我將要做的、是報告該調查研究的結果。我無法證明我要稱之為外星哲學的事物,即使你們並不相信它,也許它對你們而言將是有趣的。你們肯定不必須要相信它,因為關於它我們唯一必須要說的事情就是,我們的調查結果向我們表明,有一種極高的可能性,這是一個有效的接觸,這是有效的信息。有一個我們無法證明它的原因,它會在那個哲學中表現出來。

UFO現象是一個直接與演化聯繫在一起的現象。它對演化產生作用。它在演化中扮演了一個關鍵的部分。它從史前(時代)開始就已經扮演一個關鍵部分了。在過去的七萬五千年的時間中它已經用一種非常核心性的方式確切無疑地與這顆行星聯繫在一起了。

一個行星[你可以說、好比這個行星]的表面是一個提供類似我們這樣的個體演化的場所。那是我們在這裡體驗的唯一真實目的。根據UFO接觸,這就是演化運行的方式。我們將返回萬物的開始。我們將嘗試去將這一點與我們今日所知曉的宗教信仰聯繫在一起。這是個很難很難談論的事情,因為我們並不擁有談論它的語言。我們無法在字典中找到詞語來描述我正在嘗試去描述的事物,因此,我們就使用現有的詞語吧。

(唐開始在黑板上畫圖來說明他的要點)

在整個造物、整個宇宙存在任何事物之前,無限存在,讓我們這麼說。

無限就是無限。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就是報告。我不是在做理論上的探討。我正在對我從通訊中得到的事物進行報告,OK

這種類型的通訊是回答我的問題。我的問題是「什麼東西最先出現?」

答案是「無限。」

 

我下一個問題是「第二個是什麼。」

回答「無限成為察覺的。」

OK,接著發生了什麼呢?是的,有察覺的無限,你們可以稱之為智能無限,它可以被定義為造物者,或者如果你們想要的話,可以定義為

你們對於宇宙有多大有任何的觀念嗎?如果你們聽過卡爾·薩根的演講的話,你們會知道它是如此之大、以致於讓他舌頭打結。在我們的銀河系中有兩千五百億顆恆星,類似我們的太陽的恆星。想想看!它們全部都可以在其周圍擁有行星系統。這個銀河系是一個看起來像是一個凸透鏡的透鏡形狀或鏡片形狀,在這個銀河系中有兩千五百億顆恆星。現在,那僅僅是一個銀河系。

如果我們使用現有最好的望遠鏡並查看夜空,在一個6度的區域中,360度中的6度,在夜空中用那個6度的弧形畫一個圓圈,用那個望遠鏡我們可以看到一百萬個銀河系。僅僅是用那個望遠鏡看到的而已。我們並不知道在那個望遠鏡的範圍之外是什麼。

那一百萬個銀河系中的每一個,無論比這個銀河系更大或更小,每一個都擁有平均兩千五百億顆類似我們太陽的恆星,每一個恆星都在它周圍帶有一個行星系統。

因此,在外面有很大的空間。認為在全部的太空中只在這顆小小的行星上有小小人在上面繞著它奔跑,這是有點古怪的事。我們認為自己已經擁有答案,這也是相當傲慢的。我們在過去五十年,或者大概最多一百年的時間中剛剛開始變得聰明一點了。他們在五百年前在火刑柱上燒死了喬爾丹諾·布魯諾,因為他說地球是圍繞著太陽旋轉的。如果我是在五百年以前,我是不會存活的!

但總之,OK。智能無限。造物者

因此,我問:「接下來發生什麼?」回答是:「造物者決定知曉祂自己,在那知曉中,決定去使用自由意志的原則。」

一的法則

現在,在這次交流中有一個我將要使用的重要詞語,因為它是被我們的接觸(源頭)使用的詞語,這個詞語就是「變貌」(distortion)。它們稱呼這自由意志是一的法則的第一變貌。

造物者決定去知曉祂自己之前,祂是一個完全地、無限均勻的合一(unity)。唯一存在的法則就是一的法則,因為只有太一造物者,無限地。現在,任何源自那智能無限的東西都是一個源自那個原初智能無限的變貌。因此,從智能無限發生的首先變貌就是造物者用來知曉祂自己的變貌。這就是自由意志的變貌。

這是最重要的概念,在整個UFO學的主題上,我們都不得不與之打交道,因為它解釋了在UFO學中的每一個其他的事。在我們理解了第一變貌是首要的之後,每一個事物都非常簡單地掉落了。實際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正在這個房間裡。這就是為什麼每一件事物用它工作的方式來工作:第一變貌,即自由意志。

現在,當我說智能的(intelligent)時候,我的意思並不是帶著一個小寫的字母「i」或一個大寫的字母「I」的智能。我說的智能帶著一個如此之高以致於你無法看到它的頂部的字母「I」。那就是智能無限。

為了知曉祂自己,造物者,通過使用自由意志,細分為很多部分。祂形成各種各樣的理則。那些理則形成子理則。那些子理則形成了子子理則。

現在,如果你們想要選出今天在我們周圍最為明顯的子理則,你們走出去並抬頭看太陽,戴上你們的墨鏡! 那就是在造物的這個部分最為明顯的子理則

這些子理則貫穿整個造物向下(階層式)形成。這就是它發生的方式了。在自由意志的第一變貌之後出現什麼呢?第二變貌是什麼呢?好的,我們的接觸說,我們沒有一個適合它的詞語。說:「我們將為第二變貌在你們的語言中挑選最接近的詞語,在詞典中那個最接近的詞語定義為愛,就是第二變貌。」

是一種強烈的振動。它不是屬於某種東西的一種振動。他是屬於一種純粹能量的一種振動。你們知道,愛因斯坦說,E等於MC2。在能量和物質之間有一種關係。換句話說,你可以將物質轉化為能量。因此,要擁有能量,你並不需要某個事物。你可以擁有純粹的能量。

智能無限創造的使用自由意志,那麼,那就是能量,純粹的能量。因為這強烈的振動,那純粹的能量接下來就凝結成為第三變貌。

第三變貌是光。我們在可見的光譜中看到一部分的光。相比我們所能夠看見的光,有更多的光存在。我們僅僅碰巧看到在可見的光譜中的一個小小的狹窄頻段。

現在,發生的事情是,使用自由意志的原則,每個子理則在其自身都是極度明智的,因為它正是智能無限的一個細分部分。智能無限制訂了一個用於知曉祂自己的計劃並創造出子理則,各個子理則制定出用於知曉自己的計劃,造物的第一密度就形成了。

根據我們的接觸,第一密度是一個水、土、火、風(air)的密度。它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密度,它是一個行星的原料。

現在,演化的計劃是,在許多個百萬年的沉澱、冷卻、以及那類的事物之後,行星將經歷一次密度的轉換,從第一密度轉變為第二密度。當這種轉換發生時,在所有的原子中心會有一種改變。

我必須後退一點並告訴你們原子是如何形成的。當這種振動,,創造了光的時候,愛創造光的方式是這樣的,發生的強烈振動被首先識別為一個光子。在那個振動發生並被識別為一個光子之後,光子的振動線路可以圍繞著三個相互垂直的軸旋轉以形成你可以稱為球體。

它就是一種振動的旋轉。這種旋轉接下來在量子階中被降級,這樣電子實際上就是起初振動的旋轉了。一個我知道的物理學家說,這是新的統一場理論的基礎。

通過數學上的操作,你能夠非常簡單地從這個理論總結出整個週期表,原子間的距離以及晶體結構,並構建一個完整的微觀宇宙與巨觀宇宙。它已經完成了。它正在緩慢地被現代物理學家和今天在世界各地的其他科學類型(的學者)所接受。它就是杜威·拉森(Dewey Larson)的物理學。

有一個新的統一場理論正在緩慢地被科學界接受。他們非常緩慢地接受它,因為他們並不喜歡一個理論替代一整個充滿(科學)書本的圖書館。在拉森的交互補償的物理學系統[9]中,你是能夠用數學的方式且通過精確的具體細節來構建一個完整的物理宇宙,從微觀宇宙到宏觀宇宙,根據一個簡單的假設。換句話說,籍由這個單一的理論,你能夠精確地計算出所有的次原子,原子間以及晶體的距離。所有的物理學常數都可以被精確地計算。所有行星的軌道半徑,在太陽周圍的水星的相對紅位移,每個事物都能夠從這個單一的假設被計算出來。

這個假設是相對簡單的。它假設,對於每一個空間的維度,都需要有一個時間的維度。空間和時間是交互補償的關係。換句話說,空間更多,時間就更少。

嘗試去將其考慮為三維的時間,這絕不是合乎常理的事情,但是如果你用數學的方式接納它,你就能夠計算你想要的任何事情了。如果你想要計算一個電子的質量,你坐下來並進行一些簡單的計算,在論文的結尾處,你得到了v=s/tv=t/s [10],那就是電子的質量了。它是可以測量的。在那以前,我們能夠得到它的唯一方式是去使用其他更為複雜的數學公式。

除了以實驗為根據和以經驗為根據而決定是否就是如此之外,這個新的理論用理論性的方式根據一個假設讓我們得到了一個電子的質量,那個假設即有多少個空間維度,就有多少相同數量的時間維度,在創造物質的時候發生的事情就是有一種時間和空間的不匹配。它假設時間和空間以均一的方式共同移動,當有一種時間和空間的不匹配時,物質就存在了。

這種不匹配首先作為一種振動出現了,首先的振動時被標記為一個光子。好的,這就是形而上學者一直說了很多年的事情了。這就是我們已經用心電感應的方式從UFO接收到的東西,即意識促成了光。

這個物理學理論認為,空間/時間的連續體,當以一種振動性的方式不匹配時、就凝結為一個光子。物理科學的語言與形而上學的語言是相同的語言。它們正在說相同的事情。因為一旦我們已經得到一種物理學的理論,該理論與形而上學的理論所說的事情是相同的。不僅僅它說的是相同的事情,它同樣完美地運轉了。它如此有效地運轉以致於如果我們一百年前擁有就擁有它,我們很可能現在的科學水平來到西元一萬年,因為你能夠直接進入下一個水平而不用許多東拼西補的東西。

澳大利亞人-科學雜誌,類似科學-美國人,已經陳述:「拉森不僅僅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事情,還非常好地完成它。」它是個管用的統一場理論。對於它,讓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是,它與我們從(ET)接觸得到的通訊是完全一致的。有任何人聽過拉森嗎?非常少人聽說,因為它僅僅正在被緩慢地傳播。透過該資料與我們的接觸信息相當類似,我因而開始感興趣。

總之,在每一個原子粒子的核心之處都有個基本的頻率或振動,它被識別為光子。當一個行星凝結的時候,發生的事情是,它在第一密度中凝結,它所有的原子的核心振動都屬於第一密度的頻率。那些第一密度的頻率對應紅色。

現在,當一個行星經歷從第一密度到第二密度的轉換時,所有原子的所有核心振動都在頻率上被升高到橙色。我不是真的在談論你們看到的橙色。它是所謂的真實顏色-橙色,位於我們現在所知曉的可見光譜之外。某些人會在他們看見UFO時看到真實顏色-紅色。他們報告了一種之前從未見過的色彩。它們說那是紅色,但不是紅的。它比先前的紅色要遠遠更紅。他們沒有描述的詞語。所以,那是真實顏色-紅和真實顏色-橙,或者接近它。

總之,當你進入到第二密度的時候,生命出現了,單核的生命形態。它出現的原因是,所有的核心原子的頻率都被升高到真實顏色-橙色了。當你們走出第二密度,進入第三密度,它再次發生;你們就是如此這般上升到真實顏色-黃色。我們發現在光譜[11]中有多少顏色,就會在宇宙中發現多少密度,那就是宇宙形成的方式。

第一變貌使用自由意志通過愛創造光。我們全都熟悉白光通過一個稜鏡展開形成所有色彩。光、白光的全部組成部分、製造了如我們所知曉的造物。在造物中所有原子的核心頻率(分別)是彩色光譜中的一個頻率。貫穿整個宇宙的密度基本上對應光譜中的七個密度。

(地球)是一個第三密度的行星,或者說這個行星已經處於第三密度有75,000年之久。我們已經在那個密度中;它處於黃色的範圍中。在過去30期間,UFO大量湧入的原因就是45年前我們開始向著第四密度,綠色的範圍移動。在我們的原子核心的所有振動都正在加速,因此,再過一些年,也許是三十年,也許更多年,也許一百年,沒有人準確地知曉;這個行星將成為一個第四密度的行星。這就是對在這裡的這個現象之解釋;這就是為什麼孩子們能夠(隔空)彎曲金屬的原因。

這種金屬彎曲正好在此刻發生的原因是,如同原子中的振動增加一樣,在對物質環境的直接影響方面,心智將扮演一個遠遠更大的角色。在第二密度,最高的生命形體是在缺失的一環之前的那種類型的人類*。他擁有顱部的前額葉部分的發展,它擁有更少的身體毛髮。身體毛髮的減少和腦部的重構發生在從第二密度到第三密度的轉變期間。那個轉變進行了1,350年,從第三密度到第四密度的轉變將花費較少的時間。

(*編註: 猿人可能是更恰當的用語)

發生的事情是,當人從第二密度轉變到第三密度的的時候,他呈現出我們現在擁有的外形。他失去了身體的毛髮,變得能夠直立行走了。我正在來到某種對於演化的進程非常非常核心,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它是對我們所有人都至關重要的事,因為它是演化以及我們如何能夠用個人的方式涉入我們自己的演化的關鍵。

這整個計劃都是由理則,在亙古、亙古以前制定的。行星群[類似我們的地球]在數不清的百萬年的實踐中一直都在發展。七萬五千年前以前,有位於第七密度的人種—你可以說,第六密度或第五密度—遠遠超過我們。可以說,在我們甚至尚未開始演化之前,它們的演化就已經遠遠超越了我們。因此,這個演化的進程是永遠在進行中的。就是由於那個原因,在宇宙中有一些相當聰敏的人。就是因為那個原因,我們已經體驗到在我們在過去七萬五千年期間已經體驗的事物了。

我們在過去75,000年當中已經體驗的東西是隔離,與在外面的其他人種的隔離,這主要是因為我們已經在過去的75,000年當中一直處於隔離狀態。我們一直都處於隔離狀態是因為一件事,僅僅因為一件事:第一變貌。一的法則之第一變貌是自由意志的法則。那些已經發展超越第三密度[我們正處於的狀態]的人必須通過使用它們對第一變貌的理解來行動

那是有個原因的。它是一個自然的法則。它不是人造的律法。它不是寫在任何書本中,不在任何圖書館中,它就是一個自然法則,就好像扔掉一根湯匙,它會掉下去一樣。

[金屬湯匙敲擊地面的清脆聲]

事情的關鍵之處就是,第一變貌,自由意志的變貌,一個從第二密度首次進入第三密度的個體會變得自我察覺。接下來,他必須為自己的演化進程選擇他要如何發展他自己的思想。在這個密度中的某個位置,有一種在思想上的劃分。

在我談論該劃分之前,我將要談談我所知曉的化學世界的造物以及它是如何運作的,因為它對於理解這種劃分是必不可少的。

在電學中有一個基本法則叫做庫侖定律。該定律表明,在兩個帶電的物體之間有電荷力,電荷力與物體的電量乘積成正比,與兩個物體之間分開的距離的平方成反比。也就是說,為了要在電荷中產生一種力,你必須有兩個帶電的粒子。

現在,為了要充電一個電池,你必須擁有負極和正極。如果你擁有的所有電極都是一種屬性的話,你是無法讓充電發生。它不會工作。你必須擁有帶電的粒子以產生一個宇宙,產生一個恆星,以便於做任何事情。除非你擁有一個帶電粒子,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那就是主宰物理實相的基本。

建構意識同樣也有一個類似的基本。第一變貌聲明造物者意願知曉祂自己,第一變貌也陳述,造物者願以盡可能多的方式,以祂的任何細分部分想要的方式來知曉祂自己。發生的事情是,在物理世界中,我們擁有極性和電荷的細分,正號(+)和負號(-)的細分。 [以粉筆用力寫黑板的聲音]

在形而上的世界中,或者意識的部分中,我們擁有一個意識上的劃分,正面和負面。

 

現在,在我們的宗教中,我們將這種動力關係稱為善與惡。讓我們使用正號來代表善,用負號代表惡。[以粉筆用力寫黑板的聲音]

那種稱呼真的是不恰當;那是某種幼兒園看待事情的方式。這裡是發生的事情:在造物者細分(自己)之前,在祂仍舊是在智能無限中均勻的,完全的之際,僅僅只有一個服務的概念。那概念就是服務自我,因為除了自我以外沒有任何東西。全都是一個東西。只有自我,對吧?

造物者分成無限多數量的部分之後,服務他人的概念出現了。僅僅是在分割發之後,有了一個部分服務其他部分的概念的可能性了。

我們的接觸(源頭)這樣定義意識中的極性:在意識中有兩種可能的極性。那些極性是服務他人和服務自我,我們稱前者正面極性,後者為負面極性。兩種極性同時被放置在這個方程式中如同靜電中的極性以便於得到力或功。要得到原力或電力,必須要在意識中獲得極化。為了讓造物者知曉祂自己並通過自由意志的過程擁有經驗,意識中的極化發生了。

現在,在理則的原初計劃中,如果發生足夠強力的意識中的極性,就有可能返回起初思維[12]來完成一個完整的週期。(宇宙)造物用一種週期的方式運轉。你從一個原初的造物者的完全服務自我的概念開始出發,因為沒有任何其他東西。在祂細分(自己)並經歷了完整的週期之後,如果你在思想中變得足夠的純淨以致於如同起初思維那樣思考,就有可能返回,與智能無限的起初思維交融為一。

整個造物都是被設計為通過一個巨大的週期來運轉,這樣你從智能無限開始經歷所有的經驗之密度:也就是紅、橙、黃、綠、藍、靛、紫(各個密度),返回和原初的理則交融為一。在第三密度中的某個位置,你通常會,不是有意識地,而是潛意識地,抵達該時點在兩條途徑中選擇一條,並僅僅沿著其中一條途徑進入第四密度:服務自我或服務他人。

現在,如果你今晚看電視,你將會發現那兩條被描述的道路。在歷史中的任何的位置你都能夠發現朝向服務自我極化的人和正朝向服務他人極化的人。我給你們幾個例子:耶穌·基督和成吉思汗。你甚至不必去問、誰正在跟隨哪一條道路。

重要的事情是,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是第三密度的盡頭。在第三密度的終點,必需有足夠的極化以進入第四密度,不管是朝向服務自我或服務他人。那就是在各個宗教中收割之概念所源起的位置了。

世界上的各個宗教中有很多很多信息與事物是如何運轉有關。所有的信息都是扭曲的(distorted)。在第三密度中不可能得到純粹的信息,因為在第三密度中沒有可用的不帶扭曲的語言。我正在告訴你們的每一件事都是多少有些扭曲的,因為我無法使用我們擁有的可用語言來得到這個信息並將它交給你們。[13]

在這星球上所有曾經通過言語而被溝通交流的信息都是扭曲的。所有宗教信仰的信息都是扭曲的。唯一你將得到純淨信息的方式就是藉由沿著完整的週期返回並與創造性意識重新合而為一,那麼你將是無扭曲的。因此,這就是為什麼扭曲(distortion)這個詞語是非常重要的。我們的接觸(源頭)持續不斷地使用扭曲(變貌)這個詞語,你已經被給予的所有信息在某種或另一種程度上都是扭曲的。大多數信息是相當扭曲的。

但是,在這個星球上可取得的所有宗教信息都來自於外星。它不是放在盤子裡被遞過來,在上面寫著十誡。它主要是通過心電感應的途徑給予。人們要嘛宣講它、實踐它,要嘛將它寫下來。這個星球已經通過所謂的宗教信息被重度地播種很長一段時間了,所有信息都是扭曲的。

某些宗教的信息談到收割。收割(時期)幾乎就在這裡了。那就是為什麼UFO的大量湧入正在發生。從現在開始、不用太多年的時間,這個行星將會完全轉換進入第四密度。在那個時點,每一個人都將在演化中開啟一個全新體驗的階段。

現在UFO做廣告、(UFO)接觸的奇異狀態以及為什麼大多數人並不知道這一點的原因是,它們非常非常小心謹慎地遵循一的法則的第一變貌,第一變貌說:如果你被給予信息,就必須用這樣一種無法被證明的方式、給予信息,你聽到它就類似你現在正聽到(我講話)的情況。在這個星球上的人群的唯一可能性就是去使用遍及過去許多個千年時間中已經被播種的這類信息中的任何信息。接下來,他們就能夠自己下定決心,關於要在意識中的哪一條路上極化。一切的重點就是這個。

所有的宗教信仰,所有的哲學,都跟任何事無關,僅僅與向著哪一條道路極化有關,正號或負號。你們已經被給予75,000年的時間來下定決心不管是要成為 [以我們的說法] 好人或壞人[輕笑聲]。現在,實際上,我們的接觸(來源)說到壞人有他的角色,因為他們,和我們每一個人一樣,都是受造的,壞人有他們的角色,好人有他們的角色。它們所做的事情是在意識中創造出極化。因此,造物者正在獲得行動和思考,造物者正在知曉祂自己。舉個例子,你無法為洛克福德私家偵探簿[14]寫一個劇本,如果你在意識中沒有極化的話。理解嗎?

因此,UFOs現在大量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是要去通過被播種的信息創造一種更大的意識極化。現在這個演講就是一粒種子的一小點。它們想要人群去做的就是下定決心,不管是要負面地極化或正面地極化。

在第三密度中生命的進程讓它自己展現出來。當你死亡的時候,你將在下一次轉世中醒來,要嘛在一個正面極化的第四密度行星,要嘛在一個負面極化的第四密度行星,或者在另一個第三密度的行星,好比這一個(地球)。很可能你將必須

做出一個選擇,因為這就是第三密度行星的體制計畫。

這裡有個測試。如果你回顧某個時刻,你有塊三明治,一塊不錯的、小小的、包好的三明治,你正準備去吃掉那個三明治。也許你可以想像某個你甚至不認識的人走上前說:「我真的很餓。你能給將那塊三明治給我一些嗎?」

如果你給他一半,你就在對的方向上前進了。但是,為了要在從現在開始一些年之後進入第四密度,你必須給他較大的一半。那就是全部你得做的事了,給他較大的一半,就是這樣。那就是測試(內容)了。

現在,根據我們的接觸(來源)的話,為了要進入到正面第四密度,需要超出百分之五十的服務他人的極性。它是一個簡單的測試。你(的極性)必須多於百分之五十的服務他人。那就是意識(狀態)

現在,為了要畢業進入負面的第四密度,你需要高於百分之九十五的服務自我。為什麼有那個差異呢?因為該接觸說,如果你考慮到,你可以說,(這裡的)異常導向和想法,要成為超出百分之五十的服務他人一點點,和成為百分之九十五的服務自我是一樣容易的。那就是切分的位置了。

因此,所有下輩子在負面導向的行星上醒來的人都是至少95%的服務自我。所有正面極性的人都至少比50%的服務他人多一點點。根據我們的接觸(源頭),在中間45%的範圍是那些真正失落的人。那些人真的將會遇到一個問題。好的,它並非是如此大的一個問題。它就是在這類的混亂中、至少(再待)另一個25,000[15]

擁有肉體的唯一原因,如我們所知的,就是催化劑。我說催化劑的意思是什麼呢?催化劑就是你的日常體驗,無論什麼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不管你和其他人或自己之間的互動都是一個改變你的意識的催化劑。相比十年前的你,你是一個不同的人,對吧?什麼引發了那種不同呢?催化劑。

如果你沒有遇到催化劑,如果你待在你十年前相同的那個房間中,如果沒有事情發生,包括從門底下進來的郵件,你會改變一點點,但是相比你由於發生在你身上的每一件事情而改變的程度,它簡直是少很多的。

那真正就是一的法則的第一變貌的部分:自由意志以這樣一種方式運轉,你做出選擇,在自由意志中、獲取經驗、通過你的活動、造物者正在知曉祂自己。這就是你通過日常生命在你的思想上產生影響、而在意識中進化。一種意識中的進化創造極化。極化允許你們進入下一個宇宙的主修教室了、容我們說,那就是第四密度。

把這些內容當作一篇科幻小說如何?!

原註

 

[1] 在我們正在收集和研究的ET邦聯的信息中,獵戶帝國是一個負面極性的存有之聯盟,它們組成了「忠誠的反對派」,反對諸如RaQuo以及其他星際邦聯成員的正面UFO信息。

[2] 根據Ra團體,在我們的塵世的智能和世界中不可能有純正的理解。因此,它們(常常)使用「誤稱」這個詞語。

[3] (該名稱)Don Elkins沒關係,就是一個巧合。

[4] Bowman機場是第一個路易斯維爾的機場,它是一個固定基地機場,同時運送貨物和旅客。城市增長過快超過了這個靠近鬧市區的小機場。Standiford機場成為了路易斯維爾的固定基地機場,Bowman機場繼續擁有它們自己的飛機和航空服務的飛行員使用,它提供包機服務和飛行訓練。

[5] Don取得了他的機械工程學位,在韓戰中的服務花費了他幾年的時間。

[6] 一個更合適的類比是一個玩具陀螺。當它停止旋轉並倒下來的時候,它不會自我矯正並重新開始旋轉。

[7] Don指的是我們/光研究機構、週日的公開學習與冥想集會,迄今它仍每週舉行。所有人都被邀請。如果對參加一場集會感興趣,請聯繫我們並讓我們知道你要來。所有感興趣的尋求者都是受歡迎的。

[8] Don在此正談及Ra集會。這些集會是在出神狀態中進行。Carla作為一個管道僅僅在出神狀態中才能傳導Ra的通訊。所有其他通過她為/光研究機構進行的傳訊都是用一種聚焦但有意識的方式進行。Carla從來都不知道如何進入出神狀態。而在Ra集會期間,她做到了。在出神狀態中,一定程度的明確性是有可能的,而這在有意識傳訊中是不可能的。

[9] 想要獲得更多的關於Dewey B. Larson交互補償的物理系統(Reciprocal System of Physics)的信息,你可以閱讀他的很多書籍。一些書仍在付印。《類星體和脈衝星》是一本很好用來開始的書,因為它在稍稍超過六十頁紙的內容中概括了交互補償系統的基本假設。在網際網路上進行搜索也會得到很多好文章。

[10] 分解一下,該公式表示:「速度等於空間除以時間,」它是對空間/時間的數學性表述,或者「速度等於時間除以空間」,它是對於時間/空間的數學性表述。

[11] 我們用肉眼可以看到的光譜是:紅、橙、黃、綠、藍、靛藍、紫羅蘭。

[12] 思維理則是表示相同概念的兩個詞語。

[13] Elkins()在此說的是:他做了很多的研究來理解Ra通訊的語言。Ra團體使用了它們創造的新詞語和新概念。在一個人能夠掌握信息之前,概念必須一個接一個地被解釋。

[14] 洛克福德私家偵探簿(Rockford Files)是一齣電視劇,主演是James Garner,他扮演一個私家偵探,追捕所有類型的服務自我導向的壞人。洛克福德,Garner的角色,是個帶有一副和善笑容的完全好人,他對其老爹很好,並以一種輕鬆的幽默度過所有的冒險。

[15] Ra團體說,在第三密度的地球,每隔25,000年會有一場較小的收割。因此,如果我們在另一個第三密度的行星重複課程,我們最快能夠在服務他人極性上收割的時間就是在那個週期開始之後的25,000年。

***

譯者(TS.)的話: Don先生在1981年的這次演講是很好的入門資料,個人建議可以同時參考Secrets of UFO 的訪談視頻: http://tinyurl.com/mzcjyjf以及近期翻譯的1976L/L傳訊《分開紅海》。

Translated by T.S.

(V)2014, 2019 Reviewed & re-listened by cT & Su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