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蓋亞的誕生

Copyright © 2016 L/L Research

周六冥想

2016年十月15

團體問題:Ra說過*,我們這些在第三密度中的人、就如同在子宮中的存有的雙親,該存有就是地球蓋亞(Gaia)。在那個時候,於1981年,它們說過,該分娩並不是順利進行著。我們把蓋亞比作我們的母親,提供我們在這次人生中所需的每一個事物,包括我們的身體。另一方面,我們個體的演化可能促進蓋亞更容易地轉換到第四密度,(於是)扮演蓋亞的某種類型的母親。在關於我們與蓋亞之間的關係,看起來有一種極性,一個人可以把它描述為父母/孩子與孩子/父母的極性,如同我們體驗跟自己的孩子之間的關係一般。Q’uo願意談談這個可能性嗎?我們在這個國家(USA)中看到的、極度政治性的兩極化會如何影響蓋亞在物質界的第四密度分娩呢?我們這些想要有所服務的實體,如何於現在、2016年,同時就個人與團體兩方面,幫助這個誕生過程?

(*編註:參看65.17)

(Jim傳訊)

我是Q’uo,我們在愛與光中向你們各位致意。對於在這個下午被請求加入你們的尋求圈、我們感到十分榮耀。你們已經創造一個協調的團體,它充滿愛、充滿光、充滿對於更深真理的尋求。它是今天在這裡、每一條被行旅過的道路的一部分。我們會請求你們,如同我們一直都請求的,採用我們所說的言語中、那些對你們有意義的部分,並把所有沒有意義的部分留在後面。以這種方式,我們尋求不成為任何真理尋求者的一塊絆腳石,而只是去幫助那些實體、他們可能在我們於今天下午和你們分享的事物中、找到有價值的內容。

你們的詢問關於你們居住於其上的星球,也就是一些人稱為蓋亞的實體,其出生過程的特性,蓋亞:在這個行星上、所有實體的母親,因為所有你們在物質領域中知曉的事物、都已經由這個行星製造出來了。你們是蓋亞的一部分,她是你們的一部分。

如你們已經假設的,在關於養育或教導,以及作為孩子的學習或成長方面,在你們之間有一種非常緊密的關係。你們,作為後代,確實是從蓋亞創造出來的,那種原力已經在過去的75,000年的時間中以許多種形式、活在這個行星上,幾十億的實體已經從萬物的母親取得其營養。在這種關係中,一直有著大量的互動,如你們清楚察覺到的一樣,這些互動並非總是具有協調一致的特性。在你們星球上、很多人已經發現必須加入這裡的第三密度體驗,因為他們過去在其他地方尚未學會。他們身上已經帶來了該困難的象徵物,好再一次在時間的巨大的延展與空間中的體驗中被表演出來,這就為你們創造了一次接一次的投生機會。

因為你們在一個第三密度的體驗中,要嘛在這裡,要嘛在別的地方,已經投生過如此多次、幾百次甚至幾千次了,你們熟悉這種體驗是如何在每一次投生中、在每個實體選擇要被學習的課程的領域中進行的。這些課程希望的結果是:解決這個星球上的眾多人群的不協調,就是這種不協調已經把他們引導到這裡,並且已經造成他們重現不協調的關係與情況 [貫穿整個有記載的歷史以及更早的時代],在此刻,這些不協調在第三密度體驗的結束之際、正在如此明顯地把它們自己在世界的舞台上表演出來。

每一個在這裡投生的實體都想望成為一個祝福,容我們說,對於在物質界生育了他與一切事物的母親的祝福。這種去祝福、去愛、服務地球母親以及在其上的所有夥伴的渴望,接下來必須穿越你們所稱的「遺忘的罩紗」,為了可以有一個純淨的機會做出投生前的選擇,產生各種可能性、實相、祝福、愛的給予,在最基本的意義上滋養這個星球的生命原力,流經每一個實體的生命原力,同時嘗試去在每一個其他實體之內看見造物者,嘗試這樣去和每個人建立聯繫:彷彿你與他人都是一體的。

這不是一個容易的課程,我的朋友,縱使在投生之前、它是顯而易見的,當你們穿越遺忘的罩紗之際,確實會有一種對於(宇宙)造物的所有基本真理的遺忘,它們是:你們全都是太一造物者的一部分,你們在其中移動、生活、擁有你們的生命的造物是由愛的力量製成的,是由你們所稱的光,以各種各樣的振動層次與角度振動的光子所形成的。所有這些真理在投生前都是明顯的,在投生之後幾乎不會被料想到,僅被模糊地猜測著,但願在某個()點發現它們。

你們這些有意識的真理尋求者、已經在你們自己的人生體驗中、把自己帶到一個點,在那個點,你能夠取得大量在投生開始之前、已經選擇去學習的事物。你們知曉能量與體驗的一般主題或大綱、把它提供給其他人,也提供給蓋亞。在大部分的時間,愛的觀念被包含在其中,使得已經破損的東西變得完好,療癒那些厭倦或生病的人,或者療癒那些由於某種原因變得有些扭曲的人;該原因是他和一切事物、包括自己、在建立和諧關係方面遭遇困難;當你們追尋這些模糊不清的回憶好為它們,可以說是,賦予血肉,給予它們色彩、生命、生動性,你們就和周圍的人以一種你們所稱的教導方式在分享了,這樣,你們就能夠一起工作好將拼圖的碎片拼在一起,這就是所有實體的投生的主要目標,那個偉大的存在(existence)之拼圖,那個偉大的存有(being)之拼圖,那個偉大的拼圖、攸關進入萬物合一的進程,以及跟太一造物者的合一。

因此,你們聚集成團體[好比現在這一個],以及在這個星球上、很多其他的團體,一起分享你們感覺到的事物,你們相信的事物,以及在一些情況中、你們相當確信的事物,以這樣一種方式,你們提供能力讓這個圈子中的每個人都因為你們分享的事物而獲得增強、變得豐富了。這些種子被每一個實體在所有人的內在種下了,所以,你們就有可能變得更大、超過你今天來到這裡之前的你之所是;以類似的方式,當你進入周圍的世界的時候,你通過對於周圍所有人的服務[有意識或無意識的]、奉獻了你自己,你們更進一步把種子播種在那些可能同樣是有意識的尋求者之內在,或者那些可能尚未察覺到尋求真理的過程的實體,或尚未察覺到向自我揭露自我,向較小自我揭露更大自我的過程的實體。

在此刻、你們星球上有很多人是沉睡的,他們以一種無意識的方式四處移動、同時做出反應,而非創造,他們以種種可能是防守性的,防禦性的,混淆的,困難的方式回應,對於生命是關於什麼,生命是否有目的,他們缺少任何一幅具有整體性的描繪圖像,除了這些目的:日常生活的活動、要追尋的野心,要取得的金錢,要行使的資格或地位,以及凌駕他人的權力。

藉由你們的尋求,藉由你們播種已經在自己的生命體驗中找到的事物,其他人和你們分享的事物,以及你們和其他真理尋求者分享的事物的種子,你們就提供了機會、讓已經被隱藏起來的事物揭露出來,在這個星球上、所有實體都有一個目的,就是把他們的服務提供給這個星球,把他們自己的愛作為一顆種子、播種在這個星球上、在他們接觸的每一個部分之中。這可能以任意數量的方式發生。在這方面,唯一的上限就是想像力。

如果你的渴望與意願就是去服務他人,在地球母親誕生其第四密度存有的過程中幫助,在一個未來的時間[如你們的稱呼]、該存有就是你們和許許多多其他人之所是的存有,那麼,你們就可以看見機會、以任何數量,以任何形式,和任何實體,在任何時間分享愛,因為,的確,每個瞬間都包含愛。你們的存在的偉大謎題的一部分就是去在所有的瞬間中找到愛。

如你所知的,在大多數情況中,這是相當容易的,某些時刻看起來不包含任何的愛。如果在你看來、任何你體驗到的時刻都沒有愛,也許接下來,你的機會就是去把你的愛提供給那個時刻。我們並不是請你們成為福音傳道士、或者使人改宗,我們請求你單純地將存有之心放射出來,因為在每一顆心之中、都跳動著愛的旋律,都有光的啟示,合一的真理,都有天父於內在休息。在你自己之內、以及所有其他自我之內,無論以什麼對你有意義的形式來尋求造物者,無論它是愛,或它是服務,或者是光,或者是實踐的潛能,或者是尚未被實現的希望,或者是在這星球上、具有一種更為協調經驗之夢想。

是的,你們所有人同時都是你們地球母親的老師與學生,地球母親同時是你們的老師與學生。貫穿整個太一造物,在每一顆星球其上擁有任何類型的智能

這都是真的。我的朋友,我們向你們保證,每一顆行星都擁有某種形式的智能生命,因為一切都是由太一造物者的智能能量所製成的。

在此時,我們會暫停一下,好讓任何精煉好的問題得以被詢問,我們可以就此回應。

FQ’uo美國目前正在發生的政治兩極化,是否影響於這個()點誕生物理的第四密度之過程?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確實,此刻,所有在你們星球上發生的事情都有個目標:協助這個誕生過程,即使是那些你們可能發覺多少有些倒胃口的、破壞性的、不協調的活動[以如此多的方式呈現],以及你們在電視上看到的、在你們的當天報紙上讀到的壞新聞。確實,容我們說,在這個世界的舞台上[包括這個國家和其他國家],那些正在該舞台上演出的演員,他們的戲劇是那些,容我們稱之為,舞台中心的供物、首要的課程、潛在的課程,以及渴望找到另一種方式的課程。因為一場戲劇的特殊細節,經常可以提供一種挑釁(刺激)去做相反於該戲劇正在描述的內容的事情。換句話說,時常有那些實體、提供自己作為一個壞榜樣,於是,那些觀察的人[容我們這樣稱呼這些觀眾當中的實體]就可以做出其他的選擇了。

在你們更大規模的總統選舉過程中,你們看見在新聞中、從幾年前就已經如此盛行的事情、直到今天,如此多的事情對於觀察的觀眾、有很大部分已經是令人不快的,當(贊成)主張和反對主張從相反的方向被做出時,如此多的事情已經令人混淆,那些支持一個主張或候選人的群眾會詆毀其他人,分界線看起來被更清楚地劃出來了,兩極化作用被更鮮明地表達了。

在某個()點,會有產生決議的機會。在某個()點,將有一場選舉,將有一個新總統,將有和解的機會,將有那些已經跟隨某個候選人的群眾去向那些跟隨其他候選人的群眾伸出手的機會,找到一種方式,藉此有可能一同工作、一同前進,因為,確實,所有人都屬於同一個國家,難道不是嗎?所有人都關心在你們的國家中、在這個或那個區域中、好的或不好的事物。每一次,產生一個困難類型的表達,屬於某些能量、觀念、行動,此時,也會有機會伸出手給那些並不贊同成為,容我們說,更大氣的人[帶著一個更開放的頭腦、一顆更開放的心]

這些是潛能、這些是可能性。它們是否將會發生取決於每個實體。你們每個人,當你們穿越日常的活動之際,將會以很多方式有機會對多樣性的問題與困難去做完全相同的事情[容我們說,屬於較小的種類]。每個家庭、每個社區、每個教堂、每個工作都擁有一個政治系統,因為在你們的幻象中、政治總是涉及人群,以及他們如何跟彼此建立關聯,力量是如何被分享或不被分享的,該團體可得的財富要如何跟團體中的所有人分享。你們人群的政治就是人與人彼此交互作用的過程。你可以影響你要去影響的事物。當然,你會影響你的家庭,同樣地,你的社區,教堂,生意(職業),你認識的那些人,以及你不認識的那些人。

如果你帶著心中的愛之光前進,盡你最佳努力、尋求分享你所要分享的事物,那麼,你就已經做了你所能夠做的事了。你還能做得更多嗎?

向前去吧,在一切事物中看見造物者,在一切事物中去愛造物者,成為一個這樣的人:具備足夠廣大的心智和足夠開放的心胸,可以把一切事物包括在你的祈禱之中。為那些感覺敵意的人[以為他們是你的敵人]祈禱,為那些惡意利用你的人祈禱。祈禱那些實體可以和你成為一,你可以和他成為一,因為一切萬物真的是一體的。最終,這個真理將會在你們的幻象之內誕生。這個星球的第四密度居民將會出現。它將會花費多長時間、取決於你們人群做出的選擇。

在此時,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

D:我很好奇,是或否有任何方式我們能夠調頻到晶體網格,或者作為一個團體,我們如何能夠利用這個晶體網格來幫助第四密度的誕生?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這個圍繞著你們的星球的能量網格是一個具有多個入口(portals)的網絡,它允許來自你們稱之為恆星體、子理則的能量,這個愛之實體的智能能量的通過。它流經每一個入口,並且,容我們說,獲得加速或增強,尤其是在這個轉換進入第四密度的時間,於是,那些敞開的實體、對愛與理解[第四密度的主要品質]的概念敞開,接下來,他們就可以和周圍的人分享那些品質,尤其是在冥想狀態或沉思的狀態中,使用觀想或無論你選擇的什麼方式來(分享)

你們可以看到來自理則、子理則、你們的太陽體的能量穿越這些力量的十字交叉線的網格,進入行星的網絡或其地表,並成為那些需要愛的實體可以使用的能量,那些實體在其存有之中缺少愛的品質,(於是) 在混淆中、在痛苦中、在困難中大聲呼求幫助。你們可以看見這些入口增強了愛、可以給所有這樣的實體使用,然後,以另一種方式,這些入口也可以為那些正在通過那種轉換過程[你們稱為死亡或進入更大的生命]的實體所使用。當每個實體接著能夠通過這樣的入口,從這些入口進入的光就是這些實體會朝著它移動、以便於測量自己的,容我們說,可收割的能力或畢業進入第四密度的能力。正是這種歡迎與享受流經這些入口的增強之光與愛的能力,將為每個進入到更大生命的實體判定,接下來它要被放置在什麼位置上 [依照它自己的、歡迎與享受這種增強的愛與光之能力]

在此刻,有進一步的詢問嗎?

F:正在這個星球上發生的創傷性事情,它們可以和出生過程的分娩痛苦關聯在一起嗎?

Q’uo:我是Q’uo,覺察了妳的詢問,我的姐妹。確實,分娩的痛苦橫跨了整個星球,因為每一次,當有一個人群,容我們說,好比來自中東的眾多移民,在他們自己的國家中遭受困難、轟炸,承受那些不贊同主流觀點的人群的殺戮和恐怖統治,在任何具有這種特性的痛苦或苦惱出現時,你們都可以把它視為等同於一種分娩的痛苦。無論某些實體是在另一個國家因為其種族、性別、政治信念、宗教學說而被歧視,這些情況也會產生出一種痛苦,能夠被視為是一種分娩的痛苦。

在任何時間,在任何團體中有一種不協調,或者有任何個體缺少愛、缺少理解,缺少對於這樣的實體的接納,就會產生一種痛苦,這種痛苦具有心智的特性、靈性的特性、情緒的特性、身體的特性。所有這些痛苦在此刻都可以被比作你們地球母親的分娩痛苦,因為你們和她是一體的,你們是由她製成的,她是你們的母親,她正在誕生的、也是你們的孩子。在你們全體之間的關係是一體性的關係、合一的關係。在某個層次上,全體都感覺到這樣的痛苦,也許不是有意識地,也許不是在心智上,十分經常地在靈性的意義上被感覺到,所以,在冥想狀態中,你們就可以調頻進入正在這個星球上發生的痛苦的層次,如果你願意並且足夠地強健,去感覺這樣的痛苦、同感這樣的痛苦,或許一個小小程度的痛苦就足以向你揭露、在萬物之母身上的大規模的痛苦體驗的特性了。

在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

GaryQ’uo,在() 17.1節,Ra在描述進入第四密度的轉換,它們說:「在短期內,由於在第四密度特質和第三密度自我服務導向之間的尖銳輪廓之極化條件,也會有負面導向或極化的心//靈複合體與社會複合體急遽增加。在這個星球上,那些留在第四密度之中的實體將會是所謂的正面導向(實體)。」

那個想法也在星際邦聯的哲學的其他地方得到共鳴:地球將是一個第四密度的正面星球,那裡將不會有負面導向的家園。所以,我的問題是:服務自我如何面對其盡頭呢?在這裡不再有服務自我之前,它會找到一個高潮的結局嗎?它會逐漸地退出嗎?如果Q’uo能夠述說那一點,請。

Q’uo: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弟兄。雖然看起來有大量的負面能量在你們的星球上運轉,這些就負面意義上、實際有能力達成收割的實體是(少數)個體、而非團體,在數量上,它們比那些可以被正面收割[或具有收割可能性]的實體要遠遠少得多。

因此,那些表達服務自我的負面極性之個體將會忙於把自己和周圍的人分開,嘗試去控制在他們周圍的人,如此通常地,在一個非公開可見的位置上這麼做,因為這類的負面導向實體要,容我們說,在陰影中移動,這樣是遠遠更容易的、以一種看不見的方式進行工作、並且令他們的工作由那些嘍囉來完成。是故,你們將會看到特定的能量大規模地活動或運動,超過個人的層級,看起來包含了大量不協調的事物、大量具有暗黑屬性的事物、大量具有分離屬性的事物,即使那些可見的實體、那些執行這些計劃的實體,他們自己可能都無法被收割到負面極性;而是那些指導他們、激勵它們,差遣他們去做工作的實體,容我們說,那些實體才得以找到自己的可收割能力。

這些實體,在它們穿越,如你們對它的稱呼,死亡的大門之際,將會把它們自己收割到另一個星球的影響圈,那個星球將是它們在第四密度中的家鄉星球。它們將會投入你們所稱的一場權力的鬥爭,為了獲得凌駕負面極性的其他面向的力量。這場鬥爭將會和該第四密度中、具有類似特性的實體一起進行,所以,這場戰爭[容我們說]是關於光之存有在心智上被派出去執行負面意義的工作,在該戰爭結束的時候,當所有這類的權力鬥爭完結了,並且每一方都同意,該結盟就是它應該是的樣子,然後,該社會記憶複合體將會在那個第四密度的負面星球上、開始它的體驗。

我的弟兄,對於這個問題、有後續的詢問嗎?

Gary:如果我理解了,Q’uo,你們是說,在我們的空間/時間體驗中、位於這個第三密度的星球上,那些負面導向的實體將完成它們的投生時期,移動到其他的地方,不會有新投生的、具有負面導向的實體來替換,所以,藉由那個機制,在這裡,負面的極性將會減少。那是否正確?

Q’uo:我是Q’uo,這是正確的,我的弟兄,因為負面的極性擁有一個相當費力的要求。在它的想法、言語、行為當中,有百分之95都必須成功地朝向負面端點極化,相對地,正面導向的實體只需要在服務他人方面、展現出百分之51的想法、言語、行為,就能夠畢業到達第四密度。是故,不會有足夠的時間[容我們說]給新進的、有希望到(負面)第四密度的實體在你們第三密度剩下的時間中投生。因此,它們無法,容我們說,在剩下的時間中執行它們必須(完成)的工作

我是Q’uo。我們發覺這個器皿疲倦了;他的集中力正在開始分散。我們會建議現在離開這個器皿。一如既往,我們感謝各位的邀請、出席你們的尋求圈。我們感到十分榮耀、可以和你們在一起。因為你們邀請了我們,我們就能夠在你們當中擁有一種存在狀態,並且能夠享受你們有愛的、充滿光的振動。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Adonai,我的朋友,Adonaivasuborragus

Translated by T.S.

(V)2016 Review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