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生活中的決定

Copyright © 2002 L/L Research

週日冥想

2000年十二月3

 

團體問題:當我們正在嘗試做出一個對靈性生活很重要的決定時,我們經常必須耐心地等待、好把那個問題帶到心中,接著我們想知道,我們如何能更有效地做這件事、好獲取需要跟隨的方向、為了我們最大的成長?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原則,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我們是的僕人。在這個下午被你們的團體呼喚,這是我們的榮幸和福份,一如既往,我們感謝你們對真理的渴望、對神性的渴求,那把你們每個人帶到這個尋求圈。能夠與你們分享我們的想法,這對我們是一項重大的服務,因為這就是我們希望在此刻提供的服務:在你們的星球上、與那些可能在我們的想法中發現某種用處的人分享一些想法。

 

一如既往,我們請求每一位都小心謹慎地使用分辨力,因為我們不是權威,毋寧是同行的尋求者,雖然我們覺得自己擁有一些值得分享的經驗和想法,我們不必然覺得自己的觀點會在其他靈性尋求者的具體樣式和過程中引起共鳴,所以我們請大家為自己分辨(內容),丟開那些沒幫助的想法。

 

有些人有時候習慣性地覺得,自己也許不完全勝任在一個特定、甚至一般的領域裡做出判斷;對這些人來說,分辨力是個困難的概念。

你們文化中的許多因素,往往剝奪了靈性尋求者信任自己的意見、依靠自己的分辨力;你們認識的學校、是個生硬的工具、用棍子製造出也許被高估的尊敬權威。

因為在靈性尋求真理的領域中,重點不是權威,真理不需要證明;事實上、就任何線性方面而言,真理完全是主觀的。要到達一個靈性真理,首先必須認識到,這個靈性真理將只對你是真理,對另一個活生生的人類(可能)不是真理。

 

確實地,每一個靈性尋求者在觀看自我時、(其實)在觀看一個獨特的模式和圖畫。要從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外推出發生在你身上的事,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你是個獨特的生靈,你的投生課程是仔細設置好的。這個圈裡的每個人都花了很多年來處理信息,獲得了一個又一個領悟;每個領悟都以自己的方式,為你提供鼓勵、支持、幫助,向前推動你多年來渴求的心智、情緒、精神的靈性進化過程。

不過,只要投生的血肉裡還有生命,這個過程就不會中止,學習的進程歡快地潺潺向前流動。

 

讓我們來查看一下這個過程。我們想指出一點,即這個過程有重複出現的各種主題。每個人都有些不能很快識別出來的投生課程。沿著特定的路線、首次的危機情境發生時,它是壓倒性的。有如此大量的混淆、以致於似乎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在其上找到立足之地,沒有一個存在的地面,一個可靠的基礎,藉此查看情況,查看該情況周圍的環境。第二次這個相同的投生課程重複出現時,可能幾乎和首次一樣,令人完全困惑。

 

我們將給出一個例子,那是該器皿的過程的一部分,該器皿早已知道的事,從而避免冒犯自由意志。這個器皿擁有一個投生性的課程:即不求回報地給予。她現在對這個主題是如此地習慣,以致於每當這種情況出現,即這個實體給予卻沒有收到任何回報,或甚至付出了愛心,而回報是困難和抗拒,這個器皿就單純地開始覺察到,該投生課程又重現了;接著這個器皿假設,因為它是在一個稍稍不同的層面上發生的,在這個層面上會有先前尚未被涵蓋的細微差別。由於靈性進化的壓力暗示了需要進一步學習這些細微差別所以這個器皿幾乎太願意衝到缺口、為這個人服務儘管那個人沒有能力提供這個器皿能辨認友愛回報。

在這個具體的投生課程的情況中,當迴圈重複,課程再一次出現,情緒的風鈴開始響起其主基調、發出特定的聲音,引出跟這個課程有關的種種情緒。這個器皿幾乎完全不大可能長時間都處在混淆中。所以你們看,隨着時間的流逝,學習發生了,混淆的程度也在改善,所以即使情況的考驗會帶來不自在,但令人不自在或混淆的程度不致於讓人招架不住。存在的地面依舊,接著這個器皿就能夠喚起意志和信心的機能了。

 

現在,我們擅自地移動到這個器皿所面對的情況,就是它引發了今天下午這個特定的提問。在這個情況中,這個器皿正在處理一門關於限制[算是最佳的稱呼]的投生課程。若一個投生計畫包括了不止一門投生性課程,那麼在判斷究竟哪門課正在被再次利用時,很容易變得迷惑甚至感到混淆,所以在這個具體例子中我們會向這個器皿建議,花時間在沉思限制這門投生課程中歇息、這個器皿在一生中周期性地體驗這門課多年來為此作了大量的工作,但還需要繼續努力。需要考慮一些微妙處。這在靈性尋求者的進展中絕對是正常的。有的人會選不只一門投生性課程,這也許不完全是(一般)標準;這種日程表確實排得很滿。

 

無論如何,為一次投生而選擇的每個人格外殼都帶有某些特徵。有些人格外殼的特徵包括了只實現一個閃亮目標的強烈願望,於是該次人生的正字標記就是簡單,和一個反覆重現的主題、排除所有其他主題。對於其他一些人格外殼、則有著我們可稱為靈性雄心的東西:渴望學得更多,渴望以更有效率、主觀上看來更有幫助的速率進展。你會注意到,有這種人格外殼的人過度奉獻於做好事,在學校修了太多課,喪失了自己的舒適,並在其他方面為每天有限的時間安排太多的這個器皿稱為的待做好事」。在這兩種人格中、沒有一方會比另一方更優秀。這是一個簡單的選擇問題。處理投生的每種方式都有其優點,也有其缺點。

 

無論是具有可被稱為靈性雄心的實體、或是憑藉單一火焰或渴求而燃燒的實體,都涉入該危險:開始過於嚴肅地對待這個尋求之旅、以致於丟掉了存在地基的展望,接著現有情況的細節占據了尋求者的心智、情緒、時間中的興趣,他被各種細節淹沒了。

 

現在讓我們往後退、凝視確切的情況。確切的情況是:在完成任何事情的方面,沒有時間、或過程、或壓力。每個人都居住在永恆之中,一切已經發生、正在發生、將要發生的事情,都是發生於現在,一切都在相同的時間、在完美的和諧、全然的圓滿中發生,帶著一種模式上的優雅和單純,如果完整地看見該模式、

那會是令人震驚(目眩)的。

 

沒有順序這種東西。空間是一個幻象。骨與肉、和這次特定肉身的質量都具有一種非常深入的幻象特性。沒有任何似乎發生在物質層面上的東西有那種深入的意義,除了這具肉身、它引發恐懼、罪咎、憤怒、懊悔,以及所有其他的情緒,都是要創造一個幻象、為了該學生的學習。換句話說,每個尋求者都已經把自己放置在一所幻象的學校中,在其中發生的事情、在很多方面都是非常劇烈的、困難的、令人不適的。然而,在執行這些受苦的過程中,太一無限造物者那邊並沒有惡意、評判、或憤怒。

 

實際情況是:太一無限造物者正在發布一個振動、那即是宇宙造物了。那個造物是由單一偉大的起初思維所組成,該思維就是理則或愛。造物者就是愛、處於全然未賦能的圓滿之中。宇宙造物就是已賦能形式的愛、以及光的顯化形式;你們每個人都屬於愛與光、顯化與理則造物者與幻象。你們每個人都在跳著造物者之舞,(同時)移動到順序、意義、生活、學習的幻象之夢境。然而,你們每個人都早已是各自尋求去學習的每一件事物。

所以靈性進化實際上是個做減法的過程,允許事物脫落以便於抵達每個被感知的緊要關頭或關鍵點的核心,當一個人生課程或其衍生物在此生進程的週期性旋律中重複出現時,這樣一個關鍵點就會出現了。

 

現在,每個實體察看該可能性:投生到行星地球上、浸入第三密度的幻象之際;都會對這一次投生所代表的、奢華的學習和服務之可能性、感到極度激動。

每個人都在極大的期待中、設置了自己認為似乎非常富有成效的、潛在的人際關係和很有幫助的投生課程,它們會打磨服務他人的極性,促進心智的演化,淨化與鍛煉情緒、增進靈魂的靈性演化,而人格外殼帶入此生的、僅僅是該靈魂的影子罷了。你們每個人都對自己能夠穿透遺忘面紗方面感到相當樂觀。因為真理在投生前是如此明顯、透徹、完美,我們怎們可能真的忘記呢?然而,人靈進入肉身。肉身進入這世界。世界的各種聲音進入具肉身的存有的意識中,混淆迅速地開始了。

 

等到靈性變得足夠成熟、能夠自行穿越層層的濡化(enculturation)時,這些濡化已經變得又厚又密、難以穿透。投生前的確信,變成了全然的未知。計畫就是這樣子的,本來就應該這樣。投生中的每個人本就應該成為真正的地球原住民,而從塵世的沉睡中醒來則是自我之心的渴求所期盼的結果;該渴求就是去知曉、尋找、敬拜,單純地成為最深刻的自我。

 

我們現在向渴求的人們講話,我們對你們說,雖然我們無法親手餵你喝水來解你的渴,但是我們可以談談該計畫,我們看見給每個人的計畫因為我們覺得:超越一切幻象、一切順序、所有線性的證據、任何種類的幻象,你們每個人都可以信賴,有一個計畫,一個被謹慎創造的、經過深思制定好的計畫,你自己和聖靈一起為這次投生創造的計畫。

 

每一件正在發生的事都是這個計畫的外圍工事的一部分。

它是一個有機的過程,從尋求者的個體世界與這個幻象世界相接觸的任何部分,大量勺取自己需要的材料,目的是為尋求者提供各種各樣的投生課程;因為隨着螺旋形周期以及學習、進程的演變,這些投生課程需要具備各種各樣的微妙差別。所以說,如果一個人正在學習一門自己覺得關鍵的投生課程,那麼對他最有用的東西不是線性的想法或分析,而是放鬆所有不涉及情緒的過程,避免智力思維,採用反覆肯定語的程序,來喚醒、支持、鼓勵信心與意志的才能。

 

讓我們首先看看信心。什麼是信心呢?很多人喜歡的是、對於這樣或那樣的事物的信心。但是我們對你說:就我們所知的,信心就是(信任)一切都好。它不是一種信仰、不是一個教條,它並不複雜;它沒有一個目標。信心是一種信任的態度:即有一個計畫,該計畫正在完美地工作,我們在該計畫上遇到的任何困難都是該計畫的一部分。因此,無論是什麼苦難,一切都好、一切將是好的。那麼,那個有信心的實體的唯一責任,就是去維持那種信心、並以一種方式盡可能幽默地、有耐心、有洞察力地跟該苦難打交道。因為希望的是,在看見有一個計畫時,就可以釋放去在那個計畫中舞蹈,尋找各種方式以創造風格、回應那個計畫的細微變化,同時找到方法那將幽默和存在的輕快感注入對於那個計畫的各種反應。最重要的是,在體驗和回應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的過程中,避免將自我評判為愚蠢的、無價值的、或在其他方面不如造物者聖靈的一個完美夥伴。

 

很可能都有這樣一個概念,有些要做的事情為投生計畫的一部分,容我們對你們說:做事永不會是一個投生計畫的一部分,毋寧說,是存在。很自然地,當實體們在幻象中取得重大成就時,那是值得歡慶的理由,但那是該幻象的一部分。在投生計畫和投生課程的方面,每個尋求者與之工作的事物是意圖、想法、希望、夢想。在形而上尋求的方面,重點不是找到答案。重點是開始尊敬問題。重點永不是做事,重點總是菁華。

 

信心就是願意安住在自我的菁華之中,安住在知曉計畫是好的當中,願意隨著情況的發展,盡量最佳地詮釋情況並做出回應。實際做出的決定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那些決定涉及的意圖和理由,所以當湯姆實體問道:「我們該怎麼把這些危機,這些引起憂慮、需要耐心的問題都帶入心中?」我們會說,答案涉及怎麼讓不屬於心的東西消失,了解到這些議題不在於物質世界或你在其中作出的決定;毋寧說,這些議題所圍繞的重點是,怎麼為在這個計畫內歇息的自我之心,找到最大的尊敬、榮耀、支持、鼓勵。

 

我們可以看待這個計畫位於心中的聖中至聖、在此被超絕規劃,而心持守著存在的真理。在那聖中至聖中,造物者安住在其完整的起初振動中。尋求者也住在自己的心中,如果他能記得去到那兒。伴隨著所有大腦與智力與念頭的嗡嗡噪音聲,要記起去到心中幾乎是不可能的。

只有當你做出決定,要在心智的決策工作中、拋開智力想法,進入信心、信任、希望,自我才能變得安靜,心智才能停止喋喋不休,接著自我就可以用靜默的鑰匙進入心的至聖所。在這方面,靜默的美麗和優秀再怎麼高估也不為過。我們常常談到冥想,但是我們發現,第三密度的人試圖把冥想當成一個專案來搞,並且把這種實踐搞得複雜又困難;當然,身處地球沉重幻象裡的人這樣做,完全是常態。我們鼓勵所有進入靜默中的行動,不管是所謂的冥想,還是簡單地坐下來,沉浸於現在。在任何情況中,都涉及釋放、放下控制、臣服於造物主的意志,它同時間也是自我意志之心。

 

這將我們帶到了對意志的談論,因為正是意志的機能在支持信心。這種意志是個有趣的現象。它是藉由對自我黑暗面的鍛鍊而被創造的。這些話對於那些還沒有開始鍛鍊自我及其人格外殼的人聽來、幾乎沒有意義;如果你已經開始嘗試查看情緒和智力的反應、開始工作它們、以這種方式來越來越多地了解自己,這些話(對你)就會更有意義。因為你會看到,自我的每一個貌似負面的特徵都有自己的強項,前提是你已經馴服了它,對它的配置是讓它住在與自我深處,認可它是自我的一部分,但它在日常生活裡的外部表現、必須受到管教。這跟壓抑不適宜的想法不一樣,因為它要求你把自己看見的每個生氣的想法,或在某方面認為不能容忍的事,都視為可工作的、可結出果實、可變成不同於其表象的東西。

 

在這個工作中,自我使用了創意的原則,不是要詆毀自我或評判自我,反而是為了如實地接納自我,平衡表面上不平衡的情緒藉由看見這些情緒的反面,然後把貌似負面情緒所代表的範圍整合進入寰宇自我、也就是造物主

因為你和造物主真的就是一切萬有,而且你在這個寰宇自我的經歷中,常常可以看見很多自我感知為黑暗面的東西。因此,當自我在自我上工作以進入自我接納、自愛、自我寬恕和自我價值之際,意志就被寬恕淬鍊了。

 

J實體建議,在需要作決定的情況中,單純地選擇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你們可以看見,在投生課程中,決定性的時刻可能有如此令人困惑的微妙差別,以致於一個實體想望去做什麼事、不會是立刻清晰的。無論如何,我們建議在這些情況中,呼喚意志的機能打磨渴望以便於祈請信心,於是可以喚起信心的機能,讓該存有就可以平息衝突並可以找到一種平安,安住在半空中、在完全的未知中。因為,沒耐心是什麼?不就是拒絕去了解:一陣陣的未知時期會出現、而且是可接受的?

 

我們並非建議這過程中的任何部分是毫不費力的。我們只是建議:這是一個經過深思熟慮、充滿最多祝福的程序。我們認為,你們每個人都創造了一個完美的學習與服務之環境,你們每個人都創造了一個卓越的、生效中的計畫;而你們每個人都做得好、於自己的內在培養越來越多的能力以喚起信心和意志,知道一切都是愛,即使在苦難當中、一切都好。你會死掉嗎?你會活下來嗎?若你正沿着靈性進化之路線前進,這些要緊嗎?我們請求大家信任。我們向你們擔保,大自然和靈界的每一種原力都想要幫忙,隨時準備表達同步性的暗示和前兆,好加快()對於真理的覺察。

 

這個器皿告知我們、我們完全不能再多說了;若你們許可,我們甚至會放棄通常的、進一步的發問(時間),因為我們覺察自己的發言遠遠超過我們正常的時段。容我們請求你們允許我們離開這個器皿,或者,有些我們可以通過器皿Jim來回答的問題?我們要請求JimJT實體的指示。

 

沒有進一步的問題

 

我們確信情況就是這樣了,但我們感謝你們肯定我們所感覺到的情況。我們想要感謝你們提出這個問題,它是非常有趣的,感謝你們允許我們通過這個器皿發言。我們把你們留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最美麗和最難以言喻的愛和創造之光中,一如我們發現你們的情況。我們是你們認識的Q’uo群體,謙卑地對你們說:AdonaiAdonai vasu borragus

 

 

 

Translated by T.S.   

(V) 2021 Reviewed by Sunny & cT.